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晴空《67》


「……」

看了看約莫距離十幾尺遠的龍族,再沉默地看著腳下的風景,風悠行頭一次升起想見見那幾個據說是意非烈等人的朋友,身分為遊戲製作團隊的人的念頭。

「這究竟是什麼情形?」他低喃著,萬分不解為何場景會在他們兩人即將再次打起來之際突然一改,然後就變成現在這副被層層高山壟罩其中,腳下可踩之地僅餘幾支粗細不一的柱子的樣子。

又不是在拍武打電影。

另一端同樣站在一根支柱上的意非烈若有所思地看著周身的場景,猛然一喊。

「搞什麼鬼,有人會在玩家正準備開打之際亂換戰鬥場地的嗎?」沉凝的神色上,額邊明顯可見十字記號正開心的跳動著,「當我們是你們幾個混蛋的玩具嗎?」

對話內容明顯不是傳給對邊的悠,而是活動場地外的主持人,更或者準確來講,是目前正處於監控團隊看戲的一群人。

就在場內的人沉默,場外的觀眾好奇的眼神關愛下,一道既不屬於主持人,也不屬任何一位NPC,或是GM的嬌嫩嗓音緩緩響起,而隨著女子的聲音響起,場地內的空中白雲緩緩分離,逐一拼湊成女子說的語句。

這話不是這麼說的哪~意非烈同學,我們這只是因應觀眾要求啊!!誰讓你們兩個老愛這麼引人注目勒?

「觀眾要求妳個頭,最好觀眾有說要讓我們的戰鬥場景換成這圖,而且我怎麼都不知道你們這群欠揍找死的人有這麼聽玩家的建議?!」

哪沒有?你們在官網上的小短片,下面一堆人留言想要看一場華麗麗的相愛相殺場面,而既然是要華麗,只有高山哪裡夠啊~怎麼樣,要不要再幫你們做一些特效啊?相信觀眾也會很高興的!!』

「觀眾觀眾的,大爺我又不是演員,他們愛看戲關我什麼事,再說從頭到尾都妳自說自話,哪來的證據說真是有人想看,這個時代講求證據的懂不懂?!」

嘖嘖,要證據是吧,就給你證據!!!!

說著,場地內突現許多紛雜的聲音,赫然是場外觀眾席上看戲的玩家。

哈囉哈囉,各位玩家們~我是團隊的其中一位人員,相信大家都有看過官網上的小短片吧?

聽著那大聲傳來的歡呼聲,女子輕笑了聲,再道:

現在你們也知道啦,為了讓咱們第一大魔法師--意非烈大爺,相信我們不是故意整他,現在請你們對我們方才討論的事情發表一下意見,好嗎?

聞言,原先吵雜的聲音倏地消失不見,緩緩地繁雜不休的細語一一浮現,再然後是整片幾乎掀翻觀眾台屋頂的浩浩聲響,聽得場內原先看好戲的兩人心下一驚,不約而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這聲勢…也太浩大了吧?

由於不想再次回顧那羞恥的畫面,所以悠其實從未去翻看過官網上被人肆意創作的兩人的小短片,而烈,雖因有趣而會去看那些短片,卻從不曾去看過底下看過的人發表的言論感想,因此兩人完全不知道那幾則短片早已不只晴空的玩家會看,就連許多未曾玩過晴空的人閒來無事也很愛回味那些短片內容,甚至會為了要看兩人的現場表演而想盡辦法得到晴空的遊戲設備,兩人的短片除了引來許多愛看情侶短片的觀眾外,更為晴空帶來了廣大的遊戲人群。

而現在,因為女子的勸誘,一句又一句未曾傳入兩位主角的話語不斷襲來,讓兩名當事人幾乎傻眼,而除了傻眼以外,一個人更有想立刻下線遁逃的慾望。

我靠,這究竟是什麼羞恥play啊,到底是那些混蛋將他們倆發生的事情亂做成短片危害世間的?!

