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晴空《59》

 
『風啊,你說說看,我們家悠人究竟啥時會開竅啊?』康莊大道上,因傳送陣而與自家戀人分開的默雨逍,慢悠悠地到處閒晃著,順道利用好友頻與那唯一的好友兼情人抬槓著。
 
 
『個人覺得,』頻道另一端的人慢條斯理地答道,語句中含了些許其他意味,『一旁看戲就好。』
 
 
『………』
 
 
『哎,說笑罷了。』像是發現自家情人代表不開心的無言抗議,黎辰風連忙開口安撫,『但我真覺得先別有動靜比較好。』
 
 
『……為什麼?』
 
 
『前陣子悠那小子跟我提了件事。』
 
 
『快、說!!!』這人有時候真的很可惡,話總是不說全,老愛吊人胃口…默雨逍默默在心底咕噥著。
 
 
『也沒什麼,就我們那萬年不愛人跟在身邊的悠人會長終於想到要找助手這件事情了~』
 
 
輕飄飄的一句話,卻炸得某人差點直接衝下線將某人抓出來當面對質,但就算沒將這想法付諸行動,被強迫接收過大訊息量的默雨逍也已在心底決定等等活動一結束要立刻將某個不知是不是吃錯藥的人約出房聊一聊了。
 
 
『你還記得吧,』宛若發現對面的人已面臨風中凌亂之境,黎辰風輕笑著開口拉回戀人的思緒,『那小子的習慣。』
 
 
辰.雨是一間特殊的咖啡店,三位店長同時住於咖啡店樓上,且一間不小的店卻只收工讀生,但這看似奇異的規定,其實只是因為某三位店長覺得反正他們一天到晚都在辰。雨,本身就已兼差正職,不用多招攬也沒差,而辰。雨通常人力分配都是店長配三名工讀生,工讀生負責外場送餐,而黎辰風通常會與默雨逍一組,一人負責吧台調飲料一人負責廚房。
 
 
但由於易悠人不喜歡有人在身邊轉來繞去的,也討厭有人在旁邊囉囉嗦嗦地干擾他,而他對廚房與吧檯也能如魚得水般地來去自如,因此除了與幼稚園就相識的黎辰風、默雨逍,以及那與他一見如故的小徒弟外,就算是店裡的資深工讀生,他也從未讓他們過度靠近他,遑論與他一組分工負責吧檯與廚房,而現在他卻主動提出要找個人來搭檔,而且就連人都物色好也談好了,還說這是指專屬他的搭檔…
 
 
再加上晴空官網上明明已過一段時日卻依舊火紅的哈燒短片上,那分明是極度厭惡他人觸碰的人,卻可以接受一個認識沒幾日的無限度的騷擾甚至碰觸,到最後甚至還自己撲了上去,要黎辰風欺騙自己他這好友對那個人沒有興趣難度還真有點太高了。
 
 
『所以我們現在…咦?!』
 
 
說到一半,不遠處的空地突地憑空出現一抹人影,而那熟悉但又陌生的身影令默雨逍不由自主地停下腳步,就連說到一半的話也幾近忘卻,直到頻道另一端傳來帶著點著急與困惑的呼喚。
 
 
『雨?』
 
 
『喔喔,我遇上我們未來的…』看著越見清晰的身形,默雨逍揚起抹有趣地笑,在聽到戀人傳來的問句後默默地回了兩個字給他,而後便先將頻道關掉,改而專注眼前之人了。
 
 
「雖然不明白現在是怎麼回事…」同樣看到大道上的默雨逍,雖不明為何自己方才明明是在森林閒逛怎會一個眨眼便莫名其妙地走到白石路上,人影只是聳了下肩,而後挑著眉看向同在大道上的另一人,「要打嗎?」
 
