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6春節/情人節賀文(中)


同樣的副本場景、同樣的組隊人物,雖說周圍以不若最初那般幽深昏暗,而且兩人甚至已通過好幾個關卡、即將進入月老祠的最上層,但悠身邊的氣壓卻是一次比一次還要低,而造成這種情況的主因則全要歸功於走在他身邊,滿臉笑意甚至還哼著歌的人。

瞪著在他看來笑得萬分可惡的笑臉,悠在心中思索著對這個老愛拐他,甚至愛看他窘迫樣的食物學弟,他到底是要用鐮刀劈了他呢、還是放水亦咬死他呢、還是親自上場揍到他老娘都認不出呢?

嗯,乾脆全部都來一遍好了!

心思一把定,他猛然停下腳步,下一秒,還在疑惑自家學長怎麼突然不動了的洛焱就看到水藍寵物以及舉著鐮刀氣勢洶洶的寶貝學長雙雙朝自己打過來了。

對此,現實中就常被家人搞突擊、遊戲裡也常被戀人搞襲擊的洛焱儘管訝異,卻是不慌不忙地先召喚出燄魂擋住水亦,而自己則迎戰因關卡與睡不飽等等情緒而給折騰得將一身閒適淡然全拋扔到不知哪個角落去的戀人。

「哎,有必要這麼生氣嗎?」操控著火球將逼近的刀刃抵銷掉,洛焱一邊說著,「雖然麻煩,但也挺有趣的啊!」

除了第一關的一分之吻以外,後頭的雙人舞蹈pk系統彩帶、變種版的騎馬打仗以及默契一百問,這可是在現實中很少能玩到的遊戲呢!

不愧是月老副本,根本就是促進戀人感情的最佳利器,玩起來也爽!

「一點也不有趣。」

先不說第一關,後面的雙人舞蹈他根本就是被逼著跳女方的舞,明明這傢伙也會,那個騎馬打仗也是,雖說是要抱著人打,他也對被人抱沒什麼意見,但被人用公主抱他就很有意見了,這要讓人看他還有形象嗎?!

還有那個一百問,靠!那根本就是羞恥play,有人會問雙方默契問到連同床上的事情也一併問了嘛!?重點是洛焱那個混蛋居然還一一回答了,這要不一刀劈了他,他就把自己砍掉重練!!

大概知道悠在不爽什麼、以及自己或許就是主因的洛焱搓搓鼻子,「好像玩過頭了啊…」

他嘀咕著,而後在鐮刀再次朝自己劈過來後猛地將身邊防禦的法術全數撤下,讓自己直接暴露在鐮刀的攻擊範圍下。

「你…?!」驚呼一聲,在看見自己的鐮刀即將在洛焱的頸項上劃下血痕的悠忍不住抽了口氣,使勁讓自己劈下的手勢朝旁落下,但也間接導致自身平衡不穩差點跌落在地上。

「想死嗎你?」拍開腰上在危及之刻扶住自己的手,悠轉身朝某人的頭就是一巴,「攻擊來了還把防禦撤下,洛氏哪時出了這麼蠢的接班人了?」

「這不是為了讓你消氣嘛~再說這是遊戲,就算掛了頂多就是回重生點而已。」聳聳肩,洛焱不以為意道,「這在現實裡可沒有辦法。」

因為在現實裡,背負著下一任闇主責任的他,並不被允許輕易輸在他人手上,就算那人是自己的愛人也一樣。

而原先被他舉動氣得怒火更上一層樓的易悠人,在聽出這番言語下的語意後,翻騰的怒火轉瞬便消散不見了。

就算他不願承認,但對明明年紀比自己小、卻背負麻煩責任在身的洛焱,他卻是萬分不捨,尤其那人的本性也是與自己一樣的──喜愛自由。

唯有同樣愛好自由的人才會了解自由被限制是多麼令人討厭的一件事,而對討厭的事卻不能抵抗,只能選擇承受,更是讓人痛苦、無奈。

儘管洛焱總是表現得一副不甚在意的模樣,對闇主扔下的工作也是欣然接受,但身為最常與他相處一起的人,易悠人十分了解在完成工作後他有多疲累,在受不住而不小心在辦公桌前睡著的他有多令人心疼。

「所以你現在果然是活膩了,想體驗一把掛回重生點的意思嗎?」明瞭眼前的人不會想看到、而自己也不想讓他發現自己會心疼他一事的易悠人說著嘲諷的話,身子卻反其道的窩進洛焱的懷裡,「本少爺偏不讓你體驗。」

「這或許是唯一一次你可以打敗我的機會喔~」不是他要說,但對這麼久以來,自家學長仍沒打贏過自己一事,他可是很得意的!

「滾,本少爺會用實力打敗你,不用你放水。」

「哈,還真有毅力!」輕笑著抱著人的手臂,他蹭了蹭懷裡人的髮,正待繼續說些什麼,周圍的景色卻忽地突變起來──只見原先古色古香的環境宛若潑墨般地,緩緩染上詭譎的闇綠色彩,紅銅柱子雖是保留,其旁邊卻緩緩飄下了些許紫紗,隨風飄揚著…

「嗯?」

原本還在研究著突發的詭異情況的悠忽然發現摟著自己的洛焱,竟在不知何時消失在他眼前了。

「怎麼回事……」皺著眉,他環視了下周圍,想了解現在的狀況。

忽然,一道帶著詭譎笑聲的聲音響起,而後一名薄紗輕掩面容、身姿婀娜、身著一席及地紅袍的黑髮女子,手撐著一柄紙傘,忽隱忽現、似遠似近地憑空出現在易悠人的身前。

看著他,女子微勾起唇角,眼底隱隱閃現著計謀,卻盡數被臉上的薄紗給遮掩住了。

『歡迎來到月老最高層樓,兩位感情之深吾等已有了解,只不過…』調戲般地探手輕劃過眼前儘管面色不善,卻仍是俊美妖豔到另人捨不得移開眼的面容,女子低低一笑,繼續道:『吾等想知,面對將你看得比生命還重要的龍族,你,想怎樣回報呢?』

