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晴空《28》

 
伊諾弭迷宮,是一座以廣大森林為場地,林木樹叢作路徑的天然迷宮場,此外,與晴空大部分時間出現的藍天白雲不同,此場地是夜晚的景象,整片漆黑的闇色世界中,只有一輪圓的極致、紅的似血、散發著一股奇異詭譎氣息的血月高掛於天空作亮光的來源..
 
 
而當風吹拂而過,樹葉沙沙交響起的聲響,與樹林間偶爾響起的蟲鳴與怪物的嚎叫,更是為此更增添了陰森的感覺…
 
 
「唔喔喔喔~~~」夜空下,一抹嬌小的人影望著那奇異的月亮發出類似讚嘆的聲響,「這種詭異的極致,怎麼看都像電視上那種要有阿飄或貞子出來亂晃的景象..那幾個傢伙最近該不是在看惡靈古堡類的東西吧?!」
 
 
「不是吧…那群怪咖哪可能看那麼單純的恐怖片?!」在那抹嬌小人影的身旁不遠處,另一道較為壯碩且高大的人影一邊看著四周一邊回道:「要看也是看變態殺人魔跟蘿莉還有正太對抗或是談戀愛的影片還比較有可能!」
 
 
那群人,根本就是越奇怪的東西他們越愛看!
 
 
「有這種影片嗎?」
 
 
見身旁的同伴一臉懷疑的看著他,弄劍無奈地翻了個白眼給他,「問我幹嘛,我對那又沒研究。」
 
 
「你都說得出來了,不就代表你有看過的經驗咩~」陽光嘿嘿笑道,而後在弄劍瞪過來時,也不服輸地瞪了回去。
 
 
然而,就在兩人視線間的閃電劈啪響、周圍瀰漫著火爆氣氛之時,一道輕咳聲自兩人的身後響起..
 
 
「你們要開始第一次的吵架了嗎?」
 
 
聞言,兩人慢慢地轉過身,只見美女看過來正笑得一臉和善地看著他們兩,手上還拿著一本像是筆記本的簿子..
 
 
「嗯?」
 
 
見他那不管怎麼看都十分..不,應該說是萬分和善的微笑,弄劍與陽光兩人不由得雞皮疙瘩了起來。
 
 
挖哩勒,他那背後的強烈黑氣是怎麼回事啊啊啊啊~~~~怎麼看都向老大沒睡醒的感覺啊~~~還有那笑…靠啊!!怎麼看都是大爺那標準的腹黑笑嘛..
 
 
「對不起…」
 
 
最後,兩人只能乖乖的道歉,順道在自家的嘴巴做出拉上拉鍊的動作,表示不再吵鬧,而見此狀,美女滿意的點點頭,收起筆記本以後,伸手指向他們所在之處的右邊的樹林裡。
 
 
「看來這迷宮跟普通的線型迷宮不同,是以一個區塊一個區塊交雜陷阱機關與林木樹欉的阻隔為基本迷宮樣式,那邊有個洞穴,要進去晃晃嗎?」
 
 
不得不說,這次那幾個人將這迷宮設得很不簡單,一般來講,迷宮應該是直線與直線交岔,由牆壁或樹叢來阻隔道路,間接形成迷宮,但這個伊諾弭迷宮卻不像迷宮,反倒比較像是一個巨大的森林,雖有林木樹欉的交錯與阻隔,但林木與林木間卻沒十分緊閉,從他們所在的這個區塊甚至還可以看到另一個區塊的玩家們如何採到陷阱被機關耍得團團轉。
 
 
若非是有道透明的薄膜阻礙在他們與別的區塊之間,他們甚至可以直接從那不緊密的林木間穿透過去。
 
 
而在美女思考這迷宮的歧異之處之時,陽光與弄劍早已禁不住好奇心的跑向美女剛所指的洞穴前,朝裡頭探頭探腦的了..
 
