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六章 (凝/赤)


就在赤睛踏出咖啡館的下一秒,凝淵推開女子,並一把捏住他的下顎..

「親愛的安芬妮,」唇型完美的薄唇勾勒出一抹冰冷的笑,「妳在做什麼呢?」

他不討厭主動投懷送抱的女人,但這可不代表他喜歡被女人設計。

剛那狗仔,真當他是瞎子沒發現到他嗎?!

看著凝淵的笑,女子非但沒被嚇到,反而露出了抹奇異的笑。

「吶,跟你談個條件如何啊,親愛的..魔王子殿下。」

**

不知道究竟是如何回到住處,赤睛只知道當他回神時,人已經站定在他與凝淵的家門前了..

沒有與咒世主等人住在一起,早在13歲那年凝淵便已以要學獨立而帶著赤睛搬出了自小所住之地,那時凝淵所說的話,儘管已過多年赤睛仍未忘卻..

〝赤睛,從今以後這裡就是我們的家了喔!〞年紀尚輕的凝淵笑著道。

〝我..們?〞赤睛疑惑地看著他,〝老爺他們呢?〞

〝哎呀,不用管他們。〞凝淵笑著說出大逆不道的話,〝你只要記住...〞

「〝從今天起,這裡就是只屬於我們倆的家..〞」坐在沙發上的赤睛低喃著,與記憶中的話語重疊著。

「吶,凝淵..」將頭輕靠在膝上,赤睛蜷縮著身子,「當初說的話..你還記得嗎?」

只屬於他們倆的家...真的還能持續下去嗎?

他未來會娶個老婆,儘管不是現在,但不缺女人的他,總有一天還是會栽在某個人的手上或是被逼著步上禮堂吧..到時這屋子,還會有他的一席之地嗎?

恐怕到時候就算凝淵還要他留在屋子服侍他,還有他的妻子,他也會離開吧..畢竟現在光是看他與一個床伴親吻就已經讓他如此難受,要他看他與其他人一天到晚親親我我的,他恐怕..不,是一定,會瘋掉吧!

靜默的屋子裡,除了被風吹過窗簾響起的聲音以外,只餘下一人的嘆息聲。

「唉..究竟該怎麼辦才好..」

既不想離開凝淵,又無法看他與別的女人過於親暱..

真是..

麻煩啊..

                         * *  分  *  隔  *  線  * *

看著睡在沙發上的赤睛,凝淵無奈的一笑,隨即又皺起眉,嘆了口氣。

赤睛,我到底該拿你怎麼辦才好呢?

這麼猶豫不前、做事不乾不脆的實在不像我啊..!

靜靜的在赤睛旁邊坐下,一手把玩著赤睛的白髮,凝淵邊想著不久前的對話..

〝喔?想跟我談什麼條件?〞微挑起眉,凝淵問著,捏著下顎的手仍是沒放開,閃著冷光的眼也依舊沒改變..

〝我知道你在拐你家經紀人,而我也因為一些事需要個人來跟我出緋聞..〞話未說完,凝淵已經了解身前的女人想表達的事情了。

只見他鬆開她的臉,淡然的看著她,〝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但就算沒有妳,我仍拐的到人。〞

安芬妮輕笑了下,伸出手指輕劃過他的臉龐,而後輕聲道:〝但你等的了?根據我的了解,你已經等待某個人等了十年有了喔~〞滿意的感覺到身前之人微震了下的身子,她縮回手後退一步,〝如何?要答應嗎?〞

沉默了下,而後凝淵揚起一抹邪笑,〝除了玉辭心那男人婆以外,我還真沒被女人威脅過啊..〞

儘管她沒要求他一定要接受這項協定,但像她這種聰明的女人怎可能會給他拒絕的權利,一旦他拒絕了,她可能就直接找上赤睛,說一些不該說的話或坐一些不該做的事了。

尤其她剛還故意撲上來在這跟他熱吻,恐怕早就知道赤睛在不遠處盯著他,想藉此好破壞赤睛的心情以便到時他拒絕後她所要實行的行動了吧!

