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4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晴空《36》


「真不知道你究竟是神經斷掉還是頭殼撞到,」一邊對身前之人施展治癒術,悠一邊碎唸著,「明明是個法師卻不用魔法對決而是拿根笛子在那與一群BOSS怪玩你追我跑,愛玩就算了,重點是居然還玩到自己的血量幾乎要見底?!你是…」
 
 
不久前,將風悠行與叫我娘娘推到一邊,誓言說要自己單挑那隻處在洞穴、身形龐大無比的BOSS怪的意非烈,在看到怪並且打起來後,一開始,是有點漫不經心的,然而在與怪纏鬥了好一陣子以後,隨著時間的過去,他們所踩的地面上竟漸漸出現一道道法陣,而在法陣出現過後,原本僅有一隻的BOSS怪竟又增加了四五隻出來,而且比起原先的那隻,攻擊力與防守力更是只高不低。
 
 
而原本正因怪過於弱小、打起來不夠盡興的烈,在看到那麼多隻、而且還是能力強大的怪出現後,再一次地拒絕詢問是否要幫忙的娘娘與悠,而後勾勒起一抹好戰的笑後,便拿著隨身兵器龍笛朝那幾隻像在共鳴似的、吼叫不停的怪衝了過去。
 
 
只是烈的等級雖然高、速度雖然快,但五六隻的BOSS怪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被推倒的,於是在激戰過後,打勝的烈身上不免也多處受傷,就連身上的血量也只餘不到三分之一,是以才會出現如今這總是狂傲、囂張的烈被悠碎唸個不停的景象。
 
 
而這熟悉的場景,唸與被唸者的角色卻是互換,身為被唸一方的烈心中卻也不免唏噓起來。
 
 
怎麼之前是他唸他,現在反倒換他唸他了?那他是不是該學他之前的反應,失神當沒聽到比較好?
 
 
「喂。」
 
 
正當烈還在心中無奈著時,一道黑影現身在他上方,只見不知何時將頭上帽子取下的悠正微瞇起眼、帶了點怒氣地直視著他,「本少爺在說話你當唱歌啊?」
 
 
輕笑了下,烈戲謔地看著他,「那我該稱讚你歌喉還不錯?」
 
 
「我說什麼你又再說什麼?!」默默地伸手探向烈的耳朵,輕捏著並轉了下,看著眼前人微蹙起的眉,悠嘴角揚著抹惡劣的笑,「這位小弟,沒人教過你大人在說話時小孩要聽嗎,嗯?」
 
 
「誰小弟了?」皺著眉將耳上還在施暴的手抓下、握在手裡,而後烈一臉古怪的看著身前笑得一臉詭異之人,「你..比我大?!」
 
 
「嗯哼,」笑哼了聲,悠微抬下巴,略帶傲氣的說道:「我還是你學長勒。」
 
 
「………?!」
 
 
見烈一臉懷疑的神色,悠撇撇嘴,輕嘖了聲,「不然你以為昨天你怎麼能睡那麼久還沒被叫去訓話?」
 
 
“契”的學長學姐制度與一般高校有稍稍的不同,普通高校中,學長姐是以年級來分、不論職位,然而,在契這所學院裡頭,學長姐的制度雖有年級的劃分,但那只侷限在普通學生裡,學生會的成員並不再此限制內。
 
 
主因是理事長認為,既已將學生會長任命為學校最高決策者,何必還要讓他們侷限在學長姐的制度內,再加上,學生會所需做的事也只有曾身為學生會之人才比較清楚,尤其契這所學園的學生會制度與其他校的更是不一樣、難度以及領導決策的要求也比較大,因而頒布了道校規--學生會的成員,其上面的學長姐即是前幾任的學生會成員,此外,曾為學生會成員之人,也擁有協助、督促當任學生會成員的權力。
 
