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晴空《74》


『哇哇哇哇哇!!!!!』看著眼前幾乎快比坐在椅上的她還要高甚至還有草莓果醬、新鮮草莓與煉乳裝盤的刨冰,冬王手捧著臉,雙眼幾乎可隱約見到有星星在閃爍著,『超大碗、超華麗的!!!』

「怎麼樣啊~這可是只有我們才做得出來的,佩服吧?」幾乎一人完成擺盤與草莓材料貢獻的陽光手插腰,大笑道:「沒有什麼東西難得了點心大廚的啦!!!」

『點心大廚?!!!』

「怎麼樣,要不要我教妳怎麼用啊?」

『要要要!!!』

「嘿嘿,很簡單的,只要……」

見某位心情超好的小鬼已準備就地開班授課的樣子,後方無奈的幾人簡直快忍不住想出手一掌拍醒這一玩家一BOSS怪了,他們明明就是來闖關,無緣無故變成作刨冰也就算了,現在還打算教人做刨冰是怎麼一回事?!時機不太對吧?!

最後,在所有人的眼神催促下,身兼那位時機點選錯、正開班作老師之人的戀人的寒,在無言的抗議與威脅眼光之中,挺身插入兩個聊得正歡之人中間。

「不好意思,打擾一下。」在兩道同樣漾滿困惑的眼神中,寒輕咳了聲,問道:「兩位要不要改天再聊?我們還沒闖完副本呢!」

『……啊!』

「對吼!!」

看著兩人終於明白時機究竟如何的錯誤,寒微嘆了口氣,再問:「所以我們算過關了嗎,冬王?」

『當然沒問題啦!』先挖了口刨冰享用一下,冬王笑得一臉幸福:『往那個門進去就可以看到春天姊姊了唷!』

語落,在她的右手邊,一座與初進入時的副本大門相似,卻少了些許莊嚴,多了點草木生機的木製大門,而後,再一次看似不經意地揮手間,眾人忽感熟悉的勁道向自身襲來,一回神,腳邊已不再是冰天雪地,而是林木蓊鬱、花香撲鼻、青草奔騰狀。


「她還真不錯,直接送我們進來哩!」眨眨眼,陽光看著底下的花草,與周遭的景色,邊嘖嘖道:「話說她明明說的像要我們自己走,怎麼最後反倒是她送我們進來?」

「小孩子很難捉摸的~」隨意回應了句,大爺偏頭挑著沒看著從剛便一直東摸西看不知在尋找什麼東西的人,「烈,你在做什麼,不往前走嗎?」

「嗯…沒什麼,走吧!」總覺得,這裡的景色有點眼熟。
 
**
 
『你們來了啊,吾等你們許久了呢!』看著緩緩接近的幾名男女,慵懶地斜倚在塌上的女子悠悠起身,朝他們綻開一抹柔笑。

「妳……」哇勒,第一關是羅莉,第二關怎麼一下就變超級美人了?!陽光愣愣地於心中嘀咕著。

眼前的女子,白皙優美的臉蛋略施脂粉,身著一襲淺粉微露酥胸的長版旗袍,腰上的腰帶將纖腰完美勾勒出;開岔至大腿附近的長裙更使得她一有動作,形狀完美、無一絲贅肉的細白嫩腿便跟著隱隱顯現;渾身散發著慵懶、優雅之氛圍,而這般堪稱絕世美人的女子,饒是身為女子的娘娘與御秋也免不了有一瞬間的恍神。

超級美人啊…那幾個沒一絲細胞天分的人究竟是怎麼弄出這種超級美人兒的?!

然而,不若其他人恍神呆愣,在仔細觀察女子的姿態與臉型後,意非烈突然發現一件詭異至極的事。

他默默拉過身旁不知為何也有些微僵硬的風悠行,低聲問道:「這個人跟似乎你有點像?」

「………」

早在看清楚女子樣貌的第一秒,風悠行便已完全驚愕住了,過去曾有一年契的聖誕舞會,他被自家兩名損友逼著男扮女裝作為舞會上的神秘貴賓,雖然最後沒有被認出,但是這種設計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當初知道那名女子就是他的人,除了風跟小雨,應該就只剩……

靠,這該不會是他那徒兒幹的好事吧?!

