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晴空《44》

 
「嘿~~原本以為我已經夠倒楣了,沒想到妳居然比我還衰啊..」
 
 
身處在潺潺水聲、見不到盡頭的溪流旁,並被樹叢、鳥鳴聲的環繞中的陽光與不知名少女兩人,如今正一左一右地盯著溪流裡飄盪的樹葉發呆兼聊天。
 
 
「我倒覺得你比我慘呢!」隨手拾起一旁地上的石頭朝溪流裡擲去,看著被打起的五個水飄,少女微勾起唇角,「至少我沒有摔死的危機。」
 
 
「恩,其實我覺得我們應該停止這個話題才是。」
 
 
「好啊,那要換聊什麼??」
 
 
就是因為太無聊了,所以她才會跟這個自稱是陽光的人在這聊一堆奇奇怪怪的話題。
 
 
不過真不是她想說,這個人還真有點遲鈍哩!
 
 
「聊聊怎麼出去怎麼樣啊?」晃了晃手中的卡牌,陽光燦笑著,「我想到辦法了喔!」
 
 
「喔喔!!!」對這個話題擁有百分之百興趣的少女,立刻丟下手邊剛撿起的石頭,走向陽光,「你的卡牌能幫我們上去??」
 
 
「沒錯!不過在這之前嘛..」嘿嘿一笑,「吶,先告訴我吧,妳的ID!」
 
 
相逢即是有緣~共同被困在山谷中的更是難得,何況遊戲世界中,朋友多結交一個是一個咩~~
 
 
再說這個人給他的感覺還挺熟悉的…不過他怎想不起來在哪見過她啊?!
 
 
「幹嘛這麼糾結於一個名字啊..」撇撇嘴,少女斜睨了眼陽光,「就算不知道我的名,不是也能聊得起來?」
 
 
「不是有句話這麼說嘛..」舉起一根手指,陽光說著,「交朋友,要從認識名字開始交起。」
 
 
說話的同時還邊點著頭,像是為自己的發言感到非常驕傲般,整個畫面看著有點滑稽,有種莫名的可愛感..
 
 
「最好有這句話啦!」哭笑不得地覷了他一眼,少女搖搖頭,隨後說了個名字出來。
 
 
「書上的小草!」少女雙手環胸,露出帶有深意的笑容道:「本姑娘的ID,好好記著吧!」
 
 
「唔..」偏了偏頭,陽光問了個絕對會讓人想K他的問題,「為什麼不是書上的小花,女生不都是用花嗎..?」
 
 
冷哼了聲,小草反問道:「那你幹嘛不叫太陽要叫陽光?不都差不多嗎?」
 
 
「……」
 
 
唔,真是個好問題..
 
 
發現自己想不到該怎麼回答後,陽光毅然決然地…把話題轉回去重點。
 
 
「好,既然都知道妳的名字了,那我們現在就上去吧!」
 
 
「卡牌使用,思緒轉換˙影像具現!」
 
 
隨著卡牌的咒語落下,一陣耀眼黃光於山谷中顯現,而在光芒消散之時,山谷已無人跡,只餘,鳥鳴啾啾以及..流水淙淙之聲...
 
 
**
 
 
「嗯...」
 
 
「哇喔.....」
 
 
看著眼前的畫面,不久前剛解決掉超級瘋狂Fans的寒亦絕凌,與不小心被拖下水一起進行大混戰的大爺就是我,縱使心臟再強悍、膽識再過人,也不由自主地吞了口口水,想藉此吞下那抹被這畫面驚愕住的感覺。
 
 
「雖然早就知道這兩個女的很不好惹..」大爺低喃著,「不過這畫面也實在是...」
 
 
就在他們倆解決完擋路的粉絲以後,想說乾脆繼續去找過關的卡牌,誰知不過剛通過一個森林而已,就看到一個山洞被人從中炸了開來,而後是一大群的怪物衝了出來,然後莫名其妙地,他們原先站著的地方突然從平地變成了懸崖。
 
 
而且不過幾秒,就在他們兩個都還沒反應過來時,他們倆都很熟悉的人--娘娘跟御秋竟從坍塌的山洞跳了出來...
 
 
而且還都是殺氣騰騰的,害得他們倆當下還以為走錯路進到了母老虎V.S河東獅的場地。
 
 
「雖然我知道秋拿到的是怪物卡以及增量卡,」頓了頓,寒有點無奈,「不過這畫面也太有衝擊性了...」
 
 
無緣無故腳下的地變成懸崖已夠讓人驚愕了,但懸崖上完全被怪物包圍可更是駭人,而且,重點是..
 
 
「我們兩個..」看著眼前不知是在對他們嚎叫,還是只是剛好對到他們方向的怪物,寒突然感覺到頭疼了,「究竟有沒有被捲進戰鬥啊?」
 
 
照理來說遊戲場地內,只要是有被限制住的場地便會有玩家對決的人數限制,有時候是一對一,有時是雙人對決,反之,若是在開放場地,如他跟大爺剛跟粉絲們大打出手的地方,則是沒有人數限制的場地。
 
 
而現在,雖然不知道娘娘跟御秋究竟是怎麼把活動場地給破壞掉的,但從一個有空間限制的場地來到無限制的場所,那她們的對決究竟是變成怎樣..?
 
