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晴空《51》

 
「風,我們這樣好嗎?瞞著悠人跑進來玩…」
 
 
狂風呼嘯的山頂上,兩名裹著斗篷的黑衣人士緩緩自遠方踏入,朝著不遠處的懸崖邊緣靠近。
 
 
「都晉級到第三關了,還說這個作甚麼?」較高的那名男子低笑道:「放心吧,不就是看個戲嘛,不會怎麼樣的。」
 
 
而且就算真的會怎麼樣也沒關係,反正他也不會對他們兩個做出什麼大逆不道的事,何況他也不一定整的到他們倆。
 
 
「但是…」
 
 
「放心吧,到時我擋你身前保護你便是。」噙著抹邪肆的笑,男子探手摟了摟身旁人的細腰,低喃著,「所以別擔心了。」
 
 
「我才不需要!」迅速地伸手揮開男子的手,矮小人兒咕噥了句後便率先跳下山崖了,徒留身後男子逐漸放肆的大笑聲…
 
 
雨兒啊雨兒,你怎麼有辦法這麼可愛…
 
 
這真的會讓人無法放開你啊!
 
 
**
 
 
感覺著從相遇便開始出現的、來自身後那道簡直可堪稱火熱無比的視線,娘娘輕嘆了口氣,回身面對身後的美女看過來,「我說美女同學啊…從剛才我們遇到並一起行動開始,你就一直用這麼火熱的眼神直盯著我,我可吃不消啊!」
 
 
「我只是好奇妳跟我姊的勝負是怎麼分出來的,」頓了頓,美女微蹙起眉,「我記得她當時還說過死也要拿到冠軍,怎麼卻敗在妳手上了…?」
 
 
「很簡單,兩個字解決你的問題,不過..」微微漾起一抹怎麼看都狡詐的笑容,娘娘微歪了下頭,嘿嘿笑道:「你要拿甚麼來換情報?」
 
 
最近養眼的鏡頭有點小缺啊,雖然今天看得很開心,不過嘛…養眼的鏡頭當然是越多越好,而且這一對吵這麼久也該想個辦法解決一下了,不然她跟小秋就少一對可以看了…
 
 
難得遇上這麼多不同類型的男男戀情啊~活潑-溫和、彆扭-狡詐、傲嬌-狂傲,雖然說最後一組還不太明顯,而且類型有朝越來越奇妙的方向發展而去的傾向,不過有的看就好,她們倆不挑的~只是,可多不可少,所以她們絕對不接受少一對組合看啊!!!!
 
 
「妳想要我做什麼?」也不囉嗦地,美女看過來乾脆地問道,「先說好,必須是我能力可及的。」
 
 
「當然當然~」擺擺手,娘娘呵呵笑道:「很簡單的,只要你有辦法………」
 
 
風吹過,沙沙草聲響起,掩蓋了女子說話的聲音,卻遮掩不了男子驚愕的表情,然而,有道言:
 
時機未到,天機不可洩漏吶~!!
 
 
**
 
 
「這個看起來好像也沒有多特別嘛…」翻看著個人介面中,代表著隊伍的那一欄,悠不予置評道:「挺單調的。」
 
 
他原先還以為既然是活動專用的隊伍,邀請隊伍時還有契約書,那麼介面或是上頭的內容應該也多少會有點不一樣,像是旁邊有標示周遭有幾個隊伍接近或是曾經相遇過的其他隊伍等等,誰知居然就跟平常一樣,只有顯示組員的ID、等級、種族與職業,還真有點無聊吶!
 
 
「如果你是製作團隊,你會為了活動,特地用些其他的東西進去嗎?」走在他旁邊也看著他的介面的陽光好奇問著,同時心裡又默默地把這個想法畫個大叉。
 
 
在他印象中,阿悠可沒有這麼勤勞……
 
 
果不其然地,被問的那個人輕挑起眉,一句話也不說,但是神情間已盡顯現他想表達的意思了—他有那麼無聊嗎?
 
 
乾笑了會,也深深覺得自己問了個白癡問題的陽光小朋友默默地轉頭看像從剛剛便一直安靜不說話的烈,歪了歪頭後,他試著叫喚了聲。
 
 
「老大,你在發呆嗎?」
 
 
由於是屬於試探性叫喚,陽光的音量並不大,但對於僅僅離他幾步之遙的意非烈來說,卻已經是可以聽的一清二楚的距離,然而,他卻彷若一無所覺似的,甚至連瞥眼、停頓等等的下意識動作也無,令一旁也已經注意一段時間的悠,也忍不住湊過來揮了揮手想引起他的注意。
 
 
只不過結論卻是無反應的人依舊無反應,失敗之人多一名罷了。
 
 
「怎麼辦,老大壞掉了?!」
 
 
「………」無奈地覷了眼明顯智商又降低好幾級的陽光,悠忍著從他頭上拍下去的衝動,一邊思考著陽光的疑問。
 
 
記得當初看晴空的官網介紹時,有提到當玩家在與外界聯絡時,,除非玩家與外界的聯絡時間耗費過久系統才會強制玩家下線,否則遊戲內的角色會短暫呈現空白狀,而就他看來,意非烈這傢伙現在還真有點像官方所說的空白狀…
 