然而,場外的人絲毫沒有察覺當事人之一內心的糾結,依舊興奮地表達著他們對兩人間的狂熱之感。

喔喔喔,帥哥配美人,這麼good的愛情怎麼讓人不支持~~話說你們原來還沒交往嗎?!』

『雖然我一開始對BL沒有興趣,但看你們倆這般相愛,唉唷,人家都快愛上BL了啦~!!!!』

『哎唷喂,帥哥啊,再加把勁啊
~趕緊把美人抱回家啊!!!!』

『啊啊啊啊,雖然打情罵俏的畫面很讚,不過相愛相殺的情節也很讓人受不了啊~!!!!!!』

『唉唷,戰鬥怎麼還不開始,我等不及啦!!!


『+1』

『+2』

『+3』

『+……』

聽著那轉瞬間快狂暴化的加減字號,女子笑呵呵地關上與觀眾席相連的麥克風,戲謔道:

怎麼樣啊兩位,我們可是順應觀眾要求的沒有錯唷~這下你們沒話說了吧~~!!』

那麼兩位加油啊~打的轟轟烈烈一點,不是有一句話,相愛要先有相殺才會愛的精采嗎~掰掰啦!!

語畢,啪的一聲,與外頭的通話也被關閉了,徒留兩名被轟炸的有點心靈疲累的人沉默相望。

「現在怎麼辦?」悠問道,「被他們一鬧,想打的感覺都沒有了。」

他現在只想直接下線睡覺去,懶得再打了。

「我也差不多。」

然而,就在兩人思考著現在究竟該怎麼辦的時候,不久前離去的聲音再一次的響起。

不好意思剛才忘記說了,擅意更改場景也會影響到其他地方,所以我們通常不會這麼亂來,但是因為場地內只剩下你們兩個,所以…若你們兩人都下線的話,這場活動就沒有名次啦~這樣你們之前做的事情就都是白費了喔!!!』

「當時明明還有十幾個人,怎麼可能只剩下我們兩個?」烈問道。

最後原先剩下的十三個人,其中一個被風悠行殺掉了,一個掛在同伴手裡,另外兩個不小心被怪物偷襲掛點了,三個人講著講著不知道為什麼變成朋友沒打起來,不過最後下線離開活動,一個則是跟你講完話也離開,還有兩個則是不小心被玩家陰死,至於最後一個,原本想讓他當種子人選,不過看他無聊所以就把他送去王怪巢穴晃晃,結果因為來不及補血法不小心被怪物殺成白光送出活動場地了。』說著,她還大嘆了口氣,表示自己也十分無奈。

那麼該說的都說啦~雖然說是為了讓戰鬥更華麗,讓觀眾看看什麼較相愛相殺,不過主要還是看你們兩個啦!話說難得送你們玩玩看這場景,不打一下不覺得太浪費了嗎?

聽著那再一次關上的語音頻道,在消化了場內僅剩他們倆人的消息後,風悠行與意非烈兩人相覷了眼,忽地,其中一人揚起了笑。

「她這麼說好像也是,難得見到這麼有趣的場景,不玩玩似乎有點可惜?」悠瞥了眼底下黑糊糊一片、看不出內涵何種物質的空間,「這應該是掉下去就輸了的場地吧?」

「嗯,應該是直接連上外頭的重生點。」跟著瞄了眼下方的黑沼,烈聳聳肩,「所以,要打?不打?」

「打啊~怎麼不打?我們可還是有賭注的呢!」

「你這句怎麼聽起來好像很想被我撲倒似的?」

「少爺我哪是這麼容易撲倒的,想太美好了。」輕呵了聲,悠率先開攻,藉著佇立在他與另一人間的石柱,沒一會他便已來到另一人身前,中途喚出的鐮刀也隨著其身影朝前攻去,腳下可踩之地有所限制的攻防戰,就此開始。
 
**
 
「白闇蛛網。」踩踏著四方的石柱,腳尖一過,一條白闇絲線便起,隨著人影腳下的順序,與周圍的柱身逐漸糾纏,而後如蜘蛛網般,一張大型八卦網已圍住場中的兩人,原先十幾尺的空間範圍頓餘不到五尺,腳下可踩之地也只餘五支柱子。

