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晴空《61》


「呼~這遊戲的天氣做得不錯啊…」
 
 
由於活動期間限定只能使用於活動場地中打怪獲得,或是開寶箱得到的補血法藥水來恢復血量與法力,因此身上補藥本就不多,且因與皇浩天對決而幾近無補藥狀態的風悠行,在幾次被幾隻路邊突然出現的BOSS怪纏上後便毅然決然地找了處風景美、氣氛佳,安全又無虞的地方一邊休息一邊等人找上門來PK了。
 
 
然而這種守株待兔的行為做久了難免會有點無聊,因此在靜待了半個多鐘頭後,某個本性也不怎麼安分的吸血鬼便翻身坐起,若有所思地盯著波光粼粼的湖面,思索著究竟是要到別的地方晃晃,還是繼續待在這裡等別人來找他對戰。
 
 
就在他沉思之時,自他進入遊戲以來使用次數單手可數的密語頻道突然被人敲響了…
 
 
『哈囉哈囉~~悠人??你這頻道有開嗎???』
 
 
『………?』
 
 
看著那陌生的ID名字,風悠行皺著眉,使用頻道附贈、為了讓那些不愛說話的玩家方便聊天而特地設計的透明鍵盤板回了個問號給他。
 
 
而見頻道的另一方有所回應,那人回傳了個笑臉符號,下一秒,原先僅風悠行一人的場地突然多了一道類似傳送陣的圖案,隨後兩抹人影自白光中顯現,在看清其中一人的面貌時,淡然閒適的表情頓時鬆動,些許緊張的情緒微微表露在帽沿之下。
 
 
他…怎麼會在這裡…?
 
 
**
 
 
「嗯,總覺得這幾天有點患女難的感覺啊…」
 
 
美妙但暗藏著殺機的音樂於林中不停歇地迴響著,直接將手上的箭矢拿來做近戰型武器搭配其自創的技能使用,美女看過來看著不斷降低的法力值,一邊揮舞著箭矢時序施展著可擾亂周遭空氣波動的技能,一邊思索著對付吟遊詩人的方法。
 
 
在將皇后娘娘擊殺出局後,美女看過來找了處空地休息、恢復血量,然而就在他血量即將完全恢復之際,一個大型黑洞忽然沒來由地在他身旁出現,當他再次睜開眼睛時,卻發現自己已在不自覺間被系統隨意傳送至一處枯木林之中,而他的身前恰好有一名穿著簡單俐落,與他有些微相似的服裝的女子正訝異地看著他。
 
 
『你是被系統傳送過來的?』ID為符雨的女子問著,手已抓握著武器,準備在男子說出答案、確定為敵人的瞬間便先下手為強,『敵人?』
 
 
『嗯,是敵人!』也不閒扯一堆廢話,在看見女子的武器是一把類似古箏的東西便已判斷出其職業的美女淡淡說著,隨後在女子指尖微動,招式即將發出之際,右手猛地向前一揮,不知何時已拿在手中的箭矢已被做為武器劃開女子的臉頰,劃出一抹血痕。
 
 
而這條血痕,亦象徵此弓箭手v.s吟遊詩人,戰鬥的開端……
 
 
「何必這麼費力跟我拼法力值?」開戰以來第一句話,符雨淡淡說著,聲音不大卻能清楚傳進美女耳中,「我不知道你怎麼開發出這種對付吟遊詩人的技能,但越是強悍的技能消費的法力也越多,這樣拚下去輸得絕對是你,與其無意義地耗著法力不如直接投降比較快。」
 
 
「簡單而言便是要我放棄無謂的抵抗是吧…」輕笑了聲,美女看過來空閒的那手猛地自背包中拿出不知為何正微微發亮的弓形武器,「我可不會做無意義的舉動啊!」
 
 
雖然過去無意義的行為他也做過不少,但自從被網羅進學生會,擔任洛焱的左右手後,再怎麼無意義的行為他也能把他合理化,變成不可或缺的舉動,畢竟有一個愛把自己的工作扔給他人處理的上司,不好好充實一下自己的能力可會很辛苦的。
 
 
「那麼,開始反擊吧!」
 
 
語落,他停下幾無停止過揮舞的箭矢改而將箭矢搭上弓,隨後朝空中射去,奇異地,當箭矢一被射出,原先僅只一支的箭憑空虛幻出另外三支,一眨眼間,四支箭各自從不同方位射出,隨後各在東、西、南、北方位處直直紮入土裡,將兩人圈在一個方形空間內。
 
 
與此同時,符雨突地發現自己的技能欄裡,使用因波攻擊敵人的招式被封鎖住了,雖然依舊可彈奏古箏,卻只能夠奏出純欣賞、毫無攻擊力的音樂。
 
 
「什…」
 
 
「我們隊長很愛找人PK…」見女子一臉困惑、不知所措樣,美女看過來淡笑了聲,慢條斯理地解釋著,「而通常隊長在演武場跟人PK時,我們幾個人也會去玩玩,順道積累一下積分。」
 
 
在晴空裡,若是玩家惡意殺人、傷人,將會受到紅名處置,甚至被製成通緝單讓玩家四處追殺,追殺紅名的玩家若殺了紅名的人並不會受到處罰,甚至系統還會送禮給那位玩家,而紅名的人若想要消除紅名需完成各大主城的紅名任務方可去除被追殺的命運。
 
