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晴空《75》

 
  『最後一首舞曲,會有點不太一樣喔!』當悠進入跳舞場地中,沉默已久的春王忽地開口輕聲道。
  
  「哪裡不一樣?」
  
  『這個。』語落,隨著春王的一聲響指,場地之中倏地嗡嗡作響,而後,三個宛若古代時期血滴子般的轉盤憑空出現,時隱時現,經過之處更是引起了些微風壓變化,『吾有將殺傷力降低了,但是最好還是小心點兒別碰到。』
  
  「該不會是妳太過滿意前兩場的表演,所以最後一場特意調高難度吧?」看著將自己隨手放出的光球一切為二的轉盤,悠微挑起眉,看著她問道,「還是只是臨時想到?」
  
  面對他這質疑般地詢問,春王只是揚起一抹漂亮又帶點看戲意味的笑痕,『你可以當作兩個都是答案,如何,要挑戰還是要換人?』
  
  不可否認地,她的確是想看看這個人會有什麼更加特別的表演才故意出此難題的,再說關卡哪有不越來越難的呢?
  
  偏頭看著場外已被挑起興致、正躍躍欲試的幾人,悠微勾起嘴角,笑吟吟地道:「我來就行了。」這麼有趣的事,哪能讓給其他人呢?
  
  『那麼,開始了!』
  
  語畢,琴聲驟起,連串音符倏地衝入眾人耳裡,同時,場中之人也開始有了動作。
  
  聽著熟悉的樂曲,悠跟著輕聲哼唱,同時雙手也隨著高低音的變幻,幾縷黑絲白線自左右手分別竄出,隨著他的步伐於空間中來去、成結,不一會兒,半空中已遍布黑白光絲,而絲線的主人則是穩穩居於其中,藉著絲線造成的彈力輕盈地躲避著空中的轉盤,並且適時打破方向圓盤,給人一種恍若於空中舞動般之感,若非他仍舊一身黑,幾要讓人誤以為真的看到花間精靈了。
  
  『啊啦,你這服裝,真的有點不合格呢!』
  
  看那明明是美好的表演卻因服裝之故而形成恍若鬼魅般之感,春王微蹙起眉,隨後,琴弦一撥,場中之物盡數停止移動,而後,一股勁力猛地朝方以奇異身姿躲過暗器同時打破方向鍵的悠擊去,速度快的讓人想躲也來不及。
  
  「嗯?」
  
  「悠/阿悠!!!!!」
  
  一陣煙霧迷漫過後,看著身上變化頗大的服裝,風悠行無言了,觀眾們驚艷了。
  
  「我說妳搞什麼呢…」拉扯著身上以紅為底,金銀為佐,明顯與女子身上衣服成套的服飾,悠深深覺得他的頭又痛起來了,「有人這樣干擾的嗎?」
  
  『誰讓你服裝不及格呢!』上下打量了下場中之人,纖指一揮,悠身後的髮絲頓時如有生命力一般地自動向上盤旋,而後於他的腦勺處被一根垂釣著流蘇的髮簪挽了起來。
  
  『這樣好多了。』滿意的點點頭,春王纖指再撥,原先停止的事物又再一次地移動了起來。
  
  見狀,儘管腹中萬般無奈,悠也只能暫且放下,繼續破關了,而場外剛回過神的幾人則是…
  
  「奇怪了,為什麼我覺得阿悠跟春王越看越像,我的錯覺嗎?」陽光呆呆問道,而他身邊的弄劍則拍拍他的肩,一邊繼續看表演一邊回復,「你不是一個人,我也有這種感覺。」
  
  「我覺得有個人一定可以給個答案。」大爺說著,而後眾人眼神立刻瞥向不知何時也拿出水晶球再拍攝的意非烈。
  
  然而,對他們如此熱烈的眼神,某位十分戶自家學長的人只是不負責任的隨意丟了句話堵住他們的嘴,「無可奉告。」
  
  「老大!!」
  
  「吵死了,有問題之後再問。」看著場中再起變化的畫面,他低喝了聲,頗有再吵他看戲等等就把他們全滅之勢。
  
  同樣被場中變化吸引目光的眾人,最後,一聲不吭地,摸摸鼻子跟著看表演,至於逼問什麼的,在這好戲當頭中,又是算哪根蔥勒?
  
  「葉落春息。」隨著一聲低喃,場中原先做底的絲狀物頓時連結編織成幾大塊布,被悠抓握於手中作為武器直朝暗器與圓盤擊去,幾聲清脆,不斷干擾的轉盤頓時被破壞,而隨著它的毀壞,春王指下琴弦在起波濤,一聲比一聲還高、還快的琴聲於場中接連作響,就連按鍵外圈的圓環縮小的速度也漸形增快。
  
  眼見周圍按鍵縮小的速度超乎先前所遇,悠沉吟了聲,而後,眼眉微歛,雙手中的布料頓時再成數十絲狀,隨著他雙手的一震一擺,倏地如花綻放般以他為中心,先是內縮,而後一舉朝外開綻,一眨眼,原先已縮至幾近不見的按鍵盡數被觸碰、銷毀。
  
