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晴空《34》


「不要。」
 
 
「哎呀,何必害羞,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在散著血月光華、動物與樹葉間聲響交錯、怪物叫聲無比淒厲的某處空地上,一名紫髮魔法師正帶著一臉不管橫看豎看倒著看,都超級無辜的表情以及唇邊那無論正看下看左看右看,無一不邪惡的笑容逗弄著站在他身前的另一道不管怎麼看都像披著夜色在身上的人影…
 
 
「那次根本是趕鴨子上架,」黑帽下,某人咬牙切齒道,「不然我哪會跟你有這一層關係?!」
 
 
「就算真是我陷害你,最後你不也挺享受的?」記得那次到最後他根本是整個人撲上來死抓著他不放啊!
 
 
「誰享受,那..那是身體自主反應。」似乎也想到最後是自己撲上去的,黑影的語氣不再像先前那般不悅,而是多了點尷尬的感覺…
 
 
「我明明看到你眼睛閉上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你怎麼..」頓了下,黑影咳了聲,而後一手甩出光球炸彈朝他丟去,「我帽子都帶著你最好看的到!」
 
 
見兩人又要開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模式,一旁已經看戲看很久的娘娘連忙衝過去、兩把散著古香的大扇隔開兩人..
 
 
「給我等一下!!!!!」輕喘著氣,介在一堆炸彈與將要被炸之人的中間,娘娘真心覺得自己好偉大..「明明就只是要悠再吸一次你的血,你們幹什麼講得那麼曖昧,最後還要再打起來啊?!」
 
 
#幾分鐘前#
 
 
開啟任務介面,並點開《闇月之約》的任務後,一看清楚任務內容,烈與悠兩人立即呈現兩種不同的反應。一者是微挑起眉,而後似笑非笑地瞄了眼身旁之人;一者則是微蹙起眉,死瞪著上頭的任務講解…
 
 
「我看這也不難嘛~」輕佻地說道,而後烈邪肆地湊近悠的臉,「我可是隨時隨地,都可以讓你吸血的喔!」
 
 
《闇月之約》的任務講解是這樣的,被吸的一方需表現出他是心甘情願被吸血的,如此,血契才得以真正簽定在兩人的身上,而同時,任務完成後雙方間的〝共命契約〞將正式緊繫在血契雙方之間,附加技能〝聖靈療法〞、〝血法轉移〞以及〝魔域〞也將同時成為雙方共有之能力。
 
 
而被吸者心甘情願的表現方法是在吸血者要吸取其血液前,其需先說出指定命令【我…願與…共同分享能力、血液與生命,絕不後悔、絕不違背此誓約。】而在被吸取血液後,其需與吸血者共同分享吸血者那次所吸取的血液。
 
 
「滾!」一把推開湊近的臉,悠冷哼一聲,偏過頭,「誰要再吸一次你的血,別忘了當初我可是被你陷害的。」
 
 
於是,便有了一開始的對話…
 
 
#時間回到現在#
 
 
「我自認沒說甚麼曖昧的話,」哼笑一聲,烈聳聳肩:「會認為我們對話曖昧就代表娘娘妳..思想不純潔喔!」
 
 
「不純潔個頭,最不純潔就是你了!!」語落,娘娘看向一旁沉默的悠,「雖然我是不知道那天的情況啦,不過我想,既然你們做一半下去了,乾脆就把全套都做完還比較吃香吧?!」
 
 
「說真的,堂姊,我覺得妳說得反而更曖昧吶..」
 
 
「閃邊去,你這個思想邪惡的臭小子,大人說話,小孩子吵什麼吵。」一把將自家堂弟推去旁邊碰壁,啊,應該說推去旁邊碰怪物—他們這區雖然沒有怪物巢穴的連接門,但是這區系統刷新怪物的速度卻很快,所以在水龍消失後,他們身邊很快地又被怪物圍成一圈了,只是都被烈用水流作成的防護網給擋在外頭無法靠近他們。
 
 
「好啦,礙事的人不在了,要不要說說看你為什麼這麼抗拒?」看著眼前一身黑的悠,娘娘樣起一抹略帶深意的笑,「雖然是欠揍了點,但我想你不討厭我家那個臭小子吧?!」
 
 
不然哪可能明明討厭被碰觸、明知道一見面便會被纏住,卻仍沒有閃遠點,反而還加入了組隊?!雖然說是條件交換,但若真那麼討厭這人的話,哪會乖乖被這條件交換給綁住?!又不是沒有別的管道可以獲取消息……
 
 
「不討厭是不討厭..」瞥了眼遠方正拿龍笛耍著變異龍群團團轉的人,悠微勾起唇角,「不過我就是不爽被這任務牽著走。」
 
 
他可是像風一樣,想去哪就去哪、想做什麼就什麼的人,要他乖乖照著任務內容行動?!
 
 
哼,等哪天他想做的時候再去做吧!
 
