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4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晴空《77》


「齊凜,四季副本真被他們破了欸!」看著畫面中正歡樂地聊成一塊的王怪與玩家,負責晴空程式編制之一的男子忍不住驚嘆道:「才不過兩個禮拜啊!」

想當初他們設計這個副本,可是為了不讓玩家過於輕易便破副本才刻意讓裡頭的把關王怪擁有自己的思緒,沒想到才不過兩個禮拜,竟然就已經被人成功破解了,若是讓小待跟小苯兩人知道的話肯定又會一陣子不得安寧了。

畢竟當初他們兩人可還信誓旦旦地說這副本肯定能撐一個月的,誰想不過半個月便破功了,還真是…

不過這一組人也挺厲害的,雖然這一次很少要他們打怪、拚技能,但這一次的關卡可都是要求創意與生活技能的啊!

「他們本來就是各大副本的頂尖闖關者。」一點意外也沒有的,齊凜只是繼續研究著底下員工傳上來的晴空活動企劃案。

「但闖關者可不只他們。」斜睨了眼冷淡依舊,一點驚訝動搖亦無的好友,男子嘖了下舌,一副恨鐵不成鋼模樣地輕嘆道:「難怪你老是被戲稱面癱,好歹有點表情變化吧?」

「不感到意外又如何有情緒變化?」終於放下手邊的企劃案,齊凜抬眼看向沙發上的男子,臉上依舊一點情緒波動亦無。

然而,就在男子開口準備要開導自家好友之際,一道嬌小人影伴隨著毫無收斂的快跑聲猛地撞進辦公室。

「呀齁~我來啦~」揚著燦爛萬分的笑,院淨苯大力的踢開辦公室的門,而後在看清裡頭兩人的位置後,一句話也不說地咻地便衝了過去,先是一把拉起沙發上坐著的男子,而後又跑去辦公桌旁將齊凜抓起,隨後,完全不給人反應過來的便抓著兩人又衝出辦公室。

「等、小苯、你這是要…」

「哎呀,落阿姨約烤肉,車都在外頭了,走走走~~」

「什、喂!!」

「胃在肚子裡,快給我跑,姑娘我快餓死了啦!」

看著僅剩一縷輕煙的走廊,被院淨苯驚得誤以為發生大事的其他工作人員互覷了眼後,搖搖頭,再一次為自家工作處總是吵吵鬧鬧無一刻安靜的情況感到哀傷,但心中卻也默默升起了一股心酸。

唉~他們也好想去烤肉啊~~~~
 
**
 
「這就是你們轟轟烈烈衝到我家,還擅自中斷我們連線的原因?」看著綠意旺盛的庭園如今又多了幾樣想忽視也不能的烤肉用具,洛焱挑眉問道,語氣中隱隱有種山雨欲來之勢。

「我們也只是聽命行事啊~」笑嘻嘻地,院淨苯雙手一攤,無辜的看著他,「再說,你們不也聊完天了?」

她可沒有忘記當時闖進辦公室裡時,辦公室中連結監控室的螢幕上正顯示著他們一群人跟王怪有說有笑的樣子,她可還有先算好他們聊完天的時間才去吵他們的哩!

「你們果然有用監控室觀察我。」微瞇起眼,洛焱臉色不鬱地環視了下眼前幾人,最後將視線停留在齊凜身上,「你當初不是說沒那麼多時間研究我玩遊戲?他們又是怎麼回事?」

不待齊凜開口回答,一道聲音已先一步回答問題,連帶地一股重量也壓上洛焱的背,「他們是沒空,但是我很有空,所以我都在監控室關愛焱兒唷~」

「……」無奈地撐住身後的重量,洛焱先是站穩身子才開口詢問,「妳不去黏父親,跑來找我做什麼?」

還有那關愛,根本是因為堂姊說他在遊戲裡行為奇異,為了看戲才跑去借用監控室吧!

「喔,焱兒,你真的是越大越不好玩了。」伸手戳了戳洛焱的臉頰,落少芙搖搖頭,大嘆了口氣,「想想小時候你多可愛啊~怎麼長大就歪掉了呢?」

「那是我小時候太蠢才會傻傻被你們耍著玩。」嘖了下舌,也懶得跟眼前的玩伴算干擾遊戲的帳,洛焱四處環視了圈,卻發現庭院中只剩下馮維亞幾人再幫忙烤肉,自家學長早已不見蹤影,「我家學長呢?」

「啊啦,焱兒,你現在是打算見色忘母親嗎?」

「那是你未來兒媳婦。」

「唉唷,這句話真動聽。」嘿嘿一笑,洛少芙鬆開環在一家兒子頸子上的手,跳回地上站好,右手輕扣了扣下巴,努力回想方才與易悠人最後相處的地點,與耳邊聽見的、關於他的情報,「你們下線後,我有看到他抓著小泉往後院的小池子那走去,不過不確定現在還在不在那裏。」

「學長跟泉認識?」洛焱挑眉問著,為好友竟與自家學長認識感到頗為稀奇,同時也在心底感嘆著世界也未免太小,繞來繞去原來都是認識的。

「這個我知道唷!」早在洛焱被自家母親纏上後便跑去一旁吃烤肉的院淨苯手上拿著一支玉米,邊啃邊回道:「聽小泉說,他跟那個超級美人好像是師徒關係哩!」

「喔?」
 
**
 
看著將他抓來湖畔後便一語不發,直盯著湖裡的魚發呆的易悠人,鳳宇泉搔搔頭,不太確定究竟要不要開口喚回一陣子不見的師傅的魂。

然而,不待他下好決定,湖畔邊的人已先一步回神,開口說話了。

「泉,你跟這個家族有關係?」

「嗯…怎麼說呢…」摩娑著下巴,鳳宇泉微蹙起眉,「最初我是先認識齊凜,就是晴空團隊的隊長,某次跟他們幾人一起被約來宅子裡喝下午茶時,順道被落阿姨認作乾兒子,不能說是沒有關係,但要說很有關係也不至於,怎麼了嗎?」

