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晴空《46》


「不是說過,我想睡覺了?」
 
 
就在那道莫名出現的卡牌咒語說完沒幾秒,隨著滿天響徹不停的雷聲,一道冷漠且冷涼的聲音淡淡響起,不過,當煙霧散去,在場的人卻依舊沒見到其他人影,而原先法陣中站著的人,卻起了些微的變化。
 
 
只見墨色逐漸覆上他的紫髮,右眼由淡金轉換為血色眼瞳,一道詭異的刺青緩緩自其右頰畔勾勒出,而意非烈本身的氣息也若有若無的浮現一股冷酷..
 
 
然而,這強烈的變化也只有風悠行與看過意非烈原形的貓面具男孩發現,其餘的人還在四處觀望那句隨著雷聲出現的話語是誰所說,絲毫沒發覺眼前之人奇異的變化。
 
 
不過也沒讓他們困惑太久,眼前的人已使用最簡單的方式讓他們了解事情的真相,只見他隨手一個彈指,連句咒語的吟唱都沒有,下一秒,不該出現在這場地內的魔法再次現形,引得在場眾人到處跑跳。
 
 
「我靠啊,哪來的魔法啊?!!」
 
 
「BUG、BUG,這場地不是能使用技能嗎,誰去通知GM啊?!!」
 
 
「等等,他剛好像有使用卡牌啊?」這是某個眼睛比較尖的玩家說得話,雖然語句帶著點不確定,但倒是提醒了大部分已遺忘這點的玩家,於是眾人嘴裡喊的又換了另一套。
 
 
「唷兄弟,手下留情啊!」有路邊亂認親戚的…
 
 
「奶奶的,好膽你就不要用魔法跟老子打一場!」有路邊邀戰的…
 
 
「這張卡牌不錯啊,咱們倆來換一下吧?」還有在做白日夢的…
 
 
不過不管他們怎麼叫囂,從出現到現在只說了一句話的人卻依舊冷著張臉,一言不語的到處放魔法耍得眾人慘兮兮,直到一個人湊至他面前。
 
 
「吶,我家的食物學弟呢?」巧妙地避過滿天亂轟的風火雷電,一身黑的風悠行宛若逛街般地晃至一句話也不說,而且怎麼看都不太像本人的意非烈身邊,雖然他不確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但是剛剛暴風圈中傳出的那句卡牌咒語,他倒是聽得仔仔細細。
 
 
〝靈魂切換,夜魄具現〞區區八個字,若是放在一般玩家身上的確沒什麼有趣的,但若是放在擁有與自身靈魂聯繫在一塊的武器精靈的意非烈身上就大有意思在了。
 
 
他知道意非烈擁有武器精靈,但卻從來沒看過,應該說,雖然他好奇心滿到都快要溢出來了,但他更崇尚順其自然,反正時候到了他總是有機會看到,何況若他真提出了要求,沒準又要被意非烈要求些有的沒的了,因此他從未主動提起過要看他的武器精靈。
 
 
但是他沒提起卻不表示其他人就不會提起,自從他被陽光等人當成滅火器後,就常聽他們提起關於意非烈的武器精靈,而在當中,除了精靈的個性描述,連精靈的名字也被一起提了出來,而那名字,恰巧便是〝夜魄〞
 
 
只不過雖然他知道現在出現的人應該就是意非烈的武器精靈,卻不知道為什麼是像現在這種附身型的狀態,而不是同哉日般,擁有自己的型態。
 
 
瞥了眼身旁的人,夜魄頓了頓,而後說出了打從出現後的第二句話,雖然,依舊是句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話,重點是,還只有短短兩個字!
 
 
「在這。」
 
 
「………」
 
 
當風悠行一靠近意非烈甚至還開口說話時,周圍許多玩家雖仍躲避著到處亂轟的法術,卻無一不是直豎著耳朵想聽他們兩在聊甚麼,誰知見魔法師好不容易終於要開金口時,還沒來的及興奮一下便又被那短短兩字給打擊到了。
 
 
〝有沒有這麼不愛說話的啊..?〞玩家無奈的心下嘀咕著。
 
 
不過多數的玩家也多少開始運用自己的卡牌反擊回去了,雖然他們仍不知這堆魔法究竟是怎麼用出來的,但也多少猜測到是因為卡牌的緣故,為此也就沒那麼糾結於場地內使用技能這個點了,何況他們也沒忘記在這裡的目的。
 
 
而另一邊,早已完成破關條件之一的貓面具男孩,見酷似意非烈的人與風悠行兩人雖然被眾多玩家包圍著,卻毫無生面危險甚至還可以悠閒地聊天,聳了聳肩以後便再次攀上樹幹,看戲去了。
 
 
然而,與現場玩家不同的,雖然夜魄的回答很簡略,但風悠行也自裏頭察覺到了些訊息,既然夜魄都說意非烈〝在這〞,那就只有幾個可能,一是他那學弟真的就在這,不過可能是像靈魂出竅的模式,畢竟晴空是一款腦波連遊戲的全息網路遊戲;而另一個可能性則是,他們倆個,或是真的就如電視上常出現的,角色合體了也說不定。
 
 
是哪一個..悠思索著,如果是靈魂出竅模式的話,那這半像意非烈半像另一人的外表也太奇怪了,但若說是合成一體,怎麼他那老是愛鬧他的個性一絲都沒有顯現出來..?
 
