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晴空《48》


意非烈獲得的卡牌,其中一張要求使用者需擁有與其靈魂有著契約關係的武器或寵物的卡牌,得到這張卡牌的人,可以將不在此活動場地,卻與自己的靈魂有著聯繫的武器或是寵物召喚過來,簡單來說,此張卡牌與悠的卡牌極度相似,只是悠的卡牌是只能召喚寵物,而烈的卡牌則是只要與他有著靈魂契約的任何事物,他皆可以召喚過來。
 
 
而靈魂簽約這個先決條件要達成並不難,有些玩家收寵物時總會用上靈魂簽訂,雖然說不論是靈魂簽訂或是普通模式收寵,都可以召喚寵物,但靈魂簽訂下的寵物會在契約簽訂當下等級下降為1,而後隨著主人的訓練緩緩升級,這種方式,寵物與主人間的默契會比較好,而且攻擊力與忠誠度也會比普通收寵的寵物來得高。
 
 
然而,與武器有著靈魂契約的玩家,全晴空內就只有烈與悠兩人,而烈,因與武器精靈間的配合度已達最高值,更可以做到人與武器精靈間的靈魂同調,進而雙方融合成一人,是以他使用了另一張可更換其他卡牌功用的輔助卡,將這張卡牌的咒語稍加改變了下,將原先卡牌具有的召喚的能力,改換為在靈魂融合技能的情況下,全能力值的提升。
 
 

 
 
看著自從風悠行走向他便一直死盯著這邊瞧的某個用世界廣在世界頻道上吵的風風火火、沒完沒了的傢伙,烈歛起眉,而後回頭看著仍不解他剛才所說意思的風悠行,再次開口道:
 
 
「介意嗎?」
 
 
其實不只風悠行與夜魄不明白為何意非烈在使用了卡牌將他與武器精靈間靈魂同調的攻擊能力與其他方面的能力職權上升了一個檔次後,不直接殺入戰場,反而是先將他與夜魄靈魂從屬的部分切換,讓夜魄暫時擁有身體自主權,而他則變成幕後者,就連意非烈本人自己也不明白為何當下他會這麼做。
 
 
他只是覺得如果再不冷靜一下,他可能會來個先殺人再鞭屍,活動結束後,找到人再殺人再鞭屍,而後到重生點繼續殺人繼續鞭屍、或是將人殺到快死的時候讓風悠行幫忙施個治癒術然後再繼續殺然後再治癒術再殺…的無限循環。
 
 
總而言之,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他就是看那個人不爽到了極點,打從這個人在洞穴問風悠行要不要當他婆開始,他就已經想將這該死的傢伙扁到他老娘都認不出來了!
 
 
「如果你是問我介不介意你殺了那個頭腦有洞、眼睛有病的神經病的話,我是不介意。」好不容易了解意非烈意思的風悠行聳了聳肩,「是說你殺氣那麼重做什麼?」
 
 
從剛剛他就很在意了,原先想說那股濃烈殺氣是夜魄散發出來的,現在一看,原來是他這個預備糧食發出來的。
 
 
不過他跟那個頭腦有洞的傢伙認識或是有結過什麼仇嗎??兩次看這小子這種想殺人模樣都是因為同一個人吶,難道說這人對他做過什麼事情吧?
 
 
腦中思路越跑越遠的風悠行,絲毫沒有發現他方才那串句子說出口後,意非烈冷笑的聲音,還有不遠處一直在注意這邊的皇天無影頓時飛奔過來的身影..
 
 
「親愛的風悠行小姐,我很確定我沒有病也沒有洞..」某副會長宛若完全遺忘什麼叫做公會形象的一邊跑還一邊大喊著,「求妳嫁給我啊啊啊啊~~~~」
 
 
「………」
 
 
冷眼看著明明長的還算可以的人,這麼厚臉皮、這麼不計形象地朝他飛奔過來,完全沒有被感動到,甚至被激出一股怒氣加怨氣的風悠行只是默默轉頭看向身邊的人..
 
 
「我可以自己來嗎?」
 
 
一次兩次還無所謂,就算用世界頻道廣播他也沒差,反正沒人知道他是誰,可是一直被人叫小姐小姐、說什麼嫁啊嫁的,再怎麼脾氣好的人都會忍不住,何況這個人,明明早就已經說過他是男的還這樣一直死纏爛打、當他是女的,這不是欠扁欠揍又欠殺嗎?!
 
