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晴空《66》


【晴空團隊監控螢幕前】
 
「哇哇,這個叫風悠行的人真的超開放的欸!」原先她看宇白給她看的影片時她還不信真有人會這麼大喇喇地當眾表演,現在一看,還真的是名不虛傳,超放得開的哩!!!

看著螢幕內的一魔一龍的吸血畫面,洛家當家主母、洛焱的親生母親—落少芙完全遺忘身為主母該保持的形象,睜大著眼,嘴巴維持著準備吃爆米花的姿勢,呆呆說著,而一旁原先也跟著一起圍觀看戲的團隊其他人員,就算身為下屬須回答上屬的問題是一鐵則紀律,此時他們卻也只能同樣睜大著眼、張大著嘴,一句話也說不出,因為就連他們也完全被這畫面驚愣住了。

哇靠,不管看幾次,這兩人都一樣是這麼勁爆,而且,明明聽人家說洛少爺很討厭別人胡亂碰觸他,怎麼幾次看下來他完全沒有任何反抗,不是一臉若有所思,不然就是笑得跟狐狸似的,一整個就跟聽到的不一樣啊!!這謠傳也太不可信了吧?!!

「不過焱兒也太乖了吧,居然就這麼乖乖的任人咬,身為他母親的我都沒這麼榮幸了。」咕噥著,落少芙邊叫著其他人回魂繼續看戲,邊惡狠狠地咬著爆米花,「下次見到他一定要好好念他一頓,這根本是有了媳婦忘了媽媽,可惡的不肖子。」

就連她平常要抱抱他都要看他心情了,沒想到這個叫風悠行的人連通知一聲都不用,他這不肖兒子就已經乖乖的任人家抱、任人家咬了,這要身為他母親的她如何嚥的下這口氣?!

真是越想越令人羨慕嫉妒恨啊!!!!!!!!!!!!

見集團的總裁夫人那氣到周身鬱色滿布的氛圍,早已從失神狀態回歸的其他人吞了吞口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安慰總裁夫人上到創傷的心靈,然而,卻有一人絲毫不畏懼那遍布的黑氣,慢條斯理地啜了口茶,輕聲說著:「往好的方面想,這世界上不也至少還有個人管得住焱兒嗎?妳不老是哀嘆說兒子管不住?若妳好好與這名焱兒在意的人談談,並且維持好關係,那…」

「對啊!!」猛一擊掌,落少芙驚喊道:「這樣以後只要有事情要焱兒去處理,就可以找那人幫我了!!!!」

天知道每次只要有公事要請焱兒幫忙都要三催四請外加簽訂一堆不公平條約,若與這名風悠行相處好並且維持好關係,這樣以後不就多一個人幫她制制她那毫不受控的兒子了嗎?!

「唔,這樣可得快點計畫計畫與那個人見面的事宜了…」低喃了聲,她猛然看向一旁正為她快速變臉的技術驚嚇到的人,「你,你,還有你,把接下來焱兒與那個風悠行的相處畫面全部錄下來並且送到宅邸去,夫人我有事情要先走,一定要錄好,絕不可以有缺漏啊!!!」

語畢,她呼地一聲就衝出監控室了,徒留一室楞傻的人。

「哎呀,都好幾年了,嫂子的行動力還是一如既往地令人驚嘆吶~」輕笑著,身分為洛焱姑姑的洛席語又啜了口茶後,眸中帶笑的輕瞥了下一旁還在呆愣的人,「回神了,快去把嫂子剛交代的事情做好吧,女人生起氣來可是很恐怖的喔!」
 
***
 
「唔哇,悠人哪時這麼open啦,就算是為了提升能力,但這也太豪邁了吧?!」摩娑著下巴,默雨逍嘖嘖稱奇道,「看來之後得好好盤問悠人與這位小學弟的認識過程才行了。」

從他認識悠人以來,除了他與風,他可從沒看過悠人對誰如此縱容,甚至還自己主動接觸他人的,真是太奇妙了。

「記得網路上有人把他們兩人的一些互動拍攝下來並做成影片上傳到晴空的官網上,你有興趣的話晚點我在幫你下載下來吧!」說著,來人將手中的東西遞了出去,「嚐嚐看吧,遊戲內的食物我們倆還沒好好吃過呢!」

「這麼快就重新登入啦?」笑著拿過黎辰風遞來的食物,默雨逍偏頭看著不久前登出遊戲並重新上線的人,「我以為你也會去店裡看看哩!」畢竟今天店裡的人員只有幾名工讀生,如果發生什麼事情卻不瞭解如何應對的話可就麻煩了。

「都當了幾年的工讀生了,沒道理到現在還學不會一些應對或是調飲料的技術吧!」他平時可都有在閒暇時將幾個工讀生叫過來教導一些他們該會的技術的,「話說這活動還真麻煩,要退出活動就得登出遊戲才行。」

過去玩過的遊戲若要退出遊戲公司舉辦的活動都只需叫出系統,點選參與活動時才會出現的退出鍵便可離開活動場地,但這款晴空online若要退出活動卻要直接登出遊戲才可以退出,真是有夠麻煩的。

「好像只有這次的活動才這樣安排。」咬了口沾著胡椒粉的炸花枝丸,默雨逍歪了歪頭,繼續說著,「剛聽玩家說好像是因為這次的活動比較浩大,而晴空的團隊希望玩家不要半途而廢,期望他們可以努力到最後,因此才故意這麼安排。」