 
而在“契”學園裡,雖然第一任理事長要求每個月每一年級的學生會長至少需開一次學生會長會議,但因後來發現每年級、每一任的學生會長雖很有能力,但卻都太過懶散,總是在每個月的最後一天的最後三節課才在開會,雖說學園並沒因此發生什麼大事,但在後來與其他任的理事長溝通過後,決定再加一道命令上去,那便是開會的時間需在每個月的月中,開會時間需4個小時以上。
 
 
此命令頒布的時期,大學部的學生會長正巧是本性無比懶散、能力卻是一級強大的易悠人擔當,當這道命令一發下,一開始易悠人並無什麼反應,直到某一次開會那天,他的朋友、也就是〝辰。雨〞的老闆兼甜點師—默雨逍,正巧重感冒外加發高燒,而為了照顧默雨逍,易悠人毫不猶豫地跟國高中部的學生會長說一聲後便翹掉了當月的會議,改讓身為副會長的黎辰風代他與另兩位會長討論當月議題。
 
 
事後,雖然易悠人有請副會長代他的班,然而上方的理事長們卻依舊不悅,認為他沒有執行學生會長該盡的責任,於是便將他叫了過去,足足唸了他4個小時,最後耐性盡失的易悠人冷笑了聲後,扔下了一段話後便頭也不回地轉身走人了。
 
 
『不過就是照顧一下生病的友人罷了,囉哩囉嗦的,再說一句,本少爺就讓你家電腦永遠沒有明天。』
 
 
而這段話外加當初他所散發出來的恐怖氣場,直到現在仍是讓身為理事長的幾位大人心有餘悸,也因如此,日後每當易悠人有什麼請求、想法,幾位理事長總是立刻答應,就怕自家電腦會無緣無故被一堆病毒入侵,所以前幾天,儘管易悠人已畢業,當他傳簡訊要求讓那次的會議暫時延期時,幾位理事長仍是乖乖應好的延期了。
 
 
「這還真是..」儘管知道悠已經脫離學生生涯,不再是學生,然而一聽到本人親自說自己年紀比他大,仍是讓烈不免覺得奇異起來..「還真難相信。」
 
 
「有句話叫知恩圖報。」見烈一臉仍是無法置信的表情,悠嘿嘿一笑,而後默默靠向他,有點頑皮的看著烈,「吶,你要怎麼報恩?」
 
 
「以身相許怎麼樣啊?」
 
 
旁邊突然傳來一道帶著笑意的女聲,而聽清楚內容的兩人,一個是無比震驚、一個是若有所思地轉頭看向不知何時湊到他們倆的身邊、正一臉笑咪咪的看著他們倆的人--叫我娘娘。
 
 
「瑠、川、宇、白……」咬牙切齒的聲音從烈的口中發出,只見他一副想扒人皮樣的瞪著娘娘,「妳是很想把我賣掉是不是?!」
 
 
「你不是早該知道了嗎~~~」
 
 
「………」
 
 
「以身相許…」悠低喃著,而後瞄了下還在與自家堂姐對戰中的某人,「好像也是可以..」
 
 
「你說什麼?!」雖在與人爭執,但注意力依舊沒完全離開風悠行的烈,一聽到他說的話,愕然地拋下娘娘大步走至他身前,伸手觸上悠的前額,「沒發燒..」
 
 
「你才頭撞到。」哭笑不得的將額上的手抓下,「我說的可以不是以身相許可以,而是換一個!」
 
 
「喔?」輕挑起眉,而後像是想到甚麼似的,烈伸手輕掐住悠的下巴,瞇起眼,語氣有些森然的說著:「你該不會是要我去當你的小弟或是幫傭之類的吧?!」
 
 
如果是,就算他再怎麼覺得這人特別,也別怪他揮揮衣袖走人了啊!他可不喜歡聽人命令行事或是當人小弟之類的。
 
 
「本少爺不缺小弟,ok?」這人是想到哪去了?!「我是要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