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晴空《11》

 
〝微風吹過,樹上的葉子飄落,兩道人影慢悠悠的走在路上,突地,男子抬起身旁之人的手,一雙迷人的眼裡帶著掩不住的擔憂地看著那帶著血色的小手,而後慢慢的低下頭,宛若膜拜般的舔著小手..〞
 
「......」
 
哪來的風跟葉子,這也加料得太過頭了,剛剛根本連一點風都沒有,旁邊也沒有樹。
 
還有,什麼隱含著擔憂的眼睛,他那時也不過就是看那血不順眼罷了,擔憂個屁!!!!!
 
嘴角微抽的看著官網上的影片,某個人深深覺得他的理智線似乎要斷了,而在下一秒,上天彷彿聽見他內心的想法般,那條名為理智的線,徹底崩解。
 
「我靠,你們是笑夠了沒,再笑老子開殺了啊!」他朝後方那群正在大笑中的人吼去。
 
馬的,從剛才的隊頻到現在都半個鐘頭過去了他們居然還在笑,而且還越笑越大聲?!
 
「哈哈哈哈~深情男子因不忍見自己的寶貝情人受傷而溫柔的替她舔掉手上的血液..」完全不把烈鐵青的臉色看在眼裡,娘娘狂笑著,「深情?溫柔??情人???這傢伙?!!饒了我吧哇哈哈哈哈~~~」
 
拜託一下,烈這小子簡直就是一團火,跟那啥深情溫柔等形容詞根本不會扯上邊,這一說出去不被笑死才怪!
 
而且放影片上官網的人居然把悠當成女的了..嘖嘖,真是有夠可憐的啦~
 
一旁也笑得前俯後仰的弄劍,再看見自家老大的臉色越來越傾向包公,連忙止住笑,輕咳了聲,開口道:
 
「娘娘,就算老大跟〝深情〞、〝溫柔〞完全搭不上邊,而風也不是女的,我們也不能..咳嗯..也不能...」未說完,弄劍像是再也忍不住似的大笑出聲..
 
「哈哈哈哈哈~不行,我忍不住了啦哈哈哈哈~~~」
 
一想到剛剛老大聽完他們跟他說官網上有他跟悠互動的影片,而且影片的點閱率還有越來越高的傾向時,那立刻脫口罵出的話,他就很想笑..
 
“這什麼鬼?!大爺我不過是幫人舔個血而已是有什麼好八卦,現在的人是都吃飽撐著想被殺個幾千遍嗎?!還有那什麼深情溫柔之類的東西,我根本跟那些詞完全搭不上邊吧!”
 
看來老大也很清楚自己的個性嘛~~~
 
是說那影片上老大的表情還真有點不像平常的他..雖然不是擔憂的表情,但看起來倒是挺像捨不得的樣子..
 
看身旁的人原本俊帥的臉此刻卻有越來越像包公的傾向,身為八卦主角之一的悠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呵呵~」
 
悶悶的瞥了他一眼,烈鬱卒的看著他,低聲抗議道:「怎連你都在笑!」
 
看他一臉不開心,背後也像飄著幾盞鬼火似的,悠偏了偏頭,而後舉起手放在他頭上,輕拍了下,「乖?」
 
無奈的看了他一眼,烈搖搖頭,「你是把我當小孩在哄嗎?」
 
真是奇怪,以他的個性應該不會給別人有拍他頭的機會,之前敢這麼做的人下場都是被揍飛,就連親人他也幾乎不給拍,怎換了眼前這人他不但沒有感覺到不爽,反而還覺得挺舒服的..
 
是怎麼一回事..?
 
烈疑惑地在心中自問著,並沒有伸手將悠的手抓下,反倒讓他繼續玩耍般的拍著他的頭。
 
「算了,」最後他只能輕嘆口氣,「你不在意就好。」
 
反正他現在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乾脆放著看以後會不會自動出現答案好了!
 
然而,沉浸在自己思維中的烈並沒有發現身旁之人微一頓住的身影..
 
縮回手,輕拉了拉帽子,悠在心中咕噥著。
 
不在意?
 
如果是就好了..那時如果不是因為有帽子遮著,影像裡他的臉絕對是呈現爆紅的狀態..
 
一想到自己那時不只是呆掉,心跳更是不知在狂跳個什麼勁,他就很想找個洞把自己埋進去..
 
都幾歲了,居還會因這種事而臉紅..他又不是什麼初出茅廬的小鬼..
 
雖然心裡是一片慌亂,但悠一點也沒表現出來,行為舉止一如往常般的平靜、悠閒..
 
「對了!」烈突地問道:「你那時是要問我什麼?」
 
在他抓起他的手舔下去之前,他好像有什麼事要問..?
 
偏了偏頭,悠想了一下,而後輕喔了聲,從背包裡拿出那顆變色的銀白蛋..
 
「這個。」他舉了舉手上的蛋,「怎沒孵化?」
 
隨意瞄了眼蛋,烈聳聳肩,淡道:「快了!」
 
「......」
 
這什麼答案啊..?要幫人也幫全套的吧!!
 
見身旁的人沉默的樣子,烈在心中偷笑著。
 
肯定又在心中抗議他不直接說清楚了吧..但一說出來就不好玩了啊~
 
「乖啦!」他輕拍了拍悠的頭,而後在他抬起頭看向他時,勾起一抹惡劣的笑,「一樣,條件問題罷了!」
 
「......」
 
這次,回應他的不再是一陣沉默,只見悠默默得拿出不知何時變了出來,且已經纏繞著濃濃黑暗氣息的彎月大鐮刀,狠狠砍向在說完話的當下就已退離悠五大步、正在偷笑的烈。
 
看著悠果然如自己所想般的氣到拿出武器,烈終於忍不下去的笑了出聲,但一看到已揮至眼前、比他還高的鐮刀,就連生性愛好刺激的烈也不免冒了些冷汗..
 
「以後還是少惹他好了..」他咕噥著。
 
不過不惹他,有可能嗎..? 烈想著,一邊躲開悠的攻擊。
 
嗯..這機率似乎比哪天有人跟他說他其實是女的還要低..
 
算了算了,大不了被砍幾下而已,還是不要委屈自己好了~烈快樂的想著。
 
而砍人砍得正開心的某人,不知為何,突地感覺到一陣惡寒..
 
奇怪,怎麼大晴天的,突然有點冷..系統出問題嗎?
 
悠困惑的想著,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被某個在心中下了個恐怖決定的人給看上了,依然愉悅的揮舞著手上的大鐮刀追殺著也拿出武器抵擋的人..
 
這方的兩人,打得開心又激烈;而遠方的那群人絲毫沒有過來調停,只是湊在一起、坐在地上,一邊看著眼前一向強大的老大被追殺的難得情景,一邊聊著那篇在未來,尺度會變得更高的八卦新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