「嘛…其實我年輕的時候曾不小心搞垮騰風集團的幾名股東,雖然說是那幾名股東自己做壞事卻被我抓到,並且為了買這條情報而破產,不過…」

「你擔心集團裏頭與那些被你搞垮的股東交情不錯的其他人會因此對你不利?」話說他這師傅也不過才23歲,有必要把自己說得像是四、五十幾歲的老人家嗎?

「我是沒什麼差,」他手上可是永遠不缺情報的,再說位置越高的人,對一些情報便越是重視,想動他的人就得先有某些不方便公諸於世的事情被公布出來的心理準備才行,「不過…」

看著那明顯陷入煩躁中的人,鳳宇泉微勾起唇,嘖嘖道:「還真想不到你對焱這麼重視。」

他的確是不用擔心有人找他麻煩,除了他的身分目前依舊沒幾人知道,還有就是他手上的籌碼真的多到就連他這個徒弟都不一定完全知道,但是洛焱就不一樣了,身為未來要接管集團的人,頂頭的股東雖無法完全管住他的行動,但影響力多少也還是有的,有一些甚至是骨灰及的,從集團最初便一直力挺的,就算做錯什麼事,只要是還能容忍的那集團便不能妄動他們,就某方面而言甚是麻煩的存在。

不過能讓他這個向來做事只顧自身喜好興趣的師傅竟為了某人的立場而如此煩惱,嘖嘖嘖,雖然沒答應洛焱的告白,但洛焱的影響力卻早已重重影響了他這師傅了吶!

見自家徒弟擺明就是想看好戲的模樣,易悠人微瞇起眼,冷笑了聲,「我說小泉,你是不是太久沒有被修理了,連我的戲都敢看,甚至還沒有經過我的同意便任意將腳色改裝成我的女版…」微頓了頓,他轉身走向已開始微冒冷汗的自家徒弟,「這是想挑戰你師傅我的權威嗎?」

這小子,才不過一陣子不見,竟然已經皮癢到了這地步,果然這陣子讓他太好過了嗎?當初果然不該看在他接了遊戲case的份上,減少給他的作業吶!

人都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而一向尊崇自家師傅的鳳宇泉在見到易悠人那久違的恐怖微笑後,最終也只能摸摸鼻子,半點抵抗也不敢的乖乖道歉,並且奉上自己的建議。

「師傅,我覺得你並不需要擔心這麼多。」眼角瞥見一抹正朝他們走來的身影,鳳宇泉微溝了下唇角,輕聲說道:「畢竟你看上的人可也是個狠角色,你只要做好自己就可以了。」

根據他的了解,他這個乾兄弟對上頭的股東可也是不完全服從的,有些更是不爽到幾乎想把他弄下台的地步,所以他師父真的可以不用那麼擔心。

應該說,若是他師父可以提供一些情報給他好讓他可以光明正大將人弄垮,肯定會更加受寵愛才是。

「總之,師傅你就將麻煩丟給他自己處理就好了,不用擔心那些小事情啦!」輕笑著,他將再次陷入思緒中的易悠人轉半圈,推向已來到他們倆身邊的某人,而後揮揮衣袖,吃烤肉去也。

「你們在說什麼?」看著已走遠的人影,洛焱微蹙起眉,低頭看著懷中的人,不解道:「你惹上麻煩了?」

「不是我惹上麻煩,是你。」想了想,他決定照著自家徒弟的建議,把麻煩踢給本人自己處理,於是,他把方才與鳳宇泉的對話向他又說了一遍,而後靜靜地看著他,「你確定要跟我在一起?」

然而,聽完易悠人的想法後,洛焱只是微挑起眉,而後一語不發地抓著人,往另一邊的小徑走去。

「等、你要帶我去哪?」

「之前在副本裡說過了,」頭也不回地,洛焱依舊向前方走去,嘴裡邊回了個不算答案的回答給他,「等副本結束後,我就告訴你一個秘密。」

語畢,他帶著他穿過一片草叢,而後,在看清楚眼前的景象後,易悠人愣住了。

「這裡不是…」

「進入四季副本的春之關卡後,我才發現其實晴空團隊的人還挺偷懶的。」同樣看著眼前景色的洛焱低笑了聲,隨後拉著身邊的人與一旁的樹下落座,「那幾個關卡根本就是以我家與附近景色為基底而製成的背景。」

雖然夏、秋、冬的場景是山內的景色,但是春的背景卻是他小時候與幾個好友最愛玩耍的地點,難怪他那時會覺得春之關卡的景色會有點眼熟--雖然說,會眼熟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就是了。

「這裡跟你要告訴我的事情有關?」默默在心底為自家徒兒與他那幾個好友鄙視好一番後,易悠人偏過頭問著身後的人,他可不覺得他會無緣無故帶他來認識他家周邊景色。

「你知道嗎…」像是想起了什麼有趣的事情,洛焱微勾起唇,帶起一抹漾著些許趣味、些許柔和的笑意,「這裡,是我頭一次遇見你的地方。」

比起遊戲中,還要更早以前的夢境之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