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晴空《58》


屏氣凝神地環視周遭環境,依靠樹下陰影藏匿身影之人握緊懷中的武器,在隱蔽氣息之餘,思索著敵人的所在處,與可能會採取的行動。
 
 
「真倒楣。」確認四周僅她一人,也或許是等得不耐煩了,娘娘輕聲嘀咕著,「先是姐姐再來弟弟,我惹誰了我?」
 
 
而且還都是認識的,雖然平常也少不了與同隊夥伴活動活動手腳,但是這幾輪下來,還真有點膩了!
 
 
「哎,」伴隨著數道箭矢破空聲,一道隱含輕微笑意的嗓音自娘娘右後方傳來,「我倒覺得挺不錯的,難得經驗呢!」
 
 
「如果你想試試,下次我跟烈那小子跟你玩車輪戰也不是不行。」身姿輕盈地向左跳去閃過僅代表開戰之意的攻擊,娘娘撇了下嘴,而後娥眉微揚,「你躲藏的能力似乎又更好了,跟大爺學的?」
 
 
嘖嘖,明明就是個神射手,卻把藏匿的能力練到跟某個盜賊差不多,明明之前還不到這程度,幾日沒對打,這小子倒是進步很快嘛~
 
 
「與他無關。」
 
 
沒多想,被懷疑客串盜賊的某位神射手回了句話後,再次隱去他的身形與氣息,而後…
 
 
「我靠,這是多大仇啊!!!」
 
 
 
 
呆看著陣法過後顯現在半空的焰色箭雨陣,娘娘吞了吞口水,隨後轉身拔退就跑,賣力奔離這箭雨的攻擊範圍,一邊嘴裡怒斥著,「搞什麼,職業歧視嗎,為什麼舞孃偏偏就是沒有大型防護罩或是遠程攻擊招式啊!!!!!」
 
 
舞孃的技能多半是彩帶或是羽扇搭配舞蹈形成的攻擊,是一種讓對手在欣賞舞步之途慢慢墜入陷阱之中的無形招式,他們可自由控制當下的舞步是屬於技能攻擊亦或是純屬普通供人欣賞的舞步,多數玩家若在郊外見到舞孃在跳舞,多半會選擇閃避,因為他們的舞步實在太美,但也太可怕了。
 
 
然而,也因其招式全為搭配舞步的技能,雖然他們可以直接衝入敵人群中一邊跳著華麗輕盈的舞蹈一邊殺人,但若是遇上大型攻擊陣法,只有兩條路選擇,要嘛跟該招式相拚,看誰持續力較久,要嘛便是迅速閃躲,畢竟玩家弄出的技能與玩家本身是不一樣的,而舞孃本身血量又不若戰士那般可以毫不畏懼那點攻擊,逕自朝對手衝去,就某方面來說,舞孃這職業,強,但也弱,他們可以殺人於無形,但是隨便一個大型招式卻也可以殺得他們措手不及。
 
 
「可惡,下次再去幫忙改版更新本姑娘一定要為舞孃這職業好好坑那群人一番,這簡直不可忍啊!!!!!!」
 
 
誰能忍受明明不是沒有能力,卻因血量與法力的短版而每次遇到大陣法都只能躲而不能衝上去一戰,雖然她也不是全無辦法,但是一堆堆冒著火的箭從天而落,這場面也太恐怖,是想嚇死誰!!!!!
 
 
決定了,等這場活動結束她一定要去市場晃晃有沒有增加血量或是擁有各類屬性抗性的裝備,不然每次看到大陣就躲也委實太過愚蠢了!!!
 
 
「說真的,每次看妳遇到大陣法就躲實在很有趣欸!」
 
 
「閉嘴,你就不要落到我手裡,不然你就完蛋了臭小子!!!」
 
 
「呵呵,妳先躲過這陣再說吧!」
 
 
語聲停頓,美女看過來再次朝天撥弦射出一箭,隨後...
 
