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晴空《40》


Black jack,黑傑克,在卡牌遊戲中也就是俗稱的二十一點,莊家與玩家一開始各先獲取兩張牌,而後決定是否要再增加牌數,綜合點數越接近二十一點者即為贏家,超過二十一點則為輸家。
 
 
在這關的前四局裡,心臟病烈一夥人一局輸、一局贏,而在牌七的部分,由於遊戲規則與現實中玩的方式並無一二,於是總拿此遊戲當生活娛樂的娘娘輕而易舉便奪下兩勝。
 
 
由於烈等人已得三張卡牌,所以在最後一關開始前,此關的關主曾詢問過他們,是要就此結束,還是他們想繼續挑戰最後一關,多得一張卡牌。
 
 
最後一關的玩法,烈他們一樣可三個人同時參與,在這局內,只有原先當裁判的他參與遊戲,負責莊家一職,順道擔任發牌的人員,而此局是一局定生死,只要他們有兩個人以上的點數比他大,就算他們贏。
 
 
只是這個遊戲與現實玩得有點不一樣,正常來說,黑傑克一開始拿到的兩張牌,一張是蓋著的,一張則是攤開的,而莊家可以藉此來猜測玩家手中的點數約莫是幾點,然而,在這局遊戲裡,放置牌子的桌子是由特殊鏡子製成的,桌子會自動將玩家蓋在桌上的牌子點數給顯現出來給莊家看,但玩家卻無法看見莊家的牌,簡單來說,就是玩家須使用任何手法來隱蔽自己的牌數,混淆桌子給莊家的提示,或是玩家也可以什麼手段都不使,大大方方的就跟莊家拚運氣。
 
 
此外,莊家擁有一項權利,他有一次的機會可以讓桌子無視任何的術法,將最底下的牌子點數顯現出來。
 
 
這是一場拚心機、比手段的特殊遊戲,而本身就及愛挑戰新事物的幾個人,在思考了幾秒後便立即得到了共識,繼續挑戰最後一關,只是烈還另外提出了個條件…
 
 
「吶,來個條件交換如何?」
 
 
「你想做什麼條件交換?」沒有正面答覆,少年只是延續著烈的疑問提出自己的問題。
 
 
「這局就由我跟你兩個人比拚,一樣一局定生死,若是我輸了,我交出我們前幾場獲得的卡牌,如果我贏了,你必須將第一局裡,我們沒拿到的卡牌以及這一局的卡牌作為獎勵一起給我們。」
 
 
這是一場很大的賭注,要嘛就是贏,破解活動的第一關;要嘛便是輸,讓他被他那群無良、愛看他笑話的隊員們藉此拿來嘲笑他,外加自己自殺降十級。
 
 
雖然說正常人是不會這麼無聊,為了多得一張牌將自己也一起賭了下去,但是烈這個人,向來就是把享受刺激當生活哲學在行事的,在他的想法裡,要玩就要玩大的,玩小小的那麼一個,他的興致可是提不起來的。
 
 
「我可以接受。」偏頭想了會,少年答道,「但你的夥伴們能接受這條件交換嗎?」
 
 
「這個嘛…」
 
 
不等烈開口詢問,悠聳了下肩,丟了句〝請便〞後,擺了擺手,找了處空地後便坐了下來,擺明要看戲就好。
 
 
雖然說這遊戲他也挺有興趣的,但看那傢伙那麼有自信的樣子,他反而對他要使用的手段感到興趣了,畢竟若不是有自信能贏,他應也不會提出這麼個條件交換。
 
 
看見悠的反應與行動後,烈挑了挑眉,但也沒說什麼,只是轉頭看向娘娘。
 
 
「哎,別看我了,我可只對牌七拿手而已。」說著,她蹲身坐至悠的身邊,而後手撐著下巴,揚起了抹帶著些微殺氣的笑,「但是,輸了你就死定了。」
 
 
不是說她不相信自家堂弟,只是賭這麼大,她多少也是有點擔心,畢竟她對被陽光那幾個小子嘲笑這種事,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我們這邊也沒問題。」雙眼閃動著興奮,嘴角拉出一抹好戰的笑痕,烈笑道:「那,開始吧?」
 
 
**
 
 
「哇勒,你們也對老大太好了吧!」陽光一臉不可思議地叫著,「賭那麼大你們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好歹也要來一下唇槍舌劍啊!!
 