隨意瞄了眼四周的包圍網,烈微挑起眉,一邊持續指使著隨他意念行動的水龍追殺人,一邊開口調侃道:「你這是想與我兩人空間的意思?」

「錯,我這是想送你歸西的意思。」噙著抹笑,從剛便不斷被一堆不同元素做成的龍追著跑的風悠行倏地一腳踩上自己做的蛛網,「這可是我很喜愛的招式吶!」

語落,順著腳下蛛網施予的後座力,吸血鬼再次衝至龍族法師面前,而這次,不待他人反應過來,詭異招式再起。

只見吸血鬼低喃了幾句咒文,一道道纏繞著濃厚闇屬性的鎖鏈緩緩浮現兩人周身,下一秒,全數飛向龍族,再一眨眼,龍族與鎖鏈已消失於眾人眼裡,吸血鬼面前只多了一句不知從何處來的、同樣由闇屬性製成的棺材,其周圍甚至奇妙的纏繞著一條條如血管般血色的藤條,給人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

「制裁之棺。」看著眼前的棺木,悠低喃著說出招式名稱,然,一想到棺中的折磨手法,心底卻又隱隱升起一股不捨之意。

制裁之棺,宛若西方國家的鐵處女般,會將人已鎖鏈鏈起而後關入棺材內,藉由棺材中多種尖錐之物將棺中之人放血而亡,多半被風悠行用來給予王怪最後一擊。

突然,一股濃濃燒焦味自棺內緩緩溢出,而後是一道於此場面來說極其詭譎的聲音響起。

「我說,還真狠吶…」

隨著語句的停頓,原先滿布濃厚闇屬性的棺木突地竄出一道道小小撮的火苗,而後恍若碰上助燃物一般,火勢越拉越大,沒幾秒便已將整復棺具包覆其中。

就在火勢盛大中,一抹人影緩緩至其中步出,臉上的淡然卻與一身狼狽樣成嚴重的比對,渾身浴血的模樣看得某人心微地抽疼,也令外頭觀眾席上的觀眾不可置信。

看著那道渾身上下無一處不沾染血色的人影,就是創出此招、對任何事皆不甚在意的某人也忍不住開口詢問是否安好。

----若另一道話語沒有事先說出阻止他的話。

「繼續吧!」隨手抹去沾上臉龐的鮮血,烈手上一翻,原先握於掌中的法杖頓時回歸於右手的手腕上,而後,宛若變戲法般,一顆火球倏地浮現於他的掌中,一翻手,又一顆,就這樣一遍又一遍,沒幾秒,其周身已漂浮著層層疊疊、數不盡的焰色火球,「注意了。」

沒去探究人是如何自棺中脫出,當風悠行一見那原先恍若變戲法的焰球在意非烈靈活的手勢變換中形成奇妙圖形甚至朝他靠近後,想也沒想地闇白之刃已接連出手。

然而,再怎麼快卻都快不過那突然其來的一隻手。

任由自身的火球與暗刃白刃相撞,覷著悠甩弄著鐮刀微露的空隙,意非烈猛地伸手擒住他的腰並將人往懷裡帶,又在鐮刀即將揮上他的臉前趁機將鐮刀借力使力地打至一旁,而後將仍試圖反抗的雙手輕扣住,以自身為籠,牢牢將人關於其中。

