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晴空《32》

 
「欸欸,你覺得我們這條路一直走下去會走到哪裡啊??」
 
 
就在大爺等人與半鼠半兔的BOSS怪大玩你追我跳的遊戲、烈等人與先看戲後埋伏的變種恐龍怪大玩群毆遊戲、為了救陽光與弄劍兩人而瘋狂密著不知為何好友頻道沒開著的悠等人的美女之時,因一時疏忽,而掉入系統陷阱的陽光與弄劍兩人,正萬般悠哉地在一處黑暗洞穴裡亂晃著。
 
 
「說不定是直達哪個怪物大王的巢穴勒?!」樂觀等級不比陽光低的弄劍如此說著。
 
 
「有這麼好康就好了~~」
 
 
「不過這洞穴還真是深啊..我們都走多久了怎麼還是出口或是怪都沒有看見?」拋玩著手上的亮光球,弄劍一邊摸索著周邊的壁面,「該不會出口還沒走到,三個小時就已經到了吧?!現在都過一個小時了~」
 
 
「哎,先想辦法找到出口吧,如果三個小時到我們還沒離開這,到時肯定被老大大刑伺候啊!!!!!!!」
 
 
一想到老大不知道會怎麼對他們兩個,陽光跟弄劍兩人突地一個抖顫,相視一眼後,極有默契的拔腿就開始狂奔。
 
 
上帝,不管怎樣,老大的大刑肯定是無比恐怖的啊啊啊啊啊啊~~~~~出口你到底在哪裡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
 
 
「風舞扇羽。」隨著清亮的嗓音響起,娘娘轉動著雙扇,如跳舞般的在怪物群中舞動著身子,身旁的風突地打起,隨後以娘娘為中心點,一片片不知打哪兒來的白羽順著風,撕裂了環繞在她周遭的怪物…
 
 
「可惡,一堆看著礙眼,一邊殺還一邊出現的怪..重點是殺了這少說有五十幾隻的怪居然連一張卡牌或是裝備都沒掉,這是打哪來的窮怪物啊?!」瞪著周圍正逐漸消失的怪物身影,娘娘甩了甩殺怪殺到有點痠痛的手臂,而後再看到又圍上她的變種恐龍怪,忍不住望天大嘆一口氣,隨後舉起手中扇子再次朝怪物衝去,「煩死人了,到底有完沒完,老娘跟你們拚了!!!!!」
 
 
同一時間不遠處,一群早已不只是恐龍變異版的怪物,而是已經進化成擁有三顆恐龍頭的混合版怪正一邊狂吼著一邊以那尖銳的指爪朝中間的人揮去,然而,被困在中間的人卻一點也沒有被困住之人該有的混亂,反倒一下東一下西的隨處飄忽著,時不時的用那被拿在手上,前端閃著雷球的、刻有龍紋的笛子,麻痺著被他繞過身子的怪物們。
 
 
「呼啊~」輕打了個呵欠,烈看著就算被麻痺了,麻痺時效一過卻仍是朝他撲來的恐龍怪,把玩著手上的隨身武器,他思考著究竟要不要乾脆放一把火,把這堆怪全燒了作個龍肉大餐算了。
 
 
就在烈還在考慮要不要執行火烤龍肉大餐的計畫時,他的好友頻,美女看過來,發來了個訊息。
 
 
『老大,悠在不在你身邊?』
 
 
『在啊!』看著在他左手邊不遠處,站在不知怎麼用光暗兩屬性作出的、怪物一碰就發生爆炸的超大型蜘蛛網下的風悠行,烈問:『怎麼了?』
 
 
『陽光跟弄劍掉入系統的陷阱,跟系統玩賓果獲勝才能救他們兩個出來,』大致說了下規則後,頓了下,美女問道:『最後一關了,不過問題卻是在問悠的情報,怎麼辦?』
 
 
『喔?』挑了下眉,烈冷哼一聲,『題目說來聽聽。』他到想看看那群傢伙是怎麼問的。
 
 
『討論版上點閱率極高的一張圖,罩著黑色奇異花紋的斗篷、全身包緊緊的人是誰;把晴空第一大魔法師壓在身下的人是誰。』
 
 
『…………』沉默了一會後,烈才回道:『告訴他們悠的ID,然後附贈一句話,』
 
 
『下次見面,等死吧!』
 
 
敢私下查探他的私事,那群人真的是活膩了,以為現在是遊戲製作團隊他就不能拿他們怎麼樣嗎?!
 
 
惹毛他,天王老子來他照扁不誤,何況是一群小鬼?!
 
 
簡直找死!
 
 
『對了,悠在做什麼?』在心中為某方面算是他們一夥人的朋友的人默哀了一下後,美女又問,『我原本是想說直接問他,但他似乎在忙?』
 
 
『這個嘛…的確是挺忙的沒有錯..』又看了下遠方依舊勇猛的人影,烈沉吟了一會,將玉笛收入背包中,而後伸出左手,輕聲念道:「水湧」,而後又微抬右手,低吟:「火舞」
 
 
隨著〝水湧〞〝火舞〞被吟唱出,本無一物的左右兩手,憑空浮現了水氣與火焰,下一秒,在左右手各自盤旋成水龍與焰圈,而後烈將兩手合靠在一起…
 
 
“吼~~~~~~”
 
 
一道巨大且狂猛的龍鳴聲霎時響起,位在同一區,正與怪物打的歡喜的悠與娘娘兩人頓了下後,隨即朝盤旋於空中、環繞著烈焰,但身體卻看得出水在流動的巨龍望去..
 