 
儘管風悠行動也不動地逕自思考著,而他身旁的人也停下來完全不做任何攻擊,他們周遭的玩家卻是絲毫不得閒,原因很簡單,風悠行的卡牌,是寵物召喚,而他那怎麼看怎麼可愛怎麼萌死人不償命的寵物--水亦,正與其他玩家玩得不亦樂乎中。
 
 
雖然風悠行最初並無特殊打算,只是想著既然只擁有能靠寵物與玩家對打的卡牌,那就乾脆讓水亦這小傢伙出來練練身手,畢竟寵物要升級的話,靠打鬥所換取的經驗值可為最佳方式了,然而,當他讓水亦開始戰鬥時,卻發現一見令他哭笑不得的事,那便是,水亦的個性與技能。
 
 
水亦最初的無屬性早在取名後便已被設定完成,而他所擁有的屬性,在他的身上雖不明顯,但仍隱隱可以看得出,第一是水亦的水藍毛髮,第二則是陽光照映下隱現的紫色流光,牠所獲得的,即是可以相輔相成的,水與雷電,雙屬性。
 
 
一般來說,擁有相輔屬性的寵物是玩家最樂見之事,不過若是套到悠的寵物--水亦身上可就有點有趣了,某方面來說,水亦就像個孩子似的,調皮又愛鬧,重點是,怕雷聲。
 
 
會發現這件事情主要是因為,當悠將水亦召喚出以後,便讓牠試著玩玩牠的技能--水色世界、響徹雲霄,水色世界是聚集大量的水屬性將敵人圈繞在一定的範圍,並讓水氣遍布在其周身,而且還可搭配主人的應用,在裏頭讓水氣在聚集成水球四處擾亂敵人,是一個可用來困住兼擾敵的好方法;而響徹雲霄,如其名,如其意,一招下去,雷聲果真響徹雲霄,轟得眾人陣陣耳鳴,久久不能回覆。
 
 
悠不怕雷聲,當他了解這兩個技能的使用方法與效果後,便打起算盤,想讓水亦前後使用這兩技能,藉著水能導電的原理,一次電翻全場的礙事人,誰知因為水亦等級仍低,外加不熟練,這雲霄響徹是夠響徹,威力卻不夠大,頂多讓玩家麻了一下,只是他那可愛的寵物卻被自己的技能給嚇了差點沒有當場哭出來,偏牠外表又亂可愛一把,結果這一哭給玩家造成的影響反倒比雷聲還要來得大,當下可是讓他這主人當場傻眼了好一陣子。
 
 
不過這架也還是要打,關也仍是得破,將水亦給好好安撫過後,悠換了個法子,讓水亦配合貓面具男孩的陷阱卡牌,邊搗亂邊練等級與熟練度,再加上由於雷鳴過響,現場除了原先的人以外,又多了幾好十名附近正愁找不到架打的玩家,幾輪下來,玩家不是自己打了幾來,便是被水亦跟陷阱給整了個慘兮兮,而水亦,雖等級上升速度不高,熟練度倒是快速向上飛升,沒有多久,便可以自己解決玩家了。
 
 
至於解決玩家的辦法,因為怕雷聲,雖然同樣是使用水色世界,但與其搭配的卻不再是技能,而是最簡單,但也是最困難的--屬性聚集,水色世界的技能持續時間是1分鐘,悠讓水亦試著同時聚集水與雷的屬性,先將水色世界內的大量水氣聚集成小水球,再在其上面疊合雷屬性,讓水球轉換成雷電球,雖然聽起來很簡單,但卻需高度精神專注力與操控力。
 
 
而水亦的表現也很令悠滿意,雖然最初仍會失敗,反倒讓玩家的卡牌怪獸給打出了好幾道傷口,不過隨著一次次的嘗試後,現在的水亦簡直是如魚得水,貓男孩並沒有將卡牌收回,所以地上仍舊一堆陷阱等著人去踩,而水亦要嘛故意讓玩家去踩陷阱,要嘛用一堆雷球電的玩家、怪獸整身亮晶晶,一整個快樂得不得了。
 
 
「嗯..」偷空覷了眼明顯沒什麼問題的水亦後,悠再度對上眼前之人的詭異雙瞳,「我想你所指的〝在這〞,是指現在我眼前的人,既是他的武器精靈,也是他本人,沒錯吧?」
 
 
怎麼想都是合體的機率大了點,雖然說這傢伙現在給人的感覺有點不同,但那熟悉感卻也沒有少多少分啊..
 
 
而聽見此話的人,微微地揚起了唇角.....
 
 
「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