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4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晴空《55》

第55章
 
「吶,我說,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不久前還跟陽光、烈以及自家的寵物在空地上睡得舒舒服服的悠,在寒一道緊急訊息丟了過來後,滿懷困惑的將其他人一一從睡夢中挖起,順道將自己從某個儘管睡著仍緊緊將他鎖在懷裡的人的手中釋放出來,誰知在抵達他們的座標後,卻遇到了點令人無言的情景…
 
 
說什麼他們遇到個大王怪需要他們的幫忙,要他們想辦法在短時間內趕到他們的所在座標,結果一到現場,什麼都還沒有看清楚他就猛然被一個女人給纏上,就算這女的長的再怎麼好看,就算他再怎麼隨意,無緣無故被人纏上他也是會不爽的好嗎?
 
 
不同於被妖莉直盯著瞧只有表情微僵的風悠行,跟在他後方的意非烈已經抬手喚出他的寵物,打算讓牠撲上去咬死那敢隨意纏上他家學長的女人了。
 
 
前題是--如果陽光沒有賣力拉著他的手阻止他的話。
 
 
「唔哇!!這年頭的美人好多啊…」早在看見風悠行的那一秒便一見鍾情的妖莉雙手捧著頰,一臉陶醉、滿眼愛心的低喃著,「天堂般的享受…」
 
 
前幾次都一直遇到只知道喊打喊殺或是對她流口水的人,她都無聊到想找個地方窩著不想再亂跑了,沒想到就在她找窩的途中居然可以遇到這種上等貨色的美人…
 
 
「決定了!」她開心的拍了下手,興奮的拉著風悠行的袖子,道:「你跟另一個每人都跟我一起找窩享受三個人的美好生活吧!!!那一定會很棒的!!」
 
 
嘻嘻嘻,美人後宮,聽著感覺就超棒的啦!!
 
 
聞言,確定自己已沒耐心再陪妖莉鬧下去的烈甩開陽光死抓著他的手,一把將悠拉離妖莉並護至身後,不等妖莉抗議,他低喃著,手上類似結印的動作也隨之而起。
 
 
「風行於林,搖林之綠,綠影之時,水湧而起。」
 
 
照理來說,所有的法杖職業要施法、念咒時皆須配合著法杖,然而,令人不敢置信的是,僅靠著言語,無任何武器搭配的烈,隨著他的低喃,魔法之力霎時顯現,原先靜止不動的樹影霎時宛若被賦予生命般地搖曳起來,而後一條條粗韌的樹藤迅速地朝妖莉直撲而去,捆住其手腳、制止其所有的行動。
 
 
「這種破東西哪困得住我啊?!」扮個鬼臉給面無表情的意非烈,妖莉冷哼了聲,隨後就著被綑綁著得手腳,如跳舞般地揮舞伸展著,不一會,其身邊得樹藤已全數被宛若刀的痕跡給砍斷。
 
 
「我可是全身上下都是刀啊,想纏住我可沒有那麼容易。」她勾了勾食指,如挑釁般地哼聲道:「還是乖乖將美人交出來吧!」
 
 
對於她挑釁般的行為,烈只是挑了下眉頭而後舉起手、揮了下,做了個抓取的手勢,壯烈著水聲頓時自四面而起,轉眼間便已撲至尚來不及反應的妖莉身前將她狠狠地圈進一個巨型球體內。
 
 
「什…」
 
 
「妳話太多了。」冷眼覷著被關在水球內,正慌亂的想用刀江水砍出個出口的妖莉,「妳很有膽,敢打我的人的主意,這讓我不得不佩服妳。」說著,他再次舉起手,「所以我給妳個機會做選擇。」
 
 
「窒息而死或爆體,三秒鐘,妳自己選吧!」
 
 
隨著他的話語,原先靜止於地面上的球體緩緩浮起,內部的水也越顯清透,並且開始滾動了起來。
 
 
「不,放我…」
 
 
有基本概念的人都曉得,抽刀斷水水更流的道理,然而妖莉,就算是一個真人扮演的王怪,在這危急之時,當下第一個想法卻依舊是只要用刀將所有的攻擊頗開即可,是以被關在球體內的她不放棄地胡亂揮刀試圖逃出球體,然而無論她怎麼嘗試,刀揮過去,下一瞬切口便在一次的被水填滿…
 
 
「3。」
 
 
「等、等等…」
 
 
「2!」
 
 
「就讓你…等……」
 
 
見水球內原先任性囂張的人如今哭得像個小女娃似的,悠望了望天空、搔了搔頭,而後輕嘆了聲,抬手制止了烈準備下達〝撲殺〞的指令。
 
 
「算了吧!」
 
 
雖然他也很不爽無緣無故被一個陌生的女人纏著說要他跟她走,對於殺怪砍人也沒有絲毫的抵觸,但看原先一個好好的、漂漂亮亮的女型BOSS被欺負成這樣,還真有點捨不得吶!
 