不過他覺得若真這麼希望玩家可以參雨活動到最後的話,就不要在玩家一進活動場的就先公告退出遊戲的方法會比較好,不然也太矛盾了。

想起剛跟著悠人他們進入活動場地時憑空出現在他跟風眼前的公告字幕,默雨逍便想大嘆一口氣以表他對晴空團隊所作所為的無言與無奈—明明希望人可以堅持到最後,卻又如此輕易的便將退出活動的方法,這豈不擺明要人要退就退嗎?真不知晴空的團隊腦袋裡究竟都在想些什麼。

就在默雨逍再次陷入十萬個為什麼的迷思間時,黎辰風突地伸手輕彈了下身邊頭上滿是問號的戀人的額頭,「在我身邊別那想些不重要的人事物,先告訴我那兩個小傢伙的事情吧!既然螢幕都沒有他們那邊的現場播放,戰局已經結束了吧!」

「結束很久了啦!」揉了揉額頭,默雨逍先是怒視一眼彈他額頭的罪魁禍首後才回答方才的問題,「你是不是在離開活動前又對那兩名吟遊詩人與弓箭手做了什麼,不然他們怎麼都無法靠近那個祭司?」

那個戰局看得他們這群在外面藉螢幕觀看的人一頭霧水,不明瞭為何每當吟遊詩人與弓箭手要攻擊祭司時,發出的技能卻總是打不中目標,而拳鬥士因不須擔憂血量過低的問題,狂暴猛打一頓後,兩名明明等級高過對方許多的詩人與弓箭手反而輸掉了。

「我沒有對他們兩人做什麼。」輕笑了聲,黎辰風撥了撥瀏海,「只是我離開前,順手在路比周身偷設了道隱形的結界以保護他而已。」

誰讓那兩個小鬼頭等級低人家那麼多卻又想挑戰人家,55等v.s38等,不幫一下怎麼行。

「你怎突然這麼好心?」

「吃醋了嗎?」

「我才沒那麼無聊做這種無聊事。」撇過頭,默雨逍哼了聲轉身便想離開這個位置。

「別這麼急著走嘛,就說你吃醋還說沒有。」笑著將人撈回懷裡,黎辰風揶揄著,「只是覺得那兩人挺有趣的,順手幫一下罷了。」

「哼。」

「好了,生氣傷身體,我想那兩個小鬼應該是利用有祭司這個優勢磨死對手,那他們現在呢?」就算戰局結束,螢幕通常也是會顯示出其所在位置,然而從他重新登入到現在都已過十幾分鐘了畫面卻絲毫沒顯現出那兩人,是怎麼回事?

「不知道,那兩人打贏以後,貓面具的男孩突然說現實有事情,所以就跟另一個女孩一起登出下線了。」

「那還真是可惜了。」

畢竟他會出手幫忙,有一點原因也是看菲比那麼好戰的樣子,想說讓她多打幾場過癮過癮,沒想到他們倆最後卻也因為現實中有事情而下線,還真是可惜了。

「哎,先別管那兩個小孩了,下點賭如何啊?」嘿嘿笑著,默雨逍無辜的看著他,「我開了個悠人與他的小學弟的小賭盤,要不要賭一賭誰會留到最後啊?」

「行,不過我如果贏的話,你得找一天在家當我的小僕人,恭候我差遣,不准拒絕也不准拋我一人自己跑出去亂晃。」

「那莊家贏呢?」

「隨你開條件怎麼樣?」

「成交!!」
 
***
 
收回利齒,在輕舔了下傷口後,悠慢慢鬆開嘴裡咬著的皮膚,舔了舔嘴角後開心的打開個人資料欄,看著上方明顯增幅的各項能力值滿意的點點頭。

「哇喔,漲幅挺大的呢!」還真想不到吸血這麼好用,多吸多健康嗎?

「喔?漲多少啊?」慵懶的嗓調微響,方才作為食物的某龍族懶懶的掛在吸血鬼身上,「我的血量倒是被你吸去不少呢!路邊捐血都有東西拿,我有沒有獎勵可領啊?」

「下次到店裡我請你一份下午茶吧!」順口答著,看著那略顯蒼白的俊臉,悠微蹙起眉,「我是吸了多少啊?」明明感覺只有幾秒而已啊!

「大約四分之一。」

「喔,意思就是我只要在削掉你四分之三的血就好了沒錯吧?!」

「………」沉默地看著毫無同理心的某無情學長,烈突地大嘆口氣,退離他幾步,攤手道:「真沒良心,難道食物就沒有自尊、就不值得被關懷一下嗎?」

居然連一句關懷的話都沒,滿腦子只想著他的血量只剩多少,這傢伙啊,果真是太欠教訓了。

「哪沒有,我說了請你吃下午茶,那就是補償。」

「這裡是遊戲世界,要與現實世界分離。」

「不然你想怎樣?」

「談個條件吧!」嘿嘿一笑,烈揚著詭異的笑緩緩靠向悠,「如果你最後還是輸我,現實中陪我一個禮拜?」

「才不要。」斜睨著他幾秒,搖搖頭,悠拒絕道:「沒興趣。」

「你怕輸?」

「別開玩笑了,只是就算我贏,我也不知道要叫你做什麼,所謂條件本就是雙方都有請狀態才可成立。」而且重點是,除了被小雨或是風丟外頭去送飲料送糕點,他根本懶得離開咖啡店到外頭去。

「別這麼計較嘛!」沉吟了聲,烈猛地說道,「算了,打贏後,大爺我直接去店裡綁你吧!」

這麼省事又方便的方法他剛才居然沒有想到還在那跟人談條件,難道他真的對這人很沒輒?!

完全沒有留意到身邊人內心的疑惑,悠只是頓了頓身子,而後也跟著揚起微笑,緩緩開口道:「來啊,打贏後就隨便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