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4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晴空《72》


關於契之學園,於此社會中,有件為人津津樂道的傳言,傳說此座學園雖難以進入,但內部修完學業的學生卻皆屬社會上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其中更以其學生會會員大有所成。

而在這座山頭間,曾經的學生會長與現任的學生會長之間的對決,若要一旁的旁觀者表達一下心中感想,那必定是—轟動武林、驚動萬教、可遠觀不可褻玩、可參觀不可參與的恐怖世界。

只不過是一場再普通不過的籃球機遊戲,兩人卻可以打得像是在參加世界籃球賽冠亞軍爭霸戰,完全無視機台上的計時器,有時是策略性干擾,有時則是上演花式投籃,一顆接著一顆,每一球皆無浪費的可能性存在,就算出手後球沒有進籃框卻也是為了被打至隔壁機台阻擋另一人的球,技術高竿到另一旁無論是看戲或是剛好經過的路人無一不張大嘴、瞪打眼,彷彿看到什麼奇妙事件似地呆愣著,短短不過十分鐘的比賽,竟給了眾人恍若一世紀般的感受。

然而,是比賽就會有勝負,三戰兩勝制的比劃更不例外,但因兩人互相的干擾與不斷變換著的投籃技術,三場戰役結束後,無論是螢幕上的結果,亦或是直接分數的比劃,無一不顯示出兩人打平的戰局結果,若非他人出手阻止,戰役依舊高昂的兩人甚至想再多來幾場直到打出勝負為止。

「哇靠,也太猛,不過是個機台遊戲兩人居然可以打成這樣…」滿眼驚詫地看著緩氣中的兩人,弄劍咕噥著,「話又說回來,既然老大籃球這麼強,那之前找他幫忙籃球比賽時幹嘛騙我說他不會啊?!」

明明那場友誼賽是他自己跟外校約好說要打的,結果那天臨時有人不能來導致他們隊面臨少一個人的困境時,找老大幫忙老大居然說這是測試他們實力的好機會,要他們就這樣直接四人上陣打,差點沒把他氣他吐血。

現在想想老大那時那樣說根本就是懶得動,所以才隨意忽悠他的吧!!

而他這擺明說給自己聽的嘀咕聲,卻恰巧被於賽事中跟著晃過來看戲的洛家夫婦聽個正著。
「啊啦,小朋友被騙很慘呢!」伸出食指搖了搖,落少芙笑吟吟地拆自家兒子的台,「焱兒可是從小就很愛玩球類運動呢!」

「那時果然是在整我的嗎?!!」

「誰叫你要這麼呆啊?」一旁的陽光也跟著過來湊上一腳,順道分享當時也在場的自己的感想,「你哪時不選偏偏選上老大沒睡飽的時候問,難怪會被整嘛!」那時他可是快笑慘了哩!

「那時我天天都在忙社團的事,我哪知道老大有沒有睡飽啊!!?」

「所以說你笨咩~」

「臭小子,我打扁你!!」

「來啊來啊,沒再怕的啦!!!」

不一會,兩人便已一旁真人PK起來了,然而,那端的吵吵鬧鬧,卻一點也沒有影響到被一大群人圍在中間、仍舊待在籃球機前互瞪著對方的兩人。

一方是為貞操,一方是為幸福,同為重要的兩點,也難怪兩人糾結於這平手的結局了。

「現在?」洛焱率先開口打破沉默,「再一局?」

「可以啊!」

「那就…」

見兩人一副要再開新局的模樣,一旁的落少芙連忙開口大聲喊停。

「你們兩個給我消停點啊,若是下一局又平手哩?!一直打下去有完沒完?!」開玩笑,雖然這對決好看歸好看,但讓這兩人再繼續玩下去這慶典也別逛了!「我們可是來參加慶典的,誰讓你們把這換成你們兩個的戰場的啊?還讓不讓其他人玩呢?」

「就是,再說除了籃球機以外也還有其他的遊戲啊!」收到落少芙的眼神是一,瑠川宇白幫腔道:「你們可以先全部玩過一遍之後再來探討輸贏也不遲。」

此話一出,所有人包含兩位當事人全都恍然大悟過來—對啊,他們怎麼就沒有想到這個方式呢?

