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4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晴空《63》

 
看著兩人漸行漸遠的身影,默雨逍下意識地伸手輕扣了扣臉頰,「唔…雖然說我還真的是挺好奇他們兩人的後續,不過現在再繼續偷跟上去好像挺不人道的哩…」
 
 
還是乾脆先退出活動好了,不過在這之前要先通知風一聲,不然下次晚上肯定會被他報復回來。思索著,默雨逍慢條斯理地在密語頻道內輸入黎辰風的遊戲ID,一邊在心底感嘆著還是好友頻道比較方便。
 
 
『風~~~~你在做什麼??』嘿嘿,雖然密語頻道不比當時僅風一人為好友的頻道來得方便,但是這幾種對話頻道真的是好有趣啊!!!
 
 
『忙完了嗎?』沒等多久,頻道另一端迅速傳來帶著笑意的回應,而聽見那熟悉的聲音,默雨逍唇邊的弧度更是上揚了幾分。
 
 
『嗯啊,那位小學弟真的很有趣哩!』真不愧是他家悠人看上的人,想法以及個性真不是普通人會有的,雖然因此樂趣少了一點,但感覺接下來的戲會很有趣哩! 『你在哪裡,現在在做什麼啊?』
 
 
『哈,我啊…』引人好奇般地,那方停頓了下,『正在準備一點伴手禮。』
 
 
『聽起來就像在打什麼鬼主意…』
 
 
『乖,你先離開活動等我,我把〝伴手禮〞處理完就去找你。』
 
 
『好吧!』反正他也有點累了,再說似乎也該去店裡看看看有沒有問題了,『那我先下線進店裡看一下再重新登錄,你可別鬧太大喔!』
 
 
『放心吧…』低笑聲微微響起,語氣裡夾帶著的意味讓人不禁懷疑起他話語的真實性,『我很有分寸的。』
 
 
**
 
 
自從與默雨逍分開後,明明有事要談的兩人卻一路無聲地四處亂晃著,誰也沒有先開口的打算--應該說,一個雖表現的不甚在意,但心理依舊堵著氣因而不願先開口說話,一個則是想說話,卻苦思著不知該由何處開始說起。
 
 
一想起那時他答應要先聽聽那名自稱認識自家學長的人的提議後,兩人接下來的對話,意非烈便覺頭痛。
 
 
〝我聽說你是悠人後幾屆的直屬學弟,而且以後要來我們店裡工讀對吧!〞穿著法袍的少年輕笑著,眼底卻明顯帶著不懷好意,〝不過我也知道你們倆現在似乎正冷戰中?〞
 
 
〝...大概吧!〞
 
 
就算他那好不容易拐來的學長脾氣再好,他那一句話也不說的掉頭走人的行為想必他也無法容忍,更何況學長根本就不是個脾氣好的人,只是個性稍嫌懶散罷了。
 
 
〝那你現在打算採取什麼行動?? 〞雙手揹在身後,默雨逍龜速地朝意非烈走去,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我猜你急著要做的事情是去找悠人沒錯吧?〞
 
 
如果敢說不是的話,嘿嘿,他可是不介意好好大鬧特鬧一番,代替悠人先跟這小子玩玩的,雖說贏的機率不高,但他身上的小玩意可是只多不少的吶!
 
 
〝我沒有必要告訴你我再來的行動吧?〞意非烈挑眉看著身前的人,並不打算回答他的問題,〝我只是想知道你剛才說的那句話的意思罷了。〞
 
 
〝我的確是說我可以保你未來工作愛情兩相宜沒有錯,所以我才問你相關問題啊!〞硬是將自己的問題轉成正常行為,默雨逍看著他,一點也不在意對方臉上那明顯在說我聽你在唬爛的表情,〝哎呀,你就回答我嘛,又不是什麼天大的祕密、死都不能說的事情~〞
 
 
〝啊,我是要去找他沒有錯。〞咋了下舌,他最終還是回答了問題,〝看在你是我未來的老闆之一,你還有什麼問題一次問一問吧,我想走人了。〞
 
 
對這個人有所期望真是天大的失誤,怎麼看這人都只是想看戲吧,他那時怎麼就這麼笨的答應了跟他談談?!
 