「愛情中雙方的付出都是相互且平等的,何況心甘情願的付出,不一定所要的便是回報。」挑挑眉,悠說著,「我沒有必要像妳訴說我倆之間的事。」

『是沒有必要,只是這是這一關的過關條件,由不得你呢!』掩嘴輕笑,女子絲毫不介意悠不善的語氣,然而,在她說完話的下一刻,翩翩袍袖輕揮,一個讓悠瞪大雙眼,渾身僵硬的畫面便出現在兩人眼前,『給你三分鐘,不回答的話,我就讓她們幫你的戀人寬衣,並且親下去了唷!』

畫面中,昏迷中的洛焱正被人五花大綁地束縛在一個古樸大床上,而在他周圍,正或坐或站著幾名綁著雙包頭、身上服飾如古代仕女穿著的女子霸佔著,其中更有幾名的手已不受控制地在洛焱那張俊臉上摩娑調戲了。

看著越來越過火的畫面,自從與洛焱交往訂婚後,耐性便越來越低、佔有慾越來越高的易悠人,在看到一名女子直接翻身趴上洛焱的胸膛,準備趁人不備索討親吻時,腦中克制的神經頓時斷裂,早已握在手上蓄勢待發的鐮刀剎那朝女子揮去,同時,數不盡的黑球也在空間中炸裂開來──
 
**
 
看著螢幕上傳回的風暴過後盡數毀滅、就連特意製作出的空間也一併被破壞的畫面,早已虎視眈眈著自家兒子與媳婦闖關的落少芙,笑得一臉開懷,而一旁陪她看戲的闇主眼底雖同樣閃著滿意,心底卻隱隱為易悠人遭遇的事點跟蠟。

身為妻控的他,如果畫面中的洛焱換作是落少芙的話,他肯定也忍不住發狂,除了遊戲裡洩憤外,肯定還會把造成這畫面的遊戲團退一併整下台。

「滿意了?」他問著身旁的仍舊笑咪咪的妻子,「有得到妳想要的答案了吧?」

「嘿嘿,不愧是焱兒看上的,這下我們可以著手兩人的婚禮啦!」

由於家族傳下來的習俗,要成為闇主最親密的另一半的人可不只能是因為闇之主的喜愛,還需要測試那人是不是夠格待在闇主的身邊陪她度過一切難關。

對於易悠人的身手與知識能力,她與自家老公雖一致同意接納他成為家中一份子,但身為主母的她卻仍是覺得少了點什麼,也因此才想藉由這個由小苯他們策畫出的月老副本看能不能得到她想要的答案。

而在副本裡,她也見識到了易悠人對洛焱的包容力,儘管每次被自家兒子耍得時候心情都不是很好,但在下一次兒子的要求下他還是會答應,就算在最後背棄得炸毛想砍人了,卻還是無法狠下心下手,甚至還會因為洛焱的話而感到心疼。

除此之外,最讓她滿意的就是對於洛焱的佔有慾了。

自家兒子對易悠人的佔有慾與愛意有多重她是最了解的,甚至重到她相信一旦易悠人以自己的離去為由威脅他放下闇主的責任,她那愛到恨不得將人揉進身軀的兒子會想也不想的立刻點頭,又或是一旦有人想將易悠人從他的身邊搶過,他也肯定會直接拋下家族奮不顧身的將人給搶回來。

重情與霸道這一點,她早在與洛天凜結婚後便深刻體驗到了,但也因此,她擔心易悠人對於自家兒子的感情並不如焱兒那般濃烈,儘管此時還不明顯,但她很清楚,一旦他們同意兩人結婚,時日一久易悠人肯定也會察覺。

而像他這種如風一般難以捉摸的人,若是感情不夠深刻,是不可能長期停留在一個地方的,一旦他有了想離開焱兒的想法,焱兒肯定會承受不住而做出自己想不到的錯事的。

也因此,在還沒深切了解到易悠人對洛焱的感情究竟有多深之前,她才會反對兩人結婚,哪怕她自己其實也很滿意這個媳婦。

而現在,經過這一個副本測試下來,她想,也是時候讓兩人領證去了。

她可不信聰明如那孩子會看不出那個畫面只是假的,那個空間事實上也不過是一個空間混亂陣法,故意將他與洛焱兩人分開,其實洛焱根本沒有被抓去做人質,重頭到腳都只是系統的惡作劇。

而就連不是真實,僅是一個畫面,甚至親都還沒有親上,他就已經抓狂到直接蠻橫將整個空間給打爆,要她相信他對洛焱不過是玩玩、一時興起,也著實太難了點。

再說,她可不信那孩子會這麼容易就放過系統。

「看來,要先去警告小泉他們,最近系統保全問題可得好好注意了啊~」

「他們應該已經開始防範了。」一旁的闇主說著,「那群孩子肯定也有用系統監視觀看一切過程,說不定還有錄下來準備拿來跟洛焱那小子做交換條件。」

「哈哈~看來最近又要熱鬧起來了~~」

「現在呢?」

「這個嘛~」眼睛骨碌碌地轉了圈,落少芙撲向洛天凜,笑瞇瞇地說著,「找小雨跟小風商量怎麼在小悠沒有察覺的強況下,將人拐進禮堂囉~」

嘿嘿,到時一定要大鬧特鬧焱兒的洞房,鬧得他的春宵只剩半夜~哈哈哈哈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