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晴空《62》


「嗯……」環視了下周圍,不知第幾次地確定四周真的連隻怪物與玩家都沒有,從進入最後關頭便完全與戰場無緣的寒略微苦惱的低嘆了聲,「雖然陽光總是喜歡對我說要平平安安的,但這也太過平靜了…」
 
 
雖然他玩遊戲只是為了放鬆身心,對打鬥也沒有太大的喜好,副本也只是陪其他人進去玩玩,但現在這是活動場地,既沒有任務也沒有副本,來幾名玩家當當沙包他其實也不怎麼介意的。
 
 
「話又說回來,記得需要競爭的賽事有一種稱作種子隊的隊伍,競賽的回合數比起其他隊伍要少的很多,所以現在我算……」種子隊嗎?
 
 
就在因過度無聊而開始自言自語的寒踏出他方才待的洞穴後,其視野內的場景突地宛若一張正被揉捏成團的紙般地扭曲,洞外盎然的景色逐漸翻黑,熟悉的噁心、頭暈感也再次襲向寒亦絕凌的感官神經。
 
 
「又來了嗎?」
 
 
每當他好不容易走出一處場地,系統就會自動幫他轉送到另一個地點讓他再次用雙腳體驗新景色,草原、森林、沙漠、高山、洞穴,他都快成一名專業地理勘察員了…
 
 
「希望這一次能轉到刺激點的地方啊……」咕噥著,確認暈眩感已過,他睜開眼,而映入他視線內的景色卻讓他忍不住爆了聲粗話,「靠,這系統真是太沒創新感了,居然又是洞穴…?」
 
 
等這活動結束後,他一定要好好查一下這晴空的系統與遊戲製作員究竟是哪根神經壞去了,無緣無故做這麼多洞穴做什麼,等人挖寶嗎?!
 
 
下一刻,恍若為系統那被人誤解的心意澄清般,前方見不著底的深處突地傳來碰碰地物體碰撞與些許的嚎叫聲,而隨著發出聲音的事物映入眼簾,看著那蜂擁而至的廣大怪物群,寒亦絕凌反倒露出了久違的笑容,「看來這一次不是普通的洞穴了呢!」
 
 
怪物的巢穴啊…感覺還挺新鮮的呢!
 
 
**
 
 
「談笑風間。」
 
 
隨著清亮的嗓音響起,一陣陣若有若無的聲波緩緩拂過早已被林中的兩人給毀得不復原貌的林中樹木,只見原先空蕩的環境突地一陣強烈的震動,而後一塊塊略微凹凸不平的地層再次受創,以吟遊詩人為中心的方圓20公尺處全數下陷,奇特的景象頓時出現於幽深的林中。
 
 
「這也太離譜了…」憑藉著弓箭手與本身的靈活矯健而勉強自聲波攻擊中躲過的美女看過來盯著腳前不過幾米之差的坑洞,忍不住暗自慶幸著自己的好運,「話說果然無法完全封殺吟遊詩人的音波攻擊啊…」
 
 
「你打算一直躲都不反擊嗎?」
 
 
不待他想出一個解決辦法,那方的的人已再度彈奏起夾帶強悍攻擊力的樂章,頓時,已下陷的土地更是呈現崩毀狀態。
 
 
「看來我那技能只能封鎖音波範圍五十公尺以上的技能…」將自身身影藏匿於某棵高大的樹木之影下,他默默估算著這幾次女子使出的音波技能範圍,而後在得出結論時,手上已再一次的拉滿弓,「試試這個吧!」
 
 
「狙擊。」
 
 
〝狙擊〞乃為每一轉職為弓箭手的玩家所擁有的基本技,消耗玩家150點的法力,於箭上附加追擊與狙擊之功能,40%的機率可刺中弓箭手鎖定的目標並依命中之部位奪其血量,箭之範圍隨等級增長,最高為100公尺。
 
 
稍停下彈奏的手,符雨側耳傾聽林中之物的細小聲音,唯恐因一瞬的分心而身中攻擊,然而,再怎樣的專注,一支若隱若現的箭矢卻恍入無人之境地迅速朝其身後襲去,當她發現時已來不及阻止箭矢刺進其肩膀,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身的血量頓時又減一小段,臉色頓時因失血過多而蒼白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
 
 
「弓箭手可是很不光明的啊,這位小姐~」微勾起唇,美女輕笑道,「或許這場活動結束後妳可以考慮看要不要去研究一下弓箭手的基本技能?」
 
 
隱形箭與狙擊同樣都是屬於弓箭手的入門技能,而他剛剛使用的是狙擊搭配隱形箭的使用技,雖然隱形箭的使用有時間限制,五分鐘後才能再用一次,但面對這類小心翼翼的人,狙擊搭配上隱形箭的使用才能降低中途被察覺的機率。
 
 
「我當然會去研究。」冷哼了聲,她忍痛咬牙將肩上的箭矢拔出,帶出的血花再度讓她的血量向下降了一小段,然而她卻看也不看那周圍那因自己的行為而噴出的血色,只是冷然著張臉將古箏收入背包中,而後緩緩抽出一把透明琉璃色的笛子,「等我解決完你以後我就會去研究了!」
 
 
她擅長的可不只是古箏,只要算得上樂器的,無論是現代亦或是古典型的,可都是她擅長的領域!
 
 
「鬥志很旺盛嘛!」
 
 
嘛,在活動結束前遇到這類不服輸且鬥志滿滿的對手倒也是不錯,就先享受戰鬥再來看要怎麼做吧!
 
