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晴空《69》


「所以,你們原先的遊玩計畫從一天改成三天兩夜了,是嗎?」摸著因方才說錯話而被某個惱羞的人拍疼的後腦勺,默雨逍問道,表情看起來有點奇妙。

「嗯,怎麼了嗎?」

「沒什麼沒什麼~」默雨逍揮揮手,眼睛卻若有似無地撇過了一旁靠在易悠人身上補眠的洛焱,低聲咕噥了句,「這效率可真不是蓋的…」

前幾天才答應大爺就是我提出的邀約,要一起湊合這對笨蛋情侶,誰知那時還沒來得及討論出湊合兩人的方法,不過沒幾天,進度竟然已經到了他家悠人要被拐去過夜間泡溫泉的既定事實了,這發展也太快了吧?!

話又說回來,泡溫泉的地點應該就是今天早上收到的那兩張邀請函上寫的地方了吧,看上方除了地址以外只寫了歡迎你的到來,他還以為是什麼新的詐騙手法呢!

見默雨逍如此奇怪的反應,悠微蹙起眉,總覺得似乎哪裡不太對勁,然而,不待他問出個所以然,面前的人已帶起另一個話題了。

「你出去玩玩也好,不過…遊程結束後,你跟你後面那位小學弟,可得好好工作了啊!」他指了指儘管被提及仍舊毫無反應的洛焱,笑得萬分調皮,「剛剛上來前,外頭可是已經有好多人急著想好好認識認識他了呢!」

「……你們兩個趁我不在店內時,做了什麼?」

「我可什麼都沒有做喔~」眨眨眼,默雨逍笑得一臉無辜,「不過風好像把你們倆在遊戲內,包含你正在被追的事情全都告訴樓下常來的客人了,鬧得沸沸揚揚的可熱鬧了呢!」

平日雖然客人們也會鬧鬧店裡的店長工讀生,但是吵鬧成這樣可是頭一次哩!

聞言,悠只是微愣了一下,而後…

「天啊,真有必要搞得這般人盡皆知嗎?」將頭埋在掌心內,悠大嘆出聲,若非被人抱作抱枕,他還想直接埋入杯窩中逃避現實,「你們夠了喔!」

又是跟蹤又是逼問,現在竟然連兼差當放送機這種事情都做了,真的是平常太無聊了,沒事找事做嗎?

「誰讓你平時形象這麼好呢~」

有人要告白,他婉拒;直接來硬的,他直接將人踹出店門;想趁機摸他一把的,他更是揍到他娘都認不出,這樣難追、根本不給人接近機會的美人竟突然答應讓人追,試問哪個見識過他平日形象的客人會不好奇?

「哎呀,反正這不是遲早的事嗎~你就別太在意啦!」看著耳根微微泛紅的自家好友,默雨逍嘻笑著,「旅途愉快啊~」

嘿嘿,當然啦,他跟風也肯定會後頭跟著翹班的!!!
 
**
 
時光飛逝,距離那一天的時間約談已過一個禮拜,這天,是易悠人與馮維亞等人約好一起出去玩的日子,為求方便,他們這一小小旅遊團直接約在辰。雨咖啡館內集合,為此,辰。雨的店長還特地將開店的時間順移一個多鐘頭。

「嘿嘿~~頭一次跟網友出去玩,感覺特別特別特別的期待啊!!!!」

因為過度興奮而整晚睡不著,甚至在天一亮便拿起整理好的行李包衝出家門來到咖啡館的陽光-馮維亞,一邊喝著同樣早起的易悠人泡的花茶,一邊嘿嘿笑道。

「其實你可以當校外教學。」坐在他對面、正享用著鬆餅的悠回著,「話說回來,你也太早到了。」離約定的時間可還有一個半小時吶!這麼早來就不怕他們店門還沒開,反而被關在店外嗎?

「沒辦法嘛~我一整個晚上都睡不著啊~~!!!!」他可是還有等到天亮才衝出門的哩!!

「還真被那傢伙說中,你真的因為晚上睡不著,提前來店裡集合了。」手撐著下顎,悠有趣的看著被他一句話打到差點將嘴裡的茶噴出來的馮維亞,戲謔道:「小心啊,飲料噴出來可是要收清潔費的~」

「老大跟你說?!老大什麼時候跟你說的?!!!!」拿起紙巾胡亂擦了下嘴邊不小心溢出的些許花茶,馮維亞震驚地看著對面笑得一臉閒適的男子,「我們這兩天可都沒有上線欸!!!」

挖賽,超勁爆,難不成老大跟阿悠偷偷摸摸的發展到更上一級了?!

