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三章 (網遊)


在晴空裡,武器的名字大多已由系統取名,然而,若是玩家自己找材料、自己動手製造,武器的名稱將可由製作者自行決定,而身為特殊武器的武器精靈,雖不是由擁有者自己打造,但由於武器形狀是依所有者的想法而變化,某方面來說也是屬於玩家自行創造,所以名稱也是由玩家所自行決定,是以當男孩向悠說明本身的設定,並且要求取名時,悠雖然感到驚訝但也很興奮。


畢竟,有誰不想為自己的武器取個又酷又帥的名字呢?


當然,除了以上原因以外,還有另一個。


取名對個體而言可是很重要的,既然男孩是個智慧NPC,那麼他大可為自己取一個較為順耳且最能代表自己的名字,然而他卻請悠幫他取名,這不也代表他承認悠這個人當它的主人嗎?


能得到自家武器的認可,身為主人的悠怎麼可能不感到開心?


不過取名也造成了悠的煩惱,一開始,他希望男孩可以跟他一樣悠悠哉哉玩遊戲,於是想幫他取個〝哉〞字,但問題就來了,悠的ID名是姓〝風〞,如果想讓男孩跟著主人的姓氏,那男孩的名會變什麼呢?


是的,會變〝風哉〞。


風哉,風災,多詭異的名字啊?!於是悠又幫他多加了個字。


既然是“悠哉的玩遊戲”那就叫〝哉戲〞吧!


不過又有問題了,哉戲,災係(台語),風哉戲,風災係(台語),這是在詛咒悠不得好死嗎?


於是這個想法又被否決,最後悠決定不要再“悠哉的玩遊戲”了,改成“悠哉的度日”。


於是,〝風哉日〞就出現了..


不過後來悠跟陽光發現,風哉日,不就是風災日嗎?!於是,就在陽光的爆笑聲,男孩的可憐目光,即將抓狂的悠終於下定決心不讓男孩跟他姓,直接去掉風,叫〝哉日〞就好了..


而在經過那場驚天地(?)、泣鬼神(?)的取名過程後,現在的悠正扛著他那把大鐮刀,看著眼前的大型龍捲風,以武器精靈專屬的精神感應詢問著哉日,而陽光則退到一旁。


『小哉啊,你知道這怎麼讓它消失嗎?我有事要找裡頭的人!』


『把我靠過去就行了喔。』


默默地拿下肩上的鐮刀,看了看,再靠回原位,悠看向龍捲風,悠悠地問道:『你會不會斷掉啊?』


大小差很多吶..


『才不會!』哉日抗議著,『我很厲害的!!』


臭主人,居然不相信他?!!小小一個龍捲風,他輕而易舉就可以解決掉了好不好...哉日在心中小小地嘟嚷著。


『可是我等級又不高~』不是都有什麼..武器的等級與主人差不多的設定?他可是只有一等吶..


哉日沉默了下,他這主人果然對武器精靈很不了解啊..等等再說給他聽好了!


『反正主人只要把我靠上去就好了啦!晚點我再跟你說武器精靈的特別之處!』


微挑眉,悠瞥了下一旁等候的陽光..


既然他這哉日就可以跟他說武器精靈的特徵,那他似乎也不一定要破解龍捲風了,不過嘛...

看了下龍捲風,悠定了定心神。


還是解開好了,反正他也挺閒的,而且他還真的很好奇陽光的隊長是怎樣的人..有那種奇怪個性的隊員,他這隊長應該也不會正常到哪去吧?!


再說他這把武器素質也真不是蓋的,武器等級分為X、S、A、B、C級,其中C級最常見,等級也最低,X級是最少見到的,此外大部分的武器都有等級限制,等級也大都是固定的,就像是30等才能用的武器,就算你到達30等甚至超過許多,假如你不換武器的話,你就只能繼續使用那30級的武器,儘管你用再多強化武器的捲軸、水晶,他的等級也都不會變,然而,當你的武器是屬於成長型武器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


就如它的名,成長型武器可以隨著持有者的等級提升而升高,玩家等級越高,武器的強度、攻擊程度也越高,但就是有幾個問題,一是成長型武器很難得到,就算你打死高你很多等或是等級很高的BOSS怪也不一定打得到,二是若持有者的等級是1等,那麼武器的等級也會是1等,此外,就算持有者再怎麼常用那把武器,武器的等級也不會超過玩家5等以上,不過與一般武器相比,就算成長型武器只有1等,其攻擊力仍不可小覷。


而哉日,就是成長型的武器,而且還是X級的,能長久增加持有者的力量與敏捷,而且隨著持有者的等級提升,給予的提升點數也愈多,重點是已經綁定,除了他以外,就算角色死亡,他人也得不到這把武器,這讓他怎麼可能不感到興奮、不珍惜他?


『既然你這麼有自信,那就靠你了!』


語落,悠將鐮刀靠向龍捲風,而在接觸的那一瞬間,龍捲風的風速越來越慢,閃電停止且消失,纏在風裡的烏雲也漸漸消散退去。


而後就在龍捲風完全消失,裡頭隱約出現一個人影..


