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4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晴空《64》


一直待在場外依靠著活動設計者特地安排的360度多方位大螢幕,將自家好友兼隊長難得一見的告白場面全數觀看的大爺就是我,看著如今強勢佔據整個螢幕的巨大龍捲風,低笑了聲,「我還以為他已經忘記這場活動有大螢幕的安排了,原來還記得嗎?」

原本他還在想烈該不會是吃醋吃過頭所以才這麼豪爽的直接在這活動場地內,在知道有大螢幕全方位現場直播的情況下,當著一大群人的面前向風悠行說出自己心意,不過現在仔細想想,他會這麼做的原因應該是為了杜絕有更多的人跟他搶人吧?

「話又說回來,會做這種剛告完白就立刻相殺起來的人大概也就他們兩個怪胎而已。」雖然說也不算告白成功,但是被告白的人都同意讓他追了,這怎麼看雙方都是有意思的,幹嘛就不乾脆點直接再一起就好了?

再說看不久前在某個公會的白癡副會長那種利用廣播大肆告白下,風悠行的回復卻是直接抓著烈撲了上去,雖說那也是任務的一環,但會選在那種時機、場合執行任務要求,要說沒有其他心思他可不信,再說,只為了一個遊戲任務而去親吻一個同性別的人這種事情可沒幾個人做得出來,由此可見從那時烈在風悠行心中便已屬特別之人了。

「哈囉哈囉,人還在不在啊~~」見大爺沉著張臉,自顧自的嘀咕個不停的詭異樣,陽光伸手在他面前揮了揮,呼喊著要人回神,「大爺唷~~~~」

「怎麼,一直叫我大爺的,就這麼喜歡這個詞嗎?」將眼前還在亂亂揮的手拍開,他四處環視著,「娘娘跟弄劍還沒回來?」

明明不久前便已使用在離開活動場地那刻便恢復的隊伍頻道說要過來找他們會合,現在都半個小時過去了怎麼還是連個影子都沒瞧見?

「娘娘剛有來露一下面,不過那時你因為又贏了一場賭局所以被櫃台叫去了,至於弄劍那阿呆的話…」他伸手指向某一個正鬧得沸沸揚揚的下賭檯面,「他又跑下去玩啦~聽說這次是要賭阿悠跟老大誰會活比較久。」

「喔?」居然有人這麼快就開盤了?「知道開盤的玩家是誰嗎?」

「嘿嘿嘿,是我們兩個都很熟的人~~」揚起大大的笑容,陽光笑嘻嘻道,「小雨唷!」

由於辰。雨的咖啡與點心好吃,且離〝契〞的所在地相當的近,因此陽光等人常跟辰。雨外訂咖啡與蛋糕,所以學生會的人多少都對辰。雨的兩位店長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因此當默雨逍為求方便而將身上的斗篷收入背包中的那一刻起,場外藉由螢幕觀看活動中所有人行動的大爺便已認出他來,而陽光則是出場後恰巧遇到一時興起跑去櫃台登記開盤的默雨逍才發現他也跑進晴空玩遊戲。

而與默雨逍面對面甚至差一點打起來的意非烈之所以沒有認出他的身分是辰。雨咖啡店店長之一的原因是因為大多數默雨逍送茶點至學生會時,他不是忙著處理公文,不然便是又翹頭找好地方睡覺去了,與他見面的次數單手可數,因此在遊戲中見面時才會認不出眼前的人是誰。
「才剛出活動場的就立刻開盤了?!」大爺訝異道,「不過他居然也跑進來玩了…」