 
「哈。」輕笑一聲,意非烈將已踏出步伐的人拉回,「他歸我了。」
 
 
語落,手一張,三顆分別由風、雷、火屬性壓縮的小球浮現在他手中,而隨著他邁出的步伐,小球逐漸膨脹直至一顆籃球般的大小時,它們如不受控制般地脫離了烈的掌控朝皇天無影飛去。
 
 
「來得好啊,不過就三顆小球,有什麼用?」停下腳步,皇天無影隨手一揮手中的卡牌,隨後一群又一群的怪物立刻出現在他身旁並且擋掉打向他的攻擊,而後他又從口袋翻出另一張卡牌,咒語一落,一把大刀赫然出現在他的手中..
 
 
「召喚跟具現卡嗎..」低喃著,而後烈向左跨了幾步躲過怪物噴射出的火球,縱身一躍踩上在空中到處製造風壓的怪物。
 
 
「知道嗎,你這樣實在..」一手抓著怪物的毛髮,一手甩出幾道夾雜著火焰的鋒刃,在靠近皇天無影的上方時,烈毫無戀棧的鬆手、落至目標身旁,「像個想打近身戰的召喚師。」
 
 
「你..」好不容易躲過滿場亂飛的風、火、雷球與不久前加入的烽火刃攻擊的皇天無影,還來不及鬆口氣讓自家召喚獸反擊,就見一道身影從天而降,隨後一道氣勢萬鈞的黑影朝他劈來..「靠!!」
 
 
顧不得閃躲姿勢的狼狽,在黑影即將劈上他之際,皇天無影蹲低身子並向一旁翻了個筋斗躲過去,定睛一看,赫然發現意非烈的手中不知何時已握住一把散發著熱氣的焰刃。
 
 
「不是吧,你不是魔法師嗎?!!!」一邊拿手上的刀阻擋著意非烈的攻擊,皇天無影邊指使著召喚怪從旁干擾,而攻擊受阻,一旁還被怪物虎視眈眈包圍著的意非烈卻是淡定地一邊閃躲一邊持續攻擊,完全無視身前人的問話。
 
 
不過他不回話不代表另一個人就會停止問話就是了...
 
 
「你的卡牌究竟是什麼,為什麼你既可以變身又可以用魔法??」儘管閃得狼狽,皇天無影依舊絮絮叨叨個不停,「難道你是融合卡牌?變身卡牌??還是其實是開掛啊???」
 
 
「欸欸你別都不說話,好歹回個幾句吧??」
 
 
「不然問問你跟那位美女是什麼關係??看你們兩個似乎頗曖昧啊??」
 
 
原先對他所有問句都當沒聽到般的意非烈,聞言,動作頓了一下,而後向後跳開一步,而不遠處與自家寵物當觀眾看戲的風悠行也頓住了在幫水亦順毛、按摩的手,黑帽下的表情略微扭曲..
 
 
這個人..到底是要叫他美女幾次,他快忍不住了…
 
 
「你為何一直喊他美女或是小姐?」烈淡淡問道,而後右手持刀向後一揮,如觸發技能般地,一隻想偷襲的怪物登時被火焰包圍住,沒幾秒便被消滅,「你明明知道他是男的。」
 
 
「確實是美女啊!」皇天無影笑道:「說小姐是因為,世界廣上我若是跟個男的告白,肯定會造成更大的轟動,我看他挺低調的,就說小姐了!」
 
 
「他對你沒興趣。」
 
 
「沒試過怎麼知道有沒有興趣。」皇天無影聳了聳肩,而後略帶深意的瞥了他一眼,「而且,你現在又是以何種立場代他發言?我看你們不像一對的啊,我追他關你什麼事?」
 
 
眾所皆知,皇恩浩浩的副會長皇天無影,身手佳,為人風趣,更是晴空最佳男朋友榜上排名第二的人,然而,眾人皆不知,唯有好友知的皇天無影,實際上是個笑面虎,他可以面帶微笑的跟你談笑風生,也可以帶著笑容的睥睨嘲諷,更可以帶著笑容的殺人奪命。
 
 
而現在,他只用短短兩句話,就讓意非烈不知如何回應了,因為他說的也的確是事實。
 
 
說他是他的隊長,這管轄的範圍會不會太大了,連隊員的感情事也一併管了?!
 