 
「那樣只是浪費時間罷了。」瞇起眼,悠語氣一改淡然,微冒黑氣的笑隱隱浮現,「陽光,你要打斷我幾次?!」
 
 
講到一半被人打斷實在很令人煩躁啊..
 
 
「啊!」搔搔頭,陽光無辜的看著悠,「嘿嘿..你繼續、繼續..」
 
 
輕哼了哼,然而,當悠開口要繼續說下去時,又一個不識相的傢伙開口了。
 
 
「欸..所以老大到底做了什麼事啊??」
 
 
「………」
 
 
冷冷瞥了眼滿頭問號的弄劍,悠輕拍了拍懷中的小傢伙,「小亦,去陪他玩玩吧!」
 
 
水亦蹭了蹭悠的手,而後…
 
 
「靠,這傢伙無緣無故咬我做什麼!?!?!!」
 
 
不理會一旁不斷傳來的哀嚎與怒罵聲,收回視線的悠瞄了眼雙手緊緊摀住嘴的陽光以及明顯在看戲、偷笑的其他人,淡淡問道:「還有問題?」
 
 
他是看著陽光問的,畢竟從剛剛一直在問問題的就是他,而陽光,在看見無意間又打斷悠開口的弄劍的下場後,更是緊摀住嘴、瘋狂搖頭。
 
 
「很好,那就繼續了!」
 
 
**
 
 
盯著對方桌上顯現的點數,少年沉吟著..
 
 
這個遊戲雖乍看之下對莊家十分有利,但其實卻是在考驗莊家的辨識力,點數雖是顯現在他的眼前,但他卻必須想辦法分辨那究竟是真實,亦或虛妄。
 
 
將視線自桌上的數字移開,少年研究著坐在身前的玩家的表情、神色、動作,而後在心裡默默嘆了口氣。
 
 
自從將最初的牌發下了以後,身前的人在他詢問是否加牌時又要了兩張,除了在第一次看牌的那一瞬間微挑了下眉,而後不管他拿到什麼牌,都只是瞄了眼後便懶懶地撐著下顎,沒再有任何的動靜。
 
 
說實在的,在玩心臟病的時候他便已了解到眼前這人有多難以捉摸,所以現在,他實在不確定這人所有的動作、表情、臉色,究竟哪一個是真的,哪一個是故意做出來讓他看的。
 
 
他唯一能確定的就只有,他絕對不像表面上這麼的平靜,因為現在他給他的感覺就像是--獅子盯上獵物般,寂靜、沉穩,但又隱隱透著危險。
 
 
「幹嘛想這麼多,」其實也在暗中打量著少年的烈,懶懶地開口道:「照著直覺走不就好了?」
 
 
想這麼多做什麼,有時靠著直覺行事也是挺有趣的--雖然說,其後果,也不一定每個人都能承受得起就是了。
 
 
「直覺嗎?」低喃著,而後少年吐了口氣,隨後..
 
 
「啊!」
 
 
「喔喔!!」
 
 
「哈!」
 
 
一道魔法陣突地憑空出現,而後桌上的點數開始改變了起來,從原先的〝7〞,慢慢變成〝3〞。
 
 
看著桌上的數字,少年搔了搔頰畔,聳了聳肩,「說到直覺,我只確定你有用法術而已..」
 
 
「喔?」
 
 
儘管自己的法術被排了開來,烈依舊懶懶地靠坐在背後的沙發上,「你應該沒有感覺到任何的術法波動吧?」
 
 
因為某些原因,所以除了他自創的魔法外,系統給予玩家的魔法能力他不用任何咒語,只需一個彈指、手勢,便可隨意使出,而這也使得他使用魔法時,除非是天性敏銳的人,否則是沒有人可以察覺到的。
 
 
「是沒有查覺到沒有錯。」毫不避諱的,少年點頭同意,「只是我直覺認為你已使用了魔法。」
 
 
雖然他不知道他是用了什麼方法,不過從心臟病那局來看,他便已了解到他有不須咒語即可隨意使用魔法的能力,而這也讓他確定早在發牌的那一瞬,他便已對手上的牌作出了混淆的魔法。
 
