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晴空《50》


看著遠方綿延不絕,一座比一座還要高的岩石山,再看了看底下那雲霧縹緲的景色,某位遊戲暱稱姓陽名光的陽光小朋友,不禁打從心底升起一股〝高處不勝寒〞與〝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感嘆。
 
 
為什麼會有這兩種感覺勒?很簡單,只因這是第三關的規則。
 
 
活動第三關被做了幾點更動,其一,原先為了讓玩家輕鬆玩遊戲,第三關為玩家狩獵賽,玩家將被傳送至場地的任一處並與相遇的玩家進行PK,勝者可繼續進行狩獵,敗者則傳送場外,當場地內只剩一人後活動則結束,然而,有別於前兩關,製作團隊這次打算來個不一樣的傳送法。
 
 
玩家一開始將被系統傳送至一處活動場地,而後玩家須自行尋找到進入第三關卡主要擂台地的傳送陣,進入傳送陣內的玩家將立即進入狩獵與被狩獵的模式,而作為被狩獵之物除了玩家以外,官方也增加了一些稀有Boss進去,而且那些BOSS所掉落的道具除原先所設定的獎勵外,還有本場活動限定掉落之物。
 
 
另一個變動則是,最初此活動無法組隊參加,只可單獨進行遊戲,而在經過一番變動以後,此關的玩家可利用活動中玩家組隊系統內出現的、於場地中唯一一個可使用的特殊組隊法自行簽約為短暫的組隊,而這個短暫的組隊,解除的辦法有二,一為玩家自行解散、退出,一為場中人數達系統要求最低人數,便會強制解散。
 
 
而現在,從被傳送到最初始的場地中至找到傳送陣之間,幸運地沒有遇到任何一位玩家,但也哀傷地只能單獨一個人、沒有夥伴陪聊天,孤單寂寞找到出路的陽光小朋友,目前正站在傳送陣所處之處、此場地的最高處、岩山的最高峰,體會著難得的、君臨天下與身為高手的寂寞…?
 
 
「唉~~~~一個人真的好無聊啊…」搔搔頭,陽光再次不死心的四處探望著看能不能看到個人影,「好歹也來幾個其他人嘛..難道這關的選手就真的這麼弱嗎?!」
 
 
老大勒??
 
 
阿悠呢?!!
 
 
寒勒勒勒???
 
 
「難道真的要我自己一個人跳下去嗎..?!」
 
 
正當陽光還在自憐自艾時,一道人影悄然出現在他身後,隨後,不待陽光反應過來,他已被人一腳踢下岩山,掉入設在谷中央的傳送陣了…
 
 
「要跳就跳還在那囉囉嗦嗦的還真煩吶…」看著消失在傳送陣的身影,毫無半點〝謀害隊友〞情感的某人如此說著,而後便打算跟著跳入半空中的傳送陣中了。
 
 
---如果不是突然從他身後出現了另一個人阻止了他的話…
 
 
「跟我以外的其他人一起跳懸崖的話我會吃醋的,親愛的學長~」
 
 
「…………」
 
 
看著不知何時也來到這座岩山頂端的意非烈,風悠行無言了,而後他聳聳肩,在意非烈驚訝的視線下,主動握住他的手,隨後揚起一抹有趣的笑,「給你個機會跟我殉情吧,如何,嗯?」
 
 
語落,同樣不給人反應的時間,縱身一躍,將身邊的人一同拉下進入了傳送陣,而再次恢復寧靜的岩山頂部,風依舊大肆吹拂著,等待著下一批〝殉情〞的人的到來………?
 
 
**
 
 
『鈴』、『鈴』
 
 
沉靜、幽暗,僅餘螢幕冷光的房間內,一道坐落於房內單人沙發椅上的人影,把玩著手中幾個鈴鐺的同時,深邃的視線不離螢幕的畫面。
 
 
突然,通往外側的感應門被人從外開啟,另一人影緩緩步入,唇邊噙著抹溫和的微笑。
 
 
「把自己關在房內又偏偏不開燈,你是在搞自閉嗎,小彧兒?」
 
 
「…我說過不要這樣叫我。」
 
 
「可是跟你很配啊,看這麼可愛的名字…」
 
 
『碰!』
 
 
冷凝著一張怎麼看都可愛的娃娃臉,脾氣與臉蛋可愛度標準成反比的嚴彧,倏地站起身,臉色不豫地問道:「找我什麼事?」
 
 
「你好兇啊…」女子表情微帶鬱悶地說著,「這樣讓我怎麼跟你說話呢..媽媽我膽子很小的。」
 
 
「………」
 
 
看著眼前表情依舊不善的自家兒子,末清燕乾笑了聲,「好啦,對不起嘛,笑一個來看看?」
 
 
「妳、到、底、有、什、麼、事?」
 
 
「唉唉唉,真的是越長大脾氣就越不好了..」
 
 
見她依然故我的不直說來意,嚴彧冷哼了聲,隨後轉身便打算離開房間,而一旁的末清燕見他如此反應,連忙拉住他,順道將一旁的電源打開,室內頓時明亮了起來。
 
 
「好啦好啦,我只是想問一下觀察的怎麼樣而已啦!」說著,她邊將人拉回螢幕前,看著上頭其中一格畫面,「有沒有譜、有沒有譜?!」
 
 
唉唷,從聽小待跟小苯說她那個讓人又愛又恨的姪子在這款網遊裡跟某個人好像還挺親暱的,加上宇白給她們看的一些畫面,她跟姊姊兩人可是超好奇的啊啊啊!!!
 