「是沒有,但是三天前你們下線後,他突然約我打一場,我不小心輸了,所以…」微勾起唇,悠姿態慵懶地朝上方比了比,「他這兩天都睡我這邊。」

自從活動結束後,被人以可恨手段脅迫下線的悠,在了解演武場與人pk的所有規則,尤其是只要事先設定好,就算血槽值歸零也不會扣經驗值、人也不會變成白光回到重生點這兩項規定後,一無聊便會直接將自家食物候補人抓進演武場痛快地打一場。

而因上述兩項絕大優勢,平日總捨不得回手的某龍族打起來也特別的得心應手、兇猛狠絕,但也因此導致兩人間的勝負多半是龍族大贏,吸血鬼落敗。

不過儘管常常飲恨落敗,悠依舊樂此不疲地抓著人上演武場pk,到了最後兩人甚至約定好輸的必須聽贏的一件事,導致戰鬥也因此更加猛烈,幾次下來,除了悠的戰鬥技能大幅提升外,眾人更是笑鬧著說他更加的剽悍,未來兩人若真在一起,上下位置可很難決定了。

當然,這句話一傳開,起鬨的人全被某個暴力龍族拖進pk場好好的問候問候了。

「哎額,阿悠啊~你們再這樣開賭下去,你真的要小心哪天被吃了啊!」居然連住進房間這種條件都開出來了,也玩得太大了吧?!

「放心吧,他不敢亂來的。」確切的說,是那人雖然老愛逗弄他,卻絕不會真的做出他厭惡的事情,這點信心他還是有的。

就在兩人聊著天時,一陣叮鈴聲響起,店門被人自外由內推開,兩抹修長身影踏入。

「早,需要早餐嗎?」笑看著那近日已越漸熟悉的兩人,悠問道,一邊伸手推推身邊的馮維亞,「去叫你們老大起床吧!」

雖然說還差幾個人,但也差不多了,何況那傢伙的賴床程度真不是蓋的,沒賴個三五十分鐘是絕對起不來的。

「欸?!!!!」驚叫了聲,馮維亞驚恐地看著悠,嘴唇微微發顫,一副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的樣子,「阿悠,我最近有做什麼事情惹你不高興嗎?」

「沒有,但我想你叫人起床應該挺有經驗的。」

「我沒有啊!!!!!!」

眼見兩人已開始鬥起嘴,剛踏入店內沒多久的騰凌步與葉傲宇互覷了眼,聳聳肩後便見怪不怪地自個兒找位置坐下了。

誰知一坐下,兩人的眼前便立刻放上了一杯漾著濃濃花香的玫瑰花茶,與一盤令人食指大動的鬆餅拼盤。

「我還以為你們兩個要吵一陣子?」看著眼前豐盛又美味的早點,大爺就是我-騰凌步微勾起唇,調侃道,身旁的人也同樣揚著抹帶有興味的笑看著為兩人送上餐點的易悠人,「難道是隨著鬥嘴的次數上升,你k.o維亞的技術也跟著提高了?」

「哈,完敗他哪裡需要技術?」比起他那個食物學弟,維亞那小子連盤小菜都算不上了,「話說你們這群人原來都會提早將近一個小時抵達約定地點的嗎?」

現在離約定的時間可還有五十多分鐘吶~他還以為只有馮維亞會這麼奇葩的七早八早便衝到集合點,看來這學生會的都差不多吧!