  然而,一波方止,一波已再起,只見數不清的各式方向鍵再次顯現,而此次的數量,早已非前幾次般可一一細數之量。
  
  對此,不若場外正被這可怕數量驚的心頭一震的陽光等人,悠只是再次揮動著手中黑白綢緞,一震,其中的屬性光芒更甚而後宛若結合般,原先黑白分明的絲綢頓時恍若夜晚之星辰,天界之銀河般地美不可言,而後,足下一點,藉著幾絲未收回的絲線,他猛地越至空中,身微旋,頓於空中再起新舞。
  
  隨著他腳下的一點一踏,與其手中的一揮一擺,其手中的絲綢頓時如盛開般花朵之狀的散魚場中,而後,在樂曲尾聲將近、最後一波圓盤初出之刻,如生命回溯,盛開花朵頓時向內旋轉成花苞狀,而後,在最後一音即將落下之際,盡數向外綻放,其中更是夾雜著如花粉之用般的黑白屬性光球,一綻,美不勝收;一綻,令人目不暇給;一綻,擄獲眾人目光。
  
  隨著花苞開放跟著落至地面的悠微吐氣,收回場中依舊微微飄盪的綢緞、絲線,微偏頭,唇邊勾起一抹弧狀悠美的笑,看著眼微閉,彷彿再回味方才所見之景的女子。
  
  「滿意了嗎,春王?」
  
  先不論對此關的大王如何想,身為同隊的幾人心中倒是為此趟副本之旅默默於心終點了數十百個讚,尤其是某個龍族,在看完這場表演後,心中更是隱隱有股衝動,想直接將人抓著下線藏起來,不再給他人窺看了。
  
  **
  
  「可惡啊,我不能接受!!這也太跳tone了吧!!?」雙手揮出一道又一道的風刃將身邊圍繞的小怪撲殺,陽光忍不住開口抗議了,「明明剛剛還在看表演,怎麼一下就轉成打怪了?!」
  
  明明前兩關一進入關卡沒多久就遇到關主了,怎麼這一關一進入還沒遇到王就先接到任務要他們在時限十分鐘內將這關裏頭的所有小怪全部撲殺才能過關?
  
  「你可以等等去問問那個夏王為甚麼這麼不合群。」大爺懶懶說著,順道瞥了眼一直漂在他們上方的計時器,「還有五分鐘。」
  
  「這太刺激了啦!!!!」
  
  「哈!」
  
  同一時間,另一邊的角落也正上演著血腥場景,只不過,是夾雜著八卦的殺伐場面。
  
  「悠啊~你是打哪去學舞蹈的呢,要不要講來分享分享啊?」一邊使著羽扇將怪揮至她堂弟大把大把技能的集中處,娘娘一邊問著從剛剛就很好奇的問題,「你跳的很棒呢!」
  
  「之前還在學園的時候有稍微去學一點。」不若她那般偷懶,這方的悠倒是屬性不用錢般地,利用大小不一的屬性球穿梭於小怪間並將其撲殺,「娘娘,妳問題很多。」
  
  從剛剛到現在,不過十分鐘的時間她居然可以問了近百題,她不累他都累了啊!
  
  「誰讓你這麼有趣呢?」呵呵一笑,她繼續問著早在腦中演練不知幾遍的問題,直到一聲恍如火山爆炸般的炸裂聲響忽地於洞穴之中傳出,震得整個穴內動盪不已,才制止了她繼續問問題的動力。
  
  「我說老弟,這是要拆人房子的意思嗎?」
  
  「不,我這是想扁人的意思。」冷哼一聲,他探手將正打算往另一邊去幫忙的人拉進懷裡,佔有慾濃厚地嘀咕著,「不准你離開我的視線。」
  
  「少幼稚了,放開。」哭笑不得地拍了下靠在頸肩上的頭,悠動了動被禁錮著的身子,「放開,時間快到了。」
  
  「不必擔心,他們也好了。」
  
  隨著這句話落下,不等悠再問其他問題,原先分散開來的幾人的聲音已漸靠近,而後,還來不及講幾句話,洞穴的場景已轉換,下一秒,一站一臥的兩道人影,已出現在眾人眼前。
  
  『啊,比預想中的還要快呢!』站著的人影笑嘻嘻道,『我是夏王,既然你們已經在時限內完成任務,我這一關你們算過了喔!』
  
  聞言,看著眼前川著無袖背心露出古銅色皮膚的陽光男子,眾人無言了。
  
  怎麼說呢,如此簡單的任務,反倒讓人有種不真實感了。
  
  『你們的表情看起來似乎不太相信呢。』搔搔頭,夏王猛地嘆了口氣,而後苦惱的微蹙起眉,向在思考怎麼解釋現在這情況。
  
  然而,不待他想出個說法來,原先閉眼假寐的另一名男子已睜開眼,斜睨著不遠處的幾人。
  
  『簡單來說,是我想睡覺了,懶得慢慢等了。』懶懶地自臥榻上坐起,皮膚白皙,身形較為瘦弱的男子說道,不讓身邊的夏王有開口的機會,一聲響指,一把沁著冷涼寒意的劍倏地自天而降,落至雙方之間的場地,順勢帶起一陣風暴。
  
  『來吧,現在是我的關卡了,贏了,就讓你們過,輸了,留下命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