於是在經過短暫的討論過後,兩位當事人終於甘心放過籃球機一馬,全力進攻其他遊戲了,因此在桌球、撈魚、打靶、大胃王等等比賽結束後,最終結果總算是出來了,但…

「哈哈哈,這結果還真的是…」

「哎,突然發現這結果對我而言也不壞呢!」

「說不定就連老天爺也不知道怎麼幫你了勒,老大!!」

「嘿嘿嘿,怎樣都好,這下子又有新影片要出爐啦~」

盯著手中無論看多少次結論都不變的板子,洛焱冷哼一聲,猛地伸手將某個一旁笑得歡樂的人一把扛上肩頭,理也不理身上人惱怒的怒罵聲,一聲通知也不給、大搖大擺地綁了人就走,姿態理所當然地令深厚的人看得無不大笑出聲。

而被隨意扔在地上的紀錄板子,上方除了段戰雙方的名字與幾道橫豎以外,佔據其中正中間最大位也最大字的事物赫然是一個大小約莫25號字體的『和』字。
 
**
 
「我說啊,你就這樣直接把我綁回來還一路帶回房間是想做什麼,霸王硬上弓嗎?」動了動被扣在頭上的雙腕,輕挑著眉,一點危險感亦無的悠笑問著,「還有,誰說你能碰我的?」

一路上都悶不吭聲的洛焱一回到宅邸後便將人帶回自個兒的房間,扣著其雙腕,皺著眉像是在思考接下來是要將人吃下肚、還是乾脆就脫光任人揉虐在趁機反過來將人啃得骨頭也不剩。

「給你兩個選擇。」他鬆開悠的手,卻反倒將人鎖進懷中,完全將被懲罰的是扔至後頭不管了,「一是我直接啃了你,二是先讓你在上,之後我再反壓你,你選一個吧!」

「我們剛的賭約可沒這個,更何況…」輕笑了聲,他推推身上的人,「小子,你可還沒追到我呢!」

「誰讓你今天這樣對我,我要求心靈補償類。」藉著門關起來無人看,某位大少爺開始耍賴了,而他這難得的幼稚行為,倒是讓易悠人忍不住悶笑出聲,心裡不住嘀咕著他這學弟也是挺可愛的嘛!

「哪個人索求賠償費像你這般獅子大開口的?再說,今天早上可是你有錯在先,自作孽哪怪的了我?」

「你果真在氣我那時顧著和別人吵架沒有理你吧?」

「是又如何?」

「你明明很在乎我,幹嘛不給我定個身分,老要我追著你?」

「我開心。」總不能要說他喜歡看他拼命追卻又被拒絕時的委屈困擾樣吧?肯定會被當成是變態。

「學長。」

「囉嗦!」叫老大也沒用,他可不會那麼蠢地就被拐。

「悠。」

「喂!」仍是萬般不習慣他叫著自己明的易悠人,微地一震,忍不住伸手想推開人了,「你這畫風不太對吶!起來!!」

「不給個交代你別想了。」哼哼一笑,洛焱發現他好像又掌握到某個可以欺負自家學長的籌碼了,「說,不然之後我就照三餐叫你的名,看你能撐多久。」

「卑鄙。」

「你還說過我陰險呢!」勾著邪肆的笑,他湊至微漾著紅的耳際輕聲喚道:「悠…」

「靠!!!」應著這一聲曖昧無比的叫喚,易悠人不知打哪來的力氣猛地推開還壓著他不起的人,隨後一腳踢出,「臭小子,你欠揍!!」

「哎呀,學長還這是熱情呢~」

「混蛋!!!!」

歡樂不眠夜就此開啟,甚至在眾人回來因著過大的碰撞聲而衝至洛焱房間發覺兩人正玩著枕頭大戰時,兩人戰鬥更是瞬間轉變為多人大賽,至於兩人最後有沒有討論出一個結果,就目前而言,似乎也不怎麼重要了。
 
