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晴空《78》


「我們家族中,身為未來家主的人都會有一種對未來奇妙的直覺感應,每一任都不同,有些是會在事件發生前幾小時忽然看到畫面,有些則是會藉由看到特定事物而發現未來的事件,而我,則是會在睡夢中夢到一些關於未來會發生的事情,也就是俗稱的預知夢。」把玩著懷裡人兒柔順的髮絲,洛焱一點洩密的愧疚感亦無地訴說著家族中的秘密,「進入晴空前的某一天,我忽然夢到一個奇怪的夢,那是我頭一次記不清楚夢中發生的事情,但是在我醒來後,卻清晰地記得幾個特徵與圖案。」

「……你是指我斗篷上的圖案以及那可惡的種族要求?」

「你真的對那個吸血要求頗有怨言!」低頭悶笑了幾聲,洛焱繼續說著,「沒錯,那時因為堂姊正好找上門來跟我要靈感,我也就順手給她了,並且要求吸血鬼的種族不可以隨意給人,甚至立下了許多條規定,而後,因著一點好奇,我進去晴空,想看看在多項條件下是否還有人得到了這個種族。」

「然後?」聽著自家學弟內心直白,易悠人心情頗好地放鬆身子,乖乖擔任某人的抱枕,同時要求著後續發展。

「由於那個圖案我要求一定要給擁有吸血鬼種族的人,因此就算你那時候沒有要求,那件斗篷也會在你去領衣服的時候得到,而後在最初見面時,一見到你穿著的斗篷與上方的圖案,我立刻就知道你的種族了。」這也是當初他立刻就想拐人作隊友的原因,除了上面的圖案,還有一點對於他這個人、莫名的熟悉感,「而後,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我覺得你實在很有趣,所以在你37等,面臨種族選擇危機時,我才故意使計讓你跟我訂下血契,讓你無法離開我。」

畢竟,若不是他在意的人,管他是不是好友的朋友,他根本連理都不會理,甚至還會故意讓他失去吸血鬼這個種族,掉級重作魔族,哪可能還請他喝自己的血、和自己訂契約?

「你那時果然是故意的!」嘖了下舌,他伸手微使力捏了捏腰上的手,「我還想怎麼會有人無緣無故抱著一名同性別的人,甚至還逼迫他吸食自己的血,又不是被虐狂。」

現在想想,他根本從那時候開始就想把他禁錮在自身附近了吧!真有夠霸道的!

「誰讓你總是莫名其妙的就不見,既然知道我對你很感興趣,怎麼可能還放你亂亂跑?」他可沒有這麼大的包容性,再說或許從那時起,他就想把他鎖在身邊了吧!雖然說他也知曉,一個如風的男子是怎麼樣也鎖不住的。

「果然陰險。」輕哼了哼,他開口罵道,卻依舊沒有離開被他罵的人的懷裡,「你還沒說為什麼這邊是我們兩個頭一次相見的地方。」他可是很確定他們在這遊戲相遇前,從來沒有見過面的吶!

「這個嘛…」沉吟了聲,他突地低頭輕咬了下悠隱藏在髮絲後的耳朵,輕聲道:「雖然那個夢我醒來後記得不是很清楚了,但在血契訂立後,只要一與你相處,夢境中被我遺忘的畫面就會默默浮現,而後,在四季副本裡一進到春的關卡沒多久,那個夢的所有內容我便全部想起來了。」

「若說最初那個夢引起了我的好奇,遇見你加深了我的興趣,那麼,在與你相處過並且想起夢境中的一切後,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我愛上你了,而且是比我所想像的還要愛。」說著,他輕抬起易悠人正因他的話而微泛著熱氣的臉,專注的看著他,並且作下承諾,「你所擔心的事情對我而言根本算不上阻礙,我可沒有弱到會任他人欺到頭上,再說那群老頭若真的愚蠢到找我麻煩,我也不會讓他們太好過,我所在意的只有你,也不准你心中除了我以外還有其他不重要的男人,除非你自己離開我,不然誰都無法讓我對你放手,就算是我的家人也一樣,懂了嗎?」

聽完一大串比起當初還要煽情、感動百倍的話語,就是易悠人也忍不住臉上嚴重竄起的熱起,在掙脫不開身上的禁錮之下,他只能伸手摀住自己的臉,看能不能藉此讓臉上的熱氣降降溫,「你也太霸道了,就不怕嚇跑我嗎?」

「我不會讓你有離開我的機會。」說著,他拉了拉悠還遮在臉上的手,「幹嘛遮,我想看你現在的表情。」

嘖,早知道剛才就將他的手也一起鎖入懷裡,難得的美景呢!

「滾。」

「我只接受你陪我滾。」尤其是滾床單,他可樂意的很!

