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晴空《56》

 
闇懍集團與騰風集團,乃現今社會上赫赫有名的兩大企業,一個是專門蒐集並販賣情報,介於黑與白的交界;一個則是不屬於任何一處,僅憑當家者喜好行事的家族。
 
 
由於兩大家族的處事態度與作風,世人雖都知曉此兩大家族的威名,但卻不知道其所處位置,更不知兩企業其實是鄰居,而且還是交情頗好,利益、私情皆有往來的兩家族。
 
 
此外,經由管道知曉兩大當家者的名字並且想請教一些問題或是需要他們的幫忙的人常會犯下一個大錯誤,那便是將闇懍集團的當家誤認成是騰風集團的主人;將騰風集團的主人誤認成是闇懍集團的當家,主因為闇懍集團的當家者每一代的姓氏皆為〝騰〞,而外人對騰風集團的當家皆是以〝闇之主〞為稱,是以常讓想找他們幫忙的人因認錯人而被列為拒往戶。
 
 
不過這讓想上門求助的人哀苦叫天的集團名與當家名會如此容易令人誤認的原因,並非完全是世人們以為的惡作劇,主因是當初上繳企業名的那天,兩大企業的小孩正巧玩在一起,玩的還是當鋪的遊戲,而被他們拿來當典押品的正巧是他們各自家族的名稱,結果後來要上繳名字時沒注意到紙上的名稱,兩家的名字便這麼的被交換了,而事後發現真相的兩當家也只是聳了聳肩,丟了句懶得再換後,這兩家的名稱便這麼的被決定下來了。
 
 
此時,接到隔壁鄰居委託的步,正在房內幫洛夫人蒐集她想要的情報,然而當他駭入國家情報網內調出他要的那個人的資料時,就算是見識過許多極密文件的他在看清裡頭顯示的內容時也不免愣了一下,而後總算了解為何情報網不輸他的家族的洛夫人,不使用自家情報網反而找上他家幫忙的原因了。
 
 
資料上的內容不多,僅有一行字—易悠人,辰。雨咖啡店店長,性別男。
 
 
正常來說一個人的背景在國家的情報站上絕不可能僅一段話含括,最少最少,於身分證上的基本資料情報網上都會有,然而現今出現於資料上的內容卻只有姓名、性別,他曾在何處就讀、畢業於哪所學院等等基本背景一個字都沒有記錄在上方。
 
 
「這可真有趣…」
 
 
這麼少的資訊除了有人刻意害入國家情報站內竄改資料的可能性外,他也想不到其他的原因或方法了。
 
 
伸手在鍵盤上快速飛舞著,將自己駭入的跡象全數抹除並且退出情報站,隨後走向一旁放置遊戲艙的位置。
 
 
既然網路上的資料都被更改了,那就直接現實中逮人吧,反正洛夫人大概也是這個想法,不然也不會特地找上他,而且這種高手,既然都認識本人了就乾脆正面出擊,省事又不麻煩!
 
 
記得活動第二關後便有設置讓出局或是未參與活動的觀眾一起湊湊熱鬧的觀眾台,他就去那邊晃晃,順道開個小賭盤賭最後贏家是誰來好好大賺一筆,上次作的特大號炸藥用掉了,得快些賺點材料錢才行。
 
 
**
 
 
「悠。」笑得如沐春風,盛怒中的意非烈滿臉笑意地開口,「再不說話我就當你沒什麼事,下手了喔!」
 
 
頭一次,烈並不是以戲謔的口氣喚他那千奇百怪且玩鬧意味濃厚的暱稱,然而,明明是自己聽了二十幾年的名字,如今從這人口中說出卻令他在不自在之餘,更加的頭疼與無奈。
 
 
現在究竟是怎麼一回是,過去就算他拿刀抵著他或是閒來無事整整他也沒見這傢伙這麼生氣過,現在不過是讓他放過一個王怪,有必要不爽成這樣子嗎?
 
 
這邊的悠心情不太美妙甚至覺得有點莫名其妙,那廂正抓著人想下手的烈心中卻也在為自己這無來由的憤怒感到無奈,他知道自己只是在不爽每個人都想跟他搶人,但他不知為何自己會因為風悠行為想跟他搶人的人求情而感到不悅,甚至越來越無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緒,頗有想將這個草原大肆毀壞一番的慾望。
 
 
明明是個聰明絕頂思想靈敏的人,但就感情方面來看,某個人真的是遲鈍到無藥可救,連醫生都會宣布不治的地步了,隨便路邊抓個人都可以直接了當地告訴他他現在究竟是怎麼了、究竟是在不爽什麼,甚至還可以在短短一句話間解釋全部。
 