「看你呆這麼久,那個果然是你?」見他一直沒有回應,烈猜測道:「所以學校前幾屆上刊登的神祕女子就是你?」

「不是。」

這麼羞恥的事情,他怎麼可能會承認?!別傻了,這種黑歷史他根本超想忘記的啊!!!!下次那笨徒兒回來,看他不先整他一番再說?真是太久沒被教訓,皮在養了。

不待烈繼續問下去,在伸展了下身子後,女子調整了下坐姿,隨後手輕拂過身前的空地,一張雕刻著古雅形狀的古箏與香爐頓現眾人面前。

『吾這關很簡單,跳幾支舞即可。』撥動著琴弦,春王邊調著音邊講解此關規則,『總共三支舞,每支舞只有一次挑戰機會,為免你們不會跳舞,待吾開始彈琴,舞者周身會出現透明圓圈,場上之人必須藉著姿勢的轉換以手或任何物品輕擊那些圓盤,舞曲由吾隨機彈奏,舞式隨你們決定,只要舞曲結束後無烙下任一圓盤,且令吾滿意便讓你們過關。』

「簡單說就是跳舞遊戲就對了…?」陽光嘀咕噥著,轉身看向自家老大,「老大,我們要怎麼選人啊??」他們可不曾玩過這種跳舞類的遊戲啊!

「第一支我來吧!」不等烈想好人選,一旁搖著木扇製造涼風的娘娘已先一步開口道:「反正我的職業本就是跳舞,先上場試試,順道讓你們研究一下這關。」

「那第二支就我來吧!」一旁的寒跟著開口道:「我挺喜歡玩跳舞機的。」

「咦?!!」陽光驚訝道:「我怎麼沒有聽你說過?」

「那是平時拿來練舞步的另一種方式,就跟工作時差不多,就沒特意提了。」輕笑著拍了拍陽光的頭,他突地低下頭輕聲說著:「下次帶你去玩看看,但是不能跟經紀人說喔!」

「好喔!!!」

「那就你們兩個吧,至於第三個…」烈沉吟著,環視了下其他幾人,「誰要試試?」

「跳舞我不行,我的肢體是有證據的不協調。」在烈的視線撇過來時,秋乖乖承認道,而聽到她這番話的娘娘微勾起唇,偷笑著幫她證實,「是真的,之前與她出去玩時我見識過了。」

「老大,我先說啊,我也不行的!!」搔搔頭,弄劍撇撇嘴跟在娘娘後說道,「你少拿我運動神經好這句話來害我,讓我上去真的會過不了關的。」

「我的想法有這麼明顯?」咋了下舌,烈咕噥了聲,打算繼續問其他幾個。

然而,未待他繼續開口,有一個人已默默舉手,表示願意上台了。

看著舉手的人,烈微挑起眉,訝異道:「你可以?」

「應該吧!」彷彿不過是舉手表決般地,一點緊張感亦無的悠聳聳肩,「試試看。」

「那就這樣吧!」深深地看了眼閒適狀的某人,烈轉身告知春王他們的舞者已選定,可開始了。

『那麼,請準備了。』語畢,娘娘下方五公尺內之地忽現一道魔法陣將其圍住,而後,悠揚的琴聲開始了…
 
**
 
因自家好友喜歡在店內播放著國樂所彈奏的輕音樂,風悠行其實對春王此時彈奏的音樂倍感熟悉,但有道言,再怎麼相似的琴譜,根據彈奏者的不同,彈奏出的音樂亦會有所不同。

悠揚且連綿的節奏過去,宛若中間間奏,一聲、兩聲,琴弦錚錚地被單獨撥動著,然而,不過一時,一連串的音樂便又再次集結而起,整首曲子中,慢中有快、亂中有序,有時是一聲一聲扣人心弦,有時又是給人連綿無絕期之感,幻化無常,卻較人浮躁的心不自覺地平靜下來。