 
「我不擅長打鬥,」看著距離自己不過幾米的那人,體態慵懶,但眉目間卻又如盯上獵物的猛獅般地狂熱、好戰,默雨逍微偏了下頭,「打個商量,換個方法戰鬥如何?」
 
 
「我不喜歡麻煩的事物。」理也沒理那方的提議,來人直接亮出武器表示自己的想法,「而且我也懶得跟你玩鬥志遊戲。」
 
 
他對不認識的人可沒什麼耐性,何況他現在急著去處理更重要的事情,沒時間理路邊出沒的阿貓阿狗。
 
 
「年輕人脾氣別這麼暴躁嘛~」依然滿臉奇妙笑容的默雨逍,在見到對方抽出武器時也從背包中喚出自己的隨身武器,「哪,如你所見我是一名祭司,你一打我就為自己加血,這樣豈不打到明年也打不出個結果?」
 
 
「那也得你有時間施展技能。」他可沒有忘記祭司施展補血技切忌步伐移動否則技能便會強制打斷這件事情,而他,對自己出招的速度可是十分有自信的。
 
 
「哎,這倒是個麻煩。」沒提他還真忘記這個當初被他極度不爽的規定了,話說這小子還真有點難拐…他苦惱地皺了皺眉,而後輕嘆了聲,「那不然這麼說吧…」
 
 
「你賣個人情給我,我保你未來感情工作兩皆宜,如何?」
 
 
唉,結果居然要用這招,到時被悠人發現他可完蛋了。
 
 
「………喔?」
 
 
**
 
 
「真是…竟然直接將頻道關起來了?!」無奈地跟著將頻道關掉,黎辰風搖搖頭,隨後想起在對話結束前,聽到的那人的身分,不禁露出了些微參雜苦惱的微笑,不知究竟該為自家戀人擔憂,亦或是為未來員工點根蠟燭以表哀悼。
 
 
自家戀人的個性他雖不敢稱完全透徹,但要說理解至少也有九成九以上的把握,雖然平時是隨和又好相處好說話的人,然而一旦被惹火卻也是保證能讓那找死的人無地自容到想找個洞把自己埋進去或是找座崖自己跳下去,若讓他生氣的人是自己人雖不至於讓人難堪到想死,但讓人脫層皮卻也是必定事實。
 
 
而現在,雖然那人沒有惹到他,但依照戀人現在對那兩人遲鈍到想一把敲開兩人頭的狀況來看,應該也離狂暴狀態不遠了,不過身為店內的既定成員,雖不會整過頭,但要說好過應該也不太可能,除非…
 
 
就在黎辰風思索著默雨逍將採取的行動時,兩抹黑點倏地自500公尺外的地方朝他接近而來,急速的步伐甚至帶起了漫天的沙塵,其中甚至夾雜著……
 
 
「伊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驚天動地、標準讓人想退避三舍的超強驚人尖叫聲,而一聽見這自好幾米外便能聽到的恐怖叫聲,原先仍停在原地觀視的黎辰風頓時腳步一轉,朝身旁的樹上攀爬而去躲避噪音了。
 
當他穩住身子、調了個舒適的姿勢後,遠方的兩道黑影也已狂奔至他附近,連帶也讓他得以看清兩人的面貌,那是兩名身高差不多,一名帶著貓面具、看不清容貌的人與一名明顯為獸族,一身毛絨絨勁裝的兔族女孩。
 
 
看著狀況詭異的兩人,黎辰風微蹙起眉,雖然兩人看起來一整個就是在逃命,但認真來說其實是兔族女孩死命抓著後方的另一人在沒命狂奔,順道發出殺傷力足已劃破玻璃的尖叫聲,但兩人身後卻空無一物,完全令人摸不著頭緒這兩人到底是在跑什麼。
 
 
「現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他疑惑地低喃著,而這問題在下一秒,自兩人原先狂奔而來的方向跟著傳來的,雖不如女孩的驚聲尖叫,但氣勢卻絲毫不遜色的狂猛吼叫聲,已代替樹下仍在逃命的兩人回答他的疑問了。
 
 
而在了解狀況後,一絲慌張亦無,黎辰風忍不住失笑出聲,同時,底下也傳來某個像是耐性用盡的喝斥聲。
 
 
「夠了、閉嘴、不准動,妳這又蠢又呆的笨兔子!!!」
 
 
或許是那聲低喝內含的暴怒值實在太過強悍,被接連套上又蠢又呆又笨三大貶義詞的某兔族女孩頓時停住還想邁出步伐的兔腳,連帶那不斷發出噪音毀壞自身形象也中傷他人耳朵的嘴也因驚嚇過度而忘記繼續方才叫喊的行為。
 
 
「沒看過這麼呆的,又不是沒能力殺怪,你跑爽的是不是?!」見自家妹妹已冷靜下來,貓面具少年奮力一甩、縮回已被緊抓到泛疼的手腕,冷覷著還處在驚愣中的女孩。
 
 
「可…可是……」
 
 
愣愣地看著自家那已怒火中燒到完全展露出真面目的哥哥,神智尚未完全回復的兔族女孩低聲為自己辯護著,然,不待她說完完整的一句話,另一人已開口砲轟了!
 