「不,只是今天早上臨時有點事情要處理,事情處理完後就乾脆先出門了。」騰凌步說著,邊動手將鬆餅切成一小塊送入口中,優雅的享受著難得的餐點。

「我是被楓姐吵醒的。」在悠的詢問眼神望過來前便已自主開口解釋的美女看過來-葉傲宇,無奈低嘆了聲,「她似乎跟娘娘有約,一大早就大包小八的衝出家門了。」

「原來如此,陽光二號嗎?」

「沒辦法,楓姐剛交完稿都會比較瘋狂一點。」

「我就說你姐有自虐症,明明常喊著要換工作,但好幾年過去了卻還在做小說家…」

「那是她的興趣啊!」

突然,一道陰鬱滿分的嗓音自三人頭上響起,只見原先朝氣蓬勃的馮維亞如今竟恍若幽魂般地趴在樓梯間,哀怨地看著聊天聊得艇愉悅的幾人,「阿悠…」

「……我是讓你去叫人不是讓你上戰場吧?」這前後也反差太大了。

「某方面來講,叫焱起床的確跟上戰場打仗差不多的了。」一旁的葉傲宇補充著,「他起床氣的威力幾乎可媲美砲彈了。」

「說到砲彈,我那顆自製的炸彈還沒試用在他的身上呢!」

「聽說那顆砲彈炸毀了一個怪物巢穴?」

「你們這幾個沒有良心的混蛋!!!!!」看著三人沒幾秒又自顧自地聊起天來,馮維亞頓時化悲憤為力量,猛地朝幾人撲打過去,「我要替天行道啦!!!!」

嗚嗚嗚,先是悲劇的被丟上去叫人起床,後又被老大丟枕頭砸眼刀的砲轟下來,結果這幾個混蛋竟然連一句安慰的話都不給就又開始聊起天來,難道真的是年紀小的沒主權嘛!?

真是太可惡了,他遲早有一天要舉行遊街抗議啦!!!

「誰讓你一天到晚喊著被起床氣k.o調,我這不過是訓練你叫人起床的技術。」輕輕一閃便躲過那根本是胡亂揮甩的拳頭,悠一臉你真不懂得感恩的看著憤怒中的小傢伙。

「我才不要練這種技術!!!!」

「哈,我上去叫人,其他人來了若是肚子餓的話,就讓他們自己進去廚房找早點啊!」揮揮手,悠轉身走向往上層的樓梯,悠閒的樣子讓某個剛被轟出來的人看得一整個羨慕季妒恨啊!!!

「嗚嗚嗚,老大真是偏心,枉費人家任勞任怨那麼久居然比不上阿悠~~~」

「哈哈哈哈哈~~~」再也忍不住,一旁的騰凌步與葉傲宇兩人頓時放聲大笑,看的某個心靈受創的小傢伙再一次面露兇光的飛撲過去,幾名大學生頓時打鬧成一團。

就在這打鬧的氛圍中,咖啡館的店門在一次被人打開了,於此同時,辰。雨的三樓猛地一道龐大聲響響起,驚得正要打招呼的幾人全數愣住。

「這是怎樣,房子要塌了嗎?!」

館外正好踏進一步的叫我娘娘-瑠川宇白愕然說著,身後幾人也是同樣的疑問,而館內的三人則是…

「我想,他們的相處模式我們還是別過問太多吧?」

「說的也是呢…」

「同意到不能再同意了!!」
 
**
 
「哼,既然已經起來了,幹嘛還將維亞砲轟出去,吃飽太閒了嗎?!」怒視著剛被自己一拳轟出去,卻彷彿一臉疼痛感覺亦無,嘴邊依舊勤著笑意的某人,悠深深覺得自己在遇上這人後,好脾氣似乎都會自動離家出走,只想將這人開扁到他家人都認不出。

「正確來說,是將維轟出去後我才醒來的。」摸了摸剛被拳頭打中,此刻正微微漾著痛意的頭,洛焱聳聳肩,嘿嘿一笑,「再說,本來就是希望你來叫我,看到你以外的人身體自主反應可不能怪我。」

明明昨天就說好今天他得叫他起床,誰讓他偏偏找了其他人來當鬧鐘,被他轟出門去可不能全怪他了啊!

「歪理。」低聲咕噥了句,瞥了眼洛焱的動作後,悠轉身朝外走去,「快弄一弄下來吧,其他人應該都已經到了。」

「不來個早安吻嗎?」不知何時已棲身至悠身後的洛焱問著,環抱著人的同時順勢蹭了蹭那人的肩窩,「我很期待呢!」

對於某人近期養成的一見他就抱的習慣,已不再如初時般抗拒的悠只是微挑了挑眉,右手猛地向後一拐,聽著後方傳來的低嗚聲,他哼了哼,丟下了句活該後便逕自下樓去了。

而被留在房內的人摩娑著下巴,若有所思的低喃著:「雖然說已讓人習慣我的碰觸是一件好事,不過這樣就少了可以看到難能可貴的臉紅樣了...


看來得改變下策略了啊~再來要讓他習慣什麼動作比較好呢…

剛走到樓下的易悠人突感一陣涼風襲上後背,對於這種類似的情境,他微蹙起眉,在心底默默思考著這不甚自然的情形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然而,已看到他下樓的眾人全然沒有察覺到他奇妙的表情,吵吵鬧鬧的包圍上去,頗有不問出方才究竟發生什麼事情絕不放棄的氣勢。

真是個熱鬧的早晨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