 
若玩家想與玩家PK,那有兩種戰鬥方式不會紅名,一為參加活動,活動期間傷人殺人的行為會被視為合理舉止,系統不會給予處罰,另一個則為專門讓人進行PK的場地—演武場。
 
 
只要一進入演武場內,玩家的名字便會被系統直接劃入可約戰名單內,而後若玩家要約佔演武場PK可於櫃檯處查詢名單內玩家的職業、ID,而在決定人選後直接向櫃台登記,而後櫃台便會向那名被約戰的玩家發送戰風帖,被約戰之人可自行決定是否接受,若接受則會立刻被傳送至對戰場地上與人一戰,演武場內PK可累積分數,獲勝的場數愈多,分數將越高,而後可利用這些積分與演武場內的商人兌換高階裝備、武器、鑲嵌寶石等等物品。
 
 
「你該不會要跟我說為了與各類職業PK,你還特地去研究了下可與各大職業對戰的技能與方式吧…?」
 
 
若真是,那這人不是太過認真不然就是太過無聊,一般來講與人過招時多是使用自己平常打怪時使用的招式,根本不會有人特地去研究適用於各個職業的招式,畢竟開發新招式十分耗時又耗腦力,而且若是開發到與本身職業相性不好的招式,所消耗的法力也會高出平時使用的法力數值還要多出許多。
 
 
一點也不在乎女子那完全就是無言的眼神與表情,美女看過來聳聳肩,將手製上弓弦上,「繼續吧!」
 
 
唉…真不知道這活動要到什麼時候才會結束,他有點心累,想出活動解解任務調適一下心情了。
 
 
**
 
 
「看他這表情,大概想退出遊戲了吧…」看著大螢幕上的戰鬥畫面,大爺就是我低笑了聲,「畢竟本身比較喜歡動腦而不是動手,在這瘋狂戰鬥的活動中會感到疲倦也不難想像。」
 
 
「你在自言自語甚麼啊???」嘹亮的嗓音響起,一旁忽然伸來一隻圓潤白皙的手,喚回大爺沉思的思緒,「哈囉哈囉~~?」
 
 
「你是太無聊了嗎?」調回看著螢幕的視線,單手支著下顎,大爺懶懶地說著,「不是說要去晃晃?」
 
 
「哎呀,只有我一個人很無聊嘛,所以就跑回來看戲了~~」
 
 
「剛剛跟你一起出局的那個人呢?」環視了下來人周圍,突然發現原先相約一起到各個下注場子去下注的兩人僅剩一人,「不是說要介紹給其他人?」
 
 
「剛剛不小心被認出來了,分開逃跑後他傳來說他臨時有事情要先處理,事情結束後再來找我們。」自動在大爺就是我的身邊坐下,來人笑嘻嘻地說著,一點也沒有因為被追著跑而有任何疲憊之感,「話說大爺~你要不要再去開一個這一場活動還要多久會結束的場子啊??」
 
 
雖然中途有休息過八個小時,但過去可從來沒有一場活動辦這麼久啊,不算上中場休息的時間,光是活動本身都已經快要二十個小時左右了哩!
 
 
「現在我比較想看戲,而且開太多個太麻煩了。」
 
 
「喔……」
 
 
「你還是先想一下該怎麼跟烈交代吧,那種死法也太蠢了。」淡淡地丟了顆炸彈給身旁的人,大爺戲謔地看著那張因他一句話而變得蒼白的娃娃臉,而後又丟了句不算安慰的話給他,「不想死太慘的話也可以試試看把弄劍當墊背的…」
 
 
真不愧是常玩在一起的兩人,同樣蠢同樣呆,一個因為沒有注意到被人跟蹤,等察覺時已經被二十幾個人圍毆送出場外,一個則是跟別人打,打到不小心一腳踩進怪物的窩裡而被蜂擁而上的BOSS王怪給踩死…
 
 
如果不是親眼見到,還真不知道有人可以笨到這種程度,尤其是這麼呆的人還是同一隊的隊友。
 
 
「這哪能怪我啊…」癟癟嘴,苦著張臉的陽光可憐兮兮地看著大爺就是我,試圖博取一點同情,「大爺你最好了,幫我跟老大求情啦!!!」
 
 
在解決完骷髏將軍,並且利用光明正大打法跟偷偷摸摸暗殺法將猛亦的血量壓到跟自己差不多的時候,還未來得及細細品嘗這難得的成就感,兩人便同時踩上了系統設置的地洞陷阱掉入了地底的怪物巢穴,連聲驚叫都沒發出,瞬間就被怪物淹沒並且傳送出活動場地,一整個就是莫名其妙到想殺人卻又不知道該找誰報仇了狀態。
 
 
如果大爺沒提他還真忘記了,早在他們等級超過三十沒多久他們最偉大的學生會長、老大、隊長便下令說要好好訓練他們這群人,訓練方法是在接下來的時間裡,可以死在自己人或是玩家手裡,但不准死在怪物手裡,死在怪物群裡的人便須接受處罰,處罰內容視老大心情而定。
 
 
在規矩訂下時因為等級還不高,因此所有人都有不小心死在怪物手裡,而隨著等級越來越高,自家老大處罰人的方式也越來越困難,從一開的幾小時內打完上千隻的怪到幾小時內單人完成高級副本,最後就連現實的公文都被拿來做處罰方式,因處罰越來越困難,所以到最後也就沒人再被怪物打倒。
 
 
然而現在,一想到活動結束後被自家老大發現死法後發放下來的處罰陽光就覺得頭皮發麻,有種想馬上逃到天涯海角的慾望。
 
 
欣賞了一會陽光有趣的變臉遊戲,正想開口提幾個方案幫助他逃離意非烈魔爪的方式的大爺突然發現螢幕畫面又轉換了,而這一次出現的竟是……
 
 
「哇喔,這也太強大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