 
至於他在跟現實聯絡卻還能跟在他們兩個後面大概是他在他或者是陽光身上設置了跟隨吧,讓自己雖然呈現不在線卻依舊可以跟在他們倆後方行動。
 
 
「大概是現實有事,先把他移到一邊去吧!」微瞇起眼,悠冷笑了聲,「找死的來了。」
 
 
「啊?」
 
 
原先不太了解他意思的陽光,在隨著悠的視線而發現到一群躲在草叢中正偷偷摸摸地瞧著他們的玩家後,頓時了解為何要將人移至一旁,以及,何謂—找死之人了。
 
 
------在這一關中,唯一的定律便是“不是隊友,便是敵人”
 
 
然而,當陽光將自家老大移至一旁樹下,打算回頭幫忙悠的時候,赫然發現……
 
 
「阿悠!!!!!!!!!!!!!」
 
 
淒厲的慘叫聲,驚得已舉起鐮刀準備割殺敵人的風悠行頓住動作,差點被反殺回去,在緊急迴避後,悠先讓哉日以鐮刀的型態陪包圍他們的玩家玩玩,而後回到陽光的身邊,略帶火氣的問道:
 
 
「叫那麼大聲作什麼,練肺活量嗎?」
 
 
真是,嚇人也不是這樣嚇的吧?!
 
 
「不是啦…」苦喪著一張臉,陽光無奈的比了比還處在空白狀態的自家老大兼隊長,「老大跟隨的對象是你啊…」
 
 
跟隨,是一個有距離限制的追隨方式,主要是讓玩家可以一邊忙碌現實的事情,一邊遊戲中,然而跟隨的對象只限與自己有隊伍關係與好友關係的隊員兼好友,而跟隨與被跟隨的雙方,距離絕對不會超過二公尺,除非是解除設定或是被跟隨的那方下線,不然就算用硬拉的方式,也無法超出這範圍限制。
 
 
除了是避免跟隨者走失,也是維護跟隨者的安全,然而,對現今被包圍的三人而言,這簡直就是一大麻煩。
 
 
因為,意非烈設置的跟隨對象是風悠行,倘若風悠行縱身戰場,目前毫無戰鬥力可言的意非烈也絕對會跟著一起進去,美其名為身死相隨,簡單說就是—活得不耐煩了。
 
 
「…………」
 
 
無言地看著表情木然的自家學弟,再看了看陽光,而後悠召喚出水亦,拍了拍陽光的肩膀後,毫無愧疚的燦笑道:「既然如此,你就加油吧!」
 
 
隨後拍拍袍子,隨地落座於意非烈的身邊,擺明著當看戲的那個人。
 
 
「不是吧,全交給我?!」呆愣著看著一臉愜意的風悠行,陽光不可置信道:「這裡少說也有15個人欸!!!!!!!!」
 
 
這是在欺負人吧?!
 
 
「你不是說你都沒有遇到其他玩家嗎?」抬手比了比場中正與哉日對恃著的其他玩家,悠笑道:「吶,這不有好幾個了?你該開心了!」
 
 
何況他還讓哉日跟水亦幫他,已經對他很好了~
 
 
微鼓著臉,陽光看了看場中一時不察被哉日殺掉的玩家,又看了看底下正在賣萌的水亦,最後看向身為這一武器一寵物的主人-正在賣力展現無辜的風悠行,哼了哼,氣嘟嘟的轉身進入場中解決麻煩去了。
 
 
而後方的悠見他這麼鬱卒的樣子,撐著頰,懶懶地又加了句:「別這麼不甘願嘛,如果你可以將這裡的人解決掉,我就答應你一個條件怎麼樣?」
 
 
聞言,原先還一臉鬱悶狀的人霎時如同吃了強力特效藥般地生龍活虎了起來。
 
 
「不戴斗篷也可以嗎???」陽光大聲問著,興奮之情在那幾乎快要閃閃發光的臉上幾乎無法遮掩,而悠也沒有破壞那好心情,微勾起唇,回道:
 
 
「沒問題。」
 
 
歡呼一聲,隨後原先還死氣沉沉的人一改方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態度,興奮至極的取出法杖、撈起還在底下邁著小腳步跑啊跑的水亦,開心地衝向戰場了~
 
 
霎時,原先就沒有停止過熱鬧的戰場,又更加的熱絡了起來…
 
 
看著難得大展神威將等級與他差不多的玩家整的慘叫連連的陽光,悠無奈地搖了搖頭,隨後偏頭看向身旁表情空白的烈,先是無聊的戳了戳他的臉,而後,撇撇嘴,蹙著眉頭咕噥了句…
 
 
「真無趣吶…」
 
 
雖然他不喜歡被其他人碰觸,也討厭被人打擾,但是看著熟悉的人明明在身邊,卻又好似在很遙遠的地方,這種感覺還真令人不悅吶…
 
 
這傢伙,到底是在忙什麼……
 
 
都這麼久了還沒回到遊戲,還真讓人不習慣吶………
 
 
「快回來吧..」恍若無聲的低喃微微響起,幾無人聽見,「不然好無聊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