只見一個身上蓋著一件白色帶有些微金色紫色交織圖案的披風,看不見容貌,只露出一些紫色頭髮的人正舒服的躺在草地上睡著..


突然,像是察覺自家魔法被破解,那人低吟了聲,緩緩拿下披風,露出底下俊挺的容貌..斜飛的劍眉、挺直的鼻子、厚薄適中的唇、淡金色的眼睛,還有那隱約透出的霸氣、傲氣。


只一秒,悠就看出他是一個不好惹的人物了。


得出結論後,他立即轉身,離開,同時心裡困惑著..


怎麼隊長看起來就很正常,陽光卻是表裡不一、看似無辜,實則鬼點子多、很會算計人的樣子?


真是怪了。


「站住。」一到低沉但帶點磁性的嗓音自悠的後方傳來「你是誰?」


能夠無聲無息破解他用黑線作出的魔法,這人不是能力超強就是有武器精靈。


停下腳步,悠轉身,回答道:「風悠行。」


「看來你是因有武器精靈才能無聲息的破解我的魔法..」他打量了下悠背上的鐮刀,「陽光,你在哪遇到他的?」


最好不是他想的那樣,不然這小子就完了!


陽光傻笑著,沒有回話。


微打了下呵欠,他懶懶的再拋出一句,「不說,罪更重。」


聞言,陽光笑不出來了,哭喪著一張臉。


嗚嗚,到頭來,氣還是出在他的身上嘛..


他小聲的說著:「新手村外那片森林..」邊說邊往後退..


「很好!」那人冷哼了聲,起身走向悠,「想跑就跑,後果自行負責。」


這小子,還真給我到新手村堵人?!就不能讓他好好睡嗎?!


重點是,還真讓他堵到人了,這什麼鬼運氣?


「......」他怎這麼歹命啊..?陽光欲哭無淚的想著。


聽著兩人的對話,悠好奇的來回看了下兩人,而後視線停留在已走至眼前的人。


「你們在說什麼?」聽起來似乎跟他有很大的關聯。


「沒什麼。」他站定腳步,看著全身上下包緊緊的悠,「你幾等了?」


他為甚麼要把自己包成這樣,而且這披風上的紋路還真有點眼熟..


悠默默伸出一根指頭。


「......」


烈舉起右手,輕揮了下,陽光立刻慘叫出聲。


「老大饒命啊~~~」陽光一邊躲著緊追著他的火球跟水球,一邊求饒著..


嗚嗚,他也是不得已的啊!!


「你居然叫只有1等的人叫醒我?!」活膩了嗎?


「只有他能解嘛..」他也很無辜啊..


「藉口!」隨著那人的怒氣,除了火球與水球以外,又出現了幾道小型龍捲風..


而身上的衣服早已濕好幾塊的陽光,慘叫了聲,逃跑的速度更快了..


嗚嗚,這根本是欺負敏捷不夠的法師嘛..


誰來救救他啊~~?!


有趣的看著兩人的互動,悠問:「這次又怎麼了?!」


真是酷,不用練咒,隨手一揮就是火球水球龍捲風的..而且大小還不小呢!


輕嘆了口氣,烈無奈的看著他「當我沒睡飽,被吵時,身體會自主攻擊人。」見悠一臉困惑的表情,他又加了句,「我48等了,憑你一個人擋得住我嗎?」


不是他看不起他,只是就連他家那群等級與他差不多的隊員好幾個一起上陣都不一定壓制得住他了,就算這人有武器精靈,憑他的等級且只有一人,要擋住他根本不可能。


微偏了下頭,悠露出燦爛的笑容。


很好,他懂他的意思了..


這陽光,居然敢讓他去送死?!


他舉起手上的鐮刀,轉了圈而後朝陽光丟去,「小哉,滅了他!」


這小子簡直是,嫌命太長了!


「欸?!」陽光愣了一下,隨後拔腿就跑,「上帝!!」


媽呀,老大就算了,怎連悠也來湊一腳?!他那把鐮刀看起來很恐怖啊啊啊!!!


看著眼前表情與行為完全不符的人,烈大笑出聲..〝這小子,比我還狠吶!〞


看著那爽朗笑容,悠愣了下,而後抗議出聲,「笑什麼?你自己還不是用魔法追殺人?!」


而且他只用鐮刀,他可是水球火球龍捲風一次全上,竟然敢笑他?!


搖搖頭,看著悠忿忿不平的樣子,烈又笑了下,「你真有趣。」


「啊?」怎麼他有聽沒有懂?


「哈,沒什麼。」他笑道:「我是意非烈,龍族魔法師。」


「喔~~~」非烈啊~哈!


看悠一臉詭異的笑,烈挑了下眉,問道:「怎麼了嗎?」


悠笑了下,聳聳肩,「沒什麼。」


真是不如其名啊~明明就火爆的像團烈火嘛..


盯著悠一會,確定看不出什麼後,烈也聳了下肩。


突然,烈的好友頻傳來了訊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