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晴空《23》

 
「這個社團的人是白癡嗎?」看著手上要求增加社團經費的公文,焱冷著張臉,但殺氣濃厚的說著,「這幾個學期一點活動、展覽,甚麼都沒辦,也敢跟我申請要求增加經費?!」
 
 
「其實我挺好奇那個社團怎麼能存活這麼久..」一臉無聊地橫躺在沙發上、職業為〝契〞學生會副會長的騰凌步,邊打著呵欠邊嘲諷道,「記得他們上學期也要求了好幾次增加經費吧!」
 
 
「有喔,記得那時候我們的總務長還朝他們怒吼半個鐘頭說~」吃著蛋糕,帶著七分享受三分看戲意味的笑容,有著張可愛娃娃臉的學生會、活動企劃長—馮維亞笑道,「他們很有勇氣欸,記得那次呆逸的聲音超大聲,表情超猙獰的說~~」
 
 
「你說誰呆啊你!」職業為學生會總務長的君奕凡,一臉不爽地從維亞的頭敲下去,「老大,我已經懶得跟他們說了,交給你行不行?」
 
 
「你都把公文混到我的桌上了,現在才問不覺得多餘了嗎?」
 
 
與過往那所有公文被各個長批完過後,還得讓最高統領的學生會長看過一次不同,這屆的學生會長—洛焱,十分信任自家學生會夥伴的能力,於是在當初就說過,他們份內可以解決的事情,自己解決,不要丟到他桌上煩他,只有在各個部長真的無法處理,才能交到他手上。
 
 
不過說簡單點,就是這屆的學生會長很懶,可以不需他動手的他就不動手,反正底下人手能力都很好,交給他們就行,不然要他們幹啥?
 
 
不過也因如此,交到洛焱手上的公文,通常不是很重要,不然就是因為太白爛,負責的股長已經懶得處理了,所以每當看到自己的桌上有公文,真的很重要的急件就算了,如果是很白爛的,那麼那個引起白爛事件的肇事者的下場就會..非常地可憐、非常地倒楣。
 
 
「我先去關愛一下那個社團,等等咖啡跟蛋糕送來時你們先吃先喝吧!」一把放下手中越看越煩的公文,洛焱決定先去找幾個出氣筒來解悶一下,「兩個小時後如果我還沒回來,來叫我起床!」
 
 
說完,〝碰〞地一聲,學生會的大門被關上了,徒留下學生會室裡滿臉無奈的眾人..
 
 
「唉…等等又要到學校的哪個角落叫醒他了…」
 
 
**
 
 
從〝契〞的大門口走到學生會室所在的大樓,中途會經過噴水池、教學大樓、運動場、一大片樹林等等,倘若是依散布的方式而非騎車或快走,總共需時四十幾分鐘,然而我們的易悠人,明明就是來送咖啡,卻因信任著自家的保熱保溫箱,而不趕著去送咖啡,還一邊走一邊晃,經過教師休息的大樓或是行政大樓還會進去找熟人聊聊天,於是這一段路下來,悠人總共花了將近一個半小時才抵達學生會的門口。
 
 
「唔,一個不小心跟之前的老師們聊太久…」盯著眼前雕刻精緻的學生會大門,悠搔了搔臉頰,有點無奈的嘀咕著,「不知道等等進去會不會被罵吶…」
 
 
話說,他在外面混了那麼久,等等回去肯定會被風那傢伙唸到耳朵長繭的..
 
 
「唉,真麻煩..」
 
 
正當悠還站在門外低頭思考著等等進去要怎麼解釋自己送個咖啡要兩個小時,突然,眼前的門緩緩被人從裡頭打開了,隨後一名娃娃臉年輕人出現在悠的眼前。
 
 
「剛警衛通知說有人要來送咖啡,可是現在都快要兩個小時了,我怕那個人迷路了,去外頭找一下。」維亞向學生會裡或坐或站的同伴們說著,絲豪沒發現後頭正歪著頭,一臉困惑直盯著他的人。
 
 
送咖啡…是指我吧? 悠在心中自問著。
 
 
「我想不用你去找了~」一道悠閒、隱含些微邪肆的嗓音突然從學生會室裡傳來,「人就在你後面。」
 
 
「咦?」維亞愣愣地往後一看。
 
 
只見悠帶著微笑,微地傾身,小幅度鞠躬,「不好意思久等了。」說著,他舉起手上裝著咖啡與蛋糕的小籃子,「我是辰。雨,外送咖啡與蛋糕的服務人員。」
 
 
「欸?!」原本已經因自己身後有個人而微微呆愣住的維亞,在看清來人是誰後更是大大的驚了一下,「你不是第三位店長?!怎麼變成外送人員啦?」
 
 
「就當我是偶爾客串的服務生吧!」認出眼前之人便是幾個禮拜前,他被丟去顧店時一早遇到的人,悠翩然笑道:「你也知道的,我們店的服務生不多啊!」
 
 
「明明就是你們太挑了吧!」維亞笑嘻嘻地反駁道:「上次你們貼出誠徵工讀生的紙張時,那幾天我根本進不去你們店裡哩!」門口全都被要徵工讀生的人給占領了。
 
 
「啊,那真是太糟糕了,以後我會記得叫風要徵人時,偷偷物色就好,別亂貼廣告單的!」
 
 
見兩人就直接站在學生會門口聊了起來,君奕凡翻了個白眼,無言道:「我說你,是打算跟人家一直站在門外聊天嗎?要聊就進來坐在沙發上不是更舒服?」
 
 
「對喔。」拍了下手,維亞轉身就要把人拉進室內,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又看回悠,「對了,我好像還沒問過…你叫啥名啊?」
 
