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三十六章--我不追老婆的~

「哼哼,就你們這點伎倆也想抓住我,回家做夢吧!」整了整略顯凌亂的衣服,柳雲封嘿嘿笑道,「再接再厲啊!」
 
自從那個廣播下來以後,原先歡樂中卻又帶點平和的聯誼大會頓時變得火爆起來,除了追緝榜上有名的柳雲封、柳飄晴兩人以外,還有不同隊的敵人,熱鬧程度堪稱本日之最。

就連那些擔任關主的人,在確定每一組都已來過自己的關卡後,也跟著收攤去玩鬼抓人了,導致最後有的玩家還玩起同盟遊戲,一邊負責阻止關主,一邊負責追蹤雙柳,一邊負責抓人,亂得負責顧全學生安危的保全組頭痛得要命。
 
──不過,攝影組倒是樂到快翻過去就是了╮(‾▽‾)╭
 
拋下那群追上自己結果反被自己打一頓的人,又甩掉一邊跟著自己,一邊跟同盟夥伴通訊息的跟蹤者,柳雲封心情愉快地朝一座外形怪異的屋子走去。

「這個設施果然很不錯啊!」

仰頭望著看似由積木堆造而成,外型如建造中房子一般,既透明又橫亙著一根根梁柱,有些地方還一副要掉不掉如斷橋般的屋子,她感嘆著,腳下卻是毫不停頓地繼續朝裡頭走去。
 
──直到走到了入口處,才被擋在那的守門人制止步伐。
 
「會長居然躲到這裡來了嗎?」一抹人影勾著閒適的微笑,從椅子上站起,「哎,我是不是應該去通報一聲比較好?」

「妳居然還留在這裡沒跟著大夥玩鬧啊?!」看著守門人,柳雲封驚訝道,卻是不急著趕路了,「是說我剛剛就很想問了,為什麼妳這已經畢業的會在這裡啊,以妃會長。」

「哎呀,這會長現在可是妳,再說我都畢業了,直接叫名字就好啦~」擺擺手,黔以妃扔了罐水給她這也算是她徒兒的學妹,「我只是經過這座遊樂園的大門,剛好被阿琅遇到,就被抓進來做關主了~」

「………妳也太聽話了。」

「反正也是閒著,進來玩玩學弟妹也好嘛~^^」拍拍柳雲封的肩,黔以妃笑得滿面春風,「要知道做會長時可沒辦法這麼光明正大欺負呢~」

揉了揉隱隱犯疼的額角,柳雲封忍不住嘆了大口氣──她怎麼就忘記,她這學姊本來就是以欺負學弟妹為樂的人了呢?

「話說你們兩個還真有緣啊!」黔以妃突然道。

對著柳雲封困惑的眼神,她伸手指了指後方的屋子,嘴邊的笑隱隱散發出詭異感,「那傢伙也來了呢!」

「……那傢伙是………」不是她想的那混蛋吧?!!

「妳說呢?」伴隨著黔以妃的偷笑聲,一道人影忽地從天而降落至柳雲封身後。

隨之而來的是腰上傳來的強硬拉力以及某人隱含慍怒、微微沙啞的嗓音──

「這一次,妳跑不了了。」
 
**
 
「欸,怎麼大夥人都聚集在這啊?」

前不久終於完成泰半遊樂設施,正打算與自家兄弟好好休息一下再戰天下的夢曉金,在經過同樣作為燦洋一大特色的疊樂屋時腳下猛地一頓,拉著身邊的兄弟就跟著摻一腳去了。

「你不是說要先完成所有關卡再來看戲湊熱鬧嗎?」

「二弟啊~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你懂不?」搖頭晃腦地說著,夢曉金嘿嘿一笑,「哪有比湊熱鬧更好的休息方式勒~」

更何況之前的那則廣播,想來也是會長輩老大通緝了,好運點說不定還能撿點便宜,撈點好處吶!

