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晴空《43》

 
當身為副攻、體態輕盈,以舞蹈為攻擊的精靈舞孃,PK上輔助職業、咒語冗長、以治癒為主要技能的純精靈祭司,路邊隨手抓一個人詢問是哪邊會獲勝,相信有九成以上的人都會以〝這什麼蠢問題〞的眼神看著你,然後回答〝連笨蛋都知道是跳舞的那個〞
 
 
不過現在不是在遊戲,而是在遊戲所辦的活動裡,而兩者的差別即是—遊戲,你可以開心地看要玩遊戲還是被遊戲玩;但遊戲的活動,只要運氣不好,你包準是被遊戲玩..
 
 
怎麼說呢,看看現在這個情況就知道了......
 
 
「我說小秋啊..」看著眼前的百萬大軍,娘娘嘴角微地抽蓄了,「我也就只拿了一張牌,妳有必要這麼狠嗎..?」
 
 
「唔,其實我也不想這樣..」看著手上一張象徵〝怪物〞的卡牌,一張代表著〝輔助〞的卡牌,御秋困擾中帶點無辜地笑道:「只是...」
 
 

 
 
《活動開始前,大爺、寒、御秋,分卡牌時..》
 
 
『我們拿到了四張卡牌,所以三人中..』揚了揚手上的牌,大爺漫不經心道:『誰要多拿一張?』
 
 
『我一張就可以了。』隨手抽去最邊邊的卡牌,寒道:『比較方便。』
 
 
『嗯,我也只要一張。』大爺接著道,而後將剩下的兩張遞給在整理背包的御秋,『妳拿兩張ok吧!』
 
 
『嗯?』眨眨眼,御秋將視線從背包移至大爺與寒身上,『你們都只要一張嗎?』
 
 
『嗯,一張牌就夠用了!』
 
 
『不怕臨時不夠用?』
 
 
『辦法是人想出來的~』
 
 
『這麼可靠?』輕笑了聲,而後她伸手取過最後的兩張牌,邊把玩著,邊低聲道:『話說,其實我比較希望是找到金幣或是裝備的啊..』
 
 
在要抵達出口前,她無意間發現了一處隱密的小山洞,原先以為裏頭會藏有許多的寶物,誰知當她興沖沖地跑過去,並真的發現了幾個寶箱後,開開心心地一打開,誰知一個寶箱其實是怪物盒,另一個則是數字卡牌..
 
 
『好~失~~望~~~啊~~~~~』想著想著,她再次嘆了口大氣。
 
 
『其實妳不用這麼失望。』檢查著自家武器,大爺似有意若無意地道:『聽說這次活動的最終獎勵很好,而且是有價無市的寶物!』
 
 
有價無市,字面上來解釋就是玩家知曉此商品的存在,但其得手的機率卻是無比的低,所以玩家喊價,希望可不用自己打便可獲得此物,然,喊了許久,價格高高掛上,卻依舊無人能得到、或是願意賣出此樣物品。
 
 
有價無市的商品,幾乎可說是玩家搶破頭也不一定搶的到的東西,因此當御秋聽到這四個字以後,立馬雙眼一亮,背後燃起了熊熊烈火、心裡突發雄心壯志。
 
 
『有價無市、有價無市..』握拳,『你們兩個小鬼給我聽好了,死都要給我搶到寶物啊啊啊啊啊!!!!!』
 
 
『………』
 
 
前方的人慷慨激昂,然而後頭的兩人,互覷了對方一眼,同時在對方的眼中看到了滿滿的無言,以及頭上滿滿的斜線..
 
 
由時候真的會讓人以為,秋與娘娘其實是雙胞胎、亦或其實是同一個人吧..?
 
 
這說話的口氣與激動的肢體表情,未免也太像了…?
 
 

 
 
「我也是很無奈的啊..」回想著不久前的情形,御秋感嘆著,只是對面那頭的娘娘卻是滿頭黑線..
 
 
還無奈勒,分明就是見了寶物忘記同伴嘛..
 
 
「好吧!」聳聳肩,而後娘娘揚起與烈在對打時常出現的好戰笑容,手一揮,一張卡牌頓現其指邊,「難得機會,我們就來打一場吧!」
 
 
真糟糕啊,她沒有拿到任何一張怪物卡,她拿到的是…
 
 
「卡牌轉換、布景設置,現」
 
 
這一局,輔助卡幻覺V.S怪物卡&輔助卡增量,究竟..贏家為誰呢?
 
