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晴空《21》

 
人來人往、車水馬龍的大街上,一棟位在交叉口、建築風格特異,不斷散發出濃郁咖啡香的咖啡館,儘管裡頭顧客眾多、人聲吵雜,卻蔓延著奇異且帶點肅殺的氣氛...
 
 
因為店內今日人手不足而被叫下來幫忙的易悠人,此刻正冷著張俊俏的臉蛋,煮著客人點的咖啡,周遭的氣壓低到連常跟他一起聊天的熟客都不敢靠近。
 
 
可惡,那該死的條件,該死的人,該死的遊戲!!
 
 
不悅地將手上剛煮好的卡布奇諾放上吧檯讓店裡服務生送去給客人,而後像是要發洩怒氣似的悠轉身從櫃子上拿下手動咖啡磨豆機,默默地開始轉動起手把來..
 
 
「欸欸,我們這美人店長今天怎麼一副吃了炸彈似的,全身火藥味啊??」坐在離悠不遠處的吧檯前,一位常到〝辰。雨〞喝咖啡、吃蛋糕、看帥哥的美女好奇地問著在她前方切水果切片的另一位店長--黎辰風。
 
 
有著一頭深藍如海的頭髮、總是透著笑意的銀眸,辰。雨裡被戲稱為狐狸紳士的黎辰風淡淡地瞥了下自家朋友,而後唇邊笑意更甚。
 
 
「大概是..遊戲裡發生了什麼事了吧!」
 
 
嘛,其實今天早上找他下來幫忙時,見他一副殺氣騰騰的樣子他也被嚇了一跳,不過說真的,看悠人平日裡總是懶懶散散的,他還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事會讓他氣成這樣..
 
 
他知道他這好友兼合夥人有在玩遊戲,雖然說過去他對遊戲沒什麼興趣,只覺得那玩來玩去都差不多,所以完全提不起勁去玩,不過現在嘛...
 
 
他玩的那款遊戲好像是叫..晴空吧,哪天有空找雨去玩看看好了,記得悠人的徒弟有留他們兩人的遊戲艙,原先沒興趣所以就收著,現在倒是派上用場了。
 
 
至於重頭到尾都洩憤四的魔著咖啡豆的悠人,雖然知道店裡的客人包括自家好友都在好奇他究竟在氣什麼,不過知道歸知道,他絕不會告訴他們,因為......
 
 
**
 
 
時間 : 幾個小時前   地點 : 晴空online南邊主城,季花樓,花荷居內
 
 
「不好意思,你剛說什麼?」
 
看著眼前那帽子底下,雖不明顯但隱約可見、正微抽著的嘴角,烈輕咳了聲,壓下想大笑的慾望,又說了一次:
 
 
「我要你帽子拿下讓我看你的容貌。」
 
 
他已經好奇很久了,要不是這款遊戲裡玩家身上的衣裝服飾只有玩家自己能脫下,其他玩家硬扒或是激烈戰鬥,就算衣物破到只剩一塊布,那服裝也依然不會掉下,不然他早就把那頂礙眼的帽子給拿下,一探這傢伙的真面目了。
 
 
苦惱的看著眼前與一旁一臉期待與好奇樣的所有人,悠無言也無奈了。
 
 
「不能換別的?」
 
 
雖然說也不是不能給人看到,只是..總覺得用這當條件,好像他是來應徵牛郎什麼的..
 
 
「可以啊!」烈點頭,而後在悠抬起頭看向他時,嘿嘿一笑,十足十的痞子樣,「你把帽子微掀一角讓我看你的容貌。」
 
 
此話一出,除了他自己以外,所有人都無言了。
 
 
把帽子掀起來看容貌跟把帽子拿下來看容貌有什麼差別嗎?
 
 
「反正你就是想看我長怎樣就是了。」悠輕嘆道,而後邊將帽子取下,邊咕噥著,「不就是兩個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跟你們一樣,是有什麼好看的..」
 
 
而看清悠的面貌的所有人,全部愣住了..
 
 
「終於知道你為什麼老把自己包緊緊地了..」弄劍呆呆地說著。
 
 
「長這樣不把臉遮著,主城不暴動才怪!」陽光愣愣地接下去道。
 
 
「我突然很想知道之前如果當初他跟老大被拍下影片時,沒戴著帽子,那座城會發生什麼事了...」美女低喃著,而其他人也跟著點頭,同時心裡暗自思考把這想法付諸行動的可能性有多大。
 
 
「奇怪..」只有愣一下的大爺微蹙起眉,納悶道:「怎麼好像在哪看過..?」
 
 
而站他旁邊的寒也同意著,「我也好像有這個記憶..」
 
 
看著在場人,不是呆愣著不然就是困惑著,完全沒有以前走在路邊被人兩眼愛心看著的恐怖感覺,悠鬆了口氣,而後不解的看向從他拿下帽子後就一臉若有所思直盯著他的人。
 
 
「你這樣一直盯著我作什麼?」感覺怪詭異的。
 
 
又看了他一會,烈聳了下肩,「沒什麼。」只是突然想到了之前做的夢..
 
