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晴空《76》


世人常言,春王溫和、夏王熱情、秋王冷漠、冬王閒淡,然而,看著眼前明明被一大夥人圍攻在內,卻一絲狼狽亦無的秋之王,甚至還若有似無的放風似的讓他們疲於追擊或躲避其攻勢,正身處四季副本的幾人深深認為這常言根本就是說出來唬人的。

這般能戰且又因懶得等而直接殺向其他季節之王的處所堵玩家的王,怎麼看都與閒適、淡然扯不上關係,若要他們給個評論,根本就是懶散但又善戰才是。

「風行環繞。」

一聲低喝,陽光手中的魔杖頓時捲起一陣狂暴颶風,直朝方躲過一批暗器的秋王襲去,然而,對眼前幾乎比他還要高大不知幾倍的暴風,身為目標的秋王卻只微挑起眉,隨後,手中的劍有如擁有自身意識般地於其周身飛繞了圈,下一秒,劍光忽起,於風暴即將撞上冬王的前一刻正面對向風圈並且順著其外圈氣壓的走向繞了一圈後,無聲無息地便制止了這波攻勢,連帶地將從頭到尾一直躲在風圈內的寒衣並逼退。

見狀,不待秋王回過氣來,方才略作歇息的幾人頓時再度圍攻而上,一時間,技能的光輝將夏王的宮殿照的萬般明亮,看得宮殿主人苦笑不已。

這還真是,要拆他宮殿的意思啊!

無奈地搖搖頭,而後他猛地伸手打了個響指,下一瞬,處在戰鬥中的人立刻發現周遭景色不知何時竟轉換到戶外了。

『我可不希望你們拆了我的宮殿。』看著以奇妙姿勢停止動作的幾人,夏王撇嘴一笑,揮揮手,向另一頭微微吹來海風的方向走去,『你們慢慢玩,我去游個泳晚點再來找你們啊!』
語畢,人影便消失於他們的視線內了。

「看來這也是個我行我素的王了。」眨眨眼,美女看過來輕笑道,然而,不待其他人有所回應,一道夾帶著涼意的劍光忽地朝他們所在位置襲擊過去。

『你們可沒有時間聊天。』

「你也沒有時間分心。」對方才景物轉變完全沒有任何分神,甚至一直在跟秋王纏鬥的悠說著,手中的鐮刀毫不馬虎地接連擋下秋王的劍,另一邊的烈則是配合著他的攻勢時不時加入一些擾亂秋王的魔法。

然而,就是如此繁雜多變的戰鬥,身處圍攻中心的秋王卻是一點困頓亦無,仍舊慢條斯理地一一回擊著,對此,從剛剛便一直身處前線的風悠行心底默默有了另一個主意。

只見他忽然停下手邊的工作,將秋王交給同樣位處前線人員之一的寒,而後伸手將自家食物學弟拉至後方安全處,動作流暢地讓所有人包含某王無不呆然無語,而被拉著走的人則是一臉有趣地看著做出莫名行為的自家學長。

「這是要私奔的前奏嗎?」烈笑問道。

「不,這是要把你拆吃入腹的節奏!」嘿嘿一笑,確認這塊區域不會被技能打到後,悠猛地將人往下拉,張嘴、啃咬、吸食,同時空著的右手也默默結起奇怪咒印,見狀,原先還想調侃他真有這般飢渴難耐的烈立時了解他想做什麼。

每個種族有其種族技能與特色,而血族之人的種族技能就包含—可藉由吸食血契對象的血液來提升各向能力值、攻擊力、防禦力,以及此時此刻,最重要的--魔力。

就在風悠行補足法力值、手上的印也結成時,地上忽地出現飄盪著濃濃紫氣與黑氣的奇妙魔法陣,而後戰鬥中的眾人猛然發現自身的各項能力盡數向上提升好幾倍,甚至終於在一次的攻擊中,成功在秋王身上造成傷害了。

『有趣的陣法。』不甚在意大腿上正血流不止的傷痕,秋王隨手抹去唇邊的血漬,微勾起唇,『看來能讓我多玩一陣子了。』

語落,他腕一翻,劍招再起,數以萬計的劍刃猛地從天而降,氣勢浩蕩的令周圍土地猛烈震盪,見狀,身為進攻目標的幾人神色一凜,而後原先位處較後方的大爺猛地從口袋中拿出一顆體積不小的球形物體。

「你不會是要同歸於盡吧!!?」有見識過他砸炸彈威力與氣勢的秋猛地驚聲問道,讓某個正準備砸出球狀物的人差點沒滑倒。

「我有那麼無聊嗎?!」同歸於盡這種蠢事他怎麼可能會做,這女人說笑話嗎?!

