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4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七章 (凝/赤)


看著正乖乖坐在椅上讓化妝師補妝的某位超敬業、超愛搗亂的大牌明星,擔任此次拍照的攝影師大哥微皺起眉、一臉疑惑。

〝太詭異了,魔王子這傢伙今天也太安分了,不只乖乖讓化妝師補妝,就連拍照時也沒惡整模特兒..是頭殼撞到了嗎?〞

而完全陷入思考的攝影師,完全沒有察覺到他觀察的人早已走到他的身旁,饒富興味的盯著他..

「我說,」凝淵開口道:「你從剛剛就一直熱切的觀望我,是看上我了嗎?」

口氣平穩、音量適中,一說完話全場的視線通通轉移到兩人身上,一臉震驚,而原先還沒察覺到凝淵的攝影師則是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咳..咳咳..」咳了幾聲後,好不容易喘過氣的攝影師狠瞪著他,怒吼著:「誰會看上你,老子可是有老婆了你少亂說!」

聳聳肩,凝淵看著他,「誰讓你一直盯著我,快開拍吧!」說著,邊朝拍攝地點走去。

「先給我等一下。」攝影師一把抓過魔王子,面對面開口問道:「你這小子最近很奇怪,發生了什麼事?」

雖然不搗亂的魔王子對他們的拍攝來說反而有利,但又有點恐怖,簡直就像暴風雨前的寧靜啊!!

微挑起眉,凝淵瞇起眼看著眼前難得能察覺他心情不好的人。

喔,這大叔挺不錯的嘛,居然能察覺到他心情不好..沒辦法,赤睛不在,總覺得做什麼都沒勁..

不知道凝淵內心的想法,見凝淵不回答,只是一臉淡然的回視著他,攝影師嘆了口氣,換個問題問道:

「不說也沒關係,赤睛跑去哪你總能說了吧?」

聞言,凝淵勾起一抹帶著深意的笑,「誰知道呢!」

雖然他是說要讓赤睛回去重新被調教,不過都好幾天了,他也該懂他到底要他了解什麼了吧?

突然,一陣鈴聲響起,全場人看向鈴聲響起的地方..

只見凝淵一臉疑惑地走到披掛著外套的椅子,從外套裡拿出手機拿出電話,看了眼上頭顯示的人名,微挑起眉。

「什麼事?」他語氣淡然的問著,內心卻為電話另一方之人感到疑惑。

凱旋侯怎會在他工作時打電話給他..他應該知道他在工作時不喜歡有人打電話來吵他。

只聞手機那方之人用著略微著急的語氣說出讓他立刻變了臉色的消息..

「少爺,赤睛發燒了。」

* *

看著窗外的景色,赤睛嘆了口氣..

真是..說什麼要重新鍛鍊,讓他了解什麼才是身為管家該做的事..直接說要他乖乖聽他的話不就好了嗎?

在凝淵跟赤睛的老家裡,所有的管家、女僕都需聽咒世主跟凝淵的命令,不管那是多荒唐的命令都必須完成指令。

突然,底下傳來了細語聲..

「欸這是真的嗎,少爺要訂婚了?」

「應該吧,報導都出來了啊~而且郎才女貌的..」

「可是老爺完全沒動作啊...」

「這我也不知道呢..」

隨著說話之人越走越遠,細語聲逐漸不見,只餘在陽台裡,聽到之人的心上留下一陣波紋..

訂婚?

報導?

這次又是什麼了...

微蹙起眉,赤睛離開陽台走入房裡,拿起丟在椅上的電視遙控器開啟電源。

一打開便是一則關於凝淵的報導..

第一偶像明星魔王子與第一名模安芬妮地下戀情暴露,安芬妮坦承道已懷有身孕,兩人決定於下個月訂婚..

『啪嚓。』

再也看不下去,赤睛默默關上電源,跌坐在後方的沙發上,奇異的感覺縈繞於心頭,久久不散..

                                                      * *  分  *  隔  *  線  * *

位於某座高山上,一棟一看就知歷史悠久的大宅子,平日總是極度安靜,然在今日下午卻特別的不同..

當宅子裡的人,喝茶的喝茶、打掃的打掃,改公文的改公文,與往常一樣的做著各自的事情時,一連串碰撞的聲音突地響起..

『ㄍ一~』『碰!』『磅!!』

伴隨著碰撞的聲音越來越近,眾人也看清究竟事發生了什麼事..

