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三十八章--送上門來就告訴妳


「………」瞪著小卡,儘管早有預料加分題不會太容易,但這模糊不清的東西,究竟是哪裡像是提示了?!

「原來如此,難怪說是提示。」確定小卡上就只記載著這麼一段話,穆少琅隨手將小卡扔至椅上,摸著下巴思考,「有什麼想法嗎?」

「有。」

「說吧!」

「手癢,想打人。」

聞言,穆少琅簡直忍不住嘴角上揚的舉動,「結束後………」

「找個時間蓋人布袋!」想也不想地,柳雲封接續道,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對此,穆少琅呵呵一笑,「妳開心就行。」

看著穆少琅因著笑容而顯溫和的帥氣臉龐,柳雲封微地恍神,卻又在下一秒回過神來。

「你真的怪怪的。」嚴肅地觀察了下眼前仍是微勾著唇的人,柳雲封皺了皺眉,猶豫了下後,猛地探手摸向他的額頭。

「………」感受到底下明顯偏高的溫度,柳雲封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地瞪著他,「先生,你好像在發燒呢!」

怪不得行為舉止跟平常的樣子不太像,原來是生病了?!

「大概吧!」穆少琅豪不在意地聳了下肩,「反正不礙事。」

「不礙事?!」她的心臟一整天下來都要心律不整了還不礙事嗎?!柳雲封簡直想一巴掌拍過去了。

對比了下車廂與地面的距離,柳雲封抓抓頭,煩躁地戳了下還坐著的人的胸口,「欸,你有沒有吃藥啊?」

「吃過了。」隨意回了句,他反手將人拉下、重新坐回他身邊,「既然被妳發現我生病了,再來就靠妳吧!」

「啊?」

「妳也知道,發燒的人…」他指指自己,揚起惡劣的笑痕,「腦子不太好使啊!」

「……你剛說不礙事。」

「剛剛是剛剛,現在是現在。」

「………我累了,腦子也不好使。」把事情都留給她,還連禮物的影都沒瞧見,她才不要一個人瞎忙呢!

「聽說禮物很不錯。」

「沒興趣。」

「據說是我母親準備的。」理事長出手,品質絕對掛保證的!

「………不、稀、罕。」她才不會這麼輕易就上當。

見她油鹽不進的堅定狀,穆少琅聳聳肩,也沒在說些什麼,卻在拿起小卡研究時,不經意的說了句話。

「沒記錯的話,前幾天我母親來我房間拿了個東西,說要作為聯誼的……」

話還沒說完,他的衣領猛地一緊,只見原先還看著窗外當沒聽到的人已經站起身、抓著他的領子,暴躁的瞪著他了──

「聯誼的禮物?你房間?!!!」

「嗯……是寒假出國時順道帶回來的,本來………」頓了頓,他似有若無地瞥過那張俏臉,眼底閃過一抹幽光,「是要送妳的。」

聞言,柳雲封簡直想噴火揍人了,再也忍不住地大力搖晃起穆少琅的領子,監視器、謎題什麼的通通被她扔至腦後了。

「你竟然敢把要給我的禮物給別人!!!!!!!!!」

這男人、這男人…………

這算什麼啊!!!有人這樣的嗎!?有嗎?有嗎?!!混蛋!!!!!!!!(╯ˋ口ˊ)╯┴┴

「有什麼不敢的?」慢條斯理地將自己的領子從柳雲封的爪子裡救出,穆少琅說,「雖然我是想給妳,但畢竟是家人的要求嘛,更何況……」

「更何況什麼?」氣呼呼地動了動被抓著的手,發現掙不開後,某人的肝火更旺盛了,張口正要抗議,那人卻已先下一句炸彈,炸得她整個人都懵了。

「更何況比起送青梅竹馬,那個禮物更適合……送給要相處一輩子的人。」

所以、這是在告訴她,他在意的是別人……嗎?

「別傻站著了小呆子。」將愣住的人拉向自己,他抬起柳雲封微低垂的頭強迫人看著自己,「想要拿到那個禮物嗎?」

「才、不…」要那幹嘛?拿來自取其辱嗎?

