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4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六章 (網遊)


廣闊的草原上,一群種族各不同的人正或坐或站的聚在一起,應是吵鬧的氣氛此刻卻靜的連一根針掉落都能聽到..
 

突地,一道聲音打破了靜默。

 
「我們到底什麼時候能去打boss啊?!」弄劍無奈問道,從他們坐下來到現在已經過了一個小時了欸..
 

「你們答應我的條件就能去了!」把玩著手上的水元素,烈聳肩道,拖時間的可是他們,他的條件又不難。

 
微瞇起眼,娘娘不悅的瞪著他,「任務是你接的,怎能讓你跑去玩,我們辛苦?!」

 
說什麼要盡隊長責任,帶他未來要招攬的人才—風悠行,去適合他練等的地點晃晃,哈,他最好有那麼認真,分明是想藉著帶風晃晃的名義,找個風景好的地方繼續補眠。
 

她這堂弟的想法,她會不懂?!

 
「太依賴隊長可不好啊~~~」

 
「你少自戀了,依賴你這隊長,我們不被怪打死才怪。」娘娘白了他一眼。

 
「那我為什麼一定要去?!這任務可是你們說想接我才接的。」烈攤手,無辜的看著他們,「好啦,就答應我啦,我會好好在這等你們的~~」

 
「少在那裝無辜了,」娘娘又翻了個白眼給他,「快起來。」說著,手一翻,兩把木柄羽毛扇出現在娘娘手上,「還是你要跟我打一場也行!」她就不信她打不過他。
 

見娘娘兩眼冒光的看著老大,原本在看好戲的人差點滑倒。
 

喂..不是在勸人乖乖跟他們去解任務打王嗎?! 怎麼變成這情形了啊?!
 

輕哈了聲,烈隨手一劃,一支約手臂長、刻著龍的玉笛也在手上出現,「想打就直說,剛好讓我舒展下筋骨。」睡太久的後果啊..
 

「早就要你不要一天到晚在遊戲裡睡覺了,活該。」娘娘揚起一抹好戰的笑,握緊扇子後便打向雖是隨意站著,但早已進入備戰狀態的烈。
 

看著打得轟轟烈烈的兩人,寒搖搖頭。
 

完全偏離主題了啊這兩人..

 
「風再來想做什麼?」寒問,「練等還是解任務?」
 

其他人也好奇的看像從剛剛就不說話的人..
 

「嗯..」悠微歪了下頭,思考了下,「先練一下武器的熟悉度吧!」那麼大把的鐮刀,雖然是依照他的想法所做,且還有武器精靈,但還是要練一下契合度,基礎默契有了,再來就要試試合不合手,能不能靈活運用了。
 

寒點點頭,像瞭解他的想法般,轉頭看向大爺,開口道:「要不要幫個忙啊?」頓了下,略帶笑意的說著,「這位大爺?」他這名字實在有趣。
 

聞言,陽光跟弄劍爆笑出聲,美女也轉過身去偷笑著..
 

「這麼愛笑是不是?!」大爺瞇起眼,一手把玩著五支匕首..
 

其他人還是大笑著,只是通通躲到寒的背後..
 

冷哼一聲,大爺看向悠,偏了下頭,「依照你現在的等級,如果想練武器熟練度的話可以先去離這300公尺處,位在西北方的埃司克草原,雖然怪的等級至少有五等,不過你的武器攻擊力強大,給你練熟練度的同時還能順道練個等級。」
 

「謝謝。」,悠說著,而後看向不遠處打的正高興的兩人,疑惑的問:「娘娘說她是舞孃,武器是扇子沒錯,但意非烈不是魔法師嗎?怎拿笛子?」
 

每個職業基本上都有限制,除了自己職業的制定武器以外,其他的武器,不管它的功能有多強,只要職業不符,用起來的威力絕對會大大縮減。
 

像是戰士,可以拿刀拿劍拿斧頭,但就是不能拿法杖類的,因為魔力不夠也不會用魔法;可以用匕首,但用起來絕對沒有盜賊的順手,可以拿弓箭,但除非你本身就會射箭,不然你有拿跟沒拿都一樣。
 

