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晴空《18》


自從烈說出要拐悠入隊伍那時開始,陽光與弄劍便非常有效率的馬上開了個賭盤,賭他們的隊長、他們的老大,究竟要多久才能拐到人,賭的是遊戲裡的天數,有人賭五天,有人賭七天,時間長短不一,當然也有人沒參與賭局,但下賭的人就是沒一個賭低於五天的,結果,出乎眾人意料的,被下賭注之人僅僅只用了不到三天便拐到了人..
 
 
原本,在沒有任何一個賭客贏的情況下,應該是由莊家通吃,然而莊家自己也跟著下賭,而且當事人在莊家開賭局那時便已說過,一旦玩家皆輸,那麼所有贏到的錢便全歸他,而且,為了增加刺激感,這一群愛玩的人賭的還是現實世界中的錢,而其中,又有幾個不怕死的,賭了上千的金額...
 
 
也因如此,在位於某個城市裡,某間鼎鼎有名、單名“契”的某所大學的學生會室就有了現今這模樣...
 
 
慵懶地背靠在沙發上,修長的長腿斜靠在前方的桌几上,有著一頭亮眼紅髮、周身圍繞著狂放氣息的男子嘴角噙著抹笑,邊輕哼著曲兒,邊閒適地看著手上的資料,而一旁風格各異,但一樣引人注目的幾人則是邊偷瞧著男子,邊大大聲地說著悄悄話。
 
 
「嘖,看他笑得那麼開心,真想一拳打過去..」身材比起其他幾人來的高大的男子咕噥著,「早知道那時我就先自告奮勇讓悠那小子吸血了..」
 
 
這樣之後也不會讓自家老大用情報跟那啥血契的讓悠想走都走不了..
 
 
「你?!算了吧~悠才不會找你這種路邊隨處抓都是的人族當吸血對象勒!!」隔壁一個戴著耳罩式耳機的娃娃臉少年白了他一眼,而後嘆道:「早知道一出副本就先讓悠退組,這樣所有的麻煩就全解決了嘛..」
 
 
「你們兩個少在那嘆氣,像那傢伙那麼奸詐的人,遲早也會把人拐進隊裡,」另一邊,唇角掛著抹怎麼看怎麼邪惡的笑的男子,看著手上的書,邊悠哉道:「只不過是時間長短罷了!」
 
 
「我們賭的就是時間啊!!!!!」高大男子與娃娃臉少年喊著,隨後哀怨的靠向依然哼著歌、看著資料的狂放男子。
 
 
「老大~行行好啦~~~」搖著男子的手臂,娃娃臉少年哀求著,「就差兩天而已,少收五百好不好~~~」
 
 
不像娃娃臉少年那般撒嬌著,高大男子只是一臉期望的看著男子,「不然三百也行!!!」
 
 
瞥了他一眼,男子抽回被拉住的手,繼續悠閒地看著資料,「如果輸的是我,你們會怎麼做?」
 
 
想都沒想的,少年與男子立刻道:「當然是立刻收錢啊!!」
 
 
一說完,兩人才發現說錯,正想改一句,但男子已不給機會地笑覷了他們一眼,而後放下手中的資料,換看另一份。
 
 
看自家老大一副沒得商量的樣子,兩人苦著臉,坐回沙發上哀怨地吃著各自的下午茶點心,一邊在心裡默默為自己即將縮水的錢包傷心著..
 
 
嗚嗚,早知道當初就不要賭那麼久的時間了..就差兩天而已啊!!!!
 
 
「早讓你們當初別玩那麼大了偏不聽,現在才在哀怨有甚麼用啊..」從吧檯裡走出,正為大家增添杯裡咖啡的長髮男子無奈道:「我說你們,不如想想之後被悠知道你們開賭的內容時,請他饒命的方法還比較快吧?」
 
 
聞言,那兩個滿臉哀怨的人更是直接縮去角落結蜘蛛網,背後還疑似出現的烏雲與閃電..
 
 
唉,悲哀啊悲哀,輸了錢就算了、要不回也罷了,怎就是還要避免被人追殺..某位少年這麼想著。
 
 
唉,悽慘啊悽慘,輸了賭就算了、沒回本也沒差,怎就是還要避免被鐮刀砍..某位男子如此想著。
 
 
眼角瞟到一旁自家的隊員兼助手一副天要亡我的模樣,紅髮男子無奈地在心中翻了個白眼給他們。
 
 
真的是..愛玩又愛錢。
 
 
放下手中最後一份資料,男子起身伸了個懶腰,有意無意地瞄了角落比怨婦還哀怨的兩人,隨口說道:「我今天心情挺好的,等等要不要一起吃晚飯?」
 
 
此話一出,不管其他還在詫異的人,剛還在結蜘蛛網的兩人已經衝至男子身前,一臉期待與興奮地看著他,「老大請客嗎??」
 
 
「恩。」
 
 
聞言,兩人頓時歡呼出聲,而後衝到各自的辦公桌上整理東西。
 
 
搖了搖頭,男子看向其他兩人,「去嗎?」
 
 
「難得你請客,不去怎麼行?」
 
 
「怎麼,原來我的隊員都這麼想坑我一頓?」男子挑眉道,而後所有人都停下手邊工作,動作一致地看向他,異口同聲道:
 