 
蟲聲鳴鳴,樹影搖曳間,相對的兩道人影突地迅速移動了起來,象徵開戰的笛聲率先響起,含著殺意的笛音再次環繞著清幽的森林…
 
 
而就在這一吟遊詩人一弓箭手的有成職業戰鬥場的的不遠處,幾道人影正鬼鬼祟祟、偷偷摸摸地默默觀察著。
 
 
「哎,雖然說只是想在出遊戲前四處逛逛,但還真沒想到會遇到這種事情啊~」拿著從身邊同伴身上借用到的望遠鏡看著不遠處的戰鬥畫面,再次將自己遮在斗篷下的黎辰風小心翼翼地隱藏著自己身影,邊輕聲與一旁暫時的夥伴說著話,「要不要去摻一腳?」
 
 
「好啊好啊!!」漾著燦爛笑容,菲比開心地說著,頭上的兔耳也配合著她的興奮情緒抖動了下,「直接衝進去嗎??」
 
 
「不,那兩個人都是遠程職業,若我們光明正大地直接闖進去,還沒打到人我們就已經先被他們兩人的技能聯手炸出活動場地了。」拍了拍女孩的頭,黎辰風轉頭看向另一邊的路比,「你覺得呢?」
 
 
「嗯…」默默地放下手中的望遠鏡,路比轉頭看著興致勃勃的兩人,「我的建議是旁邊看那兩人打就好。」
 
 
除了拳鬥士,結界師、暴力祭師頂多就做輔助職業,去與那兩個後衛職業打,這簡直不能好好玩耍了,這兩人究竟是想要整死誰啊?
 
 
「吼~~哥哥啊!!!!」毫不顧形象地,菲比翻了個大白眼給自家哥哥,「你別想那麼多嘛,遊戲不就是要玩的開心嗎?哪有像你這種不是找個好地方睡覺不然就是能不要打就不要打的人啊!!!」這樣幹啥還跑進來玩遊戲啊,在現實不就可以這樣了嘛!!!
 
 
「誰像妳這麼好戰!」
 
 
見兩人又有吵起來的趨勢,原先還想等兩人溝通溝通的黎辰風連忙伸手制止兩人越見火爆的脾氣。
 
 
「等等,暫停一下,現在不是爭吵的時候吧?」
 
 
該說這兩小傢伙不愧是兄妹嗎,脾氣還真不是普通的相像啊!
 
 
「哼!!」
 
 
「我看這樣吧!」黎辰風揚起抹邪惡百分百的惡劣笑容,「我們乾脆就……」
 
 
微風輕過,幾道男女混合的奸笑聲散於風吹之間,而遠方那兩道依舊戰得風風火火的人影卻彷若無感,完全沒有意識到即將襲向他們的危機。
 
 
**
 
 
「小雨,這是什麼意思?」皺著眉,悠看著一出現在他面前,連聲解釋都不給便先下藥制住他動作,讓他完全不能動彈的自家友人,不悅問道,「你是不是該解釋一下?」
 
 
「唔…你要我解釋哪一個??」無辜的看著他,默雨逍笑得一臉無害樣,「為何在這遊戲裡,還是做什麼對你下藥??」
 
 
「你進來的原因我大概猜的到,先回答禁我動作的原因!」
 
 
「很簡單啊!」他比了比在他身後,一直被人故意忽略的某龍族,「他說你一看到他就會想要跑,所以我就先封住你動作了。」
 
 
嘿嘿,其實說要封住悠人動作的人是他而不是這位未來御用工讀生,不過反正這也是協議中的一項,他也只能乖乖背黑鍋啦~反正悠人看起來也不像是會對他做什麼很恐怖的處分的樣子~~
 
 
「………」
 
 
「唉唷,其實悠人也不用這麼緊張啦!」微一擺手,默雨逍嘻笑著解開下在風悠行身上,專門封人動作的藥物,「你不覺得難得的機會,就是要趁早解決問題嗎~我可都幫你把人抓到你面前了呢!」
 
 
他這個笨好友啊,平時明明就聰明的讓人畏懼,怎麼偏偏在感情上就待成這可笑的樣子,明明就很在意這個小學弟偏偏還沒有自覺,若不稍微推一下,天知道他要到哪時才會察覺哩!
 
 
像是要遮掩什麼的,風悠行拉了拉帽子,輕聲咕噥了句,「也沒有什麼好談的。」
 
 
反正這人說走就走關他什麼事,他們兩人又沒什麼關係,感情也還不到要一天到晚黏在一起的程度,認真來講,若不是無意間發現學長學弟的關係,他們倆也只不過是對方在遊戲內遇見的其中一人罷了。
 
 
「你沒有事情想談,不過啊~~~」嘿嘿偷笑著,默雨逍猛然將身旁的人朝前一推,看著兩人撞在一起的樣子,忍不住笑出聲來,「這位學弟可是有話想跟你說的唷!」
 
 
無奈的暼了逕自笑得一臉開心的默雨逍一眼,意非烈搖搖頭,而後伸手抓住正試圖讓兩人分開點距離的風悠行,輕聲道:「我有話想和你談談。」
 
 
「…………」
 
 
沒在理會後邊笑得像隻小狐狸般的默雨逍,意非烈伸手輕抬起身前低垂著、像是逃避著什麼似的小臉,「不想聽?」
 
 
「……不……我想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