 
「心疼了嗎,學長?」暫時停止手中欲下達的指令,烈側身似笑非笑地瞧著身後無辜、無奈神情各佔半的悠,只是唇邊的笑意雖明顯,眼底的冷意卻是更加直白,讓悠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對他的這個要求的強烈不滿。
 
 
「………」
 
 
「怎麼不說話了,嗯?」唇邊勾起的弧度更加完美,讓外貌本就不差的意非烈看起來更加令人無法移開眼,但伴隨著的,他眼底的幽光也更冷涼,讓人有種身陷冰天雪地中的錯覺,頭一次,悠不知該怎麼與這頭怎麼看都像是被惹火的獅子應對了。
 
 
「嘖嘖,這可有點糟糕了啊…」
 
 
早在烈一夥人來到現場並且一同被捲進了與妖莉的戰鬥中時便已偷偷退至一旁開始當起幕後V8人員的娘娘,見自家堂弟這詭異的表情便知道情況有點不妙了。
 
 
因為個性使然,烈不喜歡將情緒完全表現出來,儘管是與他十分熟識的人也很少見識過他發怒的真正樣貌,多數的人都認為〝脾氣暴躁、皮笑肉不笑、將人整到他老娘都認不出來〞便是他盛怒中的表現。
 
 
但身為從小便被丟去照顧小堂弟的娘娘,卻知道大多數人認為的〝憤怒的表現〞其實只是他心情不爽的現象罷了,當烈真正發怒時,上述的反應完全不會出現,更準確點講,應該說,是跟上述的反應完全相反的模樣—脾氣好的不得了、耐性堪稱頂級,唇邊的笑容弧度更是完美的沒話說。
 
 
但眼底的寒意也是可以凍得令人受不了的等級。
 
 
「不過這小子居然會對悠發脾氣,這可真難得…」
 
 
因為從不曾遇過有人可以讓他儘管處在未醒狀況,仍讓他捨不得下手的對象的情況出現,所以她還以為這小子絕對不會對這個讓他無比感興趣的對象生氣哩~
 
 
話又說回來,讓他氣到真面目顯現出來的機會也不多,從他出生到現在,22年內她可只有見識過一、兩次,而且還是在家裏所有人,上至叔叔阿姨下至管家奴僕組團聯手才真的讓他抓狂,沒想到這一次居然只靠一個人就成功了,而且還是認識不久的人,就某方面來說,這個風悠行對她的堂弟的影響力可真不是普通的大啊…!!
 
 
**
 
 
「少爺。」一名穿著形似日式傳統奴僕衣裳的小僕微傾著身、低著頭,在和式拉門前輕聲道:「有您的電話。」
 
 
「誰?」
 
 
自從被迫從活動內退出回到現實中處理集團的突發急件那一刻心情就非常不好的大爺就是我,也就是洛焱的左右手、闇懍集團的二少爺—騰凌步,動也不動地,依舊懶懶地斜靠在窗前的躺椅上,幾顆大小不一、各有特色的玻璃小石子則隨著他的把玩發出清脆的撞擊聲。
 
 
「是隔壁的洛夫人。」
 
 
「喔?」手上的動作略一停頓,「接過來吧!」
 
 
那個愛玩又愛鬧,心智年齡明顯越活越倒退的洛夫人,不去盯著她家兒子洛焱即將有譜的戀情,打給他是想做什麼,而且還是直接打到家裡來…
 
 
未待他想出個結果,接上的電話線另一端,洛夫人已找上門來。
 
 
『小步啊~』極富活力的語音字話筒內響起,但短短三個字,其戲謔之感已近乎滿溢出來,『忙完沒啊~』
 
 
「有什麼事情嗎,洛夫人?」
 
 
『唉唷,你如果忙完了就來陪陪我老人家唄,看你退出活動,事情忙完以後應該很無聊吧?』
 
 
連他退出活動都知道,這位洛夫人該不會真的就坐在晴空的監控系統前面研究焱的遊戲生活吧…?!
 
 
「是挺閒的沒錯。」
 
 
但再怎麼無聊他也不想跟那女人待在同一個空間內,誰不知道焱他家的人最有名的事情就是一堆腐女,而且還愛胡亂偷拍人,自動上門根本就是自找麻煩。
 
 
『那就過來啊,就在隔壁而已很近的。』輕快的嗓音越顯嘹亮,『我家那小子難得的抓狂畫面吶!』
 
 
「…沒興趣。」
 
 
『咦?你居然都不好奇??』
 
 
「夫人,我想您應該隨時觀察焱跟那個人的相處過程,但妳並沒有實際跟他們相處過,我想焱發怒的情緒應該很快就會被平息了。」
 
 
雖然說他不是完全不好奇,不過若去看戲的後果是最後被吶兩人閃瞎眼,那他寧可待在遊戲外直到活動結束再去找他們,他們倆個得放閃程度他可不想再領教,他自己的問題可都還沒有解決,去看那兩人的相處根本就是在找自虐。
 
 
「夫人,您直接說您找我什麼事情吧!」再一次拿起剛被放置桌上的玻璃石把玩著,步輕笑道:「拐彎抹角不適合您。」
 
 
『久久不見你這小鬼還是這麼精明啊!』電話那端傳來了個咋舌聲,隨後女子語氣一轉,淡淡威嚴透進語氣裡,傳至步的耳邊,『小鬼,幫我調查個人吧!』
 
 
「誰?」
 
 
『你們身邊的那名青年-風悠行,或者說是…易悠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