 
「欸欸,你覺得要進去嗎??」
 
 
「你想進去就進去啊!」
 
 
「可是裡面感覺會有甚麼東西跑出來內..」陽光有點猶豫,雖然外表看不出來,但他其實也是會怕那些不存在世間的東西的啊~~
 
 
「那不然往回走?」
 
 
聞言,陽光立刻瞪大眼,抗議:「才不要!!!!」他挺起胸膛,「人就是要有冒險的精神!!!!」
 
 
「那你還表現出一副怕得要死的樣子幹嘛?」嘿嘿了聲,弄劍揚起一抹奸詐的笑:「來吧,勇敢的小夥子就該打頭陣你說是不是!」
 
 
說完,他一腳將陽光踢入洞穴,而後在陽光的慘叫中也跟著步了進去..
 
 
然而,就在兩人都進到洞穴裡頭的那一刻,離洞穴尚有幾步距離的美女突然感覺到他周圍的土地強烈震動了起來,而後在他未來得及做出反應之際,四道岩牆倏地自他四周的地面上衝土而出,將他包圍在內..
 
 
看著眼前的字句,美女有種無語問蒼天的感覺,只見他低頭嘆了一大口氣,而後有點無奈的低喃道:「為什麼迷宮會有這種東西…?」
 
 
只見美女前方的牆上,刻出了幾個字—
 
 
洞穴遊戲---賓果特優,贏過系統,贈送隊友兩名與數字卡牌一張;輸者,200等Boss攻擊,讓你飛上天~~!
 
 
**
 
 
「咦?!剛剛好像有聽到慘叫聲欸!」跟著大爺就是我以及寒亦絕凌在樹叢間亂亂晃的御秋停下腳步,轉身看向什麼都沒有的後方..
 
 
「大概是哪些玩家踩到機關中獎了吧~」手揹在頸後,大爺瞄了眼地上與周遭的景物,「這條路我們不過走了幾公尺,就已經遇到好幾種機關了,不難猜出其他條路的機關會少到哪裡去。」
 
 
地上突然出現大洞害他們差點掉下去、走在路上,突然從天而降的有毒蜘蛛、不知道從哪裡射過來的箭雨、莫名其妙突然著火的樹木..嘖,之後不找那幾個傢伙算算帳,他的名字就倒過來唸!
 
 
都說是迷宮尋寶,卻迷宮不像迷宮、機關不像機關,而且走了這麼久,連隻怪物或是寶箱都沒看見,是打算讓人玩什麼?!
 
 
「也許是他們已經遇到怪物擋路了也說不定。」走在最前面的寒突然停下步伐,看向被薄膜阻隔起來的另一區域,「你們看那邊。」
 
 
只見在他們隔壁的區塊裡,兩組一看就等級不低的玩家正被四隻長得像長毛象又向長頸鹿的巨大怪物夾擊著,此外,雖然怪物們看起來很笨重,動作比起玩家卻只快不慢,一下猛衝、一下上演泰山壓頂絕技,鬧得兩組玩家是哀號不停,慘叫不斷..
 
 
而就在寒、大爺、秋三人看著他們隔壁區的玩家的悲劇時,一抹巨大黑影突地襲向位在他們最後方、身為祭司的御秋…
 
 
**
 
 
「你是要看到什麼時候?」
 
 
與陽光、寒兩組不同,烈、悠以及娘娘則是被傳送到一片在森林裡堪稱奇異畫面的空曠地帶,只有草地,四周連一棵樹都沒有,與草原沒兩樣的地方,然在這奇特的地方,卻一直傳來烏鴉的鳴叫聲以及那不知自哪飄出的白霧..
 
 
但這些都不是讓此刻的悠感到煩躁的因素,而是那從白霧飄出後便一直緊盯著他的視線…
 
 
「嗯…直到天荒地老?」
 
 
一句戲謔的話語,讓原本就安靜的空間更為寂靜..
 
