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4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晴空《17》

 
每個副本都是從與其裡頭環境相似之地所傳送的,而古墓副本,顧名思義,其傳送地便是位於一座墓園內,不僅天色一片灰暗,四周更是一片片的叢林與一塊塊的墓碑,不時還能聽見鳥類拍動翅膀以及怪物的吼叫聲。

 
而從古墓副本裡頭出來的陽光等人,正或坐或站的在古墓副本傳送地—鄴狱墓地,一個滿佈著陰森森氣息之地,苦惱地討論著解完副本後面臨的大問題。

 
「恩...現在要怎麼辦?」看著一旁一口接一口,猛灌著加血飲料的人,陽光苦惱問道。

 
**

 
十五分鐘前,陽光、弄劍、御秋自第三關的迷宮出來,見悠半邊身子都染上血,來不及說什麼便被悠轟去繳交任務資料給考古NPC,而在交完資料以後,正打算幫悠治療的秋,咒語才唸不到幾個字便被突如其來的系統公告給阻止了..

 
【恭喜玩家-風悠行,升上37等】

 
一句系統公告讓所有人都愣住,而在眾人愣住之時,另一句將眾人完整石化的公告又傳來..

 
【由於玩家風悠行種族特別,從現在起血量將開始以每秒50滴血的減少,請盡速完成種族條件。】

 
而後,來不及做甚麼反應,悠一秒從背包裡拿出了補血的飲料開始猛喝起來---因為本來就已經減少1/3的血量正開始急遽下降中...
 
 
於是,就有了現在這幅一群人愁眉苦惱,圍在墓園的奇異景象。

 
「真是個好問題啊...」弄劍搔搔頭,輕嘆了口氣,無奈道:「原本想說副本的經驗值都差不多,誰知道晴空這款遊戲,依照解副本的方式不同,玩家獲得的經驗值竟然會不一樣,結果我們的經驗值比之前解這副本所獲得的經驗值整整多出了五倍有..」

 
「而悠手上又剛好有加四倍經驗值的手鐲,而且還獲得NPC的賞識,經驗值再多兩倍,林林總總加起來他總共得到比原先預定的經驗值多出七倍的經驗值來..」秋接續道,也是一臉無奈,「就算他因為剛升等所以經驗值還是0趴狀態,但這副本最基本的經驗值可是有一個C級任務那麼多..會升等也不意外了。」

 
見所有都無奈地盯著他,悠撇撇嘴,不悅道:「這能怪我嗎,我哪知道我這麼倒楣。」

 
原先想說完這副本最多也才升一級,還有夠時間讓他慢慢找要訂契約的人,誰知道居然整整升了兩等,他也不想好不好?!

 
「發生這種事會說倒楣的人也只有你了啦!!」陽光無言的翻了個白眼,「遇到變種BOSS、擁有加經驗值的手鐲、獲得NPC賞識、得到超出預料的報多經驗值..普通人想遇都遇不到!」

 
聞言,悠的回應是一拳揮過去,「那也要挑時間,我現在可完全不想升等!!」說著,又猛喝了好幾口的補血飲料,「說真的..一直喝這飲料還真有那麼點想吐..」他咕噥著,其他人則是大笑出來。

 
唯一沒笑的寒走向前去,面露歉意的看著他,「抱歉,如果不是為了救我你也不會..」

 
當時他因一時沒踩穩而腳滑了下,在要被龍爪揮到時,悠突然擋到他身前,然後用以闇屬性作成的光盾接下了龍的一擊,雖然擋是擋住了,不過他也多少受了點傷,再加上他們之後又因後座力而撞上後方的牆壁..

 
不待他說完,悠伸手揮了揮,止住了下文,「少爺我救人可不是為了聽這個。」

 
「吶,詳細的說一次你們的種族職業來讓我聽聽吧!」他勾起一抹詭譎的笑,「聽說越是少見的種族,血越好喝呢!」

 
「阿悠你要挑我們當食物啊?」陽光歪了歪頭,不解道:「而且你這樣笑好像老大要整人時的笑容欸!」

 
「誰跟他一樣啊!」冷亨一聲,「我只是來向你們討要幫忙解副本的報酬。」說完,灌了口飲料,他撐著下巴,勾著邪笑看著他們,「說吧,各位食物候選人~」

 
「悠,你這樣好像調戲良家婦女的惡霸啊!」秋感嘆著,絲毫沒有出現被當成食物來看的不悅感,「我是精靈族祭司。」

 
「其實我覺得他這樣比較像變態欸!!」陽光說著,隨後立刻偏頭躲開朝他丟過去的飲料罐,「真的嘛…」他咕噥著,而後一見悠又舉起另一瓶飲料罐立刻回答道:「金狼族,風系法師啦!!」