 
「可是妳個頭!」宛若再也扛不住即將滿溢而出的怒火,貓面具少年直接一掌朝自家妹妹的頭拍去,「又不是沒殺過怪是有什麼好怕的,更何況妳還是近戰系職業,難得怪自己離妳那麼近,妳不一拳揍到牠老娘都認不出還拉著我跑,妳是哪根神經有問題要不要我帶妳去給神經科的醫生好好檢查檢查,啊?!」
 
 
他可是忍很久了,從被拉著跑開始他不知說過多少次要她冷靜一點的話,但不是被她忽略不然就是被她的尖叫聲給蓋過去,差點沒把他氣死。
 
 
一想到發生這慘劇的原始,貓面具少年就忍不住想痛扁一頓自家妹妹,再去向晴空負責設置怪物傳送陣的人員抗議當初幹嘛把傳送陣設在他倆身邊,還故意讓怪物以那種方式出現。
 
 
現在這令人哭笑不得的情況的發生之因主要可追溯到不久前貓面具少年與兔族女孩在路上的打鬧,當兩人玩鬧到終於有點疲累感想休息時,一個傳送陣突然出現在兩人身邊,而在傳送陣消失,兩人一定睛注目時赫然發現原先傳送陣的地方赫然轉成一張血盆大口正對他倆的景象,上方的利齒甚至還留下了一、兩滴口水,滴在離牠較近的女孩身上,嚇得女孩當下一秒扣住身邊哥哥的手,開始沒命般地狂奔,而那血盆大口的真身--眼角有著無數傷疤,怪物圖鑑內名稱為〝疤眼狂獅〞的闇紫獅子也立刻追了上去。
 
 
那獅怪追了多久,少年便被拉著跑多久,甚至宛若戲耍獵物般地,獅怪甚至還控制追逐的速度,時快時慢地弄得兔族女孩整個陷入狂亂,什麼都聽不見,只記得叫跟跑,鬧得少年沒瘋也快瘋了,因此才有現在這已經完全拋棄溫和良善面具的少年指著自家妹妹狂罵的景象。
 
 
望著底下那少年越罵越順口,甚至讓自家妹妹完全遺忘被追著跑的恐懼情緒,只想跪下來求大人歇口氣的模樣,黎辰風差點大笑出聲。
 
 
這對兄妹真是太有趣了,不過在這樣讓他們繼續一個罵一個挨的下去活動可能都要結束了吧!
 
 
想到這,他調整了下坐姿,輕咳了聲吸引底下兩人的注意。
 
 
「我不介意你們倆繼續吵下去,只不過…」他比了比被他用結界擋在50公尺遠處的獅怪,「那個是不是先解決比較好。」
 
 
「………你什麼時候在那裏的?」貓面具少年淡聲問道,一手將女孩護到身後。
 
 
「在你們還在幾百公尺遠就在這裡了。」慢條斯理地躍下樹,看著一身防備的貓面具少年,黎辰風揚起抹有趣的笑,「不用這麼防備,在那頭獅怪掛點之前我們不會是敵人。」
 
 
「喔?」
 
 
「我只問一句話,那隻怪,誰要負責。」
 
 
也許是看出眼前的人沒有惡意,貓面具少年猛然將身後的兔族少女往獅怪的所在處推去,而後冷冷地扔出一句讓女孩差點昏倒的話,「十分鐘內沒殺了牠,一個禮拜不准上線。」
 
 
「咦咦咦???!!!」
 
 
而見此狀,黎辰風再也忍不住放聲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這兩個小鬼真的是太有趣了,他都想招來當員工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