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二十三章--表面v.s底下


另一頭,與網路上自家公會夥伴們的歡快不同,風雲閣的會長─柳雲封大人此時正臉色不善的用手中的叉子搓弄著盤中的蛋糕,而那塊被冠上〝受害者〞三個大字的巧克力熔岩蛋糕,倘若其中包著的不是暗黑色的巧克力而是鮮紅色的草莓醬的話,那畫面肯定會美好的讓人不忍直視──就算那是一名頗有姿色的女子做出的成品也一樣。

至於會讓她這麼不爽的原因,很簡單,就是周圍不斷朝他們兩人射來的目光實在是太刺眼了。
由於柳雲封出門前習慣性地會戴上有著巨大框邊的眼鏡來遮掩自己的面貌,因此較少被人纏上,但此刻坐在她對面、從未想過遮掩自己的男人就不一定了。

穆少琅因帝王的身分,平時都有在練身手,也因此,他的身材也更顯得挺拔有勁、毫無瘦弱之感,儘管周身的氛圍在幹架時會萬般的狠戾,凶狠的連自家手下都害怕,但在平時卻只是稍嫌冷淡罷了。

然而,當柳雲封在他身邊時,將近零度的溫度也會大幅提升,而在那時,他身旁的壓力也會下降到讓人不覺得害怕,甚至還能鼓起勇氣與他談話──而這,也是兩人吃蛋糕之餘,短短半個鐘頭內,十幾個女生不斷上前來搭話的原因,也是柳雲封的神經越來越緊繃的主因,倘若不是在外還要稍微顧及形象,她肯定直接拍桌怒喊──妳們這群花癡到底是煩夠了沒,一個兩個的搞接力還讓不讓人吃東西啊?!

「不喜歡吃?」用眼神與冷漠送走來搭訕的人,回頭就見又一塊蛋糕慘遭柳雲封的摧殘,挑挑眉,穆少琅將兩人的盤子交換,「試試這個,就味道而言,還不算差。」

看著盤中缺了一小角的蛋糕,柳雲封撇撇嘴,也沒說什麼挑剔的話,叉了一小口便嚐起味道來了。

「還不錯。」柔軟綿密如戚風蛋糕般的口感加上特殊的醬料搭配,形成一種既甜蜜又不會讓人感到膩味,如果不是因為方才那幾個人讓她食慾下降的話,她一定會要求再來一份的,「要走了嗎?」

她實在快受不了那堆熱烈到詭異的目光了。

「我以為妳挺喜歡吃蛋糕的?」早已習慣被人注目,因此穆少琅並沒有發覺周遭那些熱烈到近乎要實體化為火的眼神示愛,只是對柳雲封竟吃不到幾塊蛋糕的行為感到驚奇,「不合口味的話我們就離開吧。」

說完,輕啜了口剛送來沒多久的熱拿鐵後,他拿起桌邊的帳單起身便打算到櫃台結帳。

然而,在他經過柳雲封時,卻被襯衫下襬傳來的拉力給阻止了腳步。

「?」不解地頓了下腳步,他疑惑的看向底下低著頭的人兒,「怎麼了?」

「……」

像是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似的,柳雲封盯著桌上的蛋糕看了老半天,最終仍是敗給心中隱隱升起的愧疚感,何況她本來就是陪人來的,「不是不好吃,只是……」

抿抿唇,她低聲道:「你難道都沒發現周邊的人的目光有多熱烈嗎?」

熱烈到她都快吃不下去了,虧這人還能若無其事的點咖啡吃蛋糕。

聞言,穆少琅先是愣了一會,用眼角環視了下周圍後才低笑出聲,「我以為……妳應該也很習慣這種場景才是。」

畢竟他們兩個從國小開始就常常同時被推選為校花校草,儘管自己不愛說話老是沉著張臉,柳雲封則是很少出現在大眾面前,但仍常被周圍的人用奇異或是愛慕的目光盯著看,久了也就習慣受人注目,也因此,他才沒去注意到周圍的眼神有多火熱。