法師也是,可以拿長杖短杖魔法棒,就是不能拿刀動劍,因為力量不夠,用起來既不順手,一個不小心還可能會砍到自己,不過多數的魔法師身上都會帶著匕首,因為法師是屬於遠距離攻擊,一旦怪物近身很容易就會有危險,而匕首正好適合近身防禦與攻擊。
 

「老大雙修啦!」陽光聳聳肩,像是終於笑夠了般,從寒身後走出來,「他是魔法師沒錯,不過老大本身有練過,可以打近戰,所以就又花了70萬訂做了把笛子。」
 

一旁的美女補充道:「不要看那把笛子一副很容易斷的樣子,之前我們拿一堆武器攻擊他,還用過法術,連個凹痕都沒有,天知道老大是用什麼材料做的。」
 

「那他的武器是什麼?」他似乎沒問過他..有點好奇。
 

雖然魔法師大都拿法杖,不過武器精靈應該會比較不同吧?
 

一問出口,現場頓時一片寂靜..
 

疑惑的環視了下他們,悠看向陽光,「不是你說他有武器精靈的嗎?」
 

「是有啊。」陽光小聲說著,「你自己問他好不好?」他一臉期待的看著他。
 

不是他不說,只是..
 

默默的看了陽光一會,悠突地拿出鐮刀抵著他,陰森森的開口說道:「你又要讓我去送死了嗎?」
 

看兩個打的這麼壯烈,旁邊的草地都出現凹洞了,他竟要他過去問他?
 

整他一次不夠,要再來一次嗎?
 

看著眼前的巨大鐮刀,一旁的人全傻住了..
 

雖說知道風的武器是鐮刀,但這也太大把了吧?!
 

吞了吞口水,陽光抖著聲,說道:「大人..有話好好說,刀子不長眼啊!!!」嗚嗚,阿悠好記仇..都跟他道過歉,也讓他追殺過了啊..
 

「說不說?」鐮刀的刀刃又更靠近了些..
 

「不是我不說,是老大說過他自己武器精靈的事,只有他能說,我們不能透露關於他武器的資料啊!」所以才要他自己去問嘛..
 

「早說不就好了。」悠收回鐮刀,「害我還要拿出武器。」
 

「我也沒要你拿出武器啊!」陽光一邊抗議一邊撲進寒的懷裡,「悠是壞人啦!」老是欺負他。

 
悠聳了下肩,轉頭看了眼遠方還在打的人,把鐮刀扛上肩。
 

「那,趁他還在玩,我先離開了。」省的他一直把他當藉口好繼續睡覺。
 

說完,揮了揮手,轉身準備離開。
 

「唔?!」陽光從寒的懷裡探出頭,「你不是被老大看上了嗎?!」他揶揄著,「怎能偷跑~~」
 

頓了下腳步,悠忍下給他個白眼的想法,說了句〝像我這麼正常的人,才不想被他那種怪人看上。〞就離開了。
 

......

 
其餘人你看我我看你的,心中不約而同出現一個想法。
 

正常人會一天到晚拿鐮刀抵著人的脖子嗎?
 

虧他說得出口勒。

 
* *  
 

一邊踢著地上的小石子,哉日邊瞄著身旁的人。
 

「怎麼了嗎?」從剛剛就一直在偷瞄,他不累嗎?
 

「主人,我有件事沒有告訴你..」哉日小小聲的說著,「雖然剛剛可以用我去抵銷那個威力強大的暴風圈,可是..」他頓了下,不知要怎麼說。
 

「慢慢說吧,我聽著。」
 

「可以抵銷那暴風圈是因為那是另一武器精靈做出來的,武器精靈之間可以依照想法看是要攻擊或是抵銷同伴發出的攻擊,但如果是武器精靈以外的東西,像是那些怪啊,我的等級就會變成跟主人的一樣了..」越說越小聲。
 

微挑起眉,看著自家武器,「意思就是如果碰上的是武器精靈做出的攻擊或魔法,無論等級差距,你都可以隨意念看是要抵銷掉還是打回去,但如果是遇到怪物,你就只能靠著跟我差不多的等級跟怪物對打?」
 

哉日點點頭,可憐兮兮的看著他。

 
「擺那什麼表情,」悠戳了戳他的頭,輕笑著,「我又不會不要你。」
 

聞言,哉日笑著撲上他,「我最喜歡主人了~~」
 

「呵。」輕笑著任自家武器趴在自己身上,悠繼續向剛大爺介紹的練功區走去..
 