 
〝年輕人要多點耐心才好啊~~〞
 
 
〝………〞
 
 
〝嘛,我想既然你決定要去找悠人了,那應該連見到面後要談的方式、話語也都想好了吧?〞
 
 
〝………〞
 
 
〝沉默是代表還沒有想好還是無可奉告啊?〞搔搔頭,默雨逍苦惱道: 〝你很小氣啊~〞
 
 
 
某個人已決定採取無視政策了。
 
 
〝不然就當你是還沒有想到辦法好了。〞開心地擊掌,隨後他彷彿被狐狸附身似的,揚起一抹怎麼看都狡詐無比的微笑,默默傾身靠向離他不過五步之遙的人,〝吶,為了表示我的誠意,我就告訴你到時可以怎麼做吧!〞
 
 
〝很簡單的,只要……〞
 
 
「嘖,簡單是簡單,但這根本是那個人想看戲才隨亂出的鬼主意吧……」輕聲嘀咕著,走在後方的烈突然有種想揍飛那位免強也算他學長的人,然,不等他這個想法的計畫書於心中成形,前方已經淡淡漂來一句問句,「你在嘀咕什麼?」
 
 
「沒什麼。」只是在思考究竟該不該放肆舒展一下筋骨罷了,「走了怎麼久累了吧?」
 
 
語落,他伸手抓住悠垂放於身側的手,任意將人帶至一旁的小山丘坐著,而後,沉默的氛圍再次展開。
 
 
「吶,如果什麼都不說的話,就開打吧!」已不願再浪費時間於看風景上,悠開口說著,只是目光沒有移向身旁食物學弟的打算,依舊直視著前方,「我對於浪費時間這種事情,沒有興趣。」
 
 
「我也沒有。」或許是與能夠讓自己放鬆之人相處的關係,原先苦惱情緒在悠一開口便消散不見,取而代之的是身心的輕鬆愉悅,只見意非烈伸了個懶腰後,支起手撐著下顎,懶懶地開口,「你有想要先聽的嗎?」
 
 
與其那麼麻煩的在那裏思索要從何講起,不如就看他想先聽哪一部分吧!大不了就真的照那個人給的鬼主意,雖然說那主意怎麼想都是在整人,不過他倒也還挺想嘗試那種解釋法。
 
 
「先說說你跟小雨怎麼認識,又是如何找到我所在座標的方法。」懶得計較這種將皮球踢給他的行為,風悠行淡聲道,語氣中依舊透露出些許心情不好之感。
 
 
「路邊遇上而已,原本要打,只是後來改成談你的事情,至於找上你的方式…」意非烈微蹙起眉,「他只說是之前解任務意外活得的技能。」
 
 
「嗯。」看來小雨進來晴空的時間並不短,下次得好好問問才行,「再來嘛…你想好怎麼交代了?」
 
 
啊啊,他可是很少這麼不爽,如果這人又不說清楚,除了之前說過的解掉隊伍並將其視作陌生人以外,他絕對會先將人揍一頓再走人。
 
 
「早就想好了。」
 
 
「喔?」
 
 
「只要一句話就夠了。」說著,他猛地將人拉向自己,並探手將人的臉輕抬起直至看見那人掩藏在帽下的雙眼,「吶,給不給追啊~美人學長?」
 
 
「………蛤?」
 
 
聞言,從沒想到聽解釋卻反倒變成聽告白的風悠行頓時愣住了,帽下的美麗紫眸驚愕地看著眼前一臉邪肆樣的意非烈,一點反應也給不了,滿腦子不斷迴繞著方才聽見的話語,而在外頭用大螢幕看戲的觀眾也張大著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進錯活動場地的觀賞地,怎麼明明是競技活動現在反而變成告白大會了?!
 
 
而且還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兩個男人間的告白場面,現在的年輕人未免也太前衛了!!!!
 
 
「簡單來講就是我看上你了,只要你維護別人或是有人纏著你不放我心情就會很不爽,所以才會發生那些事情。」
 
 
雖然說簡單說就是他吃醋了,不過這種話他還真是怎麼也說不出口啊!!
 
