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晴空《70》


由於人數爆滿至八人,幾個人在經過一番討論後,一致決定分兩台車前往目的地-洛焱的老家,而後,恰巧擁有駕照還開車過來的騰凌步與瑠川宇白便被幾人聯手推選去擔任司機一職,連聲反駁的機會都不給予。

此時,在其中一台車上,某個人趁著後座僅有他與另一人,便大搖大擺的逕自躺下,享受著自家學長的膝枕服務,自動的彷彿理所當然,看得被迫提供服務的人當下一愣,完全不知該如何反應。

「你還真的是越來越自動了。」

「難得的機會嘛~你不會這麼小氣吧?」

「你說呢?」悠笑哼了聲,手同時無自覺的撥弄著膝上人的碎髮,整個畫面溫馨的令前方兩人覺得需要來副墨鏡保養一下眼睛。

「對了,焱,你打算怎麼跟家裡的人說你們倆的關係?」擔任司機一職的瑠川宇白突地問道,語氣明顯帶滿濃濃的調侃之意,「家裡的人可沒一個不知道你在追人家這件事情的啊!」

應該說,一聽到這一次跟團的其中一人即是自家少爺中意的人,整個家族,上至家主下至奴僕全都暴動起來,摩拳擦掌地等著看現實版的好戲了。

「沒什麼好說的,那群人愛看戲就隨他們看,不過…」眼也不睜地,他微勾起唇,冷哼了聲,「礙到我他們就全部死定了。」

他老爸可還有好幾件文件在他這,如果敢惹麻煩,他保證絕對會讓整個家族包含家族企業都雞飛狗跳一番,無人可倖免。

「你家族很龐大?」原先靜默不語的悠忽地開口問道,而一聽聞他的問題,本還懶懶散散閉眼休憩的人微掀眼蓋,挑挑眉,反問著,「我以為你已經去查過我的資料了,你還沒有行動?」

在這幾日與他共同生活沒多久,他便已知曉他的本業並非是咖啡店店長,而是一名縱橫網路世界,閒著無事便晃入他人電腦內搜刮情報再順勢轉賣給他人賺取昂貴費用的頂級駭客,對他現在的這個疑問,他實在很懷疑他是否仍不知曉這問題的答案。

他可不信他這個聰明的學長會放任不明不白的人在他身邊打轉,甚至縱容他人對他動手動腳,何況依照學校董事對他的敬畏來看,要得到他的身家背景應非難事才對。

還是說……是希望他自己主動開口告訴他?若真如此,那他這學長也著實太過可愛了!!

「知道我還問你做什麼?」偏頭看著窗外景色,悠咕噥著,被頭髮遮蓋住的耳際微微泛紅。

他確實早在與他們一夥人相處沒多久後便偷偷進入晴空主控室找尋他們幾人的資料,而後更是在獲得他們的真實名字之後上國家網上調查了一番,但不知道為什麼,雖然已經調出洛焱的資料,他卻沒有翻看的動力,結果其他人的情報他都了解的差不多了,卻獨獨少了他們那夥人領導者的所有身家資訊。

他絕對不會告訴他、也絕對不會承認早在剛見面沒多久後,他便已對他有些許興趣這件事情!!!

見著後方突如其來的沉默與詭異氣氛,在心中統整了下剛才聽到的對話後,坐在副駕駛座的御秋-葉理楓,歪了歪頭,默默開口打破目前的奇妙局面,「唔,在小說世界裡,若主角明明有能力但卻不主動探查自己在意的人的情報資訊的話,好像只有兩種情形,一個是沒興趣,一個則是有興趣到希望是本人親口告訴他答案…」

感受到頭下比起方才,此刻微微傳來略顯僵硬的感覺,洛焱挑挑眉,忽地輕笑出聲。

「笑什麼?」明顯將剛才聽見的話語裝作沒聽到模樣的悠輕拍了下腳上之人的頭,低斥了聲,然而微微泛紅的臉卻讓另一人更是愉悅,唇邊的笑意愈加擴散。

「沒什麼。」止不住心中不斷翻騰的情緒,洛焱笑著微翻過身,伸手環抱住身旁人的腰,「你果然很可愛。」

「你說誰可愛了?」顯然不滿意聽見這形容詞套用在自己身上,悠微蹙起眉,推了推腳上再次閉眼假寐的人的身子,「你還沒有回答我。」

「等到了我家你就會知道了。」他咕噥了聲,環抱著人的力道更是加重,「先讓我睡一會,昨天忙著用我爸丟過來的東西,根本沒睡多少…」

看著底下完全陷入睡眠的人,悠輕吐了口氣,隨手拉過一旁被丟著的外套覆上他的身子,而後偏過頭,單手支著下顎繼續欣賞起窗外不斷變換的景色。

然而這看似平凡無奇的一幕,在外套的遮掩之下,某人的手卻早已被不知何時重新鬆開的手給緊握於懷中,幾許曖昧,隱隱流竄。
 
**
 
「還真大吶!」看著眼前的大宅子,饒是見識過許多場面的悠也不免愣了一下,「而且…」

居然是騰風集團的少爺嗎,這可有點麻煩了啊!