 
說他是他的食物,這藉口也太搞笑了,何況食物哪來的權力管主人的感情事?!
 
 
說他是他的學弟,從現實管到遊戲中,這管轄範圍豈不就像是在管太平洋嗎?!
 
 
沒讓他思考太久,覷著他放鬆警戒的那一瞬,皇天無影已讓他的召喚獸朝他撲去,他人也隨之跟上。
 
 
而在他發動攻擊的那一刻,回過神的意非烈臉上的刺青紅光一閃,而後他的左手轉瞬間憑空出現另一把漾著火燄的刀,下一秒,正面殺像前方的召喚獸群..
 
 
霎時間,獸鳴奏響,刀光順閃,勝負--立現。
 
 
風吹過,場上兩人相望,同樣狼狽,同樣不語…
 
 
「我挺好奇你第一大魔法師之名怎麼來的。」率先打破沉默的是衣著破爛甚至受著傷流著血的皇天無影,「真不知晴空的榜是怎麼統計怎麼排名的!」
 
 
從頭到尾他根本不像個魔法師,尤其是最後破解他那昭的方式還是用魔武師的手法,究竟是哪個混蛋給他安第一大魔法師之名的?!!!!
 
 
「我也挺好奇那個男友榜你是怎麼擠上去的。」
 
 
「……」沉默了一下,而後皇天無影咬著牙抗議:「喂,我好歹也是誇你,怎麼你卻是虧我,禮尚往來懂不懂?」
 
 
「我只虧我家隊員,對你沒興趣。」冷哼一聲,意非烈手中的雙刀漸消散於空中,身上的異變也逐漸恢復成原先的模樣,「你該滾了。」
 
 
「你說我就聽嗎?」也冷哼了聲,他默默讓手中幾乎只剩刀柄的大刀畫成光點消散去,而後轉身看向不遠處的風悠行,「我可是來追婆的!路人甲滾邊去吧!」
 
 
「美女,給不給追、當我婆啊?」
 
 
有道言:是可忍,孰不可忍,某隻從十幾分鐘前看到世界頻道就已經想扁人的吸血鬼,終於忍不住了,只見他緩緩探手將頭上的黑帽掀下,揚起一抹燦爛無比的笑朝意非烈招招手。
 
 
「吶,過來一下。」
 
 
瞥了眼場上所剩不多的玩家,應該說,全部只剩一口氣的玩家,見他們臉上那驚豔的表情,烈微蹙起眉,邊走過去邊不悅道:「作什麼無緣無故把帽子摘下了?」
 
 
之前不是死都不掀開帽子的嗎?
 
 
「五秒鐘內你能說出闇月之約的指定話語,我送你個禮物。」當意非烈站定在風悠行的面前時,悠說著,而後立刻開始倒數秒數:「五…」
 
 
還來不及細想悠的用意,一聽到〝闇月之約指定語〞烈便下意識的回答了..
 
 
「我,意非烈,願與風悠行,共同分享能力、血液與生命,絕不後悔,絕不違背誓約..」
 
 
說完,隱約知道悠想做什麼的烈愣住了,而在他說完此誓約之言的那一刻,他們倆人所處之處的地面上,一道染著血色、隱隱泛著紫氣的魔法陣登時出現,看傻了在場一群人。
 
 
「你..」
 
 
「我開動了啊!」輕笑了聲,隨後悠一把將還待站著的意非烈拽了下來,伸手一攬,將還愣住的人拉入懷中,翻身、張口,咬下,而後..
 
 
「……」
 
 
「………」
 
 
「…………………」
 
 
從頭到尾不超過一分鐘的行動,除了主動的風悠行,其餘的人,包括當事人之一的意非烈,無一不是張大著眼,傻住了。
 
 
就連早在好幾分鐘就已經到這現場,只不過躲在一旁看戲的其他玩家也傻傻地盯著場中間的畫面---赫赫有名的第一大魔法師,被一名全身包的烏漆抹黑的美人給壓在地上,強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