 
「嗯……」眨眨眼,下一秒,悠將手探向自家學弟的額頭,「沒發燒,所以是撞到頭了嗎?」
 
 
「親愛的學長,我好得很,所以,你給追嗎?」
 
 
「我說不你會聽嗎?」唔…他還真沒想過這小子會那麼莫名其妙的原因是吃醋吶,話說過去如果有男的要追他,他絕對都會將人揍一頓,怎麼這次…
 
 
「當然不聽。」咧嘴一笑,意非烈搖搖食指,一臉你可真不了解我的笑著,「本大爺決定要做的事情,可從來沒有失敗過。」
 
 
「我想也是。」冷哼一聲,知道答案後心情頓覺輕鬆的風悠行微勾起唇角,他將還在他頰邊輕觸的手撥下,而後站直身子,「隨你高興,現在,先來打一場吧!」
 
 
「隨我高興嗎…?」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敢對他說這句話啊,「可別後悔喔!」
 
 
「少爺我沒在怕的~」反正他也不討厭這小子,讓他追追看也不是不行,「開始了!」
 
 
語落,原先還和樂融融,小小粉紅泡泡偷偷飛的場面頓時戰意四起,風吹葉落間,兩道人影已纏鬥在一起。
 
 
「吶,你就不能拿你真正的武器跟我打一場嗎?」老是拿著龍笛跟人打,也太小看人了。
 
 
「這就是我真正的武器啊~親愛的學長~~」
 
 
「不是跟你說過不准再叫我學長了?」每次聽都會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很令人煩躁啊!!
 
 
「那叫親愛的可以?」挑著眉,在閃躲過刀刃的下一瞬,意非烈手一揮,幾道水流倏地抓握住風悠行的手腳,將人牢牢綑綁在半空中,「我都不知道你這麼開放。」
 
 
「我也不知道你這麼重口味啊!」居然將水流做成蛛網將他困在空中,這根本是抄襲他的技能吧?!
 
 
「你不知道的還有很多…」低喃著,意非烈緩緩步向仍困在水流中的風悠行,隨著他的步伐,手上默默浮現閃光,「學長,不逃嗎?」
 
 
「哎,對我這麼狠啊?」明明幾分鐘前才說要追他的不是?
 
 
「你希望我放點水?」微挑眉,意非烈反問,「要的話我就留情。」
 
 
雖說他的原則是比賽就要贏,戰場上要六親不認,不過若是為了學長,他倒也不介意留點情面,只不過,他這學長的好戰程度可也不低,現在這偷懶不反擊的樣子大概也只是…在測試他會不會因為他是他要追的人所以手下留情吧!
 
 
「不需要。」
 
 
說完,藉著水流的不固定性,風悠行迅速地利用鐮刀將自身周圍的水流砍出一道缺口,並在其即將復合之前自水蛛網之中脫。
 
 
「你還是放水了嘛~」他微皺著眉說道,「直接用你之前用在妖莉身上不是更好?」雖然不是解不開,但至少比剛才那朝更令他傷腦筋。
 
 
「我這個人很好的,痛下殺手這種事情我怎麼捨得對你做?」
 
 
「意思就是你比較想要慢慢凌遲?」挑挑眉,風悠行困惑地看著前方不遠處的自家食物學弟,「之前就很想問你了,為什麼你不用魔杖也能使出魔法?」
 
 
原本向那些水球水球的小魔法他還可以當作是他的能力比較特別,但在與妖莉對決時以及現在,他也頂多就拿著把龍笛,連魔杖的影子都沒有看見,他究竟是怎麼用的?
 
 
「這個問題很深奧的,想知道可得付出代價。」
 
 
「付就付,說吧!」
 
 
「那麼……」語未畢,意非烈突地伸手打了聲響指、雙手結了個印後輕拍,一道夾雜著狂烈颶風的風火陣頓時將兩人身影埋沒,看得場外看戲看很爽的觀眾頓時大罵出聲。
 
 
「靠啊,這犯規吧我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