 
「呵呵..」輕笑了會,而後娘娘輕拍了拍悠的肩膀,扔下了一句話後便朝遠方越殺越起勁的自家堂弟走去了。
 
 
「那就等你想做時在做吧~雖然我很喜歡看那小子吃癟的樣子,不過可別讓他等太久,那小子很沒耐心的~」
 
 
她大概了解為什麼自家堂弟會那麼反常地黏在一個人的身邊了,行事捉摸不定、卻又坦率的人,對他那喜愛刺激的堂弟來說,征服這種人可是很具挑戰性、很能提起他興趣的。
 
 
**
 
 
『所以現在大爺組拿到了兩張卡牌,我們這組得到了一張卡牌..唔,老大,你們到底拿到幾張卡牌了啊?!?!』數了數各組目前獲得的卡牌數量,陽光再次在好友頻道裡尋找自家老大。
 
 
『嗯..』被娘娘吵到將當初為了保有耳根清靜而關上的好友頻再次打開,烈翻了翻背包,而後回道:『沒半張。』
 
 
語句乾淨俐落、語氣輕鬆愜意,完全沒有半點身在競賽活動中的感覺……不過他不急,不代表其他人也不急..
 
 
正所謂皇帝不急急死太監,所以一聽到他的回話,頻道再次炸裂了!!
 
 
『別啊~~~』陽光慘叫,『老大啊,拜託你好歹也緊張點~~只剩差不多一個小時而已欸!!!』
 
 
『虧你當初還說什麼戰場上是六親不認的..』大爺的聲音也陰惻惻地響起,『結果你根本一點戰意都沒有。』
 
 
在他說出這句話的同時,與他身在同一區的御秋、寒一臉無言地看著他拿出剛被拿來炸怪物巢穴的超巨大炸彈,一副正考慮如何立即將他拿去砸不知在哪個區間裡的自家老大兼好友--烈。
 
 
『烈,斟酌回答,』寒無奈地看著附近不遠處的大爺的動靜,一邊說著,『有個人正殺氣騰騰地拿著一個超巨大的凶器想要砸你。』
 
 
『哈哈~』大笑了聲後,烈狂傲地說,『來啊,管他大的小的,我照單全收!』
 
 
『唔啊,老大你這樣說,換我會怕了啊!!』
 
 
就在頻道裡吵吵鬧鬧個不停時,一道聲音悠悠然地響起..
 
 
『我說你們這麼急做什麼?』悠慢條斯理地說著,『拿卡牌碰人品,如果我們這組拿不到,那肯定就是某個人的人品太爛,就算最後無法在活動裡PK,在活動外也是可以PK,何況在活動裡拿到勝利後,拿來嘲笑某個人不也不錯嗎?』
 
 
隨著這落落長的一句話說出,頻道裡顯現了幾秒鐘的沉默,下一刻,又在一次的炸了開來,只是這次的內容換了個樣..
 
 
『喔喔喔!!!!老大啊老大,求求你千萬千萬千萬,不要拿到卡牌啊~~~』陽光與弄劍兩人興沖沖地大喊著。
 
 
『嘖嘖,沒說我還沒想到..』大爺嘿嘿笑道,『嘲笑你這主意還挺不賴的啊!』
 
 
『老大,說實在的..』雖然本性斯文,但在遊戲裡總是多了份愛鬧愛玩的美女也跟著開口了…『我也想看你吃癟,麻煩找個地方乘乘涼,別亂殺怪開寶箱啊!!』
 
 
『嘿嘿嘿~~來吧來吧!』就連跟烈同處一區的娘娘也不甘寂寞地加入了,『開盤的時候又到啦~!!!最低金額100金幣,最高無限制,誰要賭我們這組拿不到卡牌或是拿到幾張卡牌的啊~~~下好離手、下好離手,買定就放手啊~~!!!』
 
 
而見此狀,烈冷冷地哼笑的幾聲,『哼哼,你們這群活膩了的傢伙,老子我如果沒晉級第二關,不用你們嘲笑,老子自己自殺降十級;相反的,老子晉級的話..』
 
 
『你們這群欠揍的傢伙就等著PK場裡被我輪迴輪十遍吧!』
 
 
見頻道裡再次吵鬧了起來,雖然途中還會參雜著某些人的哀號聲,然而一見同區裡的另外兩人都興致勃勃的樣子,造成此種局面的悠微勾起唇角、輕笑了聲..
 
 
果然,還是雙方有來有往的吵鬧比較有趣啊~而且那傢伙,嗯嗯,還是鬥志高昂的樣子看得比較順眼吶~
 
 
「我說,你在笑什麼呢..?」不知何時湊到悠身邊的烈輕聲在他耳邊說著,「讓我掉入這要嘛被嘲笑要嘛就認真的人是你..而最讓我感到有興趣的人也是你..笑得這麼開心,是在歡迎我繼續纏住你嘛,嗯?」
 
 
「………」
 
 
他錯了,其實這傢伙還是興致缺缺的樣子看得比較順眼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