 
「女人果然是八卦的代言人…」翻了翻白眼,被喚作嚴彧的少年伸手在鍵盤上按了幾下按鍵,將近一百格的畫面頓時被縮減,隨後一段段不同的畫面顯現,只是內容全為相同的幾個人,「自己看吧,我打個盹,要走再叫我。」
 
 
難得的休假日,不能上網陪他的戀人已經夠倒楣了,還被抓來搜尋、觀看兩個男的搞曖昧,媽的,搞甚麼鬼啊!
 
 
當他是變態還是偷窺狂嗎?
 
 
「好好好,你休息吧~呀啊啊啊啊!!!!」
 
 
她這侄子也太大膽,大庭廣眾下秀恩愛啊!!!!
 
 
嘖嘖,一個人看實在有點不好玩,乾脆就…
 
 
一邊目不轉睛地直盯著螢幕畫面,女子一邊探手自隨身背包中拿出手機熟練的播打著極其熟悉的號碼,隨後…
 
 
「吶吶吶,姐,要不要一起來看看你家兒子、我的姪子,與他感興趣的美人的所有舉動啊??我這裡還有宇白剛才傳給我的、有剪過、精準度、清晰度包準百分之百讚的影片喔喔喔喔!!!!!」
 
 
嘿嘿嘿,不知道這一次的家庭聚會焱那小子會用甚麼藉口來擋掉那群死老頭安排的相親,唉唷,想到就好興奮啊!!!!!
 
 
而後方直接將沙發當床在躺的嚴彧則是翻了個白眼,在心中為他的表哥同情了下,然後眼睛一閉,直接將在螢幕前面、那越來越興奮,只差沒有尖叫出聲的女人當不存在似的,逕自睡覺去了…
 
 
表哥啊表哥,不是我不想幫你,只是我們家族的女人都不好惹你也知道的,自求多福吧!
 
 
**
 
 
「阿悠………」
 
 
一進入第三關的正式擂台,悠便看到一張標準鬱卒、十足哀怨的臉正面對著自己,而一聽見那稱呼,就算原先因距離過近而沒有認出來人,現在也已知曉是何人了。
 
 
「哀怨成這樣,是想幹嘛啊,陽光小朋友?」
 
 
「阿悠,剛剛把我踢下來的人是你對不對,坦白以寬、抗拒從嚴,還不速速給我老實招來!!!!!」
 
 
剛剛突然被偷襲,雖然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但後來想想,掉下去前聽到的那熟悉的懶散語調跟聲音,怎麼想都是他的好哥們--風悠行啊!!真是太可惡了,居然一點心理準備都不給他就把他踢下懸崖,超恐怖的好不好!!!!
 
 
最重要的是他是打哪裡冒出來的啊,那時候明明就只有他一個人在岩山頂部啊!!!
 
 
「這個嘛…」偏了偏頭,而後在眼角瞥見另一抹熟悉的身影以後,悠揚起抹笑,萬般無辜地說著,「是我踢你下去的沒錯,但我也只是聽命行事吶!」
 
 
哎,真糟糕,他似乎養成了一個很不好的習性吶..
 
 
「騙人騙人騙人,阿悠你這樣子不行啊,自己做錯事哪還能栽贓給別人,何況哪有人可以命令你啊,你要誣賴人也想個好詞吧,這種一聽就知道你唬我的話我哪會信你啊!」
 
 
絲毫沒有被騙的陽光搖搖食指,一臉說教的對悠頭頭是道著,而被拆穿的人也沒說甚麼,只是依然陽著無辜的笑,伸手指著陽光後方、逐漸朝他們倆走來的人。
 
 
「怎麼會沒人,吶,這不就有一個嗎?」
 
 
「蛤?」
 
 
滿頭問號的陽光微轉半邊身子,一看到來人後,頭上霎時三個驚嘆號出現,「老大,你也找到入口了啊!!!!??」
 
 
「你這小子都能找到入口了,我怎麼可能找不到?」
 
 
來人正是當時與悠手牽手一起去郊遊,喔不,是一起去殉情的意非烈,只是雖然那走來的姿態無比的瀟灑、悠閒,但他身上的衣服卻不知為何帶了點燒焦的痕跡..
 
 
「你的衣服怎麼了?」一下就發現異狀的悠狀似無意地問道,而聽到問句的人也只是聳了聳肩地回了句話隨意帶過。
 
 
「過來時順手解決了幾個小人物罷了。」
 
 
「喔?」
 
 
隨意一個小人物可以讓這傢伙的衣服燒焦,說笑吧!
 
 
完全沒發現現場氣氛逐漸變得詭譎,聽到自家老大說順手解決的人的話後,陽光震驚了。
 
 
「為啥老大你剛進來隨便走走都能遇到其他人,我這個比你們早進來好幾分鐘的人卻連一隻小貓都沒有遇到啊?!!!!」
 
 
這真是太不公平了,我就說嘛,這個晴空的系統絕對是大大的看上了他家老大跟阿悠了,所有好康都自動送到他們眼前啊!!!
 
 
可惡,下次下線時他一定要去找GM好好給他們客訴客訴客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