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晴空《53》


「唔啊,聽說這款遊戲大部分的景色都是悠的徒兒構思與製作的,不過這類的景色跟他的個性不太相似哩!」
 
 
什麼樣的師傅教出什麼樣的徒弟,雖然主要是在電腦方面,創意與設計只是偶爾的提點,但這對師徒可是他見過的最相像的了,無論是個性、喜好,或者是心情一不好就亂害別人電腦的習慣。
 
 
「記得他說這次是別人負責想,他幫忙做場景。」遊戲ID為〝笑狐狸〞的辰。雨店長之一,黎辰風,拿著不知打哪來的望遠鏡,邊偷窺遠處正在戰鬥中的自家好友邊說著,「所以這是他工作室的夥伴的想法不是他的。」
 
 
「好像真的有這回事呢…」
 
 
同樣是跑來觀察自家好友最近失常原因,ID名為〝嘩啦小雨下不停〞,實際身分是悠的另一名好友兼辰。雨另一位店長的〝默雨逍〞蹙著眉思索著。
 
 
「對了…我從剛剛就很想問你…」他無奈地看著身邊明明好友有難,卻看戲看得很開心的人,「我們為什麼不直接過去找悠就好,要在這邊當偷窺狂啊?」
 
 
不是他要說,不過這樣真的還挺沒良心也挺蠢的…
 
 
「偷窺可以看到許多有趣的事情唷,親愛的小雨~」完全不負他的ID名,現在的風笑得就跟他的名字一樣,十足十的笑面狐狸,「你不覺得看到他難得的一面也挺稀奇的嗎?」
 
 
除了他跟小雨還有他的小徒弟,他可從來沒看過悠人這麼在乎一個人,何況還是在遊戲內、這個非現實的地方,真的讓他大開眼界啊!
 
 
「我只知道悠人之後發現我們在這邊看戲可能又會不肯下來幫我們應付客人了。」
 
 
聞言,風只是揚起詭譎的笑,略帶深意的說著,「那可不一定…」
 
 
**
 
 
「唔喔喔喔喔喔~~~~!!!!!!!!!」
 
 
茂密的樹林內,一抹人影正一邊叫喊著一邊四處亂竄,然而,與其口氣中的急迫、緊張不同,他的臉上佈滿著極度清晰的興奮之情,而在他的不遠處,另兩道人影則是宛若看戲般的一坐一站,觀視這齣鬧劇。
 
 
「我說陽光吶,是你說想單挑我才讓給你的,」坐著的人影手撐著下顎,滿臉不耐,「但你從剛剛就一直跑給這隻BOSS追,是想怎麼單挑,嗯?」
 
 
他跑得很歡樂,他可看的很不爽吶,如果不是不想打擾他興致,他早一把鐮刀轟過去了,哪還會讓他有機會在這跟BOSS玩你追我跑的爛遊戲,他現在,心情可是極度不好的吶!
 
 
「呃、啊哈哈…」正滿場跑的歡樂的陽光一聽見這明顯帶著滿滿不悅的嗓音,腳下微頓差點被BOSS一口咬了下去從陽光變陰天,「唉唷,我這是暖身運動啦!!!」
 
 
嗚嗚嗚,雖然說他也挺喜歡享受刺激的,但若可以的話他也不想要被這隻王追著跑啊,可是如果真的讓阿悠來跟他打,那跟隨著阿悠的老大就完了啊,如果老大一回來遊戲發現自己已經掛掉、失去活動資格的話,他小命鐵定不保的嘛…
 
 
「喔?」瞇起眼,悠冷笑了聲,慢吞吞地站起身子,「正好,我也來暖暖身子吧!」
 
 
哼,這小子難道真以為他那點小伎倆他會看不出來?
 
 
也不想想他以前跟現在是幹什麼的,怎麼可能蠢到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欸!?」驚疑了聲,陽光立刻朝前方扔出一道劇烈的龍捲風擋住BOSS的追擊,隨後轉身衝回已經準備朝他走過去的悠的身邊,想將悠壓坐回地上,「悠你就坐著啦…」
 
 
「這麼保護你家老大?」不再順著陽光的意,悠伸手將悠輕推開,冷笑了聲,「少爺我的耐心很有限,肯讓人跟在我身邊跟前跟後的已經很難得了,你坐著,換我去〝暖暖身〞。」
 
 
語畢,不等陽光反應過來,輕拍了幾下身上的斗篷,將上方的草屑拍落後,便邁開步伐朝被龍捲風耍得團團轉的BOSS走去了。
 
 

 
 
看著滿地被自己解決的己方人馬,從一進入這個關卡場地便被一群人圍毆的弄劍忍不住嘴角一揚,仰天大笑起來。
 
 
「哇哈哈哈哈~~~這就是惹火本大爺的下場啦~!!」
 
 
雖然說一進到這關還沒遇到老大或是其他人便被一群人埋伏令人奇檬子非常不好,不過把他們全解決掉還不會紅名的感覺真的是—超、爽、的、啦!!!
 