 
「恩..金狼族跟狼族有甚麼差別?」沉吟了下,悠問著,而後看著陽光頓時僵硬的表情以及其他人的偷笑聲,「怎麼了?」

 
只見陽光鼓著臉頰、嘟著嘴,像個鬧彆扭的小孩似的甚麼都不說、哼個聲躲到寒的背後去。

 
「金狼族是特殊種族。」寒輕笑著答道,「狼族通常偏向力量型,但金狼族卻是偏向敏捷型,而在狼族裡頭金狼族基本來說就像母狼,此外,陽光一開始是因為聽說狼族的力量高才選狼族,結果因為GM卻說..」未說完,陽光已從他的背後用頭撞了他一下,並且將他的嘴用手摀住,不讓他繼續爆料。

 
不過堵得了一個人的嘴卻堵不了其他人的,只見弄劍接續道:「那個創角色的GM說,你這麼可愛,根本就是個極品小受,讓你當狼族豈不是白白浪費了這麼好的資質..」

 
未說完,陽光已經丟了一堆風刃過去,怒罵道:「你才小受,你全家都小受啦!!!」

 
「不過陽光你真的很像小受啊~」完全不怕被追殺的秋笑道,「白白嫩嫩的、身高又不是很高、又那麼可愛,根本就是正太一枚嘛~」

 
「我不是正太啦!!!!」陽光怒喊出聲,「你們都給我閉嘴!!!!」

 
「好好好,你不是正太~」見某人快要爆發,悠連忙喊停,不過他的下一句卻接:「寒,麻煩讓被壓的小受閉嘴,太吵了!」

 
一語說出,陽光怒吼、弄劍爆笑、御秋比個讚給悠、而寒則是一臉認真的點點頭,而後..一把拉回陽光,低下頭、用唇堵住某隻小受的嘴。

 
幾秒過後,鬆開已無力發火的某小受,彷若剛剛甚麼事都沒發生似的,寒一派悠閒的看向愣住的其他三人。

 
「好了!我們繼續下去吧!我是人族魔武師。」

 
一會後,率先回神的悠點點頭,沒露出任何反感,只給寒一個讚的手勢:「不錯嘛,現場LIVE秀喔!」

 
「你的反應還真正常呢!」微挑起眉,寒問道:「不驚訝、反感嗎?」

 
「不好意思,少爺我的思想比較開放,何況我早猜到了,」悠聳了下肩,「他一有事就躲到你身後,剛被將軍打落時你的反應又那麼大,很難猜不到。」說著,又灌了幾口補血飲料,同時在心裡鬆了口氣..

 
好險有回神,剛剛一時愣住,差點血量見底..

 
輕笑了聲,寒戲謔的比了比一旁還在發楞的兩人:「那兩個倒是還沒回神。」

 
「經驗不足吧!」說著,他隨手拋了個光屬性作成的小炸彈過去,「回神!」

 
一個響指,小型炸彈發出了爆炸聲,瞬間驚醒了兩個石化中的人..

 
「靠,悠你搞謀殺啊!!」一回神弄劍立刻罵出聲,一旁的秋則是微笑微笑再微笑。

 
「誰讓你們倆呆那麼久,你們應該早就知道他們兩的關係了啊!」悠一副我最無辜的說著,「好啦,弄劍你啥種族?就剩你了!」

 
「那叫人也別用這種方式嘛,很嚇人欸!」弄劍繼續碎碎念著,「我是人族的戰士。」

 
「反正那就跟閃光彈一樣只會讓你們回神,又傷不到你們!」

 
聞言,還在碎碎念的人差點沒有吐血,而秋一臉無奈的看了下完全不覺得有做錯的悠,「悠你啊..」

 
「好啦好啦,下次我換別的方式叫你們總行了吧?」搔搔頭,悠咕噥著,「直接把鐮刀揮過去好了..」

 
雖然很小聲,仍是讓另兩個人聽見了,只見秋與弄劍立刻回道:「那更不用了!!!」

 
就在三個人還在吵吵鬧鬧的你一言我一句的時候,一道人影從傳送陣走了出來。

 
「原來你們出來了,幹嘛都待在這不回主城?」

 
**

 
一聽見聲音,吵鬧中的三人頓時安靜下來,動作一致的轉頭看向來人,「你怎會在這?!」

 
「嗯?」來人—意非烈,微歪了歪頭,「事情解決了當然就來找你們了啊!」

 
「倒是你們在這座甚麼?欣賞墓園的風景?」

 
「我們在這討論該怎麼幫悠解決種族問題。」寒回答著,正要解釋什麼種族問題時就被烈的下一句話給驚住了。

 
「怎麼,他37等了?」

 
一句話,引來在場所有人的驚呼聲。

 
「你知道?!」

 
見他們一臉驚愕的表情,烈挑了挑眉,「打從見到他那頂斗篷開始我就知道他的種族了!」

 
「為甚麼?」走上前去,悠站定在他面前,問道。

 
「想知道嗎?」嘿嘿一笑,烈勾勒出一抹可說是邪肆的笑容,「答應我不退隊我就告訴你你想知道的事情。」

 
雖然說陽光在無意間拐了悠進隊伍,但他可沒有忘記玩家可以退隊伍的這項設定,倘若之後陽光把隊長還他悠卻退隊了,那還不是跟當初沒拐到人一樣?