「真的不要嗎?」輕捏了下她的臉,他輕聲道:「其實我準備了兩份禮物,一份是給女朋友,一份是給老婆的。」

「…………」

「禮物是整套的,所以我不打算分開給。」

「…………」

「那麼……妳想要嗎?」摩娑了下完全當機放空的俏臉,他向後倒入椅背中,順勢將人拉至身上,「想要的話,要有點表示啊……」

「你………」

「怎樣?」

「好奸詐……」

哪有人這樣給了絕望又給希望,之後還說他不要老婆不要女朋友,除非女朋友是以結婚為前提跟他在一起的…

而且連告白什麼的也沒有,直接就用戒指……

真的是、太奸詐了………

「好說。」笑著將貶化作褒收下,他戳了戳她隱隱泛紅的臉頰,「所以?要?不要?」

咬咬唇,盯著那張越發帥氣的笑臉幾秒後,柳雲封默默地撐起身子,一言不語地將那張提示卡重新握在手裡研究起來。

「真愛計較啊妳!」就因為他什麼都不說,所以她也跟著只做不說了嗎?

「你好吵。」

根本不敢將視線移向他,柳雲封將自己的視線完全集中在小卡上,卻發現自己現在幾乎靜不下心來。

末了,她嘖了聲,扯了下腰上的手,「放開,我要起來。」

「靜不下心?」

「吵死了!!」想瞪人又不敢面對他,柳雲封氣得牙癢癢的,在心底不住問著自己怎麼就看上這惡劣的人了。

「又在心底罵我了?」儘管看不到臉,從上方人的一舉一動他還是發現了某人的內心想法,「給妳個提示吧!」

「你知道答案了??」她還以為他真的打算都丟給她了呢!

「人都說郎情妾意的,妳覺得……相愛的兩人匆匆別過後……」從剛剛便將人臉上豆腐吃個夠勁的手若有似無地滑過她的唇,穆少琅低笑了聲,「會留下什麼?」

眨眨眼,將訊息完整過濾後,柳雲封的臉轟地燒紅了起來,「你是說……不、不會吧……」

「只是個猜測罷了。」像是被她這難得的慌張樣子給逗樂了般,靠在她的肩上,他悶笑了聲,卻是一點放過她的意思也沒有,「但若真的是……」
 
何況摩天輪上的傳說,這個猜測正好也符合──當然,他不否認其中也包含了點他的惡趣味就是了。
 
畢竟讓他一個病人整個下午追著她跑,給點懲罰不為過吧。
 
「如何?」他低問道:「試嗎?」

這節奏會不會跳太快了?!而且………

「我們這樣算在一起了?」她自問著,心裡仍是一陣恍惚,畢竟事情起伏太大,上車廂前兩人還是打打鬧鬧的關係,誰想現在竟已經………

「覺得沒有真實感?」看她雖是開心卻還是帶了點不可置信的奇妙神色,穆少琅問,心底卻一點也不覺得這提議有什麼問題。

畢竟他早已等了好幾年了,想要把這呆子鎖在身邊既不讓其他人靠近,還要讓她將自己深烙在心裡,他可是費了不少功夫!

「是挺沒有的沒錯。」柳雲封乖乖點頭,惹得穆少琅又是一笑。

「若妳仔細想想我們倆認識的過程,妳就會有真實感了。」早在最初便打算將摩天輪作為談心拐人處的穆少琅在聽到她的回應後,十分乾脆地將任務禮物什麼的拋至一旁,「妳真以為我會對個不重要的女人又是送禮又是欺負的?」

「………」

「摟摟抱抱更不用說了,妳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歡別人亂碰我。」

「…………」

「還是妳以為惹我不爽的女人,我會讓她一再出現在我面前?」早把那女人解決掉了。

「……………」

「話說妳好像很在乎我遊戲的角色名稱?」

聞言,原先已被他一字一句喚醒不願回顧的記憶的柳雲封猛地惡狠狠地轉身面向他,咬牙切齒道:「你ID到底是什麼?!」

想來想去,她也沒想到什麼可疑的角色,若今天他不給個交代,她絕對要把他……

「想知道?」挑挑眉,他指了指自己的唇,勾起一抹帥氣又可惡的微笑,「送上門來就告訴妳。」

「只給妳三秒。」

「等、………」

「還有兩秒。」

「哪有人……」

就在最後一秒即將被說出口之際,一道人影猛然撲上前去,隨後便是唇上傳來的、被人憤咬的強悍力道。


於此同時,摩天輪下方也傳來了任務完成的音樂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