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晴空《26》

 
晴空,雖然是一款極度先進的全息遊戲軟體,但是,再怎麼好的遊戲也都是會出現一些程式錯誤的地方,而為了能讓玩家玩得更加盡興,當遊戲出現錯誤時,倘若只是改些遊戲裡小地方的程式,製作團隊會暫時封鎖該區域不讓玩家進入,但若是須做些大更改,遊戲公司便會強制請所有玩家在幾分鐘內下線以便他們進行程式的改寫。
 
 
通常大更新是在遊戲製作群們突然想辦個大型遊戲活動、或是有人完成了某個隱藏任務而開放了隱藏副本地圖時才會出現,而在風悠行下線前一秒所公布的更新,是一個必須請所有玩家下線的大型程式更改,意思就是---製作團隊們又想辦大型活動來給玩家們享受遊戲樂趣啦~
 
 

 
 
【歡迎各位玩家來到“愛的追趕路程之寶物尋覓”會場,我是這次活動的主持人—雷米妮,將會為各位好好介紹這次的活動內容,並且在活動開始時為各位玩家隨時報告遊戲進度,首先,這個遊戲是由三個關卡所組成………】
 
 
看著坐在漂浮在空中的小型球體裡,綁著小包頭、身穿一套粉色武打衣改良式旗袍,此刻正無比興奮為底下所有參賽玩家講解此次活動內容的主持人,悠無言了下,撇過頭看向將他抓過來、此刻正享受著手中棒棒糖的某個人。
 
 
「唔唔..」舔棒棒糖舔的正高興的陽光,在感受到旁邊傳來的熱烈視線後,咬著糖,困惑地轉頭看向直盯著他的悠,「怎麼了嗎?你也想吃糖果??」
 
 
「……」
 
 
深吸了口氣,悠忍著想從他頭敲下去的慾望,問道:「我說你,一個小時前把我從草原那拉過來後,說要買個東西叫我待在這幫你們顧位置,結果你回來後只是手上多了根棒棒糖,旁邊一個人也沒有,是打算怎麼參加這活動?」
 
 
這次的遊戲活動—愛的追趕路程之寶物尋覓,是一個不像寶物尋覓,但又不能說它不是尋找寶物的活動,愛的追趕路程之寶物尋覓一共分成三個關卡,首先是玩家需三人一組,在以四個小時為限的時間內,進入第一關卡所在地--伊諾弭迷宮裡頭,並從寶箱裡或是從怪物身上打到、拿到三張數字卡牌並且找到出口,當然,裡頭的寶箱並不好找,有時找到還不一定打得開,怪物也不常出現,有時出現還不一定打的死,而就算寶箱被打開、怪物被打死,也不一定能拿到寶物,而就算拿到東西了,那項物品也不一定是很好的,有可能是拿到某某怪物的毛髮一根、某某NPC角色穿過的襪子等等,只能說…第一關就是要考人品啊人品~
 
 
此外,雖然說是迷宮,但這座伊諾弭除了非常巨大以外,還有就是—它也是一座極巨大的機關屋,例如:當你筆直向前走,完全沒有轉彎,但可能在你一眨眼的時候你前面的道路就完全不一樣了;又假如說,你看到前方有一個寶箱,但當你碰到它的時候,你的腳下卻突然出現了一個大洞,你就這樣掉下去了;又譬如說,你只是走在路上跟隊友聊天,結果上面卻突然射下一堆箭雨讓你躲也躲不了。
 
 
不過,在迷宮裡頭,就算你不小心被機關害死、被怪物踩死、被玩家打死,只要你仍處在迷宮裡頭,你就可以無限制的不扣經驗值復活,只是當你復活時所在的地點卻不一定會是你死亡的地點,有可能是在某之大BOSS怪的前面,也有可能是在陷阱設置的地方..
 
 
或許是知道太機車的話會被玩家抗議抗到死,所以製作團隊給了玩家一個機會,只要三人組隊中,有其中一個隊員活了下來並且成功抵達出口,身上又有數字卡牌,那麼那一全組就可以一起通過第一關、得到第二關的參賽資格,此外,在迷宮裡頭開到的寶物也可以歸隊員所有,活動結束時系統不會收回,而這也是儘管知道遊戲內容有多機車,卻依然一群玩家來參賽的原因--雖然寶物不好拿,但如果真得到寶物,那可是市面上打不到買不到的頂級極品寶物啊~~~!
 
 
感覺身前的人有種黑氣浮現的樣子,陽光連忙放下棒棒糖,乖乖站直身子,無辜地看著他:「不要生氣啊,老大他們只叫我先上線來找你到會場而已,也沒跟我說他們哪時會上線嘛..」
 
 
「我沒生氣。」悠淡淡地道。
 
 
他只是不爽在這浪費時間而已,他對寶物什麼的沒有興趣,對麻煩的事情更沒有興趣,雖然說機關挺吸引他去玩看看的,但三個考慮放一起,怎麼想都不合利益,而他現在居然為了這個包準虧他本的活動浪費了這麼久的時間,想到他就想砍人!
 