 
「你們倆真沒幽默感。」烈搖搖頭。
 
 
「這哪裡幽默了?」躲在帽下的人翻了個小小的白眼給身旁之人,「從白霧出現到現在,整整半個小時,你一直盯著我瞧做什麼?」
 
 
黑衣黑帽的,再加上這根本沒什麼燈光的地方,他是能看到什麼?
 
 
「平常就算了,這邊暗成這樣,你怎不將帽子收起來?」說著,他伸手拉了拉那怎麼也拉不下的帽子,「看了實在礙眼。」
 
 
「我就愛戴著帽子,有意見嗎?」懶得制止他無聊的舉動,悠轉身看向身旁也一直盯著他們猛瞧的娘娘,「為什麼連妳也一直盯著我看?」
 
 
雖然不明顯,而且準確來說是在看他們兩個的娘娘,對此,悠實在不知該不該感嘆—真不愧是親戚嗎?都愛盯著人瞧…
 
 
「哎呀~好戲有誰不愛看~~~」娘娘嬌笑道。
 
 
要知道看他這向來不甩人的堂弟很難得會這麼纏一個人啊~要是被家裡的那群人知道,肯定造成大轟動!!!
 
 
啊,不過說不定已經造成轟動了..記得那幾個傢伙最愛做的事情就是偷窺老弟的遊戲世界狀況,肯定早已經開始探查起悠的身份了呢~而且她當初可也有跟他們提過悠這隱藏角色的建角原因啊~~
 
 
絲毫沒發現娘娘心裡所想之事,悠只是再一次地嘆氣,而後一把拍開還在拉他帽子的手,逕自向前走去。
 
 
嘖,他們家族的人怎都這麼奇怪?!一個愛盯著人、纏著人;一個愛看戲…雖然他知道這是個人自由,但當被盯、被纏、被看戲的對象是自己時,實在是讓他…超想扁人的啊!!!!!!!
 
 
「我說啊~」突然,一道人影自他的背後纏了上來,止住了悠的步伐,「把帽子拿下來我就不盯著你,如何?」
 
 
「不要。」想也沒想地,悠立刻拒絕,而後拉開掛在他身上的兩條手臂,再次向前走去..不過,剛走沒幾步,就又被人纏上了…
 
 
「意、非、烈!!!」這次,被纏著的人直接喚出他的武器精靈,一把將刀面橫在後方人影的脖子上,「說了不要碰我。」
 
 
“這傢伙肯定是欠揍!!都說了不知幾次別碰他,他怎就還是這麼愛黏上來?!麥芽糖嘛他?! ”悠默默在心底碎碎念著。
 
 
「當初明明說好我要你把帽子拿下時你就得拿的啊~」完全無視於那把巨大、閃著冷光的鐮刀,烈依舊趴在悠的身上,動都沒動一下,「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以吶同學~」
 
 
「少在那跩文,少爺我才不是你的同學!」嘖了聲,悠不悅地收回抵在烈脖子上的鐮刀,「我拿下帽子,你不准再黏上來!」
 
 
「成交!」
 
 
然而,因為背對著烈,所以悠絲毫沒察覺到烈說出〝成交〞時臉上那無比狡詐的表情..
 
 
嘿嘿,不黏上去可不代表不會纏上去吶~
 
 
而在他們兩人後面的娘娘也揚著一抹興奮中又帶點詭譎的笑..
 
 
嘿嘿嘿..這一幕,到時放給家族的人看肯定沒人信這是他那不喜歡他人碰觸的堂弟啊~可以好好大賺一筆了~帥翻了!!!
 
 
然而,就在三人一個忙著在心中為自己屈服惡勢力而鬱悶、一個沉浸在待會可以看美人的愉悅中、一個處在被錢埋住的強大幻想中時,完全沒有一個人來得及對那突然出現在他們身後,並將他們吸入漩渦中的黑洞做出反應…
 
 
而在下一秒,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景象竟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