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4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二十一章--風波將起


自從在新春活動中露面並與狂舞女神─卯月聯手拿到了活動的狀元稱謂後,狂舞之巔的玩家們忽然發現──他們向來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狂舞王者最近玩遊戲的時間大幅增加了!!

而因上頭老大帶頭露面,其底下的公會成員比起平時也更瘋狂了,除了被人約鬥舞外,也開始抓在大廳裡悠閒鬼混的人來玩了,搞得明明已過春節裡頭氣氛卻絲毫不見削弱,依舊歡騰不已。

「嗯……總覺得最近狂舞的人都很嗨呢~」隻手撐著下巴,因為早上又遇到狂舞例行維護時間,所以趁著等待時將公文快速清空,導致此時無事可做的柳雲封說著,另一手則是握著滑鼠為自己的本尊─卯月,一件又一件地更換著服飾,「唔,這個手鍊好像挺不錯的……」

忽地,一大疊公文從天而降〝碰〞地一聲落至柳雲封的辦公桌上。

「………」斜覷了眼那座公文塔,柳雲封依舊保持著一臉淡定,只有眉間的距離稍稍縮減了點,「我的公文已經處理完了吧,小飄。」

「是處理完了沒錯。」點點頭,柳飄晴說著,隨後,幾絲黑氣默默自其身後飄出,若是在動畫裡,那肯定就是如惡魔般地髮絲飛散、兩眼紅光,一旁還有嘿嘿嘿、呵呵呵背景樂的場景,「但在我們這麼忙的時候,作為上司的妳這麼悠閒,實在讓身為妳副手的我萬分過意不去,所以…」

拍拍掌下的公文,她呵呵笑道:「這是明天的分,既然妳閒到在學生會室裡玩起遊戲來,那不如就先處理吧!」

「拒絕。」理也不理柳飄晴那已黑化到讓半徑十公分內的其他人員全數避難去的惡鬼樣,柳雲封只是空出一手將那堆公文推離視線內,讓它們成為她辦公桌的桌邊裝飾,「過去可是妳自己說的,只要把當天的公文處理完我就能做自己的事,就算是直接翹課回家也行。」

現在不過是在學生會室裡玩個遊戲而已就要她處理明天的公文,笑話,好不容易將今天的分弄完了,她才懶得繼續陷在公文堆裡。

「話說最近的公文量也太多了,校內發生什麼事了嗎?」

「還以為妳滿腦子只想著趕緊結束工作玩遊戲,沒想到還有在注意的啊?」沒好氣的睨了自家上司一眼,她轉身從旁邊拉過一張椅子坐下,「不知道是誰,最近有人在調查我們學園的學生,弄得一群人心慌意亂的,學生會的信箱就跟著被塞爆了。」

「嘖,那群人也真會挑時間,哪時不挑偏偏挑在開學這幾天。」要知道剛開學可是最忙的時候啊!!!尤其這學期還要處理大四生的畢業典禮與晚會,「真是煩死了。」

「哼~既然知道有人在調查學園的學生也就代表動作很頻繁吧?」

「啊,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動作挺大的。」隨手從公文堆裡抽出幾份,她將紙面轉正給她看,「哪,本來打算明天讓妳處理的,反正妳問都問了,就直接看吧!」

將角色掛進公會夥伴們開設的公會房,跟裡頭的脈脈吾文與大人給虧不?幾人說一聲後,便暫時將螢幕畫面縮小了──畢竟她是學生會長,若想享受美好的遊戲生活,就必須先把分內的工作做完才行,拋下責任跑去玩什麼的,早在她接下會長一職便已沒有這權力了。

「線上問卷拐人、路邊攔人詢問、信箱騷擾、帳密被改…」幾乎一目十行將柳飄晴轉過來的公文看完,越看,臉色就越是沉凝,卻又帶著幾許疑惑,「大幅的騷擾就只是為了問人有沒有玩狂舞之巔?」

搞什麼鬼?難不成是狂舞的製作團隊在四處索要玩家心得嗎?

「我曾讓小嵐打電話到創作狂舞的遊戲公司詢問,但得到的消息是他們並沒有主動要求玩家給予感想回饋或是跑到現實騷擾客群。」

「嗯……的確不太可能是遊戲方做的事。」來回翻看著幾份資料,柳雲封說著,「畢竟這是只針對我們學園。」

「也就是說有人要來踢館嗎?」一聲帶著與凝重氣氛完全不符的歡快聲音忽地從柳雲封的左邊傳來。

將手中端著的蜜香紅茶輕巧放至桌上,前不久晃去吧台泡飲料的留涼笑咪咪說著,「要不要我幫忙啊??我剛好認識擅長反偵察的人唷~」

「可是小涼學姊妳的表情看起來比較像是希望有人來踢館欸……」另一道聲響從留涼的後面傳來,手中也端著下午茶點心的黔以嵐咕噥道,音量大小卻是一點也沒有收斂,「對了對了,關於最近的詭異人士,我這也有情報喔~」

