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晴空《47》


看著眼前的人,夜魄發現他大概了解為何意非烈會表現出與以往不同的反應,一直纏著這人了,因為這人,真的很容易讓人感興趣。
 
 
他並不是普通的智慧NPC,他是屬於晴空遊戲團隊的隊長,是洛焱從小一起玩到大的同伴,因為從他的堂姊,也是團隊的遊戲設計師口中發現他這次幫忙設計了個角色,而且還是曾出現在他夢裡的角色,甚至還為那角色想了幾個搭配的技能、設下了幾個條件,讓他們這群從小就與洛焱混在一起的同伴產生了極大的好奇。
 
 
他們都知道洛焱不太會做夢,但一作夢,有九成九以上的機率是預知夢,所以當他們聽瑠川宇白,也就是洛焱的堂姊、遊戲裡的叫我娘娘,說這角色是焱從夢裡想到的角色後,當下就想跟著進入遊戲看看,但由於他們的身分並不適合進入遊戲,所以他們就另外想了個辦法..
 
 

 
 
『小子,再說一次你剛說的話。』看著從自己手中黑線內出現的人影,意非烈無奈了,『你們哪時也玩起跟蹤這手法了?』
 
 
『不算跟蹤,我很忙,只是偶爾才會上來當你的武器精靈,大多時候你身邊還是智慧NPC。』被同伴戲稱為面癱的臉冷然的盯著只比自己大幾個月的人,本名齊凜的夜魄淡淡道:『不會讓你吃虧,如果你在一個禮拜內將與武器精靈間的配合度練到15等,我另外附送你一個武器。』
 
 
正常來講玩家與武器間的關係大都是看屬性與用起來的手感,但武器精靈不同,因為武器精靈也算一個人,所以要使用需擁有配合度,而使用者與武器精靈間的配合度越高,技能使用起來的能力將越強悍,但是這配合度並不是說練就練如此簡單,除了使用者本身須配合武器精靈的攻擊,精靈也需揣測使用者接下來的行動,雙方間的指令與行動越搭配,兩者間的配合度才會漸漸提升。
 
 
『我可以選擇讓你滾嗎?』想也沒想的意非烈立刻回復道,雖然知道得到的武器肯定不會多糟,但他對於被人跟蹤、研究,實在是一點勁也無。
 
 
『我也想,但除非你希望換其他人來。』很明顯對這種事也沒興趣的齊凜默默回道,『我不介意換人。』
 
 
聞言,意非烈沉默了...
 
 
遊戲團隊除了身為團隊隊長的齊凜與偶爾幫忙設計的角色的瑠川宇白以外,還有三個能力雖好,但吵鬧的程度與比起陽光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小鬼,而現在,一聽到換人就是換另外幾個吵起來要人命的小鬼後,意非烈只覺得他的頭更痛了..
 
 
『隨你們吧!』最後,他只能擺擺手,一副他甚麼都不想管,隨他們鬧騰去的樣子了。
 
 
不過這也不代表他真的甚麼都不管,趕不了人,他就改換賣力賺配合度以便拿武器,任務、BOSS、副本樣樣來,偶爾再到PK場玩玩,而這〝第一大魔法師〞就是在那時拿到的,誰也沒料到意非烈本人,最初只不過是為了拿個武器好補償補償自己罷了…
 
 

 
 
「不過我不曉得他現在究竟是怎麼個狀態就是了..」絲毫不曉得眼前之人的想法,悠只是微繞著他邊走邊研究,「你就不能給個回應?」
 
 
除了一聲“喔?”以外,就只是呆站著沒其他反應,這還讓人怎麼猜呢,真當他這麼閒嗎?
 
 
如果不是因為太過好奇,他早拋下他先跟水亦一起玩玩去了。
 
 
「對一半。」顯然也沒一直沉浸在自己思緒裡,微瞥了眼在身邊東走西繞的人一眼後,他隨地坐下,一手嫌場內不夠混亂似的又丟了幾個小型暴風進去晃晃,「一個角色無法容納同時受控兩個靈魂,他現在可以看得見,但什麼事都不能做。」
 
 
「真無聊啊..」悠感嘆了下,而後又問,「他無緣無故叫你出來幹啥,元素圈不是待得好好的?」
 
 
這也是他一直困惑的地方,就他的想法,意非烈這個人,能睡就絕對睡,絕不會有別的想法,怎麼這次卻偏偏自己跑下場來玩了?
 
 
難不成在元素圈出現前他被攻擊到頭了?
 