 
「可是你一直浮現殺氣..」陽光咕噥著,偷瞄了下悠依舊被帽子遮得好好的臉,陽光搔搔頭,有點不知道怎麼開口的問道:「那個..阿悠啊...」
 
 
微挑了挑眉,悠奇怪地看著向來有話就說,從沒像現在這樣說話吞吞吐吐的樣子的陽光:「什麼事?」
 
 
「就..」刮了刮臉,陽光一臉討好樣的看向悠,「你把帽子拿下來一下好不好??」
 
 
昨天從易悠人離開以後,他就一直在想到底在哪看過那位店長的樣子,而且他給他的感覺又實在很熟悉,想來想去又發現他們對他的疑問就跟之前阿悠揭下帽子後的疑問很像,雖然說他有論壇去找悠的照片,但不知道為甚麼論壇上的照片卻不見了,所以他只能直接跟本人要求了。
 
 
可惡,到底是誰把那些照片弄掉的,他需要相似度對照表啦啦啦~~~~~
 
 
「不要。」想也沒想的,悠立刻拒絕,「又沒什麼好看的,之前不就看過了。」
 
 
「唉唷,之前沒有看清楚嘛!」雙手合十,陽光揚著一抹可憐兮兮的笑容看著他,「拜託啦~~~~」
 
 
「等我心情好時再說吧!」
 
 
他又不是笨蛋,早在〝契〞遇見他們以後,他就已經做好被認出的心理準備了,誰知除了烈跟應該是大爺的人以外,其他人都沒有認出來,他鬆口氣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現在還乖乖聽陽光的話,把帽子拿下來讓他看看?
 
 
笨蛋都知道他要比對一下他現實跟遊戲中的臉是不是差不多的來確認他究竟是不是易悠人!
 
 
不給陽光繼續這個話題的機會,悠開口道:「我對尋找寶物沒有興趣,你們玩就好,我先離開了!」
 
 
語畢,悠逕自轉身,打算走人了—雖然背影有點像要逃跑..
 
 
然而,當悠才剛跨出步伐走沒幾步時,一道人影突然出現在他後方,隨後,悠感覺到肩膀傳來些微重量,以及某道讓現在的他聽到,有點不知所措的聲音..
 
 
「我好不容易拐來..啊不,好不容易找來的隊員,你想去哪裡啊~~~~」烈懶懶地將手掛在悠的肩上,偏著頭看著因不習慣他人碰觸而僵住的人,戲謔道。
 
 
這傢伙,明明就有看見我朝他們走來還故意走人,真的是…
 
 
而被纏住的悠,表面平靜無波,其實內心正為自己漸漸習慣某個人碰觸的身體感到無奈中,不過無奈歸無奈,習慣禮尚往來的悠微勾起嘴角,也懶懶地回道:
 
 
「這不是我那得來不易的食物..啊不,隊長,我沒要去哪,只是我對尋寶沒興趣,想離開去練等,麻煩放開你掛在我肩上的手ok?」
 
 
聞言,後方的陽光以及跟著烈一起來到活動會場的寒、美女、大爺、弄劍等人忍不住在後面大笑出聲。
 
 
「居然敢叫我食物,膽子挺大的嘛,嗯?」
 
 
「早說過別碰我,你自找的不是嗎?」
 
 
「這是我善意的表現~」涼涼的語氣。
 
 
「我不需要你那鬼表現!!!」暴怒邊緣的口氣…
 
 
「哎,真傷我的心~」
 
 
「祝你早日心碎死啊~放開我!!!」
 
 
就在兩人你一言我一句的鬥嘴時,一旁突地傳來一道帶點困惑又帶點看戲意味的女聲..
 
 
「怎麼幾天不見,你們兩感情已經這麼好啦?」
 
 
「誰跟他感情好,快把這夥給我拖出去砍了!!」悠已經快抓狂了,被纏住就算了,這陰險的傢伙現在根本是整個人掛在他身上,重死了!
 
 
「你怎不自己把他砍了啊??」在後面笑得差不多的陽光好奇的問著。
 
 
記得之前被纏到最後,阿悠都是直接抽出鐮刀朝老大揮了過去,怎麼這次只在嘴巴上嚷嚷著,卻沒有伸展下筋骨?
 
 
「你叫他先放開本少爺的手啊!」
 
 
悠現在是一整個怒啊~誰說他不想抽出哉日來砍人的?問題就是他的手根本就不能動啊!!!!
 
 
是的,咱們超級陰險的意非烈同學,除了將整個身子都掛在風悠行的身上以外,還非常不小心的將他的雙手給困在懷中,從他人的眼中看起來,就像是悠正被烈給環抱在胸前。
 
 
終於看清楚那兩人現在纏成一塊的狀況的陽光,好不容易止住的笑意又再一次的迸裂了出來..「哈哈哈哈哈~~~」
 
 
「給你兩個選擇,」就在悠怒氣快要實體化之際,烈伸手抬起悠的臉讓兩人面對面,開口道:「一是你跟我們進去玩遊戲,我放開你;二是你就跟我一起,繼續在這裡供人觀賞到活動結束吧!」
 
 
「你也太陰險!!!!」
 
 
不,說他陰險還不夠,根本就是卑鄙無恥混蛋加三級的王八龜孫子啊啊啊啊啊!!! 某人內心崩潰了…
 
 
然而,烈的下一句話立刻打斷悠內心尚待繼續的怒吼,只見他似笑非笑的看著基本上已經算是在懷裡的人,「不是你先說我陰險的嗎?」
 
 
聞言,悠愣住了..
 
 
「雖然我也一度以為那是夢,不過醒來後看到身上的外套..嗯,很難以為那是夢啊~你說是不是,我親愛的隊員~?還是該說〝辰。雨〞的第三位店長—易悠人?」
 
 
……………
 
 
生平頭一次,風悠行有股想把自己丟進海裡餵魚的衝動..
 
 
他作什麼沒事把外套借給他蓋啊啊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