**
 
【叮咚,歡迎玩家風悠行登入晴空online,祝您於今日可有一趟逗趣又輕鬆愉快的旅程唷~】
 
隨著輕快的系統音響起,當初下線前便是在花圃內睡覺的悠睜開雙眼、坐起身,看了眼與先前無異的場景後,慵懶地伸了個懶腰,咕噥著,「真是…還真的是頭一次聽見有人會在出遊時說要登入遊戲玩玩,這什麼奇妙的思考模式?!」

昨晚因為枕頭大戰玩太瘋,最後所有參戰的人全都累倒在洛焱的房裡擠成一團睡覺,誰知一早起來,原本打算找個床鋪好好補個眠的計畫卻在遇到某個人時全化為泡沫了,甚至還被硬帶至一間放置多台遊戲艙的房內,被逼著上線玩遊戲。

若不是因為在遊戲內也可以睡覺,他才懶得理他。

然而,就在他打算再次躺下好睡回籠覺時,一早便抓著他要他上線的人卻先一步地出現了。

「早啊~我可愛的隊員。」

「早啊~我陰險的隊長。」

「這麼不高興?」已習慣被自家學長說陰險的男子聳了聳肩,不甚在意地傾身坐至悠的旁邊,嘴裡習慣性地調戲了下自家學長,「難得的兩人約會呢!」

「這麼早的不如不要。」咕噥著,悠探手捏了捏身旁人的大腿,點點頭,而後問也不問地逕自視其大腿為枕,躺下睡覺。

見狀,烈也不在意,畢竟當初讓人養成這習慣的人便是他,自家學長如此順手的樣子看在他眼裡可是再好不過的了!

「別這麼計較啊~這個送你。」從懷裡拿出一樣物品,也不問人同不同意便直接幫人戴上了,末了,還加了句,「別拿下來。」

「嗯?」伸手碰了碰耳邊突然多出的東西,悠打開飾品欄,看著上方出現的新物品介紹,挑挑眉,微勾起嘴角,「攏絡嗎?」

【龍之魂】: 只可被龍族者獲得,當配戴者為龍族時,將可獲得龍王的庇佑,永久擁有精神力+50、力量+50、抗議姓+20之效,若由龍族贈與非龍族者配戴,輔助加成將喪失,雙方可獲得擁有隨時查探彼此座標並且立時轉至其身邊的能力。

附註:一經配戴即綁定,不可再交易


「不,是宣示主權。」誰讓他這學長身邊桃花不斷,他可擔心的很。

「這麼沒信心?」看他的表情,不用問也知道他在糾結什麼。

「沒辦法,我家悠人偏不給個名分啊~」

「少亂認親戚了。」伸手打了下腳下的枕頭,悠哼了哼,翻過身抱住自家食物學弟的腰,「我要睡了,別吵。」

「還真凶啊~」隨手自背包中拿出斗篷覆上已閉上雙眼的悠,「快睡吧,剛才維他們還說晚點要進副本玩玩呢!」

「……把他們轟走。」悠咕噥著。

「不行。」把玩著擁有雙色的柔順長髮,烈低聲道:「我想帶你去那看看。」

聞言,尚未完全陷入睡眠的人頓了頓,一會後才低聲回答,「我考慮考慮。」

「哈!」

溫暖的晴空之下,微風輕拂,幾片花草隨風而起,滿布花香的情景之中兩道身影緊緊依靠在一起,甜蜜曖昧的氛圍看得不遠處早已上線的幾人忍不住伸手拿出包中的墨鏡,其中一抹人影甚至輕聲嘀咕道:

「我靠,現在才知老大見色忘友的能力一流,明明說好一上線就要去副本,哪有人一句想睡覺就乖乖陪睡的,這簡直不可忍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