「好了,劍雨都要下了,你法寶還不快丟!」一旁的美女看過來猛地出聲,「再下去真要死一塊了。」

同樣不想死在因跟同伴吵架而被技能砸死的大爺嘖了下舌,猛力將手中的球體用力朝下一砸,下一秒,一顆巨大的彩色泡泡猛地將攻擊範圍中的眾人包圍在內,同時,劇烈的劍雨也朝泡泡直擊而去。

「這是傳說中的柔能克剛…嗎?」原先以為肯定會被劍雨殺回重生點的陽光愣愣地看著竟被泡泡阻隔在外的龐大劍雨,呆呆說道。

「原來不是炸彈啊…」

「你們兩個吵死了。」忍不住伸手各朝陽光與御秋拍了下去,大爺有種自身藝術被毀壞的憤怒感,「還不快想怎麼解決這個王。」

「暴力的大爺最討厭了。」摸著被打的後腦勺,陽光嘀咕著,而在他身邊同樣被拍了一下的玉秋也跟著點頭,附和道:「就是。」

「閉嘴!!」

就在泡泡裡的幾人將上場內鬥之際,原先靜默一時的場外猛地又開始有了打鬥聲。

「血色世界。」翻轉著鐮刀劃出一道巨型五芒星,而後又於五芒星之後製出一道道夾著灰暗屬性的蛛網,悠一邊控制著五芒星與蛛網夾擊其中的秋王,一邊又隨手製造出大小不一的屬性光球飛旋其中,嘴邊同時說道:「魔域只有三分鐘,你們要滾出來了嗎?」

就連他們隊長、他那剛被吸了幾百滴血的食物學弟都乖乖連補血藥水都不喝便先來幫忙了,這幾個居然還有閒情逸致在裏頭聊天打鬧,真的打算滑水滑到底,偷懶偷到爽就是了?

眼見目前堪比天神的悠怒意漸升,原先還吵吵鬧鬧的幾人頓時停駐嘴邊正要說的話,而後大爺揮手收回上頭的泡泡,其他幾人則快速重新加入戰局,全程一句話也不敢說,就怕惹怒目前幾乎屬於隊伍中大王的人。

『要認真上了嗎?』看眼前一夥人嚴肅的表情,秋王挑了挑眉,輕笑道:『注意了。』

語落,持劍的手微使力,他先是利用劍氣逼開身前的魔武師與吸血鬼,而後左手向上平舉,在一團淡藍色的光猛地出現時,低聲輕喝,猛力將左手上的淡藍光球灌入劍內,而後一個俐落腕花後,他飛身直朝正前方的風悠行攻去,身後龐大的漸影隨著他前進的步伐越漸冷冽。

眼見周邊隊友的技能全在碰上那道劍影之際便被毀滅,悠微瞇起眼,隨後跟著祭出自創技中排行前幾的大招,只見他輕聲低喃了幾聲,腳下詭異步伐微起,而後,在一次的鐮刀翻轉中,只見原先僅只一把的鐮刀頓時再出另一道刀影。

『歲月飄零風無痕。』

「逢魔時刻刀無影。」

隨著兩聲低喝,龐大劍影與若影若現、似有若無的巨型雙鐮狂猛對上,驚天一爆,眾人腳下土地頓時因狂暴氣壓下陷三吋,再一定睛,只見持劍之人與持刀之魔的刀劍早已不知何時相互對上,浩大戰意隱隱流竄。

『你的魔力剛剛為何突然大增?』一陣寂靜中,秋王率先打破靜默,不解為何在剛才的對戰之中,最初明明是自己的魔力略勝一籌,但在他的招式即將壓過這人的刀影時,這人的攻擊力卻猛地向上暴升,反勝過他。

「這可是團體戰。」微勾起唇,悠瞄了眼後方一副若無其事樣的某人,「我怎麼可能單槍匹馬對上你?」

再說等級比他高的幾人都被耍得團團戰了,就算他有提升攻擊力的武器精靈,要獨自一人單靠一招技能就打贏根本是無稽之談的事,不過他還真沒想到他那食物學弟居然擁有這種技能,等等得好好問一問了。

『哈。』低笑了聲,秋王抽回刀,正準備在說些什麼的時候,後方卻突地傳來一道似笑非笑的嗓音。

『你們也玩太過頭了。』環視了下幾乎可說是龍捲風過境、殘骸一般的景色,夏王不禁好奇起自己不過離開半個鐘頭,怎麼幾人卻能將他的庭園毀了三分之二,『毀我住處的修繕費很貴的。』

『反正你動動手指就恢復原狀了,有什麼好計較? 』看著自己造成的景象,秋王聳聳肩,將劍收回。

「不打了嗎?」悠問著,手中的鐮刀卻也跟著收回。

『不了,時間已到,我要回去睡覺了。』語畢,人已消失於眾人視線中。

「………?」

看著眼前明顯頭上疑問重重的幾人,夏王抓了抓頭,擺擺手,替自己那我行我素堪稱第一的好友解答道:『他那關的關卡內容全名是只要能在三十分鐘內擋住他所有的攻勢且所有人員皆沒有被殺出局的話就可以過關。』

『所以你們現在已經過關了唷!』

聽著那忽然出現的嬌嫩嗓音,還在思考那句話意思的幾人全都愣住了,傻傻地看著地面突然出現的魔法陣與其中的嬌小人影。

『好久不見,刨冰超好吃的,所以我來找你們玩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