 
聞言,帽子底下形狀優美的眉微地蹙了起來,「我喜歡自己一個人到處亂晃、也不想一直解任務或是打怪。」

 
他玩這款遊戲為的可是放鬆心情,並不想要一天到晚到處打怪解任務啊!

 
而且加入組隊的話又要顧這顧那的,實在很麻煩..

 
「我難道就很像那種會乖乖待在一個定點,天天打怪解任務的人?」挑高眉,烈雙手懷胸的看著眼前之人,「如果你認為是,那你可真不了解我。」

 
「我也才認識你沒幾天吧..」悠喃喃道,而後,像是下了甚麼決定似的,他抬起頭,帽子底下的眼堅定的回視著他,「就這樣吧,我不退隊,但你得回答我所有我想知道的事情。」

 
此話一出,烈大笑出聲,而陽光等人則是哀號出聲..

 
「哈!就說我怎麼可能會拐不到人嘛~」心情極度愉悅的烈大笑著,而後在隊伍頻道裡說道:

 
『之前賭我拐不到人的,通通拿錢出來吧!!我拐到人了。』

 
此訊息一出,先是毫無回應,而後不久前也上線的其他隊伍的人立刻大喊出聲:

 
『你說甚麼?!』

 
下一秒,不遠處的傳送陣再次閃了亮光,從裡頭走出了幾個面露凶光的人。

 
見他們一副想啃了他的樣子,再加上另一邊陽光與弄劍也慢慢地向他靠近,向來天不怕地不怕的悠頭一次產生了想逃跑的感覺..

 
只見他一秒看向烈,指著那群想把他生吞活剝的人,迅速道:「警告你,如果讓他們靠向我,我絕對、立刻、馬上,退隊走人!!」

 
看著悠,烈微瞇起眼,而後伸手朝那群人的方向輕揮了下手,一道亮光升起,而後那群人便被突地出現的暴風圈圍住了,而沒有跟著瞎起鬨的寒、御秋兩人,一見到烈微瞇起眼,便默默的向後退了好幾步..

 
別人不知道沒關係,不過他們可不會不知道,當他們的隊長微瞇起眼,且一言不發的看著某人時,便是他在思考著該怎麼處理眼前找死的人。

 
基本來說,烈是個思緒快,行動也快的人,通常有甚麼事他都會迅速做出反應,然而,當他沒有立刻做出行動,反而盯著眼前事物時,那時他的心中想的便不會是早早解決了事這麼簡單而已,而是要好好想想該怎麼〝好好〞整治整治這個事物了..

 
而現在,烈正在思考該怎麼處理眼前有極大可能想違約的吸血鬼,良久,他開口道:

 
「假如我沒有困住他們,你真的會違反約定?」

 
或許也知道他剛剛的行為不太好,正在喝飲料的某之吸血鬼頓了下動作,有點心虛地回道:「大概,再說..你也甚麼都還沒有告訴我,約定本身便還沒有正式化。」

 
也不能怪他啊,看到一群人虎視眈眈的靠向他,一副想吃了他的樣子,他能不逃嗎?!

 
不然他可是很守信用的。

 
又盯著他一會,烈聳了聳肩,將又開始灌起飲料的悠拉至一旁的樹下,而後一把抽走悠手上的補血飲料,將正要開口大罵的人圈入懷裡,悠哉道:「現在你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喝我的血,一個是等著血量歸零,選擇吧!」

 
「什..放開我!」悠掙扎著,「不是說過不要碰我嘛!?」

 
這個人實在很欠揍啊,都說過多少次別碰他了他是耳朵有問題嗎?!

 
而且還抽走他的飲料、把他的手鎖的死死的,讓他想重拿一罐都不行。

 
「我說啊..你也差不多該習慣了不是嗎?!都被我抱過那麼多次了~」烈不以為意的說著,完全不管這句話在旁人聽起來是多麼的曖昧,「快喔,要見底了呢!」

 
動了動被困住的身子,發現完全掙脫不開後,瞥了眼只剩不到一百的血量,悠咬咬牙,哼了聲後便像洩憤似的張口從抱著他的人的頸部咬了下去。

 
於此同時,不遠處的暴風圈也被解開,只見所有人都呆愣地看著這奇異的一幕--身披斗篷的吸血鬼,埋頭喝著鮮血,而被咬的那人不僅沒露出驚嚇,反倒是一臉計謀得逞的任由懷中的吸血鬼,盡情的享受著這場食物獵豔..

 
而在一人享受、一人奸笑、一群人石化的同時,一道系統聲音響起..

 
【恭喜玩家風悠行完成種族條件,種族確立,血契訂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