 
不過這一望倒是讓兩人差點被身旁的恐龍撞飛,好在兩人在被撞上的前一秒回過了神,閃了開來。
 
 
「難得見你用魔法,頭被撞傷了嗎?」握著已從小巧的木柄羽毛扇轉換成足有娘娘半個身體高的鐵扇的武器,娘娘一邊一手打飛一隻龍,一邊戲謔道。
 
 
記得他老說正面對決比較合他的個性,就連第一大魔法師也只是因為最初當了法師時,不小心玩出來的成績,自從他被冠上了第一法師後就很少用魔法攻擊怪物了,怎麼現在卻又用了起來?!
 
 
「好用的東西我向來不會不用~」輕笑了聲,烈一邊指使著水龍滅掉周遭的怪物,而被撞上的怪物,不是被水淹死,不然就是被火烤死,不過最多的卻是先被水在身上撕裂出一道道的傷口,而後下一秒全身著火不復見身影..
 
 
「怎麼,看傻了嗎,我好不容易拐來的隊員?」他剛才可是看到他愣住了啊~
 
 
瞥了明顯看好戲的人一眼,悠輕哼了聲,而後將鐮刀收回,朝烈跑了過去,而那些多少都已經被砍上一刀的怪也自然跟著追了上去,沒多久,烈身旁被水龍清到剩小貓兩三隻的地方,又再一次的被怪物給群群包圍,只是這一次被圍住的,從一人變成兩人罷了。
 
 
「你很閒嘛?」
 
 
搖了搖頭,烈手一揮,水龍再次朝那群怪撲騰而去,「也不過就一句話,這麼計較?」
 
 
「別人的話不一定,你的話,」哼哼兩聲,帽簷下的嘴角揚起,「萬般計較都不夠!」
 
 
雖然他也不知道是為什麼,不過就是很想給他整回去..那啥,身體自主反應?
 
 
「不都說要友愛隊長嘛..我怎麼又招到一個很愛與隊長計較的隊員了..?」
 
 
「自找的,保重啊~」
 
 
「對了,你的好友頻關著嗎?」想起最初要做的事,烈連忙問,「美女有事找你。」雖然他覺得被知道悠的ID沒什麼關係,但美女好像還是想問問看本人的意見。
 
 
「好像吧..」之前好像因為陽光他實在太吵所以他就把頻道關起來了.. 他一邊想著,一邊叫出系統將好友頻打開,『找我什麼事?』
 
 
而聽到悠的聲音,美女微鬆了口氣..
 
 
雖然老大說給ID沒關係,但他還是覺得多少問一下悠比較好,畢竟有些人並不想讓他人知道自己的ID,尤其這某方面來講還是一群想討八卦的人再問的..
 
 
『有人在問你的情報,你要給嗎?』
 
 
『喔?』微挑起眉,『誰這麼無聊?』他應該還沒做出甚麼值得讓人索取情報的事情吧?
 
 
『呃..某方面算是遊戲公司的製作團隊...』美女有點不知道怎麼回話了..
 
 
如果說是因為老大的關係所以被那群人盯上,悠不知道會不會抓狂,然後又把帳算到他們頭上..
 
 
早知道就聽老大的直接把ID報上去就好了..
 
 
美女在這頭心中懊惱著,那頭的悠便又問了句讓他心跳幾乎可以停止的問題了..
 
 
『我記得你們跟遊戲的設計師有關係?』悠淡聲問道,只是手上的鐮刀已經微抬起,隨時準備砍人了..
 
 
『如果我沒想錯,應該是因為我那得來不易的食物,所以害我被盯上了?』
 
 
聞言,好友頻也開著的烈心中一整個無奈啊~怎麼他就那麼愛叫他〝得來不易的食物?〞他明明就有名有姓啊~~!!!!
 
 
不過他倒是忘記自己也很少叫悠的名字,反而常叫他〝這小子〞、〝這傢伙〞、〝好不容易拐來的隊員〞只能說,這兩人根本就是半斤八兩啊~~
 
 
輕咳了聲,美女在心中默默為自家老大道了聲歉,而後..『嗯,可以這樣說沒錯。』
 
 
『喔~』冷笑了下,『只有ID能給,還有事嗎?沒事我要忙了。』
 
 
『沒了沒了,你去忙吧!』
 
 
一句話,將意非烈推入了被自家隊友長達十分鐘以上的追殺危機中..
 
 
而遠方的娘娘,看到這一幕,將身邊的怪拖入水龍的攻擊範圍之中,而後笑吟吟地再度拿出隨身的拍攝水晶球…
 
 
“嘿嘿嘿,作成影片肯定比單純照片還要好賣吧~嘿嘿嘿~~~”
 
 
於此同時,迷宮的某一處山洞之中,一道白光過後,一群人自裡頭走出,其中一人拉拉頭上的帽子,略為嬌嫩的嗓音響起:
 
 
「走吧~找出那個人來,找出我親愛的、愛害羞的未婚夫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