 
而聽到這一問題的夜魄沉默了,其實他也不明白怎麼他難得一次想進遊戲裡看看活動進行得怎樣,卻剛好被意非烈叫出來用這招,此外,這招基本上是讓使用者可以直接使用武器精靈的技能而不是乾脆讓武器精靈頂替使用者,所以他現在也是滿頭疑問..
 
 
不過不等他解答出答案,風悠行又開問了,一整個就是好奇寶寶附身狀態..
 
 
「還有,為甚麼他可以跟武器精靈合體?小哉可沒提過這招式吶!」
 
 
「等級不夠。」
 
 
由於使用者與武器精靈進行靈魂融合、技能共享是一項極度需要兩者間的契合度的能力,雖說這是遊戲,但是一定的要求仍舊有,而要靈魂可以融合最低的條件就是雙方配合度需要到達30等,雖然悠與哉日兩人感情很好,對彼此的了解也很夠,但再怎麼講悠進入遊戲也不過就一個月,配合度又不是那麼好練,重點是悠玩遊戲一整個就是度假模式,所以他與哉日的配合度至今也不過剛過15大關,離30可還有一段距離呢!
 
 
不過這詳細原因夜魄還沒來得及講出便被體內的某人給調換回主體了..然而,雖說是已經換回本人,外表卻依舊是黑紫髮交錯、金紅雙瞳的詭譎樣,所以悠一時之間也沒發現,只是還在思考那句〝等級不夠〞是什麼意思。
 
 
「何不問我?」一點掩飾意思也沒的意非烈伸手一抓便將還站著的風悠行拉下坐至他身旁,「最佳解答師在這呢!」
 
 
「……」
 
 
剛真不知道是哪個〝最佳解答師〞躲得不見人影的,現在卻大言不慚、嘻皮笑臉的這樣說自己,真不知這臉皮是怎麼練成的吶..
 
 
被強行拉坐至地上的風悠行默默在心裏吐嘲著,不過見本尊回來,倒是讓他比較習慣了點,畢竟面貌、氣息雖改變不大,與他說話的卻是不同人,怎麼想怎麼詭異。
 
 
「你都這樣說,那我就問你了啊~」將身子打正、坐直,風悠行看著場中越來越少的人影,懶懶問道:「剛才的談話你應該有聽到吧,兩個問題你自己決定看要先說哪一個吧!」
 
 
「簡單!」意非烈說著,一手把玩著悠的斗篷,頗有想將帽子拉下的樣子,「一個是我的問題,一個是你的問題。」
 
 
「………」
 
 
早在身邊之人伸手拉扯自己的斗篷就已察覺得風悠行,原先是想說反正斗篷他也拉不下來,索性讓他拉著玩也沒關係,現在一聽這明顯在敷衍的回答,當場立即把斗篷從旁邊之人的手中拉回,隨後什麼也不說的站了起來,打算走人了。
 
 
不過這種掉頭走人的方法也是需要技術的,尤其是在身邊有個說完話後便一直盯著他動作的人的情況下,這技術更是需要啊!
 
 
「這次我可沒敷衍你啊,好歹聽人講完。」不知是真無奈還是假無奈,烈說著,並且再次將人拉坐下地,視線若有若無的瞥過場中的某一道人影,「你跟哉日之間的配合度還不夠所以不能像我和夜魄一樣魂體合併,只能用類似召喚的方式將哉日喚出,再過一段時日,你就可以試試這技能了。」
 
 
而一旦這技能練成,活動不能帶武器、用技能,這類規定將不再適用於他們兩人,因為所謂的魂體合併,基本就是玩家在那武器就在哪,像悠跟哉日現在這種喚出武器的方法,某方面就像是召喚師召喚出怪物般,較偏向靈魂聯繫,而晴空這款遊戲,兩個靈魂原先就不能處在同一軀殼,要從系統單方面分開簡直是輕而易舉,甚至不需玩家同意即可執行。


不過因這種魂體合併的設計方式實在太過考驗技術而且成功率也不高,是以最終晴空內才會只有兩個武器精靈...
 
 
「所以你說這是我的問題?」
 
 
「那另一個呢?」微揚起頭瞧著坐在身旁的人,早已習慣被這人耍,他根本懶得去計較他將分明是故意誤解他硬凹成是他不聽他說完話的舉動了,「你剛才在搞什麼?」
 
 
「那個啊..」停頓了會,而後他猛一用力,將風悠行揣至身前,原先消散的殺氣再次隱隱露出..
 
 
「殺了那小子,你有意見嗎?」
 
 
還來不及表達下被這猛一舉動嚇著了的情緒,看著眼前佈滿不悅情緒的奇異雙瞳,悠只能愣愣地回了句..
 
 
「什麼意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