「少爺?」

所有的管家僕人在看見製造如此大的聲響之人後全都驚訝不已,不只因那人、更因那人那失去冷靜的表情。

不理會他人的叫喊,凝淵朝大門快步走去,並將手上的鑰匙隨手丟給一旁的人,而後一腳踹開擋在身前的大門..

門一開,迎面而來的是鬆了口氣的凱旋侯..

「赤睛怎麼會發燒?」凝淵冷聲問道,身體周圍散發著壓抑不住的殺意。

完全無視於那駭人的殺氣,凱旋侯先翻了個白眼給他,「還不都你那篇報導,先跟我來吧,老爺找你。」

真是,只不過拐個人而已有必要這麼大動作嗎?!看,現在把人搞到生病發燒才在著急!

早在聽到〝報導〞兩字,凝淵周遭的殺氣便已逐漸被壓抑下來,一聽到咒世主在找他,沒說什麼便跟了上去。

一進到書房,坐在辦公桌前看公文的人便抬起頭看向他。

「報導?」咒世主淡聲問著道。

「假的。」

男人點點頭,而後低頭繼續看公文..

沒多久,像是閒聊般男人又開口道:「知道為甚麼會發燒?」

「猜得到。」

肯定是因為那份報導讓赤睛累倒了吧!聽凱旋侯說赤睛自從回到老家後每餐都吃的不多,眼下的黑影也越來越深,也幾乎都不說話,每天都看著窗外的風景發呆...

唉..只是要他坦承而已有那麼難嗎?居然想到發燒..

要知道自從知道他身子骨不好,他可是卯起勁花了整整兩年在幫他調身子,他居然敢把自己搞到發燒..

嘖,他之後一定要用自己的方式,好好調教他,讓他再也不敢生病!!

像是知道凝淵在想什麼似的,咒世主無言的瞥了他一眼,搖了搖頭,連一旁的凱旋侯也是一副想把他k下去的樣子。

“難怪赤睛老說要換主人..真是有夠欠揍!”

「赤睛在他房裡?」凝淵問道,完全無視另外兩人臉上的表情。

「嗯。」看著自家兒子,雖然老是被他氣死但到底他還是感到驕傲的,不過..

「凝淵,」他喚道,「最後一次了。」

他很看重赤睛,除了他的工作能力好以外,也因他是可以管好凝淵的人,而且他也算看著赤睛長大的人,早已把他當另一個兒子看了,所以,就算是凝淵,他也不能容忍他一再地傷害赤睛。

「放心,不會再有了!」就算他死也不會了。凝淵默默在心中補了一句,不能否認的,他早已把赤睛看得比他的命還要重了。

微點頭,咒世主微一揮手,示意他可以出去,而後便繼續看公文了..

* *  

輕撫過床上人兒冒著冷汗的額際,凝淵輕嘆了聲。

「怎麼才不過幾日,你就把自己搞成這樣了?」他果然,不該逼他嗎?

「唔..」

也許是感覺到有人在碰他,赤睛微蹙起眉,而後伸手揮開打擾他休息的手,虛弱的開口:

「誰..?不要..碰我..」

見他還有反抗的力氣,凝淵鬆了口氣,而後故意用手指戳了戳他的頭。

「還有誰呢?幾日不見,怎就生病了?補得還不夠嗎?!」

又皺了下眉,赤睛眼睫微掙扎著,想睜眼看向來人..

是凝淵嗎..

已經一陣子沒見到他了,被發現他生病了,現在一定又想著以後要怎麼幫他補身體了..

就在赤睛掙扎著想睜眼時,一隻手覆上了他的眼,而後一道帶著淡淡柔情的嗓音響起..

「睡吧,我在這陪你。」

聽著那讓他感到安心的聲音,赤睛咕噥了下,而後伸手拉住他的手,小聲道:「陪我..」

「喔?」感情這小子是燒昏了嗎?居然要他陪他一起睡?!

發現手上拉住的人沒有動作,皺了下眉,赤睛又扯了扯手上抓住的手..

「上來..冷..不舒服..」

「原來把我當暖爐嗎?」無奈的瞥了他一眼,而後脫掉鞋往床上一躺,順手把身旁之人撈入懷裡。

「睡吧,別再亂想了!」

輕挪了下身子直到找到能讓自己靠得更舒服的位置,而後伸手抓著凝淵的衣服、感覺著那令他熟悉又安心的氣息,赤睛得到了這幾日來,睡得最安穩的一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