「抓到你了,認輸不?」

「當然不。」動了動手,發現果真掙脫不開後,看著他,悠忍不住嘆氣了,「你怎麼老愛抱著我,不跟你說別隨便碰我了?」

「沒辦法,你這麼好抱不抱一下有點痛苦。」像是遺忘兩人現在仍是敵人,烈嘻笑著輕蹭了蹭懷中人的頸項,「再說我可是要追你,怎麼能讓你不習慣我的碰觸?」

「都還不一定追的到呢!」笑哼了聲,悠頂了頂烈的身子,「放開,我可還沒輸。」

「真不認輸?」

「絕不!」

「真糟糕,雖然我不介意死在你手哩,但我又不能輸,偏偏又無法狠下心對你下手…」無奈地輕嘆了口氣,「只能這樣了。」

語畢,他伸手輕抬起悠的臉,感受著手下傳來的柔軟感覺,而後趁著人還未回過神,猛地傾身吻住那正欲開口詢問的唇。

「?!!!」

而從大螢幕上同樣看到此幕的眾人,在呆愣之後,無一不是尖叫吶喊出聲。

「讚啊!!!!真不愧是晴空地一魔法師,霸氣十足啊!!!!」

「呀啊啊啊啊~~~~說好的相愛相殺怎麼變成這種超級閃光系,人家的眼睛要被閃瞎了啦!!!」

至於身為當事人的朋友則是…

「唔,所以這兩天要吃紅豆飯嗎?」手藝不錯的陽光偏著頭問著身旁的寒,而寒則是輕笑了笑,而後…「這等烈成功拐人上床再說吧?」

「哈,就說烈那傢伙下不了手,這下莊家通殺了!!!」不久前開了道意非烈是否真下得了手親手抹殺風悠行賭盤的大爺大笑出聲,「用這招,該說真不愧是他嗎?」

「喔喔,風~~」另一端被黎辰風環在懷裡的默雨逍則是微仰起頭,無辜地看著上方一臉詭異笑容的自家戀人,「雖然我很樂觀其成啦,不過我怎麼突然有一種嫁兒子的感覺?」

「乖,我們該感謝終於有人收了悠才是。」

「也對齁,不然悠人老宅在家哩,我都擔心他沒人要不知擔心幾年了哩!!!」

「哈~」

而晴空監控團隊室裡,除了原本的員工以外,不久前也跟著來看戲的洛氏家族與洛焱的童年玩伴一夥人則是鬧哄哄的一團亂。

「哇靠靠靠!!!!洛焱是認真的啊??!!」

「哎呀,這個大嫂我喜歡,大美人啊大美人,賞心悅目的哩!!!」

「啊哈,這個讚啊,以後畫漫畫不怕沒有模特兒啦!!!」

身為洛氏家族的大家長、洛焱的親生父親則是沉凝著臉,思考道:「我究竟是要高興那混蛋兒子終於動心,還是該為那不幸被兒子看上眼的人感到哀悼?」

至於當事人這邊,雖然有過無數次主動撲倒眼前人的經驗,但卻是第一次被人撲倒的悠則是愣愣地看著眼前溢滿笑意的迷人雙眼,感受著嘴裡越加放肆的舌頭,而後,在回過神來的那一霎那,一股熱氣騰上心頭,白皙的臉倏地泛上粉嫩的紅。

「你…唔…放……」

「認不認輸?」微微鬆開甜美可口的嘴,烈留戀地輕舔著水嫩的紅唇,一手則調戲般地跟著撫上紅潤的頰畔,「不認輸就繼續囉?」

說著,手更是配合地自頰畔向下輕撫過其同樣泛著粉色的頸項,甚至有再向下的趨勢。

「你…你……」頭一次被人如此邪肆逗弄的悠,面對這一連串的逼問與邪惡的挑逗,自覺再這樣下去會羞憤而死之後,咬咬唇,冷哼了聲,丟下了句混蛋後,身影便消失的場地之中了。

而後,象徵活動結束的系統聲音,大大地回響在活動場地以及觀眾席中。

由於場內僅剩一名玩家,恭喜玩家意非烈獲得本次活動的第一名,系動將發送以下獎勵…而曾經參與過活動的其他已淘汰的玩家,存活至第二關的玩家可獲得…只待過第一關的玩家則給予…』

長達好幾個小時的活動,終於在此告一段落了。
 

事後。

「你這混蛋,誰准你進來我房間,給我滾出去!!!!!!」

「學長,願賭服輸喔!!」

「才不要,你這卑鄙小人…唔?!」

「突然發現只要一親你,你就會乖一點呢!」

「滾!!!!敢再隨便親我一次,你就永遠別想進我房間!!!」

「沒問題,那改換你來我房間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