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晴空《52》

 
聽著耳機另一端傳來的,一句句帶著九分脅迫、一分關懷的言語,洛焱不禁煩躁著當初自己為何要為了接這通電話而與自家學長分開,暫時登出遊戲,整個人周邊恍若散發著生人勿近的磁場...
 
 
『喂喂??焱兒,我說這麼多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啊?』嘹亮的女音自耳機內傳出,語氣中卻不知為何帶著一抹急迫,『你再不回一句話我就要直接殺去咖啡店找那個人了喔!! 』
 
 
「……」
 
 
眉毛忍不住地抽動了下,洛焱微閉了閉眼,而後不耐煩地開口:「不准。」
 
 
該死,如果這女人不是他媽他肯定直接切斷通話回遊戲遊玩去,天知道裡面現在有沒有發生什麼事情…
 
 
『為什麼不可以去找那個人,就讓我關心一下嘛~媽媽擔心你被壞人拐去了啊~~』
 
 
聞言,洛焱彷彿聽見了什麼東西斷掉似的,再也忍不住的怒吼了起來:「老子聽妳在放屁,妳根本是想看他現實中的樣子,想去湊個熱鬧,居然還敢說什麼關心、擔心老子被人拐,妳當老子是幾歲?」
 
 
『唉唷,不就是21歲嗎,媽媽怎麼可能會忘記我寶貝兒子的年齡勒~~』
 
 
深吸了口氣,感覺自己再繼續跟自家老媽講下去一定會忍不住弒母的洛焱伸手揉了下正抽痛著的額頭,「反正不准就是不准,沒事我掛電話了。」
 
 
而一聽洛焱要掛電話,通話另一端的女人連忙出聲制止,『等等啊焱兒!!!』
 
 
「還有什麼事?」
 
 
『那我偷拍他可不可……』
 
 
不等自家老媽說完話,最後一點耐心已被耗掉的洛焱手一揮,藉由遊戲艙連上的通話頓時被切斷,而後在耳根終於清靜後,冷哼了聲,對於掛自家母親電話絲毫沒有半點愧疚,立刻讓遊戲艙恢復與晴空的連線,準備回遊戲內將滿腔的怒火好好發洩一番。
 
 
**
 
 
「哇喔,挺不錯的嘛!」
 
 
看著眼前被陽光與自家武器、寵物聯手打得倒成一片、並且逐漸化成光點被送出場外的玩家,悠微勾起唇角,輕笑了聲,「人的潛力果然無窮吶!」
 
 
雖然他不擔心陽光與小哉、水亦的配合度,但依照陽光平時偶爾會出現的脫序行為與自家寵物的呆萌程度來看,要說完全不擔心是不可能的,畢竟都是通過前兩關的玩家,實力不可能會弱到哪邊去,但照現在這情況來看,他先前的擔心倒顯多餘了。
 
 
「嘿嘿嘿~其實也還好啦!」像是第一次被悠誇獎似的,陽光臉色微紅地搔了搔頭,隨後蹦跳回悠的身邊,先是困惑的在自家老大的眼前揮了揮手,見他人仍無反應的樣子,皺了皺眉。
 
 
「老大到底在做什麼啊…?」平常看他暫時離線也沒有這麼久過,難道是遇到什麼棘手的事情了嗎?
 
 
「誰知道呢!」不甚在意的眼神自身邊之人輕拂過,悠伸手將腳邊不斷嘗試想跳至他身上卻苦無辦法的水亦抱起,隨後起身、邁步向前,「放著不管也不會怎樣,走吧!」
 
 
他說話的語氣—風輕雲淡,他向前邁出的步伐—乾淨俐落,但是後方的陽光一聽見卻是整個人—風中凌亂…
 
 
雖然阿悠的語氣是那麼的平淡無奇,行走的腳步是那麼的輕鬆愜意,但是那周遭的氣場一整個就是步步殺機、腥風血雨的fu啊~~~!!!!!!!!
 
 
上帝啊,耶穌啊!!!老大你再不趕快回來,阿悠就要抓狂啦!!!!!!聽人都說什麼暴風雨前的寧靜,My God,他終於體會到了啊!!!!!
 
 
「怎麼了?怎麼不走?」走在前頭的悠發現後頭並沒有跟上來的腳步聲,頓了下步伐,微微偏身困惑道:「有什麼事情沒有做到?」
 
 
「啊,喔…沒有啦!」陽光將心神收回,快跑跟上前方等待的身影,「對了對了,阿悠啊,我想好要要求你做什麼了~」
 
 
嘿嘿嘿,這可是讓他想很久的哩~~
 
 
「不戴斗篷?」悠猜測著。
 
 
「不是不是~」雖然這個他也挺想的,不過剛才他又想到更好的了~~「我們來辦現實中的聚會吧!」
 
 
「………啊?」
 
 
看著眼前笑得一臉燦爛的陽光,悠完全不知該有甚麼反應才好,雖然說網聚也沒什麼,但是他們明明就已經見過面了,他可不信他到現在還沒有猜出他就是咖啡店的第三店長,這麼呆可不能當上學生會的成員,尤其還是活動部長。
 
 
「你又想做什麼了?」應該不可能這麼簡單吧…
 
 
「沒有啊!」陽光無辜的看著全身戒備中的悠,「只是最近我想去新開的ktv…」
 
 
言下之意便是,難得有機會,就乾脆網聚、想望一次滿足吧!
 