「聽說是因為最近阿悠的心情起伏有點大,所以他們很好奇究竟是發生什麼事,所以才偷偷跑進來玩順道看看有沒有可以摻一腳的事情。」

「摻一腳啊…陽光,問問他要不要過來聊聊天吧!」他想到一個不錯的主意了。

同一時間,活動外場大螢幕左下方、站在支柱旁藉其陰影隱匿身形的默雨逍正有趣地看著位在南方的大螢幕其直播的內容。

「喔喔,原來風的伴手禮是指這個啊…」看著畫面中那各被結界圍起來的兩人,呵呵一笑,「還真是有夠惡劣的啊!」

**

「不好意思,這個是…什麼意思?」看著眼前肉眼可見的橙黃色結界,美女看過來雙手緊握著武器,面色不善地看著在他與另一人戰鬥途中,突然現身攪亂戰鬥的幾個人。

「這個啊…」笑吟吟地覷著被關在結界內的兩人,黎辰風聳聳肩,「沒什麼,只是我們這有位小妹妹很無聊,所以想加入你們倆個的戰鬥。」

「無論是什麼都有先來後到的規矩,想加入戰場好歹也要照順序。」輕撥了下琴弦,符雨眼微斂,冷聲道:「再者,就我來看,你們這比較像是想當漁翁。」

既然知曉他們兩人處在戰鬥之中就代表這幾個人已在遠方觀察一陣子了,而在她跟另一人戰至血量僅餘不到一半才突然出現並說要加入戰鬥,怎麼看都只是想撿現成的便宜而非僅因無聊所以想加入戰局玩玩。

「我只不過是遵從說話要留三分情面的定理罷了,既然小姐你都說得這麼直白了,不承認還真過不去。」低笑了聲,而後他突然伸出食指搖了搖,「不過有句話妳說錯了,雖然原本的確是想作漁翁,不過…我們這有位不喜歡做撿現成的這種事情的人,所以,」他彈了下指,困住美女看過來以及符雨的結界頓時消散不見,「你們就光明正大來一場吧!」

反正,原本只是擔心菲比如果直接衝向兩人、攪入戰局中會立刻血量歸零被送出活動場地所以才決定等到兩人打得差不多在用偷襲的混進戰鬥中,而現在雙方都停了下來,在遠處便被餘音或暗箭給傷的憂慮也已除,光明正大讓他們去打也沒什麼差別了,反正這原先就是兩兄妹的希望,而他只不過是在等小雨離開活動場地之餘想找點樂子玩玩罷了。

「雖然說結界沒有了是件令人愉悅的事情。」無奈地瞥了眼笑的一臉和善的黎辰風,美女看過來嘆了口氣,「不過被你們這樣一攪亂,感覺全都不對了呢,風。」

「說的沒錯。」

「怎麼會感覺不對?」笑著接下兩人的白眼,毫不意外會被認出的黎辰風聳了下肩後,突地揚起一抹詭譎的笑容,「這裡可是危機四伏呢!」

語畢,原先還挺直站著的兩人突然無力地跪倒在地,一臉驚愕,「你做了什麼?」

「沒什麼,不過是讓你們在三分鐘內攻擊與防禦下降百分之三的技能罷了。」

「太卑鄙了。」皺著眉,符雨說道,「這哪裡是光明正大?」

「我有說我會光明正大嗎?」笑覷著她一眼,黎辰風再道,「我只說〝你們〞光明正大打一場吧?再說,我也只是想維持我的身分而已啊~」

「什麼身分?」

「狐狸啊~我的ID是笑狐狸,怎麼可能不狡猾奸詐呢?」說著,他轉身看向身後的路比與菲比,「哪,再來你們自己想辦法吧,我要下場找人去啦!」

「我覺得你好像是在整我們兩個。」看著在聽到最後一句,突然眼泛殺意的女子,路比皺眉說著,「先把人惹到發怒,再把爛攤子丟給我們倆。」

「我不也是看你們倆的等級與他們相差過大所以才出手幫忙的嗎?這樣誤解我真是太令人傷心了。」絲毫沒有傷心的樣子,黎辰風依舊滿臉笑意,「要不我再幫你們一把,讓他們損失個幾百滴血如何?」

這回,不待貓面具男孩有所回應,已恢復氣力的弓箭手與吟遊詩人已將技能朝他那笑得一臉狐狸樣的臉面招呼過去了,其中還夾帶著某個已快被氣瘋的女子發出的怒喊聲,「去死,你個混蛋。」