 
「我靠,雷鳴之陣,小子你死定了,活動結束看老娘怎麼整死你!!!!!」
 
 
隨著怒罵聲響起,天邊一道響徹雲霄的怒雷轟隆落下,一時之間昏暗的沼澤地白光遍布…
 
 
「嗯,看來這段時間內最還是離娘娘遠一點比較好…」
 
 
**
 
 
「唉唷,你這武器很特別啊!!」真實身分為皇恩浩浩公會會長的皇浩天,一面用劍隔開不斷朝他面門劈去的鐮刀,一邊觀察那柄鐮刀的外型,嘴裡也不甘寂寞的滔滔不絕道,「是特別訂做且強化過的?」
 
 
沒見過的武器型態,且就如自家副會長皇天無影描述過的,無論是被鐮刀或其風壓輾過、掃到,其殺傷力可不是其他一般武器可比擬的。
 
 
身為晴空排名前幾大公會的公會長,因威名在外而引來的挑戰者、仇家眾多,為了避免哪天真不幸被堵到,經驗等級下降姑且不論,公會名聲因而掉落可就大悲劇了,因此皇浩天特地四處找尋、收購擁有特殊能力或是被強化過的布料,並請裝備製造大師為他做出此套看著雖單薄,但防禦力與各項能力輔助不可小覷的布衣型鎧甲,依靠此套裝備度過一次次驚險危機。
 
 
然而此次,雖不至於如自家副會長被一刀斃命回重生點見主神去,但單就被風壓波及的傷害,他的血量亦是萬分華麗的被削去三分之一,讓他絲毫不敢大意,補血丹藥如免錢般一顆接著一顆。
 
 
「我不介意你繼續分心觀察我手中的武器。」完全不理會對手的疑問,風悠行只是一刀接著一刀,且攻勢越加猛烈地不斷製造出一道道暗刃、光刃朝眼前之人狠狠劈去,「但我懶得跟你玩了。」
 
 
語落,不斷劈出攻擊的行為頓止,下一秒,宛若黑箭般地,黑影猛然向前衝去,再次注目,原先仍有點距離的兩人已正式纏鬥上了。
 
 
首開變化的人乃職業為劍客的皇浩天,許是發現對手下手越加狠烈不留情,已無法維持住一面分心一面戰鬥的公會會長在再一次服下補血神丹後,隨手揮出一道劍氣阻擋風悠行的腳步,而後雙掌朝上一翻,右手的長劍霎時轉變成一柄短小輕薄、但從上方鑲嵌、且隱隱透出流光的各屬性寶石來看實為攻擊一點也不短小的匕首,左手則是憑空顯現出一把刀柄與刀身相交處為龍之爪的太刀。
 
 
「…你到底是什麼職業?」
 
 
照晴空的各個職業與其搭配之武器來看,戰士多是以刀類、棒槌等為其稱手武器,劍士、魔劍士、魔武士則選長劍、短劍為其武器,匕首則多為忍者、暗殺係職業,或是拿來自保用的法師係職業使用,如皇浩天這樣劍、刀、匕首皆可使用的職業實在是前所未聞—至少風悠行從未見過。
 
 
「拿你的武器資料來交換情報如何?」
 
 
半點將自己職業之秘告訴他人知曉的意念也無,此話剛落,一個腕花微起,持刀人影已舞起身影,技能之光於刀尖隱隱顯現,而見此狀的風悠行,一反平時正面對敵之樣,僅是微蹲馬步,原地蓄勢,雙眼專注地直視朝他攻擊而來的身影。
 
 
「戲水遊龍。」
 
 
「浮生若夢。」
 
 
隨著兩聲低喝,兩人的招式對上,身形交纏技能錯落間,陡然一道身影被招式擊中,身形一頓,掉落至戰圈外。
 
 
「你輸了。」長刀直指著落至圈外、一身狼狽之人,來人噙著抹愉悅的笑,而後長刀微舉,準備給予最終一擊。
 
 
「喔?」唇角微勾,邊角微溢出的血色襯著那抹笑更顯詭異氣息,只見他緩緩舉起手,一聲清脆彈指聲頓響,下一秒,異相頓起,原先站著、揚著得意笑容的男子猛地吐出血箭,踉蹌著跌坐至地,滿臉不可置信。
 