 
而聽出他言下之意的悠只是無奈的輕嘆口氣,擺擺手後…「隨便你吧,時間跟地點到時候在跟我說吧!」
 
 
反正也是他自己說會答應他一個條件的,再說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不能答應的條件,雖然風跟小雨可能會抗議,不過也不是不能解決,了不起最後將他們兩人綁著一起去玩,相信陽光會很高興,因為他看起來就是很愛玩,而且與風還有小雨也挺熟稔的樣子,應該是不會介意才對。
 
 
嗯,他絕對不會承認他對這場網聚兼遊玩也挺期待的,因為終於可以跟某個清醒中的傢伙面對面好好說上話了…
 
 
話說他這食物學弟兼隊長到底什麼時候要回遊戲,他已經沒有耐心了!雖然不曉得怎麼會無緣無故心情這麼糟糕,但這種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覺還真令人不悅吶…
 
 
正當悠還沉浸在自身的思緒之中時,一道龐大的野獸吼叫聲於他方前方的森林中傳出,頓時讓陽光與悠兩人回覆心神。
 
 
「哇賽,那是怎麼一回事啊…」陽光揉著剛才那道吼叫聲激得有點疼痛的耳朵邊咕噥著,「叫的那麼大聲,還給不給人活啊?!」
 
 
「聽這聲音應該是有BOSS出現了…」說著,悠瞥了眼一直安安靜靜跟在他身旁的烈,再看向早在聽見有BOSS的那瞬間便雙眼發亮的陽光,「想去嗎?」
 
 
「想!!!!!!!!!」想都不想地,陽光立刻興奮答道,完全忘記他家老大依舊處在空白狀態,還沒有連上線,而見他這樣,一旁的悠也沒有提醒他,只是噙著抹奇異笑容,逕自邁開腳步向前走。
 
 
「走吧!」
 
 
不是他故意不提醒陽光,這一次他可是打算一起下去打王的,如果在他執行清怪動作前他還沒有回到遊戲的話,他可不保證他的安危了啊!
 
 
誰讓他明知在參加活動還敢連通知都沒有的直接切出遊戲,這不擺明是欠教訓嘛,既然如此,他可沒有義務一定要保護他吶!
 
 
**
 
 
遼闊的茫茫草原上,兩方人馬正劍拔弩張的對恃著,然而,任一外人若是看的肯定會覺得此畫面詭異無比,因為說是兩方人馬,但那人數上的差異卻是無比龐大…
 
 
「唉呀~」一手插著腰,另一手微遮著下半臉,被包圍在場中間的金髮妖豔女子,有趣地輕笑了笑,撩人的鳳眼微地瞇起,「這麼多人就圍著我一個人,該說是..受寵若驚嗎?」
 
 
「少囉嗦!!」在她的前方不遠處,一名魁梧壯碩的彪形大漢舉著大刀大聲喝止著,臉龐沁出些許汗液,握刀的雙手微微顫抖著,「你這女人…竟然、竟然敢……」
 
 
「你是要說我竟然殺了你同伴嗎?」鳳眼瞟過底下被她殺了、尚未被送出遊戲的玩家屍體,咯咯笑道,「你們都朝我打過來了,我怎麼可能不還手呢?」
 
 
人家她可是秉持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人生態度的,何況殺人這麼麻煩的事情她可懶得做,但是既然都自己送到她面前讓她殺了,她怎麼好意思讓這群送死的人回去呢?
 
 
她明明只是在這裡看看風景、放鬆身心而已啊…
 
 
可不能怪她啊~~
 
 
而見女子滿臉無辜的樣子,彪形大漢與其剩下的同伴吞了吞口水,雖然知道該生氣,但是看到這種擁有妖豔面容、窈窕身材的頂級大美女,要他們完全不起貪婪直接殺上去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妳、妳…妳到底是……」
 
 
「哎呀,我沒有耐心等你們重複同一句話了。」搖搖頭,見眼前的人完全沒有要打過來的傾向,女子輕拂了下衣袖,隨意擺了個手勢,再一響指,被她眼神撇過的所有人頓時自身起火燃燒,頓時哀號四起……
 
 
而看著眼前宛若地獄般的景象,造就這一切的女子卻沒有任何的反應,輕嘖了聲後便消失在這場的之中,徒留下一句散發著慵懶與冷酷的話語……
 
 
「浪費我的時間,罪可是很大的……」
 
 
清風拂過,當最後一個語音落下,被火舌纏緊的眾人霎時宛若失去線的魁儡,一個個倒地,詭異的場面直到系統將所有被火舌肆虐過的人都清出活動場地才停止,然而,到最後該名女子究竟是誰,卻完全沒有人知道,就連她是何時出現,何時離開,也無人知曉,因為知道的人,早已不在這場地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