「阿悠阿悠,你還愣著幹嘛,快過來啊!!」一下車便興高采烈地衝進宅子內的馮維亞朝還站在門外的人揮了揮手,音量大得原先還沒注意到這方情況的所有人頓時全將視線轉了過來,饒富興味的看著他們幾人,其中更有一抹人影迅速從遠方朝他們直衝而來,嘴裡甚至大喊著無不令人無言的字詞。

「美人啊~~~~~~~~~~~~~~~~」

「………」

聽著那萬分令人耳熟的腔調與名詞,悠微蹙起眉,偏頭看向身邊一言不發,但拳頭已不知不覺蓄勢待發的人,開口正要問話,某人已先一步怒吼出聲。

「我靠,果然是妳,上次給妳的教訓還不夠嗎!?」

看著已站定在兩人眼前、將身旁人的怒罵聽而不聞、正雙眼發亮直盯著自己的女孩,悠沉默了下,淡淡開口問道:「妳是之前那個王怪?」

他剛剛還以為〝美人〞這個詞真這麼流行,讓每個人看到他都會順口呼喊,看來果然是自己想太多了吧!

「哎呀,美人還記得我啊~真令人高興呢!」口頭禪與人聲目標總是標榜著只愛美人不愛男人的女孩-嚴以絮嘻笑著,伸手便想握住身前美人垂放身側的手,卻在半途便被某人拍開軌道。

「有點矜持行不行,他是我的,少將妳的魔爪伸向他。」將人拉進懷裡,洛焱不爽的看著面前真實身分為自己表妹的女孩,嘖了下舌,「妳為什麼會在這裡?」

「才不跟你說哩!」也不在意被人拍開手,女孩只是又一次伸出魔爪想碰碰眼前在她眼裡堪稱頂級美人的悠,但卻也僅是再一次的被人拍開,最後她只能乖乖收回手,癟著嘴,不開心的嘀咕著,「表哥,你真的很小氣欸!!!!你上次隨便亂嚇我我都還沒有跟你要精神補償費,借摸一下又不會怎樣。」

「誰說我是嚇妳的?」冷哼一聲,洛焱扯起一抹夾帶滿滿邪惡的笑,邪佞的看著她,「我是真的想殺了妳。」

有種覬覦他的東西,就別以為他會輕易饒過她!他可沒有那麼好心。

「咿!!!表哥你太邪惡了!!!!」

「還不是妳自找的嗎?!」

無言地看著感情不知該說是好還是不好的表兄妹就這麼旁若無人的鬥起嘴來,被夾在中間動彈不得的悠微嘆了口氣,忍不住在心中思考起自己究竟是來玩的,還是來看兩個幼稚小鬼吵架的明明他也是客人,為什麼其他人都已經進去了,就他得留在這裡聽這種沒營養的吵架呢?

最後,這長達五分鐘的爭吵中就是被打斷了,打斷的人不是宅邸任何一人,而是已經忍無可忍的易悠人,只見他忽地用力向後一拐,給予身後人一計猛烈的肘擊,惹得那人悶哼出聲。

理也不理一旁被這一幕驚呆的眾奴僕,發覺腰上緊梏已鬆的悠輕巧的掙脫手臂,淡淡瞥了眼因疼痛而身子微彎的自家學弟後,冷哼一聲便頭也不回的大步朝馮維亞幾人目前所處的屋子走去了,臉上微微顯現的殺氣更是令所有人自動讓道,大氣不敢喘一下,直到人消失在門後才全部鬆脫般地鬆了口氣,上前關愛被拐了一記肘擊的自家少爺。

