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晴空《37》

 
「……你說什麼?」
 
 
伊諾弭迷宮東北角的某處幽深洞穴內,三道人影正或坐或站的聚在一角落,儘管在他們周遭正圍著許多小怪瘋狂朝他們暫時作來以供休息的結界撞去,他們仍是悠閒的像是在草原上野餐一樣,一點緊張感也無的聊著天..
 
 
雖然說其中一位的表情與悠閒完全談不上邊..
 
 
「何必這麼驚訝,不就是讓你在店裡人多時來充當一下工讀生罷了。」偏了偏頭,悠傾身靠向坐在地上、一臉驚愕的烈,「吶,我們店裡的福利還挺不錯的,要不要考慮下?」
 
 
被問的人沒有反應,反倒是一旁旁觀的人笑出聲來,「不是吧,悠。」眨了眨眼,娘娘搖搖頭,無奈道:「你怎會在遊戲裡找工讀生,你們應該還沒真正相處過吧,就不怕拐錯工讀害到你的店嗎?」
 
 
聞言,方才仍反應不過來的某人立刻橫了一眼過去,不悅道:「區區一個工讀生哪裡難得倒我!」
 
 
連學生會長他都能當得有聲有色,區區一個工讀哪難得倒他,就不信那會比管一間學院來的困難。
 
 
「我又沒說錯。」聳聳肩,而後娘娘唇邊勾起一抹惡劣的笑,「你個性這麼囂張、又不愛聽話,行事又亂七八糟,雖然學生會長當得有聲有色,但裡頭的學生不也沒被你少整過嗎?」
 
 
見眼前即將上演一場堂姐弟間的貓狗大戰,一旁的悠連忙出聲制止,「所以,你要嗎?」
 
 
「說不有用嗎?」輕咋了下舌,而後烈站起身,一臉煩躁地看著身前的人,內心依舊十分糾結。
 
 
可惡,平時已經夠忙了,除了學校的事,最近老頭也老愛將公司的事情丟給他處理,現在還多加一個打工..這不是要讓他連休息的時間都沒了?!
 
 
真麻煩。
 
 
「吶,你也不用這麼煩躁啦!」一旁已經觀察了烈好一陣子的悠突然出聲,「你跟我一組就好,我上班,人多時再打電話請你來。」
 
 
雖然〝契〞的學生會長總是愛把事情丟給底下的人去做,但基本上該處理的事情依舊是多到拿去填海也不夠,想他當初當學生會長根本就忙到一天到晚瀕臨抓狂的境界,所以看他現在這麼糾結也是可以體諒的啦!
 
 
他可不是個壞心的學長啊~反正店裡的人都是兩兩一組的,唯獨他因不常出現外加嫌麻煩,所以就乾脆一個人全包,不過有時候挺忙的就是,所以讓他跟他一組也不為過吧?
 
 
再說,人可是他拐來的,怎麼可以讓大家共用勒﹐嘿嘿!
 
 
「喔?」微挑起一道劍眉,「我以為你要讓我當共用的呢!」說著,他揚起一抹邪肆的笑,刻意湊近悠的耳旁,輕聲道:「捨不得嗎,學長?」
 
 
「等等等..」一聽見那句〝學長〞,悠便忍不住全身雞皮疙瘩起來,「不准你叫我學長。」怪彆扭的..
 
 
「哈..」悶笑了會,而後烈像是想到了什麼,挑著眉看著仍試著將身上雞皮疙瘩搓掉的人,「你有我手機?」
 
 
怪了,看他剛講的那麼順,要幫忙再打給他..但他們倆個應該還沒正式碰上面吧,而且也沒交換手機號碼,他怎麼打給他?
 
 
「得到一個人的手機號碼對我來說不是難事..」勾勒著怎麼看都詭異的笑,悠伸手輕拍了拍烈的肩,「尤其是你的,我的好學弟,嗯?」
 
 
「說實在的,悠..」一旁的娘娘突地出聲,只見她一手捧著錄影水晶球,一邊似笑非笑的看著兩人,「你這樣挺像在調戲我堂弟的。」
 
 
不過說真的,兩個俊男湊在一起,這畫面實在是太賞心悅目了~~~~~~~~
 
 
聞言,句中的兩位主角互覷了眼後,在悠還沒反應之前,烈已經先一步動作了..
 