「主人還是要去埃司克嗎?」哉日問著,「那裡的怪不只等級比主人高,攻擊力強,連防禦都很強欸!」
 

「那樣不是正好嗎?」悠道:「如果太容易就死,我要拿什麼練熟練度?」
 

喔喔!!!他這主人似乎很喜歡挑戰刺激??
 

哉日驚奇的看著背著他的人,而後漾起大大的笑容,更用力的抱著他,「我會好好幫主人的!!」他的主人真是超酷的啦,哈哈!
 

「那就多多指教了。」
 

不久後,兩人來到了埃司克草原,看著前方的怪,悠挑了下眉,「甲蟲?」而且還是超大型的甲蟲。
 

聽出悠的困惑,哉日立刻答道:「是喔,埃司克的怪基本上都是昆蟲類的放大版喔~這是五等的硬色甲蟲,很硬的硬,因為它的殼超級硬,很難打破!攻擊力不強,但是移動速度很快唷~」
 

〝嗯〞了聲,悠伸出手,「開始吧!」語畢,哉日也正好幻化成鐮刀,落入他手裡。
 

翻轉了半圈鐮刀,看了會那群飛來飛去的甲蟲,下一秒,衝入甲蟲的攻擊範圍..
 

人與怪物的廝殺、武器與人的訓練,就此展開...
 
 

【在悠離開後不久的另一方面...】
 
 

瞄了下前方帶頭的烈,弄劍頂了頂陽光的手臂,小聲道:「剛怎不把那位厲害的風留下?老大看起來很恐怖欸!」
 

撇了下嘴,陽光無奈的回著:「悠只有一等,不讓他離開去練等難道要跟著我們被怪秒?!」而且他超會記仇的啊,如果是因這原因而不讓他離開,他一定會讓哉日把他們這群人輪迴好幾百遍的!!
 

走在陽光旁邊的寒也開口道:「烈現在也不算在生我們讓風離開的氣,只是在不爽沒睡飽而已。」
 

「原來是這樣,」美女看過來也加入話題,「我還想說老大怎麼會那麼在意第一次見面的人勒。」原來是在氣他們不讓他睡!
 

「雖然還不到在意,但應該已經到覺得他很有趣的階段了吧!」秋猜測著,「而且烈不都說了,要把他招來當隊員嗎?!」
 

他們這隊長啊..喜好不定,進入遊戲這麼久,不去挖些高手進入隊伍,別人要進隊伍也都拒絕,這麼久了隊員還是只有他們幾個,剛聽他說要招攬風悠行進隊伍裡可是讓他們所有人大吃一驚呢!
 

「應該不只感到有趣了吧!」一旁的大爺突地說道,而後一群人轉頭看向他,眼神明顯透露出困惑,「因為..」
 

「你們很閒?」前方突地傳來一句問話。

 
眾人連忙閉上嘴,搖頭,想到烈背對著他們,連忙開口回答:「沒有!」
 

冷哼一聲,「等一下解完任務,要不要副本?」
 

「要~~!!」
 

聽著後方的歡呼聲,烈鬆了口氣。
 

真是,大爺那傢伙也太敏銳了。
 

「希望你不是在心中嫌我太敏銳了啊!」一旁突地傳來一句讓烈愣住的問話。
 

頓了下腳步,烈無言的瞥了眼不知何時跑到他旁邊的大爺看過來,「我的副會長果真了解我啊!」
 

哈了聲,大爺拍拍他的肩,「慢慢來吧!」想當初他要釐清對那人的想法時,可是花了不少的時間吶。
 

是說,原來他們這無敵的會長也會有釐不清思緒的時候啊..真是太難得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