 
只不過,就算大爺與寒兩人內心再怎麼糾結、無奈,且身在一群高大的怪物堆中,被喻為母老虎與河東獅的御秋以及娘娘,卻依舊只看見彼此、殺意騰騰,鬥志高昂..
 
 
「不錯嘛,小秋,」身上的舞孃裝備有點破損的娘娘微喘著氣、笑道:「我還以為妳只是補血算補得不錯的祭司,想不到駕馭怪物的能力也不差嘛!」
 
 
「還好而已啦!」身上法袍亦有點損壞的御秋輕笑著,不過那笑容卻與往日溫和、鄰家大姊的笑不同,而是有種如老虎要撲殺獵物地笑容,「倒是妳,該說真不愧是設計師嗎,腦子挺靈活的嘛!」
 
 
怪物卡雖然一次最多只能召喚出五隻怪物來,但對玩家來說仍是一大戰力,只是,怪物卡所召喚的怪物不一定全都是會聽主人命令的,所以使用怪物卡的玩家,駕馭怪物的能力若是太過於低,被怪物反咬一口的機率也是存在的;而若是搭配上可將數量增大化的增量卡,則需要更強悍的駕馭術,因為增量卡的作用,可增量的物品為搭配的卡牌的類型。
 
 
簡單說,若增量卡與怪物卡搭配,其增量出來的怪物不一定是玩家利用怪物卡所召喚出來的怪物,可能會變成其他的怪物,所以遇上此類卡牌搭配的玩家,便需要駕馭住不同類型的怪物,而後將其納為己用。
 
 
而輔助卡--幻覺,使用者不需要甚麼高竿的駕馭術,只要擁有充足的想像力即可,此外,雖然說是幻覺,但若是使用者腦中環境的構想夠清楚,意志夠堅定,那麼製造出來的幻想也將是深具攻擊性的,因為幻覺這張卡是直接作用在玩家的腦中,假使使用的幻覺過度真實,也會讓玩家誤以為自己真的深陷在該環境中。
 
 
就拿適才娘娘與御秋所待的洞穴會坍塌的原因即是,娘娘朝御秋使用了讓她宛若身陷在一個地洞中,周遭是設了限制的環境,而御秋的頭頂上方突地降下了一塊足以涵蓋整個地洞的大石,由於娘娘的腦中,將地洞與大石,還有大石落下時與洞壁摩擦造成的聲音以及小石塊都描繪了出來,所以被娘娘的言語給誤導進了幻覺之中的御秋一時不察,便將自己召喚出來、一半以上的怪物朝那顆大石撞去,而想當然爾的,怪物最終撞上的是她們被關住的山洞頂,而也因那衝擊度過於強大,所以活動的場地才會因而被破壞掉。
 
 
「謝謝誇獎,腦子不靈活的話在我們這一行可是幹不下去的啊!」說著,娘娘揚起抹宛若肉食動物般,兇猛無比地笑,「休息夠了吧,繼續吧!老娘不把妳幹掉絕不罷休!」
 
 
「哎,說什麼老娘呢,也太粗暴了。」嘖嘖兩聲,御秋也漾起了如水仙般,美麗、但卻帶著毒素般地笑容,道:「就讓姊姊我來教教妳,什麼叫做文雅吧!」
 
 
說著,御秋手一揚,原地待命的怪物立刻群起仰頭嚎叫了聲,朝準備使用幻覺的娘娘暴衝了過去。
 
 
「姐什麼姐,叫阿姨還差不多吧!」嘲諷般地冷笑了聲,在怪物朝自己撲過來之際,娘娘低喃了聲,「布景轉換,啟!」
 
 
下一秒,原先已快撲上娘娘的怪物們,宛若看到了什麼似的,全部頓住了動作,而在一個眨眼之後,全體改朝御秋衝了過去。
 
 
而還來不及反駁那句阿姨的御秋,在看到自己的怪物全朝自己撲過來後,非常不文雅的咋了下舌,而後立刻跑向其他地方。
 
 
「太卑鄙了!!!!」
 
 
「哼哼,偶爾也要讓妳嚐一下被自己召喚出的怪物追的感覺嘛~」大笑了幾聲,娘娘再次揚起宛若惡魔般地微笑,「我的幻覺,可是連人都能製造出的啊!」
 
 
雖然說要讓怪物們將自己的主人誤認成敵人有點困難,但她跟御秋認識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了,要用幻覺擬出一模一樣的氣息也不是不可能,所以現在,怪物們眼中的她是御秋,而御秋則是她。
 
 
而就在這一大片的混亂之中,發現自己並沒有陷入兩人戰鬥中的寒以及大爺,突然感覺到另一道氣息朝他們襲來..
 
 
「恩..誰可以解釋一下這是怎麼一回事...?」來人問道:「我姊跟娘娘..老虎以及獅子的大戰嗎?」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