嘖,果然是個聰明的女人。

〝照妳這樣說,我也沒必要再拒絕了,我的確是懶得等待了〞

十年已經夠久了..

〝不過,〞他向她靠進一步,舉起手放至她肩上,輕一施力,卸下她的雙臂..〝設計我這筆帳我可不會當不存在。〞

語畢,招呼了下早在遠方等得不耐煩的玉辭心後,不理會女人的哀嚎聲,轉身,走人..

輕觸著身旁之人微皺著的眉間,凝淵不悅的咕噥著,「看來之後還是別讓那女人太好過吧!」竟敢讓他的寶貝管家連睡都不安穩..這可是他的權利!

「唔嗯..」像是被凝淵吵到般,赤睛低吟了聲,而後微微睜開眼..

看著自家管家那平日不易看見的迷糊樣,凝淵輕笑了下,而後故意低下頭,在赤睛的耳邊用著低沉、帶點誘惑的嗓音輕聲道:「醒了嗎,我的寶貝赤睛?」

下一秒,一個拳頭朝他揮了過去,附贈一句怒罵聲:「跟你說過多少次,別在我耳邊說話!」

「我只是擔心你沒聽到啊~」凝淵聳聳肩,一臉我是為你好的說著。

而後像是想起什麼似的,撩起一抹邪邪的笑,「不過你的耳朵還是如過去般的敏感啊~」這可真是不錯!

「閉嘴!」

真不知是誰說要訓練他的聽力而故意用布綁著他的眼睛一整個星期的,害他的耳力雖然很好,但也比其他人還要敏感。明明都警告過他了,竟然還故意在他耳邊說話..

真是有夠欠揍!

越想越生氣,下一秒赤睛直接朝他飛踢過去。

「赤睛,你這是弒主啊~」說是這樣說,但凝淵卻站在原地,不閃也不躲的等著赤睛,而後在他要踹上他之前,微微偏過身,一把扣住他的腰,將人環入懷裡。

「你..」

「赤睛。」

正打算掙開凝淵抱住他的手的赤睛再聽到聲音的那一刻頓住了所有的動作,抬起頭看向凝淵那極少出現的正經表情..

看著懷中之人難得乖乖待在他懷裡的樣子,輕捻起一小撮赤睛特殊的白髮,凝淵扯出一抹淡笑,「我想,你已經知道婚禮是小翠跟戢武的了吧!」如果還不知道,他可要重新訓練一下他的管家了。

雖不懂他提起這件事的用意,赤睛仍是點了頭。

「那你知道我為什麼要騙你說是我的婚禮嗎?」

這次,赤睛只是僵住了身子,沒有任何的反應..

像是早就知道他會有這種反應的凝淵輕笑了下後,緩緩開口道:「我大概可以猜出你隱瞞的事,但卻猜不出你不說出來的原因,你應該知道..不說出來,我便不會把它當一回事..」

赤睛沉默著,依然沒有回應..

見赤睛仍然一副老僧入定的樣子,凝淵輕嘆口氣,而後在心中下了個決定。

「回答我,還記得我最初給你的命令嗎,赤睛?」凝淵問著,輕抬起赤睛一直低垂著的臉..

看著凝淵如深淵般的眼,像是受到了蠱惑,赤睛緩緩開口..

「無論是誰,包含我自己,都不能隨意離開你的身邊,只有身為主人的你,可以決定我的去處...」

「沒錯,」凝淵點了下頭,「但你今天任意離開了我要你待著的地方,所以..」專注地看了會眼前令他眷戀之人,凝淵開口說出了他的決定..

「赤睛,我決定把你送回老頭那裡去..重新鍛鍊下身為我的管家,你該學會的事情了。」

語落,他微地傾身,吻住那從剛才便一直誘惑著他的唇..

不似上次那樣的狂妄霸道,這次是輕柔、繾捲、令人難耐,夾雜著說不清的情緒,帶了點,捨不得的..離別的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