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五章(凝/赤)


「魔王子大爺,請問你是要選婚禮穿的西裝還是宴會穿的衣服啊?」玉辭心笑的一臉燦爛的看著前方的人影,問道。

「當然是婚禮要穿的~」說著,翻著西裝的手頓了下,凝淵轉頭看向女子,帶點溫柔的笑看著她,「親愛的,我不介意你叫我凝淵!」

聞言,玉辭心舉起手搓了下手臂,「老天,看你那表情,總覺得世界末日要發生了。」真是太讓人不舒服了..

微挑起一道眉,凝淵放下手上的衣服轉身走向她,一臉無辜的說著:「真令人傷心,不過妳要習慣啊,畢竟..」他傾身在她耳旁狀似親暱的小聲道:「我可是找妳來幫忙的啊~」

偷翻了個白眼給他,玉辭心偷偷伸手捏向凝淵的手,惡狠狠地說道:「警告你,我可是把赤睛當我弟弟! 敢讓他傷心你就完了,到時別怪我千里追殺!」

她可不是吃素的啊!世界空手道、柔道、摔角比賽的獎盃與顧問資格她可不是拿假的!

「妳不會有表現機會的。」在沒人看到的地方凝淵揚起一抹含著珍惜、寵溺的溫柔微笑,輕聲道:「他可是我捧在心裡的寶。」甚至比他還重要呢!疼他都來不及了,哪來的美國時間讓他傷心,不過如果是增加情趣的話就另當別論就是了..

想著,他露出了抹一看就知不懷好意的笑。

「喂,笑成那樣你是想嚇跑赤睛嗎?」

一雙手突地捏上凝淵的臉,玉辭心眼露兇光但一臉微笑的看著他,「可別玩過火啊!小心赤睛反臉不認你這主人。」雖然他很期待赤睛快點拋棄他就是了,哈!

嘖了聲,凝淵拉下她的手,站直身子瞄了眼外頭後便又轉身挑衣服去了..

「再說吧!」赤睛那麼可愛,不欺負他一下實在痛苦啊!

玉辭心笑哼了聲,她當然知道他為什麼會那麼喜歡欺負赤睛,不就像小學生一樣,不欺負一下自己喜歡的人就很痛苦咩?!

有個劣根性十足的主人就算了,居然還被他喜歡上.. 真是辛苦赤睛了呢!

不過凝淵這小子也不壞啦,被他看上赤睛雖然會被欺負,但她想凝淵愛戀他的程度肯定比其他人都還要高。

像是想到什麼,玉辭心愣了下,隨後若有所思得看向正哼著歌挑衣服的人,「凝淵,我們五歲時遇到的算命師說的話你還記不記得啊?」她記得就是那時候的預言讓凝淵發出此生不會愛上人的誓言的!

挑著衣服的手頓了下,凝淵沉默了下,而後淡聲道:「記不記得重要嗎?」

「是不重要!」玉辭心點點頭,而後..

「魔王子,算我拜託你,別再挑亮紅色的西裝當婚禮那天要穿的衣服了行不行?」

她真的快被搞瘋了,原來這傢伙這麼希望自己辦婚禮時是穿這種亮到要命的西裝當新郎嗎?就算他其實只是要參加小翠的婚禮,但他忘記他騙赤睛說這是他的婚禮了嗎?!

她果然還是不該幫他追赤睛啊啊啊!!!  


                                                                   * *  分  *  隔  *  線  * *


看著裡頭兩人的互動,被吩咐在這間咖啡廳等待的赤睛微暗了暗眼神..

他學過唇語,所以這點距離基本上並不阻礙他了解凝淵與玉辭心的對話內容,若凝淵不想讓他知道他們倆的談話內容的話可以直接讓他待在家裡,帶他出來應該是要以讓他看他跟玉辭心打情罵俏的相處模式來讓他坦承他對他的想法。

他早知道婚禮是小翠跟戢武要辦得了,只是凝淵故意誘導他讓他誤認為是他要結婚,想藉此引出他真正的想法,他想凝淵應該也早就發現自己已經知道事實真相了,但他卻沒有任何反應,依舊找玉辭心出來挑選西裝,還故意笑得一臉溫柔..以前他與女人約會時他大都沒跟在身邊,所以他與那群女人的相處情形他沒看過就算了,不過現在..

雖然早就知道身為他的貼身管家,總有一天他依定會看到凝淵對他欣賞的女人露出這原只向他露出過的溫柔表情,就算早有心理準備仍是讓他心裡很不舒服..

輕嘆了口氣,赤睛呆望著窗外的人潮,邊喝著早以涼了許久的咖啡,腦子裡一邊思考著剛得到的訊息。

五歲時的算命師..凝淵也會去算命?!他不是老說著自己的未來由自己所掌握之類的...原來他也有過迷信的時候嗎?!

是說原來那個想法是在那時候就有的啊...他還以為是因為他那對任何事都不感興趣才會有那種想法。

不過還真是奇怪..赤睛蹙了下眉。

都已經不想愛人了,為什麼仍要逼他說出他的想法?他可不信以凝淵那種頭腦會猜不出他隱瞞的事情,是想要換個管家嗎?畢竟若他知道他的想法,一旦他說出來他就不能再待在他身邊了!

真是煩死了,話都是他在說,他果然該換個主人!

突然,對面服飾店裡的情形讓他愣住了。

對街的服飾店裡,原本還在吵鬧的兩人在一位濃妝豔抹的大美人靠近後便安靜了下來,玉辭心翻了個小白眼後轉身到另一邊挑衣服去,凝淵則露出了抹邪肆的笑看著那位美人..

他知道那個女人..赤睛微瞇起眼,想著。

名模特兒安芬妮,最近與凝淵走得很近,也是凝淵眾多女人中最聰明的一個,也是與凝淵維持床伴關係最久的一位..

不過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只見女人揚著嬌艷的笑優雅緩慢的走向凝淵,而後像是不小心扭到腳一樣向前一拐,撲倒在凝淵的身上。

好爛的演技,赤睛默默在心中批評著。

突然,眼角一閃而過的閃光吸引了他的注意,只見一個帶著一頂鴨舌帽、手拿單眼相機的男人正躲在一旁的小巷中,拍著凝淵與安芬妮的一舉一動。

狗仔啊..這女的在打什麼主意呢..

就在赤睛仰頭一口氣喝完咖啡準備起身去找凝淵時,狗仔突然露出了抹得意的笑,而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的赤睛看到了讓他心臟刺痛了下的畫面..

原先倒在凝淵懷裡的女人,不知何時已和凝淵熱烈得舌吻起來了..

不知過了多久,也或許只過了幾秒鐘,赤睛默默的收回了目光,走向櫃台付完錢以後便頭也不回得離去了..

回去吧..

早已沒什麼好在意的了..

也因如此,先一步離開的赤睛,並未看見之後的情況,與凝淵微瞇起的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