 
「你到底是在生什麼氣?」想來想去,悠決定先了解他這食物學弟究竟是為了什麼在生氣,再來決定接下來的作法,然而他身前的人在聽聞他的疑問後卻只是靜靜地直盯著他瞧,半點回復的意思都沒有,看的他整個人都不對勁了起來。
 
 
是他的幻覺嗎,總覺得這小子的眼神一副想把他吃了的樣子…
 
 
半晌後,意非烈緩緩放下手,在他身旁拘禁著妖莉的水球也隨著他的動作慢慢降落至地面並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體積直至完全消失,而裏頭原先還驚慌不已的王怪-妖莉則是睜大著眼,愣愣地看著在她斜前方、面色恍惚的人。
 
 
「沒什麼。」
 
 
最後,他丟下這句話後便逕自向前方的森林走去,不理後方被他舉止嚇愣的其他人。
 
 
──他需要一個安靜的地方好好思考一些事情。
 
 
「…………?」
 
 
**
 
 
「我靠!!!!!!!!!」
 
 
晴空監控室前,原先心情愉悅一邊吃著底下人孝敬的爆米花一邊看戲的女子猛地站起身,強勁力道甚至讓她坐著的椅子被撞倒至一旁,雙眼怒瞪著畫面內的某法師,「我怎麼都不知道這小子有這麼蠢這麼呆這麼笨?!」
 
 
奶奶的勒,連她這個僅從別人口中聽聞他們的事,再加上幾張照片的人都可以看出她這兒子根本就是看上人家了,怎麼過了這麼久明明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她這號稱擁有天才腦袋的兒子卻依然沒發現自己看上人家還在那苦惱的要命,雖然說她看戲看的很爽但現在兩個主角都要分開走了是要她看個屁啊?!
 
 
「哎呀,也不是不能了解啊~」坐在她身旁的另一名清麗女子,完全不受影響、姿態優雅的輕啜著香馥濃郁的咖啡邊笑覷著一旁氣得快要翻桌的自家大嫂,「妳當初不也完全沒有發現大哥對妳的感情?」
 
 
當初大哥跟大嫂的關係可快把他們周遭的人給急死了,明明都認識十年有了而且還郎有情妹有意的卻偏偏死拖活拖的,一個嘴硬一個倔強死活不肯老實承認對對方的情意,重點是明明很簡單就可以看出他們兩人對對方都有感覺,偏偏旁人看的一清二楚,當事人卻是越看越不清楚,差點沒讓他們這群親朋好友直接將兩人灌醉並扔至一個房間,先來個生米煮成熟飯再說。
 
 
而現在根本就是在重演過去上演的戲碼,只是主角從一男一女變成兩個男的,時間也僅僅不過一個多月還比不上之前那長達十年的等待,真要她說,這根本就是基因遺傳問題,母子倆都一樣的遲鈍,對什麼都很靈敏偏偏對感情噸到一個境界,誰來醫都沒有得救。
 
 
「我不管,我一定要想個法子打醒那臭小子的腦袋。」好不容易看到她夢想中的BL情節,尤其其中一個還是她的兒子,她怎麼能讓這美好的景況被她那個笨兒子給毀了?!
 
 
「來人啊,給老娘搬座遊戲艙過來!!!!!!」
 
 
狂暴的怒吼連隔音不錯的門都抵擋不了,頓時一群工作人員全動員了起來,想盡辦法想阻止這位不管不顧只想衝進遊戲裡將自家孩子狂扁一頓的女子,而在一片混亂情況下,螢幕內的場景又有了新的動靜…
 
 
**
 
 
「寒。」拉拉身邊沉默中的戀人,陽光輕聲問著,「接下來怎麼辦啊?」
 
 
先是老大不知為啥的離開,再是那個叫妖莉的BOSS死命跟著阿悠不肯離開,現在則是阿悠不知為何的又戴回帽子,而且從老大離開後就一言不語的遇怪殺怪、遇人殺人的,找他聊天也不理,活像滿腦子只有殺殺殺的殺人殺怪狂,超恐怖的啦!!!
 
 
「嗯…」看著前方不遠處又開始大開殺戒的風悠行,再想了下不久前離開的意非烈,寒覺得他的頭開始痛了起來。
 
 
唉,怎麼這種時候最有經驗的大爺反倒不在呢?
 
 
而在他們後方的草叢裡,依舊暗地裡偷偷跟蹤的黎辰風、默雨逍則是互看一眼,而後開始有所行動了…
 
 
〝真是夠了,遲鈍的人一個就已經嫌太多了,沒想到居然是兩個湊一雙的,到底是在搞什麼鬼?!還能不能一起好好的看戲啊?!!!!!〞
 
 
為了兩個遲鈍到一個極致的傢伙,所有的人,無論是遊戲內還是現實中,瞭解這兩家伙間曖昧關係的人,沒有一個不是這麼想,甚至開始全員動員起來,打算先好好幫把手在慢慢看戲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