「嘖嘖,現在的女生真是越來越開放豪邁了啊~」揮手做出結界阻擋兩方的攻擊,他笑了笑又調侃了句後揮了揮手,身形逐漸消散成光點,「加油啦~我場外看戲去了啊!」

「還真是有夠亂來的!」搖搖頭,隨後路比一把將身旁已興奮的跳來跳去的菲比朝前推去,「想打可以打啦!!一打二,怕嗎?」

「不怕!!!」菲比大聲回道,雙掌躍躍欲試。

「那就去吧!」

歡呼一聲,擁有良好腳力的兔族女孩雙解一蹬〝蹦〞地便朝吟遊詩人攻去,短暫休止的戰局,再次開戰。

**

看著圍在四周的暴風圈,悠微挑起眉,「你又想做什麼了?」

「都說是天大的機密了,怎麼可以不做點防護措施?」笑道,他比了比悠還扛在肩上的鐮刀,「要不要先收起來?」

「不,扛著就好。」如果這小子又給他打太極,他就直接一刀劈了他,「是說什麼防護措施?這附近又沒有別人。」

聞言,烈呆愣了下,隨後揚起一抹帶著點戲謔與看戲意味的笑,「你該不會…不知道晴空只要一辦活動,便會設置觀眾席且有大螢幕現場直播給玩家看吧?」

「……………?!!!!!!」

看著那明顯僵住的身影,烈忍不住偷笑了起來,「你平常肯定都沒再參加一些日常活動,或是玩家PK大賽,只顧著解任務、發明新招式對吧?」

明明這些事情晴空的官方網站都會有說,但這傢伙果然都不會去翻看資訊的啊,雖然說呆得很可愛,但這也實在是…

「笑什麼笑啊!」看著那越笑越過火的人,悠忍不住直接伸出拳頭朝他打過去,「我對沒興趣的東西才不會分心思去關注。」

「那是因為你沒有去玩玩看才這樣說,下次我帶你去晃晃你就知道了。」笑著接下拳頭,烈又繼續說道,「尤其是玩家PK大賽,你絕對會很有興趣的。」

「場外的事情等這活動結束在說,現在,」悠微瞇起眼,沒被捉住的手緩緩將鐮刀朝他的頸項間探去,「說,你的武器究竟是什麼?」

「還真性急啊!」搖搖頭,而後在悠打算先打下去再說前,他又丟出了一句話,「先親一下?」
面對他這莫名其妙且看似調戲般的話語,難得沒有直接鐮刀揮下去,悠只是沉默了一下子後,才低聲道:「這是代價?」

「不是。」

「不然?」

「純屬個人慾望。」他認真說道。

「………」再一次的沉默,而後他開口說了句毫無關聯的話:「讓我揍一拳。」

「為什麼?」

「因為少爺我想揍你。」語落,他倏地鬆開緊握著鐮刀的手,呼地朝烈揍過去,「混蛋。」
真是夠了,還以為他會認真點,結果還是這般欠揍,若再不揍下去他一定會抓狂。

「哈哈哈~~」偏頭閃開直朝面門揮來的拳頭,烈哈哈大笑,而後一個轉身,一抓一握,再次將某吸血鬼的兩手擒住,且鎖至懷中,「你的脾氣變壞了,過去的悠然呢?」

「氣都被你氣死了,哪還有悠然可言?」冷哼一聲,他突地用力往後一撞,痛呼聲隨之而來,「沒必要這麼生氣吧?」居然用頭撞他,頭槌啊這個。

「說不說?不說我就再撞一次。」忍著腦後微微傳來的痛意,悠淡聲道,一點也不在意使用這招受痛的人也包含他自己在內。

「嘖嘖,你捨得我痛,我可捨不得你痛吶~」低頭用額頭輕蹭了下悠的後腦勺,而後他在左手依舊緊緊環抱著悠的狀況下將右手伸至他眼前,下一秒奇象頓起,只見烈手上看似手環的東西突地微微閃著詭異闇光,甚至形狀也逐漸產生變化,由原先的環狀物逐漸拉長,隨後,出現在倆人面前的東西竟是…

「…你又在整我了嗎?」看著身前的龍笛,一股因被耍而漸起的怒氣襲向風悠行,但在他甩開環在腹部的手,憤而離去前,後方卻傳來一道輕嘆,而後轉換成龍笛樣貌的東西再起變化,而這一次,出現在倆人面前的東西不再是手環,也非是龍笛,而是一柄杖頂有著奇異法陣與圖形,杖身雕刻著些許紋路且正微微透著闇色幽光魔杖。

「這就是我的武器。」在悠看呆之時,烈低喃道:「三位一體的變幻式武器。」

「還滿意你所看到的嗎,親愛的學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