「咳嗯……過去的確是很習慣,但從我上大學以來,在學校與家裡以外的地方我多半會戴著眼鏡,」說著,她揚起得意的笑容推了推鼻樑上的無度數黑框眼鏡,「已經很久沒有被這樣熱烈的眼神注視了。」

「更何況,每次跟你出來,周圍射向你的雖然都是愛慕羨慕的眼神,但是我,」撇撇嘴,她喝了口自己點的、仍舊微溫的可可,低聲咕噥道:「接收到的可是戰力指數破萬點的眼神攻擊。」

那就好比你在享受美食的時候一旁不斷有人死盯著你,甚至還嘀咕著好想吃好想吃,甚至在你將手中的食物送入嘴裡時,那人還在背後偷用石頭砸你──這還讓人怎麼輕鬆愜意地享受美食啊?!

「這樣我怎麼安心吃蛋糕啊?」

「這麼說也是。」被人盯著看已經很不舒服,何況還是一群人盯著她,「不然這樣好了…」他伸手微使力將柳雲封從她的座位上拉起,而後,在她要出聲抗議前,自己先一步坐下,再將她拉坐至自己張開的雙腿間,隨後不等她回過神,取過被她吃一半的蛋糕,慢條斯理地叉起一小塊送至她眼前,「張嘴。」

然而被他一連串行為驚住的柳雲封並沒有任何反應,只是呆傻地如一尊洋娃娃般地坐在他的懷裡,半天說不出話來,直到他又說了一次張嘴,並用手示意性地擦過她的唇角,她才呆呆地張口吃下嘴邊的蛋糕。

「………」咬了幾口後,終於回過神來的柳雲封,猛地抬頭驚愕地瞪向後方隱隱勾著笑痕的穆少琅,而後迅速環視了周圍一圈,發現周圍的人,包含店內的員工在內,無一不是豆大雙眼看著他們兩,就連不久前似乎低聲策畫著要來搭訕的幾名亮眼女子的表情也呈現詭異的扭曲與猙獰,再再告知她她剛才所經歷的一切並不是夢。

「你、你……我、你、居然………」

生平第一次,向來口若懸河的柳大會長不知該用什麼字句來表達自己目前的想法,糾結半天之後,她竟只能歸結成一句──

「臥槽!!」

天吶,她剛才居然呆呆地任穆少琅抱、任他喂蛋糕,而且還是在眾目睽睽下?!

上帝,這還讓她怎麼做人啊!?

而她這番宛若天崩地裂的表情顯然愉悅到了穆少琅,只見他勾著笑順手又塞了幾顆店內招待的番茄給她之後,才慢悠悠地開口:「有恩報恩,有仇報仇,既然他們讓妳無法安心吃蛋糕,那妳讓他們也吃不下去不就好了?」

至於使用這種集結震驚、毀滅與閃光於一身的方法的原因,他當然不會傻傻地告訴他──忍這麼久,吃點豆腐也不為過吧?

儘管認為他這有來有往的處理方式的確很不錯,效果也好到不行──周圍的人儘管過了五分多鐘仍然沒有回過神來──但她還是覺得哪裡怪怪的,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只能微蹙著眉思索著究竟是哪裡不對勁。

而在她陷入自己的思緒中時,美人在懷的穆少琅則是心情愉悅地繼續他的餵食行為,至於周圍的人,除了那幾名對穆少琅很感興趣的女生外,其他人在從震驚與閃光之中回復過來後,又繼續享用他們的下午茶蛋糕了──除了不斷瞄過來又瞄過去的看戲與八卦眼神外,的確與最初無太大差別。

就在這一表面看似寧靜,底下卻是暗潮洶湧的氣氛下,咖啡店的門忽地被人自外打了開來。

〝叮鈴、叮鈴鈴〞

隨著門上掛著的風鈴聲響起,一名上半身穿著白色高領毛衣,下半身卻穿著一件短到容易讓人忽略的皮褲的艷麗女子快步走了進來,明亮的藍眸環視了下周圍後,猛地將視線定在幾乎陷入兩人世界裡的穆少琅與柳雲封這一桌。

而後,在一群奇妙的目光下,女子走到兩人面前,對兩人這一坐一抱的姿勢也僅是挑挑眉,隨後,直表來意。

「老大,抓到人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