 
見眼前之人一臉傻笑的樣子,悠搖了搖頭,而後勾起一抹略帶無奈的笑:「虧你還能跟我一直聊,我是易悠人,請多指教啊,馮維亞同學。」
 
 
**
 
 
生平第一次,悠有種自己是住在台灣的北極熊的感覺..
 
 
自從他完整叫出維亞的名字,並且被拉入室內後,眼前風格各異的三人就一直盯著他瞧…
 
 
「恩…請問你們為何一直盯著我?」不知道這樣很不禮貌,而且很恐怖嗎?
 
 
「只是有點好奇辰。雨,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第三位店長而已。」騰凌步說著,只是那眼神卻有點小小怪異。
 
 
怎麼總覺得眼前的人有點眼熟,好像在哪見過...?
 
 
「我只是在思考明明只說要訂一點點的下午茶,怎麼會變這麼多…」明明只有四個人要吃,怎麼會出現六杯咖啡、十塊高級蛋糕?!
 
 
身為總務長,雖然外表看不出,但其實相當愛錢的某人,不停來回地看著桌上的咖啡蛋糕以及一旁有點無言、辰。雨極少見到的美人店長。
 
 
唔..怎麼好像不是第一次看到這位自稱易悠人的店長...可是他很確定自己只聽老風炫耀過、絕對沒有看過辰。雨第三位店長啊!!
 
 
「我只是不常出現..」悠無奈地回答著步的好奇心,「然後,你們訂了四杯咖啡、三塊蛋糕,但風說看在你們是常客,而且今天正好小雨在試作新蛋糕,就順道請你們幫個忙、試試新口味了!」
 
 
小雨是店裡的店長,個子矮小但臉上常帶著一抹可愛笑容,雖然常被客人戲稱是個小小孩,但那一手堪稱完美的製作蛋糕能力卻是讓辰。雨極度吸引客人的原因之一,不過別看他一副矮矮小小、可愛可愛的模樣,生起氣來也是很恐怖的,曾經有一次悠人因為正職工作而好幾天沒有睡覺,被小雨用著燦爛的笑容一把提起丟向床上勒令沒睡覺就打爆他的電腦,而後悠人再也沒有因為過度集中工作而忘記睡覺了…
 
 
「新口味?」一聽某個方面算店長請客,所以不用多付費,某隻心中最愛東西排行榜,蛋糕只略低於錢的人力馬衝向桌上的蛋糕,一邊研究一邊享用了起來..
 
 
「那你呢?」悠轉頭看向還是一臉困惑看著他的維亞,「你已經盯著我快十五分鐘了呢!」
 
 
「我喔…」維亞微皺著眉,依舊滿臉困惑,「只是突然覺得你很眼熟..似乎除了上次見過以外,我們又見了幾次的樣子..」
 
 
聞言,一直悠閒自然的悠人微頓了下,「嘛..這個啊..」
 
 
其實在進入這房裡,他們五人開始你看著我、我盯著你的景象沒多久後,他就認出他們是誰了,只是要他老實坦承說,他們就是在晴空遊戲裡見過、相處過,怎麼想都很詭異啊!!
 
 
再說他也沒有認網友的習慣,雖然說都已經相處過好一陣子了,也大致上了解每個人的個性了,但今天一看,發現他們還是跟遊戲裡有那麼點兒差別啊…
 
 
「恩…其實我是大眾臉,你可能在哪裡看過我吧?」想到最後,悠只能丟出一個連他自己都不相信的說詞。
 
 
而聽到這句話的維亞,差點滑倒;正喝入一口咖啡的步,差點噴出來;而吃著蛋糕的君奕凡則是猛敲著自己的胸口--因為他真的噎到了。
 
 
見三人的有趣動作,悠微勾起唇角,十足十他最無辜的看著他們。
 
 
「你、咳咳..你說你...咳咳咳....」才剛從被噎到的窘境中脫困出來的君奕凡,邊咳著邊指著明顯在偷笑的悠。
 
 
挖哩,有沒有這麼威的?!長這樣還說自己是大眾臉..是不打算給別人活了是不是?!
 
 
其實,不能怪維亞三人這奇妙的反應,雖然說現實中的易悠人並沒有遊戲內身為血族那邪媚的感覺,但卻也更加凸顯了他那與生俱來的悠然感,再加上就連現實中,悠也依然是那男女難辨的容貌,但因為曾經有人看錯悠的性別而被列為店裡黑名單,所以店裡的客人,無論是熟客、或是第一次踏入的,都叫他美人,因為就連他們也常常搞不懂他究竟是美男還是美女..
 
 
就在這一片奇妙的情境下,學生會室的門,再次被人開啟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