 
這可是難得才有的機會吶~剛好他悶了滿肚子鬱悶,這群人剛好讓他解解煩悶。
 
 
「話說老大他們到底在哪裡啊…?」他咕噥著,四處環視了下以後,選定一個方位便開心地繼續他的探險之旅了~(?)
 
 
如果這次在沒有遇到老大或是其他人,那他就直接爬上樹去找人!!
 
 
而就在他離開這塊區域沒多久,幾道黑影也默默地、踏著無聲的腳步,悄然且迅速地跟了上去……
 
 
**
 
 
一聲不吭地將一個個技能瘋狂地朝眼前的BOSS轟炸去,拚命地想讓自己專注於眼前的王怪,但悠卻怎麼也控制不了自己的眼角,總是在跟怪物對打時不自覺地朝緊跟在他身後、讓他情緒極端不穩的自家學弟瞥去。
 
 
「可惡…」
 
 
他究竟是怎麼了,為什麼要一直小心翼翼地不讓BOSS的攻擊打到那傢伙身上,明明就決定不管他死活了啊…
 
 
一想到自己就連在打怪都還一直心繫於後方那最該用鐮刀砍個幾百段的傢伙,某吸血鬼就無比的煩躁,而他這副心不在焉、處處分心的樣子,看在後方被勒令不准參戰,只准一旁觀看的陽光眼中,卻是讓他一整個膽戰心驚、如履薄冰,萬分想要跪下來求這位風悠行大爺放他一馬讓他參戰。
 
 
上帝啊,耶穌啊,我的媽媽咪啊,難道這是最新型的整人方式嗎,為什麼倒楣的事情通通都讓他碰上了,不是倒楣猜拳猜輸要叫老大起床,不然就是現在這萬分尷尬的情況,他最近是惹了太歲爺,讓祂心情不爽了嗎?!!!!
 
 
就在悠一邊分心,一邊發洩怒氣般地虐待BOSS時,BOSS的血量也逐漸下降至僅剩10%,而後再系統的刻意設定,與悠本身的超強運氣相互影響下,BOSS陷入紅血狀態了。
 
 
所謂的紅血狀態,乃為王怪BOSS在血量被玩家消磨至僅餘原先血量的10%時,偶然發生的小型進化,比起機率只有3%的BOSS狂暴化,BOSS進入紅血狀態的機率高達百分之七十,而且多數發生在副本的大王亦或是野生王怪身上。
 
 
當紅血的狀態一啟動,王怪的攻擊力、防禦力、技能數值等能力將會大幅更動,有些BOSS是增強十幾倍,彈防禦力下降;有些則是既能不便,但速度卻大幅提升,更甚者,有些強大BOSS紅血後,僅有攻擊其弱點才能有效達到傷害他、降低其血量的效果。
 
 
而悠正在攻擊的這隻王怪,即是屬於速度大幅強化,攻擊力與所持有的技能不變,但防禦降低的類型,整體而言是屬於中等難度,但若單就其速度,卻是會讓玩家想抓狂的麻煩。
 
 
「嘖。」
 
 
看著不斷在空中飛來竄去,有時還故意飛在他身邊進行挑釁行為的王怪,悠忍不住咋了下舌,帽簷下的眉微微皺起。
 
 
他討厭麻煩的事情,雖然說,平常若是遇到這類難搞又有趣的怪他會很興奮,但很不巧的,他現在心情很不好,實在想浪費多餘的氣力在這種事情上。
 
 
現在的他只想了解他那個很混蛋的食物到底發生什麼事情,為何到現在都還沒有回到遊戲裡來。
 
 
將頭上的連身帽子扯下,悠冷著張臉直盯著在空中不斷移動著的怪,觀察著它的移動軌跡,不消多時,便已完全看穿其動作。
 
 
「蕭然之墨。」
 
 
蹲低身,穩住下盤,悠將手中的巨大鐮刀朝空中的身影擲去,當鐮刀一接觸到怪物的氣息,包滿整個刀身的闇屬性頓時自主擴散開來,狠狠將其中的怪包圍住。
 
 
「天刑之棺。」
 
 
隨著悠的下一道命令,鐮刀霎時朝被闇屬性綁縛住無法動彈的怪衝去,沒有一刀將怪物砍成兩半,而是在其周遭恍若逛街般地慢悠悠地晃了一圈,下一秒,宛如變魔術般地,困住怪物的闇屬性全數湧入被光屬性絲線捆得像繭的怪物體內,連哀號都來不及喊出,如繃至極限的氣球般,〝碰〞地一聲,當場如煙火綻放,於空中爆裂開來,妖異的景象令一旁的陽光完全傻愣住,不知該有何表現才好…
 
 
而當悠看著在王怪死亡後,系統自主放入其背包中的獎勵時,一股力道突然將他往後一扯,隨後落入了強而有勁的懷抱中。
 
 
「每次看你在戰鬥時,都好像在看一場表演似的…」身後之人低喃著,「親愛的學長,我回來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