「喔?」輕啜了口紅茶,柳雲封微挑起眉,「笑得這麼詭異,說來聽聽。」

「因為很有趣啊~」嘻笑著跟著拖來兩張椅子給自己跟留涼,悠哉地趴在椅背上,黔以嵐說道:「前幾天………」
 
【幾天前】
 
抓著自家姐姐早上丟過來、寫著要他幫忙採買的東西的紙條,黔以嵐慢吞吞地跟班上同學道再見,盯著紙條上的物品忍不住又是一聲大嘆。

「唉~~~~~~~」花枝、蘋果醋、鹹蛋、香油……「姐姐這次又想嘗試什麼噩夢料理來殘害我的胃了啊……」

雖然說每次煮出來的成果都不錯吃,但是……

「那個食物的外貌都很不及格啊!!!!!!!」

都說好料理是色香味俱全,不過大姊的測試品,每次都是三缺一啊,又不是在打麻將,要不要這麼虐人啊!!!!

就在他一邊嘀咕,一邊仍是乖巧朝超商的方向走去時,幾名彪形大漢忽地自旁邊出現並將他圍在中間。

看著眼前明顯來意不善的男人,黔以嵐眉眼微皺,說道:「我不認識你們,更沒興趣跟來意不明的人說話。」

說完,轉身就打算從他們中間走過,卻在踏出步伐那一刻又被阻止。

「不用說話,動手就行。」其中一名大漢說著,同時從懷裡掏出一張問卷──一張僅有三題的問卷。

1、有無玩狂舞之巔?
2、遊戲ID?
3、公會?
 

【時間回到現在】
 
「所以你就乖乖的填了?」瞪著眼前的小學弟,柳飄晴頗有一巴掌拍下去的慾望,「你就不會大喊救命嗎?」

「我可是學生會的成員,連我都跑不了是想找人來作伴啊?」他也是受惡勢力逼迫啊!!

「好了,先別吵。」伸手制止即將爆發的唇舌之戰,柳雲封問道:「所以你填了什麼答案?」
話說她這學弟哪時有這麼乖了?他的古靈精怪可是受全校師生認定的吶……竟會乖乖屈服惡勢力還真難得。

「唔,他們都這麼大排場找我寫問卷了,我當然是……」嘿嘿一笑,他揚起怎麼看怎麼詭異的笑容說道:「非常認真的回答了唷!」

語畢,他轉身跑回自己的位置,從書包中拿出一張折得方方正正的紙張後又跑回柳雲封的辦公桌前,像是獻寶似地將手中的紙張攤開在另外三人眼前。

同時,被他一連串詭異行動給吸引住注意力的學生會其他成員也跟著跑來湊一腳了,而在看清只上內容後,所有人的臉上頓是恍若烏鴉飛過般地呈現……的狀態。
 
有無玩狂舞之巔──那什麼鬼,弟弟我不知道啊~
遊戲ID──都跟你說沒有了你還問,吃飽撐著咩?
公會──神煩內你,話說就算有也不關你的事,管大海嗎你?

 
「是說那群人的EQ真低,難得我捨棄了勾選全部用問答題的方式,他們竟然還一副想揍我的樣子,真是太不懂得感恩與回饋了。」撇撇嘴,他賭氣似地拿起自己剛剛順勢端過來的紅茶喝了一口,「虧我還因為停下來填問卷而不小心晚回,結果被姐姐跟媽媽念了半個多鐘頭,有夠倒楣。」

「你這擺明就是耍他們的回答要他們不生氣也難吧?」拍拍小學弟的頭,柳雲封低嘆道,心底同時也為自己方才竟然以為她這未來接班人有變乖巧的一天感到無奈,「有打起來嗎?看你的樣子不像有受傷。」

「嘿嘿,原本是差點就打起來了,不過剛好遇到赮……」

「夏沐赮?」原先一直當作在聽故事的留涼猛地轉過頭,驚訝道:「他回來了嗎?」

「對齁,都忘了小涼學姊跟他是青梅竹馬了。」黔以嵐搔搔頭,「回來了啊,不過後來被楊鳳希學長給帶走,不知道又跑去哪了。」

「那個混蛋,回來也不說一聲,還以為他在國外流浪到忘記回來了勒!」

「我怎麼記得他是因為家庭因素暫時離開學校的呢~」

「唔哇連這都知道,小飄妳是不是又偷偷跑去找校長喝茶聊八卦了?」

「嫉妒羨慕了嗎~話說那好像是小涼妳的……」

「唔啊!!!妳別亂說啊!!!!」

「什麼什麼??赮他是小涼學姊的什麼???」

看著越來越吵鬧的幾人,柳雲封搖搖頭,起身走至窗邊遠離鬧疼不已的幾人。

「看來是狂舞內的玩家人肉搜索到學校來了啊……」

但校內有這麼會玩狂舞的高手在嗎?

而且還把事情鬧得這麼大,這不是故意讓人有所警惕嗎?

是功夫不到家,還是為了引蛇出洞呢……?

「小飄,想罷法調查出那些人的來歷。」

「我了解了,會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