 
一手護著胸前、烈向後退了幾步而後一臉無辜地看著悠,「學長,請不要調戲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無視那個造成現今場面的罪魁禍首猖狂的笑聲,悠白皙的臉蛋微泛起紅潮,下一秒他一把將不久前拿下的帽子戴回頭上,丟下一句〝反正之後會再通知〞便利用哉日轉身踏出烈的水結界外了。
 
 
而在他轉身之後,他的背後猛然爆出一串比先前笑聲還要更狂妄囂張地大笑……
 
 
**
 
 
【叮鈴咚咚,恭喜玩家過關!!】
 
 
當烈一行人通過象徵伊諾弭迷宮出口的黑洞時,一道屬於活動主持人-雷米妮的恭賀聲登時自他們的上空傳來,而後便是其他玩家轟動全場的叫聲,以及幾道隨著朝他們撲過來的人影一起到來的慘叫聲......
 
 
「不要啊~~~~~!!!!」
 
 
「老大~~求你們退回去吧,退一步海闊天空啊!!!!!!」
 
 
「…………」
 
 
「嗯..」歪著頭,眼底浮現笑意的悠看著一撲上來後便一左一右死命抱著烈的腿的兩人,「你們遊戲玩過頭去撞到了嗎?」
 
 
雖然他大概猜得到他們兩個為何會有這種反應,不過..這也實在太好笑了吧?!大庭廣眾的..而且他們難道完全沒注意到某人那看起來像要冒出火的眼神嗎?
 
 
「嗚嗚..」抱住右腳的陽光,抬起臉、可憐兮兮地看著悠,悶聲道:「阿悠..枉費我們兄弟一場,你怎麼這麼沒義氣!?」
 
 
「啊?」困惑地發出一聲單音,悠不解地回望著他,「什麼沒義氣..是說我哪時變你兄弟了?」
 
 
「你怎麼沒有攔著老大,不讓他踏出出口啊!!」苦著臉,陽光哀莫地說著,而旁邊抱著烈左腳的弄劍也一臉悲壯地看著他,「重點是你們為什麼短短一個小時就有辦法拿到三張卡牌啊?」
 
 
倘若現在是位在高山或是哪個高地,陽光與弄劍兩人肯定會仰天怒吼--
 
 
這是哪裡來的鬼運氣、鬼人品啊?!他們花了近兩個小時才拿到兩張卡牌,他們居然只花了不到一個小時就得到了三張卡牌還找到了出口.....這系統也太偏心了吧!?
 
 
「不是一小時,」絲毫沒發現自家隊員心中的悲憤,烈只是涼涼的在拋出更大的炸彈請他們嚐嚐,「基本上,我們只花了四十幾分鐘找卡牌,其餘不是在找路就是在聊天、鬥嘴。」
 
 
「還有談情說愛兼大放閃光!」一旁的娘娘默默又補上一句,不過立刻被站在他旁邊的悠砸了顆壓縮了許多光屬性的炸彈過去。
 
 
「誰在談情說愛、放閃光了,少亂說!!」
 
 
「老實點嘛~」嘻笑著閃過一顆又一顆的光球,娘娘彈指叫出系統背包後拿出一顆幾乎全程不離手、耐用又不佔位的錄影監拍攝水晶球,「證據在手,狡辯無用啦!」
 
 
唷呵~可以拿去烈的學院大賣,相信那間學院裡的學生肯定會瘋狂購買,不然拿去跟家族裡的人賭也行,哎哎,不管怎樣,都肯定能賺到很多錢的啦~~喔呵呵呵!!
 
 
「你說甚麼?!」
 
 
幾乎響徹整個會場的驚叫聲霎時引來了其他玩家的注目,然而,眾人注目的主角一夥人卻像是完全沒發現似地依然聊著天..
 
 
應該說,扔下炸彈與被炸的體無完膚的談話才對...
 
 
「好奇嗎?」揚著戲謔地笑,烈姿態慵懶的一把抓來一旁還在跟娘娘辯解的悠,而後舉起他的手晃了晃,「一切都要歸功於我這人品一級棒的好隊員、好學長啊..」
 
 
最後一句〝好學長〞,烈特意只在悠耳旁小聲地說,而後,某個愛整人、被譽為陰險狡詐的傢伙,無意外地,得到了來自身前,力道掛保證的超強力拐子,外加一聲句末語助詞--靠。
 
 
而四十幾分鐘內得到卡牌究竟是如何辦到的..其實也很簡單,一切都能以悠轉身踏出水的結界後所發生的事情來做解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