 
**
 
 
「這群人是在找死嗎…?」
 
 
望著底下的重重人影,以及明顯還處在睡夢中的某龍族,悠咕噥了句,「不過這人也太好睡,這麼吵的環境還睡這麼舒服。」
 
 
前不久,原本也在閉目養神的他,突然被底下傳來的吵雜聲吵醒,而當他醒來看清目前的情況後,原本身邊沒有任何隔絕魔法的人,已被一圈與他過去曾看過的風、水、火三元素合成的魔法相似的東西給圍住了,而旁邊的玩家則是一臉怒容、罵咧咧的怒罵著。
 
 
也不知他這次是動了甚麼手腳,那個三元素魔法被做了點更動,原先只會在裏頭撲朔不定的火花,這次被更改為不定時穿透最外層的水幕,朝外放射,攻擊外圍的人。
 
 
「欸欸,」就在悠還在觀察底下動靜時,旁邊突然傳來另一道聲音,只見原先在另一棵樹上睡覺、帶著貓面具的人已經跑到他旁邊的樹幹了,「現在要怎麼辦啊??」
 
 
「什麼怎麼辦..」絲毫沒有被嚇到的現象,悠只是整了整斗篷,「看戲?」
 
 
反正那傢伙的魔法也不是那麼容易就破解的,乾脆就原地看那全找死的人怎麼被一圈魔法整得團團轉好了。
 
 
「雖然我也覺得這個主意不錯啦,只不過..」他伸手朝底下比了比,「似乎被發現了?」
 
 
「………」
 
 
看著底下的人一臉詭異地盯著在樹上的他們,悠無言了,而在下一刻,那人又問了個他現在才意識到的問題。
 
 
「還有啊,為什麼你的同伴可以使用魔法?」
 
 
在這一個場地裡,能使用的物品就只有卡牌,那麼,烈那傢伙的魔法又是怎麼弄出來的?
 
 
總不會他拿到的,是一張可以在這場地裡使用自己技能的卡牌吧!?
 
 
不等悠想出個答案來,底下的人已朝他們的所在位置發動攻勢了,只見一顆火球自下方,快速朝他們砸了過來。
 
 
「先解決他們再來想吧!」
 
 
最後,他這樣告訴在他身邊嚴陣以待的人影,而後兩人同時躍下樹、站定在氣勢洶洶的眾人面前..
 
 
「對了,」像是想到了什麼,悠偏了下頭,揚起一抹有趣地笑,「雖然我不知道他為什麼可以用魔法..」
 
 
「不過吵醒他的話,我不負責救火的啊!」
 
 
自從陽光等人發現烈不知為何,不論是幾晚沒睡、被吵醒後大抓狂時,只要把他推到最前方的戰線,在攻擊到他的前一秒,烈就會自動停住動作,咕噥了幾句然後朝他倒去、繼續睡他的覺,完全不會再發飆以後,他們就很喜歡把他推去叫他起床,或是當他們不小心惹到他發火時,他們也很喜歡立刻找他們去救火,而他,雖然起初很不爽在任務或是打怪途中被叫過去,不過後來也習慣了,再者,看烈不管多抓狂,都不會對他出手的樣子也實在有趣的緊,所以他基本上都是會過去幫忙,除非他那時真的忙不出手。
 
 
只是如果是找他幫忙,除非事情真的很緊迫,不然基本上他都會放任他的食物(?)再多睡一會就是了..
 
 
不過那是與陽光他們一起的相處模式,現在嘛...恩,其實他比較想讓他們這群找死的傢伙滾去送死,然後他繼續去樹上睡覺,要知道,在這種極度適合睡覺的天氣,不睡覺卻跑去打打殺殺的人根本就是頭殼去撞到了!
 
 
「其實我也不喜歡跟人打架..」一旁的人咕噥著,「我可是體弱、血少的祭司,是要我打個毛啊!」
 
 
頓了頓,而後他默默從身上拿出兩張卡牌,面具下的笑容,猙獰無比,「不過要我扁人,也不是不可以啦!」
 
 
「你們倆少在那裏囉哩囉嗦的,」人群中最左邊的一個理著平頭、穿著戰士服的人喊著,「直接動手了!」
 
 
語落,在他身後的幾人同時召喚出自家的怪物,而另一邊雖不是他們同夥的人也同時拿出了自己的卡牌,頓時,整個場面都是召喚的咒語..
 
 
「卡牌召喚,怪物形影˙於此顯現!」
 
 
「卡牌使用,增量設置˙變!」
 
 
「卡牌轉換,布景設置˙現!」
 
 
「卡牌使用,怪物變化˙改!」
 
 
而在這些咒語召喚中,以某兩道召喚語最為特殊..
 
 
「卡牌切換,變動設置˙陷阱主宰!」
 
 
「卡牌召喚,以我之名˙水亦現影!」
 
 
不多時,整個草地上既是怪物、又是陷阱、幻覺的..可謂天下奇觀啊~然而在場的所有人,沒有一個人發現到,元素魔法圈裡,某個人緩緩睜開了眼……
 
 
而在遠處的林木間,幾道人影緩緩走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