「唷~這不是小金子跟小柚子嗎~」剛竄進人群裡,夢家二兄弟便聽到熟悉的女聲,同時,一雙白皙的手一左一右的出現在他們倆的左右肩上,「看你們滿面紅潤,想必成績不錯喔?」

「娘娘好啊~看妳滿臉笑容,印章肯定是拿到手軟了是吧~」

「還真宮廷劇上癮了啊!」輕拍了幾下夢曉金的頭,林秋心呵呵笑道:「不說印章,手腳練得挺勤就是。」

「喲,這不是秋心大姊跟曉金嗎?」捧著章魚燒跟珍珠奶茶邊走邊吃邊喝的張益,在晃過這三人眼前時腳下猛地一頓,眨眨眼,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啥時來的啊~?」

「小益啊,挺享受的嘛!」問也不問地直接順走最後一顆章魚燒,仔細品嘗了下,她給了個評價,「不錯,若能再焦一點就更好了。」

「大姊妳口味實在太重了~這對身體可不好喔!」

「難得身為人,何苦為難自己?」

「嘖嘖嘖,又開始開古腔找藉口了。」

「別聊啦~別聊啦~~」將被自己光明正大喝了一口的飲料塞回張益的手裡,夢曉金搓搓手,嘿嘿笑道:「欸,上面是老大跟會長吧,現在是啥情形啊?怎麼兩人都不動??」

「可能是在精神對抗、眼神比拚?」也不介意被人喝過,將珍奶兩三口一鼓作氣喝完後,張益將空了的章魚燒盒以及飲料杯隨手扔進益旁的垃圾桶,嘴裡同時回答著他的問題,「兩人已經這樣差不多十分鐘有了吧!」

從他過來到現在,兩人就只各占一方看著對方,也不知在玩什麼把戲。
 


看著對面的男人,柳雲封難得的、很想大罵出口。
 
幾分鐘前在被穆少琅抓住時,柳雲封當下立刻就一拳轟過去了,沒想到卻還是被人破了招,甚至被抓上疊樂屋差點來一場沒有設施的自體自由落體。
 
──簡直就是搞謀殺啊有沒有!!(╯ˋ口ˊ)╯┴┴
 
「煩死了,一個男的追女人追這麼緊,又不是在追老婆。」瞪著人,柳雲封咬著牙說,心裡卻對男人的回答有點在意──她可還沒忘記穆少琅有在意的人這件事。

「追老婆?」挑挑眉,穆少琅微勾起唇,「我不追老婆的。」
 
──老婆嘛,自然是用拐的才好玩了不是?
 
「感情你還想打光棍一輩子呢!」差點沒被這答案噎著,柳雲封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算了,你說,到底想怎樣啊?」

不過就是潑了他一身水,又不是對他做了什麼不能人道的事情,甚至還乖乖的被他報復回來了,有必要這樣狂追著她,甚至還發出通緝令嗎?!

她是出來玩,不是出來讓人玩的啊!

「沒什麼,就是做做運動而已。」活動了下手腳,穆少琅笑著瞥了她一眼,眼底的惡劣一覽無疑,「太久沒練手腳的話,身體會僵硬的不是?」

「今天一整天下來還練不夠嗎?」跟著穆少琅前進的步伐,柳雲封默默地向後退了幾步,警戒地看著他,「夠了喔,再靠近我就要生氣了。」

她脾氣很不好的喔,尤其是現在這種詭異的形勢,會做出什麼事就連她自己都害怕。

望著她那猶如遇上頂級猛獸似的戒備樣,穆少琅心底不住低笑了聲──自己一旦認真起來,這呆子難不成以為真能逃得過嗎?

向前邁進的步伐忽地一頓,下一秒,在柳雲封瞪大的雙眼中,男子的身影已映入眼簾「你、……」

「說妳呆還真沒說錯,妳以為就這麼一根柱子妳能躲到哪去?」更別說連接著其他柱子的通路還被自己擋著,「時間差不多了。」

「什麼時間?」愣愣地看著眼前人,還來不及重新感受下臉紅心跳的情緒,另一道更強悍的感覺已襲向她,「啊、喂…你、你幹嘛啊?!」

「乖點,亂動掉下去我可不管。」

「那你就不要扛著我啊!」每次都把她當沙包一樣在扛,他以為他的肩膀是軟的嗎?!肚子被喀的很痛啊!!

「妳不喜歡這樣?」勾起唇,穆少琅手上一轉,將肩上的人直接翻轉半圈,「那就換這樣。」

「……………」

沒多久,底下因為高度落差而無法完全清楚了解上方發生的所有事發經過的眾人,在看見從上方下來的兩人的姿勢後,要嘛偏過頭,要不舉手遮眼。
 
───尼瑪,吵著打著能弄出個公主抱來,您倆也是很猛,但好歹留點後路給單身狗啊!!
 
──閃成這樣還讓不讓人活命啦?!(╯ˋ口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