 
「哈。」輕笑了聲,烈再問:「那你要加牌嗎?」
 
 
他桌上一共有四張卡牌,數字各是7、5、2、3,顯現出來的是〝17〞點,而少年自己的牌數依舊只有兩張,所以他才問--他是不是要加牌。
 
 
「不了。」笑了笑,少年將自己的牌直接掀開,兩張Q的牌大大顯現在眾人眼前。
 
 
在二十一點的世界中,10、J、Q、K,皆是代表〝10點〞,所以少年的點數,共是〝20〞點。
 
 
儘管自檯面上來看,很明顯是少年贏了,但少年卻沒有說出任何與〝你輸了〞相關的字眼,只是依舊笑笑地看著對面的人,倒是他身旁的少年少女很開心的在他身旁蹦蹦跳跳的。
 
 
「唷呼~~」
 
 
「贏了贏了~~~」
 
 
「放鞭炮放鞭炮!!!!」
 
 
「放煙火比較好啦!!」
 
 
不理會一旁興奮的跑來跳去的少年少女,以及背後來自娘娘的殺氣視線,烈只是有趣的看著一臉笑意的少年,「怎麼,不開心?」
 
 
「不,只是..」指了指烈身前依舊蓋著的牌,「我覺得應該沒那麼簡單。」
 
 
就他對他的了解來看,他可一點都不像會輸的人吶!
 
 
「挺聰明的嘛!」放下一直撐在下巴的手,烈伸手慢慢將桌上的牌翻開來。
 
 
而一看清桌上的牌,原先一直蹦蹦跳跳的兩人差點沒拐到腳跌在地,而原先正在考慮要怎麼開扁自家堂弟的娘娘也愣住了。
 
 
再翻開來的牌,顯現的並不是在魔法被排開後出現的3點,而是,最初烈用魔法顯現出來的--卡牌數字7。
 
 
「為..為什麼啊?!!!!」
 
 
驚叫一聲,少女衝到烈的旁邊一把拿起桌上的牌,「怎麼不是3勒勒勒????」
 
 
「是啊..為什麼呢?」少年也一臉奇怪的在桌子、卡牌以及烈之間來回看著。
 
 
「這個嘛..」看著對面也一臉困惑的少年,烈悠悠地在桌上原先放著卡牌的位置,伸手一揮,一張卡牌便緩緩浮現..
 
 
「你們覺得呢?」
 
 
看著兩張卡牌背後的花色,不論是身為關主的三人、亦或是身為玩家的兩人,全部沉默了..
 
 
「靠..」
 
 
不久後,一聲感嘆詞默默自某個人口中發出,「難怪只聽人說沒有〝最…〞,只有〝更…〞」
 
 
沒有最陰險,只有更陰險,這句話,悠終於在某個人身上體會到了。
 
 
烈一共做了兩件事,他沒有在少年發的牌上作任何手腳,但他在少年將牌發至他桌上的那一秒,將他們前幾場拿到的卡牌3,先用魔法讓他看起來與桌子同一顏色並服貼於桌上,並在那上面同時施展魔法讓他顯現出來的數字是7,由於桌子只被設定將桌上的魔法排開,並將其隱藏的數字浮現,所以當少年使用排開魔法的權力後,排開的只是他們前幾場拿到的卡牌上的魔法,而因兩張牌是疊在一起的,所以就算魔法被排開後,儘管他們前幾場拿到的卡牌的花色將會顯現,也只會被上方的卡牌給蓋著,而不會被人發現。
 
 
至於在烈要將牌翻開給眾人看時,要在少女翻他牌時先再下一道遮蔽的魔法對他來說也是輕而易舉,所以一時之間才沒有人察覺到他究竟是動了什麼手腳,而全部愣住了。
 
 
不過某方面來說,會獲勝,烈的好運也是功不可沒,畢竟他並不知道少年的點數是多少,只是,若他的數字不是21點的話嘛…
 
 
恩,某個人會採取什麼行動,只能說--天機,不可洩漏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