「別做夢了,我可還沒有答應跟你在一起。」咬咬唇,確認臉上的溫度已稍微降下後,他放下遮住臉的手,改去拉扯腰上與還在臉上吃他豆腐的手,「放開我。」

真該死,他今天才知道他這學弟平日雖然狂傲霸道,但一講起甜言蜜語還真不是普通的讓人臉紅,而他,竟然對他講的那些話一點抵抗力都沒有,甚至還差點自燃,若是被他那兩個損友或是小徒弟看到,不被笑死才怪。

「聽你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來你還沒有給我答覆。」微瞇起眼,洛焱冷笑地看著還在做困獸之鬥的自家學長,同時伸手抓住他掙扎不停地雙手,牢牢地鎖在懷裡,「你今天不給個答案,別想我放開你。」

「洛、焱!!!!」

「不用這麼大聲,我聽力還不錯。」懶懶地瞥了眼懷裡明明與他懷有相同情感卻死命不肯老實講出來的自家學長,洛焱低嘆了聲,「你明明就喜歡我,甚至我們倆除了床還沒滾過外,其他事情都做過了,幹嘛就是不給我個名分?」

有人追另一半追得向他這般悲劇的嗎,明明任誰都看得出來他們兩個互相有意,但他這難搞的學長卻偏偏不給個答案,老愛耍得他團團轉,今天不逼他把答案說出來,他的名字就到過來隨人叫!!!

「你有看過風被人關起來的嗎?」他就是不想那麼早被人拘束住。

「就算是風也會有想休息的時候,讓我作你的停靠岸不好嗎?」

「我可不信你讓我停靠後還會讓我離開。」就他現在這喜歡把他禁錮在懷裡的樣子來看,他敢保證只要他一答應跟他在一起,肯定會被他鎖得死死的。

聞言,洛焱忍不住在心中為他這想法點讚,他的確是不會放人離開沒錯,但是,他也不會過度拘束他,他愛他,卻也不想因此困住他,但是,他仍舊想要一個承諾,雖然他不想困住他,但是他也忍受不了他走向其他人。

「我承認我的占有慾很重,但是我不會剝奪你的自由,我只是希望你給個承諾,要嘛,你就接受我,不然,你就乾脆的拒絕我。」他不喜歡這種不上不下的感覺,「總之,你現在一定要給個答案。」在拖拉下去,他肯定會先瘋掉。

「你…卑鄙!!」咬咬唇,悠瞪著他,眼神兇猛的像是想揍扁他一樣,但是在盯著那看起來雖強硬、堅決,卻又隱隱帶著點不安的銀眸沒多久後,他又忍不住敗下陣來,「可惡!」

他為什麼就是無法對他狠下心,真是太該死了!!

見他態度軟化,洛焱低頭蹭了蹭他的肩頸,輕聲低喃道:「悠人,拜託…」

一聽到他叫喚自己的名字,悠更是節節敗退,最後他只能低罵了聲陰險,而後偏過頭去,不讓人有機會看到他的表情。

「先說好啊,如果讓我看到不開心的畫面,我會掉頭走人,讓你找也找不到,順道搞垮騰風集團。」

「嗯。」

「還有,不能太拘束我,我不介意你纏著我,但是不能過度干涉我的事情。」

「好。」

「最後一件事情,」他頓了頓,偷覷了眼正困惑地看著他的人,輕咳了聲,「你夢境的完整內容是什麼?」他已經好奇很久了。

聞言,洛焱微挑起眉,有趣的硬是將人轉回來與他面對面,看著那略顯尷尬的神色,他微勾起唇,許久不見的邪肆笑意微微閃現,「這個情報很貴,拿你的清白來換怎麼樣?」

「……」沉默地盯著眼前的俊臉,下一秒,他忍不住一個頭槌過去,「靠!!」

他果然不該相信他會多乖,這不才答應與他在一起沒多久,他就又開始調戲他了,不知道話能不能收回來,他已經開始後悔與他在一起了!!

頓時,沉靜的草地上被吵雜的嬉鬧聲覆蓋,原先的粉紅泡泡雖已消散,曖昧的情愫卻仍舊隱隱流竄於空氣中,而不遠處躲在草叢中偷窺兩人發展的幾人,祝賀的同時卻也忍不住嘀咕起來。

「雖然剛剛的告白畫面讓人無法直視,但是現在這個場面也跳tone跳太大了…」

「哎唷喂,頭一次發現我這兒子說起情話也挺猛的吶~」

「嘿嘿,我就知道果然會拍到好畫面,這下小說的題材又有了~」

「夫人,難得少爺追妻成功了,我們要不要幫他慶祝慶祝??」

「哎呀,風,雖然沒幫上什麼忙,但是悠人的這齣戲真的不錯看欸!!」

就在幾人嘰哩瓜啦地表達著感想,被偷窺的兩位主角早已因追趕過頭而疲累地倒躺在地休息了,看著越漸西落的夕陽,易悠人微閉起眼,嘴裡低聲咕噥著:「真的確定嗎?」

或許是小時候的經歷,在孤兒院長大的他不怎麼相信感情,依舊擔憂著會被人拋下,這也是他不肯輕易答應洛焱告白的原因,畢竟友誼之上戀人以下的關係,與真正成為戀人仍是有點不同。

然而,對他這依舊有點搖擺不定的心思,洛焱只是微瞇起眼,而後手一伸,猛地將人攬進懷裡,緊緊抱著,力氣大的帶了些許疼痛感,卻讓此時難得脆弱的易悠人感到安全感。

「我警告你,在這樣不相信我的感情,老子我就直接先上了你讓你直接成為我的人,也省得你在那裏胡思亂想。」他惡狠狠地說著,眼神卻無比認真,「我這輩子就只要你,懂了沒?」

而被他緊扣在懷裡的易悠人,在直盯著他眼睛幾秒後,唇邊微微揚起笑,笑得絕美又令人心癢難耐,惹得與他四目相對的洛焱忍不住低下頭,啃咬住他又愛又恨的唇,同時,也在心中自我承諾著。

--永遠,不會放開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