而備受重創的某位大少爺則是看著自家學長消失的方向微微苦笑。

這下子,可得想辦法安撫人了啊…
 
**
 
一拉開拉門,悠立即被屋內某道人影引去注意力。

「寒?」看著正被馮維亞用手開心環住的男子,他微挑起眉,驚訝道:「你不是沒有時間出來聚會?怎會出現在這?」

「今天原先要一起拍戲的人臨時有事不能來了,而後經濟人又去跟導演談了一下,所以這幾天我又突然有空了!」絲毫不給人大牌明星感覺的寒絕凌-席爾˙威米斯笑著回答,攀在他身上的馮維亞則是好奇的往悠的後面看去,卻發現自家老大似乎不見了,「阿勒,老大沒有跟著你嗎,阿悠??」

「誰知道他去哪了呢~這麼大的人也不會自己不見,就不用擔心了。」仍舊餘慍未消的悠輕哼了哼,隨意丟了個答覆,誰知就在他要將門闔上之際,卻突然被一隻修長有力的手給阻止了。

「這麼大的怒氣?」

「滾。」一看到他就滿肚子火,真煩,他的好脾氣究竟去哪裡逛街了?!

「老大你又做了什麼事情惹阿悠生氣了?」見兩人明顯有問題的模樣,陽光好奇問道,屋內其他人也同樣困惑的看著兩人,不解平常老愛秀恩愛的兩人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但是,不可否認的,兩人這奇妙的氛圍,道是讓這幾個禮拜總是被迫要帶著墨鏡亂亂跑的幾人看得心情頗好。

「焱啊~老婆很難追的,做錯事要記得賠罪啊!」騰凌步調侃著,「尤其你想追的人更是難搞等級一等一的美人~」

「悠,可別輕易原諒他啊!」另一邊的葉傲宇則是趁機想辦法陷害自家好友,「好歹先好好欺負個幾天在放過他。」

「哎唷,怎麼辦啊,雖然俺很想幫老大說好話,不過…」左右為難的弄劍-君奕凡則是一臉苦惱,「不過這幾天我的眼睛真的被閃的好痛啊!!!」

天知道他們這位偉大的學生會長自從放話要追人以後就三不五時打電話訂咖啡蛋糕,還指名要易悠人外送,人到了以後又死纏著不讓人離開,還在自己的位置上大放閃光,他的眼睛都快要被閃瞎了啊!!!

「唉~看來我們兩個錯過了好戲呢,小楓!」

「就是啊…早知道就別這麼早進來了…」

「焱,我幫不了你,你自己想辦法吧!」

「你們幾個吵死了!!」瞪了眼擺明在看好戲的損友們,洛焱搔搔頭,走至悠的面前,低聲道歉,「抱歉,將你扔在一邊不理你,別氣了。」

「我沒有在生氣。」

「你都不對我笑了,還出手攻擊我。」

「是你活該。」

「我不是故意放著你跟別人吵起來的。」

「那是你表妹不是別人。」

聽著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還有自家老大許久未見的吃鱉樣,後方看戲的幾人再次無聲瘋狂大笑起來,然而身為他們隊長的洛焱卻一臉無辜、低聲下氣的求饒著,詭異的畫面讓將這一幕全收入眼底的易悠人頓時有種想笑的慾望。

這群人,真的太活寶了…

「我真的沒有生氣,只是有點不喜歡被迫浪費時間聽你們兩人的幼稚對話。」他可不像他那麼愛吃醋,「不過也的確是有點不開心,所以…」

「只要你這三天都不碰我,我就原諒你,如何?」

聞言,眾人就算沒有看到洛焱的表情,也猜得出他現在肯定是萬分不甘願的哀怨樣,要一個總喜歡將自家學長抱在懷中的人三天都不碰他,這未免也太狠了…

而被迫面臨著只能接受的洛焱,在一番掙扎後,最終只能嘆口氣,點頭答應了。

「對了,雖然說你不能碰我,」見自家食物學弟如此乖巧的樣子,悠滿意的點點頭,又開口說出一句將某個人推入地獄中的話,「但是我可以碰你。」

「…………」

哇靠,見得著卻吃不著摸不著就算了,還得忍受被自己喜愛的人的觸碰卻不能回應,還說沒有生氣,這根本是不開心到極點吧?!睜大著眼看著笑的歡樂的前學生會長,後方的學生會成員與看戲的人員忍不住在心中吐嘲道,同時在心中為這位咖啡店的美人店長貼上絕對不可惹火的超級大標籤。

懲罰人的手段,真的是太不人道了!!!

「那麼,我們今天的行程要做什麼?」完全無視屋內所有人的詭異表情與身前學弟明顯蒼白的臉,悠再起另一話題,「聽說這幾天有祭典沒有錯吧?有要去參加那個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