 
「怎麼…可…能……?」
 
 
「有什麼好吃驚的呢~~?」隨手抹去唇邊血跡,看著因無力而跪坐在地的皇浩天,風悠行淡笑了聲,低喃著,「都說是『浮生若夢』了啊…」
 
 
『浮生若夢』,如其名,此技能可讓敵人恍若身在夢中,眼前發生之事皆為其心中的美好想像,施展此招的施招者將以防禦力下降的指數來提高此招的傷害力,是一招讓敵人於不自覺間陷入陷阱重回主神懷抱的可怕招式。
 
 
平時此招式多半被風悠行用來清潔小怪,因小怪雖血量不高,但卻總是成群結隊的,慢慢殺也不知道要殺到民國幾年幾月幾日,因此他無意間開發出此招,雖然使用『浮生若夢』時要小心布要被小怪碰到、攻擊到,但以他的能力要躲過所有朝向他的攻擊僅是舉手之間的小事,因此用這招來清小怪是最合適的,方便,又不會耗費一絲血量、氣力。
 
 
但這一次,因對手並非系統設計的小怪,能力、血量也不低,加上心情陰鬱等因素,風悠行毫不猶豫選了個損敵一千傷己八百的方式,調降自身70%的防禦力以交換對手的性命。
 
 
「若被那傢伙發現我做了這種事肯定又會被碎碎念個沒停了…」低頭看著自身的狼狽,他咕噥著,隨後像是想起了什麼,微抿起嘴,沉默地瞥了眼地上逐漸化為光點的公會長屍體後便繼續邁步向前了。
 
 
嘖,他無緣無故想到那莫名其妙的混蛋做甚麼,難不成剛角度沒調好,不小心傷到頭了嗎?
 
 
想著想著,邁出的步伐突地停頓了下,形狀優美的眉頭微蹙,他歪了歪頭,「怪了,我那麼在意那混蛋做什麼?」
 
 
不就只是一個學弟而已嗎?
 
 
**
 
 
「欸欸,小路啊…」
 
 
盡頭不知為何處的寬長白石大道上,兩抹黑影慢吞吞、如逛大街般地自遠方緩緩踏步而來,隱隱傳來幾道鬥嘴的聲音。
 
 
「叫我哥哥。」
 
 
「可是你這副模樣真的很難叫出口嘛…」較矮小的黑影反駁,「你這是詐騙欸,老、哥!」
 
 
「少在那胡說了。」伸手朝自家妹妹的額頭彈去,戴著面具、個頭較高的黑影低斥著,「沒見我都乖乖買了面具來戴了嗎?」
 
 
不是他要說,不過玩個遊戲還得戴著面具時在市有夠麻煩,雖然不用擔心面具在打鬥中落下、妨礙到自己,但這東西卻也大大的限制了他的視野,偏偏如果拿下又會引來一堆麻煩,真有夠令人煩躁的啊!
 
 
「可惡,哪有人一天到晚打自己親妹妹額頭的,變笨了怎麼辦啊?!」摀著額頭,頭上長著一對代表獸族的可愛兔耳朵,女孩如紅寶石般的雙眼內佈滿明顯抗議之意地盯著只大她幾歲的哥哥,腦中思考著撲上去打贏自家哥哥的機率有多少。
 
 
誰知不待她思索出一個答案來,旁邊已又涼涼地丟了具攻擊力百分百足以秒殺任何人,尤其是她的語句下來。
 
 
「放心,已經夠笨了,俗話說負負得正,多打幾下說不定就變聰明了,到時記得請我吃大餐啊~」
 
 
「……………」
 
 
默默地放下摀著額頭的手,下一秒恍若吃了某類精神亢奮劑似的,兔族女孩雙腳一蹬,猛地撲上身邊已晉級為可恨敵人的自家人,「我要代替月亮好好懲罰你啦!!!」
 
 
「靠!!」
 
 
怎麼著,不過是一款遊戲,這小妞真當自己是住月亮上的兔子了嗎?
 
 
嘖嘖,這病不治一治可不行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