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典試閱 6/24新增 中


當洛焱終於成功拐到易悠人,雖然兩人的生活並無太大的改變,但周遭的其他人卻紛紛表示他們在墨鏡上的花費實在過大,然而,就算他們真向兩人抗議,所得到的答案永遠只有一個──我們有要求你們死跟著我們嗎?我們有要求你們一定要買墨鏡嗎?敢把莫須有的罪名安在我們兩個身上,當真是膽量大長、活膩了是吧?
 
對此,滿腹哀怨的眾人除了大量擴增眼不見為淨的技能外,還能做什麼呢~?
 
只不過,再怎麼喜歡纏著彼此放閃光的兩人,在某些時候也是會有點小紛爭的,例如─當某個人極度想睡覺,卻被自家愛人給強迫叫醒,起床氣無處可發的時候…
 
看了眼外頭笑得萬分可恨的管家奴僕,洛焱揉了揉額角,無奈地看著眼前一身休閒打扮的自家戀人,忍不住低嘆道:「我只不過是想好好睡一覺,有必要一再阻饒我嗎…?」

話說這次又是哪邊的人找上他家戀人叫他起床了,難道就不能讓他好好睡一覺嗎?
 
「我也不是自願的,不過維亞他們從一個鐘頭前就一直在我身邊嚷嚷著要叫你起床進晴空打副本,」輕吐了口氣,悠跟著在他身邊坐下,「我被吵得煩了只好來找你。」
 
總覺得從他答應與這人在一起後,過去無緣無故被強制性套上“專業救火員”的這個職位就越來越常被拿來叫喚了,三不五時就看到有人找上門要他去當鬧鐘順道平穩一下當家少爺的怒火,難得今天都沒人來找他,他還在想可以好好玩下遊戲,哪想的到才剛進入遊戲艙,馮維亞幾人就又找上門來,害他只能先來找這位補眠補得正開心的大少爺了。
 
默默地伸手將身旁的人攬進懷中,嗅聞著那已深刻在記憶中的淡淡髮香,洛焱滿足地咕噥了聲,「好香…」
 
微勾了勾唇角,悠把玩著環在腰上骨節分明的手,身體放鬆地將全身力量交付給身後之人,慵懶地享受著這短暫的寧靜。
 
**
 
『喔喔~咱們老愛秀恩愛的老大跟阿悠終於想到要上線了,兄弟們,副本團可以開啦~~~』
 
一上線便接到陽光在隊頻中的調侃與呼喊,看著那歡騰滿分的隊伍頻道信息,再是滿腹無奈也被激得忍不住低笑出聲
 
「怎麼笑得這麼開心?」在頻道中與其他人約定好在副本傳送陣外集合的烈,一回身便看見悠臉上那明顯可見的笑意,詢問同時,他伸手握住自家戀人微涼的手朝主城的方向走去,「想到什麼了?」
 
「突然發現自從認識你們幾個,我過去那美好又寧靜的生活似乎離我越來越遠了。」
 
「熱鬧點才不無聊。」
 
「你就不懷念過去那種睡到天塌了也沒人敢吵你的日子?」就他所知,這個禮拜因為闇主又帶著他家的夫人出國玩去,所以一堆公文又自動落到他這食物學弟身上導致這個禮拜洛焱幾乎沒有睡飽的機會,黑眼圈都快跑出來了,一身疲憊更是顯而易見,如果不是陽光太吵,他才不想來叫人起床,看著怪心疼的。
 
或許下次他該找個機會將人直接綁到他房裡讓他一次睡個夠,就不信那群人敢來跟他搶人!
 
就在悠低頭為自家戀人抱不平時,一道半強硬的勁力猛地將他微低的臉抬起,隨後,一張劍眉微挑的帥氣臉龐映入眼簾之中。
 
「想什麼想得這麼生氣?」捏了捏底下手感頗好的肌膚,烈低聲問著,同時將腳邊被自家主人殺氣微露而嚇得顫抖的水藍寵物舉起,「水亦都被你嚇到了。」
 
沉默地看著眼前不過相處半年便已刻印在靈魂上的容貌,悠抿抿唇,忍不住將還在他臉上游移吃豆腐的手一把抓下,咬了下去。
 
「………」
 
無奈地看著悠不知該歸類為咬還是啃的行為,烈搖搖頭,先將手中撲騰不已的水亦放回地上找牠家兄弟玩玩去,而後,在隊伍頻道中跟那幾個又開始吵吵鬧鬧問他們兩人在哪裡的人說一聲後,也不管其他人反應過來便將頻道關上,探手將懷裡心情明顯不好的戀人帶至一旁的樹下盤問觀察兼逗弄。

**

不同的時間,同樣的場景,同樣的動作,然而心境卻是大不同,當時兩人雖是曖昧卻並未正式在一起,而且那時的他相信上方的人絕不會勉強他做不喜歡的事情,而此時此刻,早已互給承諾的兩人,於心理準備早已做好許久的狀況下,要喊停是何其困難的一件事?

看著再次將自己壓在床上並且禁錮著自己雙手的洛焱,儘管知道此時並非分心的好時機,易悠人仍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思緒飛回幾個月前頭一次來到洛家宅子作客的情景,同時也在心中感嘆著自己怎麼就這麼呆傻地將自己推入這般境地了?

──雖然說他也不是一點期待也沒有就是了。

「都被人壓在床上準備拆吃入腹了,你卻還能分神想其他的事情,這可真讓我為你感到擔憂,哪天被人拐了該不會也這麼呆吧?」注意力一向不會遠離自家戀人超過五分鐘以上的洛焱,在歡樂地剝除底下人衣服途中卻發現他的不專注時,忍不住出聲調侃著,手下的動作卻一絲停頓亦無地繼續原先的脫衣大業。

「嘛,你想聽我說什麼答案呢?」動了動被扣在頭上的雙手,他勾起一抹帶了點勾引意味的笑痕,刻意壓低著嗓音在洛焱的耳邊輕聲說道,「這不因為是你才沒有戒心的嗎?鬆手吧,我不會逃。」

聞言,早已完成脫衣大業改換在白皙身軀上揉揉捏捏的手微一停頓,洛焱微瞇起眼看著下方笑得調皮又惑人的易悠人,確認在那幽深的眸子中看到些許期盼與緊張後,低笑一聲,薄唇傾吐拒絕的話語,「不!」

而後,在看到那微睜大的眼,他心情頗好地補上後句──

「這可是情趣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