而在此節奏快慢不一的樂曲中,擔任舞者一職的娘娘也不枉其舞孃的身分,將整首樂曲舞動的如森林中的精靈般,有時靈動輕巧地恍若將乘風而去,有時卻又如看盡人世間般地安逸閒樂;有時如朝中的君王,霸氣盡現,有時卻又如沙漠中的旅者,疲憊不堪,卻又堅毅不屈。

一場奇妙舞曲結束,春王優雅閒適依舊,未發一語,僅是持續撥動著琴弦,場邊的眾人卻是讚聲連連,直呼難得。

然而,眾人的浮動情緒尚未平復,法陣已再一次地顯現,而後,與前一場玲姿曼妙、靈巧生動的舞不同,新局再開,卻仍舊令人看得目不轉睛。

這一次,春王喚出了幾名花妖擔任伴奏員,仍舊是以古箏為主,但與方才的樂章相比,卻不再時快時慢,時緩時急,而是一聲重過一聲,殺機隱現、肅殺沉靜,濃厚壓力直直落下,漫布全場。

「這風格也變得太大了…」

隨著不知何人的嘀咕聲,場中的人也開始有了動作。
 
**
 
盯看著圍繞在自身周遭、正緩緩縮小的方向鍵,寒微瞇起眼,身形一晃,便已來到縮小的鑑前方,隨著右腳的跨出,雙手隨之起舞,瀟灑、俐落、帶著滿滿陽剛之氣的舞步頓起。

與娘娘的飄逸古典舞蹈不同,寒的舞蹈是標準的各類舞式結合,無論是嘻哈、breaking、踢躂、國標等動作皆有在其表演範圍內,依靠著魔法迅速的迴繞著各個方向鍵中,當他位在左邊,右邊的按鍵卻已開始急速縮小時,他甚至會使用大型一動方式,如風車,自左邊旋轉至右邊中途順道解決一下正化小的鍵,若已來不及了等他晃過去,他也會乾脆使出魔法或是拿出他的武器作為表演器具搭配使用。

或許是因有魔法夾雜其中,儘管背景樂曲是使用古典國樂所彈奏的戰鬥曲,他的表演卻不只帶著殺氣,還夾雜著些許的戰意與玄幻,華麗的令外頭第一次見識的眾人目瞪口呆。

「一個優雅古味繁重,一個則是華麗的令人不敢領教,我怎麼都不知道我們隊裡有這麼會跳的人?」弄劍咕噥著,一手抓著早已看的滿眼愛心,想衝進去給自家戀人一個大擁抱的陽光,
「喂喂喂,你冷靜點啊!!」

要命,這小子哪時便追星族了,瘋狂成這樣。

「啊啊啊~~~~~~寒超帥的啦!!!!!」

看著玩得十分愉悅的寒,烈偏頭看著身邊同樣表演看得很投入的人,「你打算怎麼辦?」

將視線轉回自家食物學弟,悠聳聳肩,輕快地回道:「看著辦囉!」

「………」

「不要這副表情啊!」看著一秒變臉,隱隱流露出擔憂神色的人,悠挑挑眉,很是愉悅。

怎麼說呢,看到這人在乎自己的樣子,還真的是挺讓人愉快的吶!

「放心吧!」看著已結束表演,正被人飛撲的寒,悠勾起自信的笑,「我的字典裡,可沒有做不到這三個字。」

聞言,望著那抹耀眼的笑痕,烈愣了下,也跟著勾起笑,「也是。」

當學生會長,他做得連董事都要禮遇三分;做店長,更是令所有客人愛不釋手;就連駭客,也是許多企業人人畏懼的角色,現在不過是跳個舞,有什麼好擔心的?

想到這,他忍不住出手將人圈至懷中,感受著美人在懷的幸福感。

「換我了。」看著腳下忽地出現的魔法陣,悠拍了拍腰上的手,「放開。」

「哈,加油吧!」輕笑著鬆開懷裡的人,讚人即將被送上舞台之際,他輕聲在他耳邊又補了句話,「等這副本結束後,我就告訴你一個祕密。」

「說話算話啊!」

「當然!」

而後,詭異的樂章再次開啟,而這一次的舞蹈,更是令人…記憶深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