 
「那不是一定要的嗎?!」
 
 
**
 
 
基本上,晴空分為東、西、南、北、中,每一方位便是一個季節,東為春、西為秋、南為夏、北為冬,而中這個方位則是四季輪替著,各個方位的地圖特色也多配對著其季節,像是在東邊,百花齊放的景色極易見的到;在南邊,你可以嘗試看看被曬成肉乾的滋味;在西邊,你可以體會到專屬秋季才有的蕭瑟、飄零、寂靜的氣氛;而假如你想看雪景,亦或被雪熊追,隸屬冬天季節的北邊則是你的最佳選擇。
 
 
〝雷鳴之谷〞顧名思義,是一偶爾會飄著綿綿細雨,但絕對是終年響著大雷的一座位在西邊邊境的絕大山谷,裡頭的怪不是電的絕緣體、不然就是超強導電體,雖然說是一處四十五等以上的絕佳練等所,然而因裡頭的怪,以及周邊狂打雷的環境,並無許多玩家會選擇到此來練等,就算要來這打任務道具,玩家也多傾向於直接找玩家買,簡單來說,便是死都不想來這被電死,或是被吵死。
 
 
而在此奇妙之地,卻有一黑影正跳上跳下,左閃右躲地與裡頭的怪纏鬥著,而且有時是用手上武器揮出時的風壓砍飛怪,有時是在手上聚集元素作子彈般的射殺怪,有時則是元素融合技能,弄得原該幽黑寂靜的山谷除了雷聲轟隆與怪物鳴叫以外,整座山谷還狂震不已..
 
 
而這山谷震盪、怪物鳴叫、雷鳴不已的情況,也剛好如那黑影的心境般—動盪不止...
 
 
真煩,那天一時衝動就喝了那無賴的血,而且雖有點鐵鏽味,但更多的是酸酸甜甜、像果汁似的,整個來說還算不錯喝,但.. 
 
 
冷著張臉打著怪,悠一邊在心裡哀嘆著。
 
 
一喝了那傢伙的血不就代表以後要被他壓死死了嗎?!
 
 
尤其那血也不可能就只需要吸一次,以後如果被他用吸一次血一個條件來利用的話,依照那時清醒過來時看到的那笑得一臉奸詐的樣子,他就不信他以後會多好過.
 
 
啊~~~煩死人了!!!!
 
 
越想越煩,某隻吸血鬼手上的攻擊也越來越凌厲,技能也越放越快,而怪物的哀鳴、山谷的動盪,也越來越大聲、越來越強烈...
 
 
「哇喔~~」突然,一道戲謔的聲音自不遠處傳來,「怎麼每次找你,你都在屠殺怪物啊?」
 
 
一聽見那熟悉的聲音,黑影頓了下動作,而後看也不看地冷哼一聲,繼續他的屠殺活動。
 
 
而見自家老大難得吃癟樣,後頭吃飽閒閒、愛玩愛鬧、死命跟著來找人的其他幾人則是轉身偷笑起來。
 
 
無奈地撇了那幾個沒良心的隊友一眼,烈搖了搖頭,又道:「不就是陷害了你一次,有必要到現在還在氣嗎?」他的血可是一等一好喝的哩!!
 
 
「哪裡是一次而已,你們這對伍的人全部加起來都不知道耍我幾次了。」一道帶了點慍怒的冷音自黑影口中傳出。
 
 
聞言,偷笑的那群人通通閉了嘴,默默地縮到一旁去。
 
 
「你仇也記太久了吧?」
 
 
「有仇必報,未報之前全都記著。」
 
 
「這麼狠?」輕嘆一聲,「你先過來好不好?」
 
 
一邊打怪一邊聊天,他不累他看得都累了。
 
 
「不好。」每次靠過去,每次都倒楣。
 
 
突然,幾隻怪趁著悠聊天分神之際,一左一右、一上一下,四面八方的圍了上去,而在這打了好幾個小時,早已習慣怪物攻擊模式的人則是哼了聲,微微低身、藉著一旁的岩石,以著令人驚異、極度敏捷的身手,一彎身一扭腰地從怪物之間的些微的空隙離開那被包圍的窘境。
 
 
而也看到那副好身手的幾人正要驚嘆出聲時,好幾道雷卻同時從剛離開怪物堆、尚未維持好平衡的悠的身上劈了過去..
 
 
「悠/風!!」
 
 
「小心!!!」
 
 
雷光交加的那瞬間,整座山谷頓成一片光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