 
剛好像浮現了點什麼,不過一下子就忘記了..
 
 
「是說原來你長這樣子啊~」看著悠那妖豔的面貌,烈痞痞的笑著,「難怪帽子不肯拿下了。」
 
 
「有意見嗎?」冷哼了聲,悠拿起帽子,準備重新戴上。
 
 
然而就在帽子即將戴到頭上之際,一隻覆著法師長袍寬袖的手從旁攔截,下一秒,那頂黑帽已被拿在烈的手上了。
 
 
看著那抹明顯帶著戲謔的笑,形狀優美的眉微地蹙起,「你又想幹什麼了?」
 
 
「反正你都拿下了,沒必要再帶回去吧!」烈笑道,只是那笑隱約露出了點狡詐的意味,倘若不是他背對著陽光等人,不然他們一看到,肯定立刻大喊:狐狸又出沒了!!
 
 
叫烈狐狸的原因是因為他們這隊長,雖然個性上十分狂傲,但也只不過是比常人更不愛受拘束了點罷了,雖然常會做出一些常人做不到的事--像是用不熟悉的武器單挑BOSS怪、在情人節突然說要舉辦情侶P.K去死去死團的活動等,但每一件事卻都在他的掌控中。
 
 
不過若要他們說,他們覺得他們這隊長最恐怖的不是他運籌帷握、敢衝敢做的能力,而是那陰死人不償命的恐怖力量,常常有許多人被他陰了之後還以為自己是得利的一方,標準的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而現在,背對著他們的烈,臉上戴著的便是準備要下陷阱的邪惡微笑。
 
 
「誰說拿下就不能再戴回去的?」說著,悠朝他伸出手,「還來。」
 
 
「要我還你也不是不行,可是我不喜歡從語氣裡猜測他人的情緒。」烈微偏頭,故作思考樣,「這樣吧!」他搖搖手上的帽子,漾出一抹極度燦爛的笑容,「你給我權利讓我可以隨時摘下你的帽子。」
 
 
聞言,所有人,同時、異口同聲地大喊出聲「你說什麼?!」
 
 
「老大,這款遊戲沒這種東西吧?!」陽光問道,而一旁悠也一臉疑惑的看著他。
 
 
「我當然知道沒這種權利。」烈無奈了,「我的意思是以後如果我要他拿下帽子,他就得拿下。」
 
 
「憑什麼?」悠不爽道,漾著紫色光芒的眼眸透露出強烈的不滿。
 
 
靠,這傢伙以為他是誰,憑什麼他得聽他的? 就連風跟小雨都沒敢這麼命令他了!
 
 
輕笑了聲,烈慢慢地開口道:「我這人呢,基本上都是看人表情決定做事態度的..」
 
 
關他屁事!
 
 
「每次我靠近你的時候,雖然大致上可以聽出你不喜歡他人的碰觸..」
 
 
既然知道他還一直鬧他幹嘛?!
 
 
瞥了悠一眼,烈又繼續道說著:「可是我看不到你的表情,然後我身邊又常出現那種嘴裡喊著不要,表情卻一副想再多被碰一點的人..」
 
 
他奶奶的勒,他說的是A片吧?!
 
 
「所以我就會覺得你也只是嘴上說說罷了,所以就...」
 
 
「就就就..就怎樣?!」悠怒吼著打斷他,「靠,你說的那是A片吧,你當本少爺是裡頭那一天到晚哼哼唉唉個不停的女人?!」
 
 
「我沒說A片啊!」烈無辜道:「我身邊真有那種女人嘛..不信你問他們。」他伸手指向一旁在偷笑的陽光等人。
 
 
見悠殺人的眼光正殺向他們,陽光等人咳了咳止住笑,一臉認真的猛點頭,「真的真的,而且不少喔!」
 
 
不只不少,根本是多到路邊隨便抓都有的地步了…陽光等人默默在心中補充到。
 
 
微瞇起眼來回看著兩方,悠冷哼一聲,「還來。」
 
 
「答應了?」
 
 
「不答應行嗎?」不爽地拿過烈遞上來的帽子,「煩死了。」
 
 
開心的笑咧的嘴,烈伸手輕撫了下悠尚未戴上帽子的頭,而後在心中讚嘆著那柔順的觸感,同時抓住悠打過來的拳頭,「好兇。」
 
 
「不要一天到晚拍我的頭。」
 
 
「哈,你的髮質很好。」烈輕笑著,而後像想起了什麼似的,低頭再悠的耳邊輕聲道:「對了,你下次吸血時別戴帽子了吧!我很好奇你那時候的表情。」
 
 
「你想都別想,給我滾!!!!」隨著怒吼聲地響起,某人甩出鐮刀,終於忍不住的,抓狂了。
 
 
而悲劇也就這麼產生了...
 
 
只見悠的攻擊招式與其他人的防禦招式相撞,〝轟〞的一聲,花荷居的牆壁被炸了開來,龐大的聲響引來了季花樓的服務生以及所有顧客們。
 
 
而在煙霧散開之後,在眾人眼裡出現的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